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3章 时勤时聿已经被人接走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陆兆年这样着,忽然抬起手臂,抚上谢云溪的脸,“相思……”

    谢云溪心头大痛,眼泪瞬间涨满眼眶。

    她伸手覆在陆兆年抚摸她脸的手背上,哽声,“你又认错啦。我不是相思,我是云溪,跟你一起长大的云溪……”最爱你的云溪。

    陆兆年定定盯着谢云溪看了片刻,忽地抽出手,强撑着醉意从沙发坐起,起身去了洗手间。

    谢云溪望着陆兆年高大在这时却有些萎顿的身形闪进洗手间,卡在眼眶的泪珠,滚滚掷下。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陆兆年在醉酒后,将她认作聂相思!

    本以为这样的次数多了,她就习以为常,不会再有感觉。

    可是她错了。

    他每将她认错一次,她所承受的痛楚便更深一寸。

    直到现在,她痛得死去活来,却不敢在他面前表露出丝毫。

    洗手间的水声停了。

    谢云溪轻闭眼,伸手拂了拂眼睫上的泪液,抬眼看着洗手间的方向。

    陆兆年满脸水珠的从洗手间出来,额前的碎发**的,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滴,在他墨色的衬衫上砸下比墨色更深的颜色。

    谢云溪伸手端起醒酒汤,站起身走向他,“喝了吧。”

    陆兆年看了她一眼,接过醒酒汤,仰头一口喝了。

    谢云溪从他手里拿过空碗,对他温柔的笑,“你去房间休息吧,我现在出去买点菜回来给你做饭,等饭做好了,我再叫你。”

    陆兆年点了下头,转身朝房间走了去。

    谢云溪看着他走进房间,又伸手捂了捂双眼,拿起包离开公寓去超市买菜。

    ……

    七点过,谢云溪将做好的饭菜端到客厅茶几,摆好碗筷,解下身上的围裙,才去房间叫陆兆年起床。

    陆兆年喝了醒酒汤睡了两个时,酒意散得差不多了。

    谢云溪叫他起床倒也没有费太大劲。

    陆兆年去洗浴室用水随意往脸上泼了两次,便和谢云溪到客厅。

    谢云溪见他脸上都是水,轻轻笑着抽纸巾给他擦,“你记不记得你时候也这样,洗脸毛里毛躁的,也不喜欢用毛巾擦干净脸上的水,每每都是湿着一张脸出来,赖着我让我给你擦,我不擦,你就抱着我,脸往我衣服上蹭,你那泼皮样儿,每次都差点把我气死!”

    陆兆年醉了一场,如今酒意散去,理智回来了。

    听谢云溪这样,便道,“几岁的事,表姐还记得这么清楚?”

    谢云溪目光缩了下,拿起筷子递给他,“有时候记性好也不见得是好事。”

    陆兆年慢慢吃菜,没话。

    谢云溪拿着筷子,看着陆兆年慢条斯理吃饭,隔了会儿,“你今天喝醉,是因为和瑾玟……”

    “表姐!”

    没等谢云溪完,陆兆年突然寒声低喝。

    谢云溪不禁抓紧了手里的筷子,眸子轻颤看着他。

    陆兆年缓缓抬眼,盯向谢云溪的双眸沉鹜,“别在我面前提她!”

    “……”谢云溪轻咬了咬下嘴唇,忙,“好,我不提她。”

    陆兆年皱紧眉,低头继续吃,只是速度,明显比之前还要缓了几分。

    谢云溪垂下睫毛,对于陆兆年的反应,心情复杂。

    一面她欣喜于陆兆年的反应,因为这意味着他对战瑾玟这个女人已是厌恶到极致,就算日后两人结婚了,陆兆年也不可能喜欢上她,更不会待她好。

    另一方面她也嫉妒。尽管战瑾玟得不到陆兆年的心,可她到底还是得到了陆兆年妻子的头衔!不像她,只能守着他表姐的身份,也受困于表姐这个身份,连跟他表白心意的机会都没用。

    她的喜欢,注意只能在暗处,见不得人!

    “表姐,我不是针对你。”

    谢云溪微愣,深吸气,抬眼看陆兆年。

    大约是谢云溪刚才垂头沉默,让陆兆年以为是自己语气过重伤了她,所以才开口解释。

    陆兆年看着谢云溪微红的眼圈,坚硬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蹙眉,“我是恨我自己没用。明明很厌恶那个女人,却不得不违心逼自己娶她!我恨我自己没有反抗的勇气和底气!”

    陆兆年甚至连“战瑾玟”这三个字都不愿意提,而是用“那个女人”代替。

    可想而知,他对战瑾玟的厌恶已经深深根植在他心中,无法改变!

    正如谢云溪所料。

    陆兆年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战瑾玟!

