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2章 宁愿长醉不醒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臣燚和明西城翌日一早就启程回榕城了。

    明西城这一走,盛秀竹这心也就踏实了。

    眨眼间,容甄嬿已经在潼市待了一个礼拜,盛秀竹也跟着在珊瑚水榭住了一个礼拜。

    而梁氏破产的轰动消息也随着时间开始沉寂。

    本以为不日便会彻底沉没,不想另一则消息横空爆料,又将梁氏的新闻推上了热点第一。

    这则消息的标题为:昔日第一名媛凄惨沦为交际女被伪富豪玩弄。

    光是这标题取的就已经是爆点十足。

    不想内容更劲爆,让人大跌眼镜。

    什么一晚战二三十男,**,为了提升兴奋度和刺激度食用违禁兴奋剂等等。

    且这篇文章穿插的图片即便打码了,都能让人看出或是想象到场面是何等的**和萎靡。

    聂相思最近已经被与梁