    听到陆兆年自我厌弃的话,谢云溪心疼不已,伸手握住了他拿着筷子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道,“兆年,你很优秀,比这世上大部分的男人都优秀。所以你不必妄自菲薄,贬低践踏自己。”

    “表姐,你不用安慰我。”陆兆年自嘲道。

    “我没有安慰你。因为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谢云溪一瞬不瞬的盯着陆兆年,“兆年,在我心里,你是这个世界最优秀的男人!你值得拥有一切美好。”

    “表姐。”陆兆年反手捏紧谢云溪的手,一双眼眸因隐忍而发红。

    “兆年,你听我。”

    谢云溪将另一只手也放到陆兆年手背上,殷切的望着他,“我跟瑾玟是朋友,我了解她。她性格刁钻霸道,为人极端好斗,根本配不上你。她不配做你的妻子!”

    陆兆年苦笑,“我何尝愿想娶她?我恨不得从未认识过她!可是,我不想又能如何?我爸他那么迫切的想我娶战瑾玟进门,增强我们陆家的背景。一个市长之位已经无法满足我爸的野心。”

    “兆年,你糊涂啊!”

    谢云溪摇头,“你明白妻子对于一个男人而言的意义是什么么?什么样的女人才能称为你的妻子?妻子是陪你度过余生的女人啊!你设想一下,你一辈子跟一个你完全不喜欢,甚至厌恶的女人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滋味?不苦么?”

    “表姐,你别了。”

    陆兆年抽出手,神情落寞,“其实对我来,只要不是她,娶谁都一样。我是厌恶战瑾玟,但我不娶她,也总要娶其他女人。也许其他女人没有战瑾玟这招人烦恶的能耐,但我也不会喜欢。倒不如顺了我爸的意,娶了战瑾玟。”

    “兆年……”谢云溪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表姐,你也了,你跟战瑾玟是朋友。”陆兆年平静看着谢云溪颤动的眼睛,“所以,别了。”

    谢云溪垂眸,低低呜咽了声,“我舍不得你逼自己娶一个你不喜欢的女人你明白么?”

    陆兆年喉头哽顿了下,盯着谢云溪,“我明白表姐这么是为我好。但是事情已成定局,我也不想再折腾了。就这样吧!”

    “呜唔。”谢云溪抓紧陆兆年的手,睫毛掩盖下的双眼充斥着绝望和悲痛的泪水。

    陆兆年见状,在心下沉沉叹了口气,起身,走到谢云溪身边,伸手将她轻轻拥进怀里。

    谢云溪颤抖的将双手放到陆兆年背上,脸深埋进他的胸膛,贪婪的吸取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贪婪的享受他的拥抱。

    兆年,我不会让你娶别的女人的!绝不!

    就算我谢云溪这辈子都无法拥有你,我也不会让其他女人有机会接近你,嫁给你!

    我们都这样独身到老,到死吧。

    这样多好啊,是不是,是不是……“

    ……

    幸福安宁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眨眼又过了一个礼拜。

    马上就到七月了。

    而七月八号就是某人三十四岁生日。

    聂相思也已准备好了给某人的生日惊喜。

    下午五点,聂相思同张政一起出门去纯钇接几个家伙放学。

    到达纯钇五点半,正是放学的时间。

    有了上次聂相思被绑架的经历,张政坐在车里也不放心,跟个侦探似的,左顾右盼。

    接孩子放学的家长很多,都在学校外排着冗长的队。

    聂相思本想下车排队,张政愣是拦着没让。

    聂相思无奈,只好作罢。

    打算等家长们接的差不多了,再下车拎着两个家伙上车再去接励远。

    在车上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孩子们都接得差不多了。

    聂相思这才和张政一起下车,去找时勤时聿。

    走到校门口,聂相思仔细看了看都没看到时勤时聿。

    张政扒着铁门往里看,也没看到时勤时聿。

    聂相思纳闷的走到时勤时聿幼儿园老师面前,“老师……”

    “聂妈妈,你怎么来了?”

    聂相思刚出声,幼儿园老师便惊异的打断她的话,问道。

    聂相思,“……”

    “我是来接时勤时聿的。他们可能还没出来。”聂相思如是。

    “聂妈妈,时勤时聿下午就被接走了。”

    幼儿园老师狐疑盯着她道。

    什么?

    聂相思警惕,“您时勤时聿下午就被接走了?怎么会?谁接的?幼儿园不是有明确的规定不是家长不能让孩子被接走么?而且接孩子的家长需要身份验证的……”

    “聂妈妈您别着急,您冷静点听我……”

    “我怎么冷静啊?”聂相思不是为难幼儿园老师,是真的急!

    因为她知道,接走时勤时聿的势必不是战曜抑或楚郁等人。

    他们要是接走时勤时聿,肯定跟她一声,不会让她担心。

    可眼下的情况,接走时勤时聿的,根本不是战曜等人啊!

    她害怕……

    聂相思抓着幼儿园老师的手,“您知道接走时勤时聿的人叫什么吗?”

    “我听时勤时聿叫他明叔叔。且时勤时聿跟这位明先生很亲密,时勤时聿见到他就抱住了他。我想能让孩子们这样亲近的人,应该是家里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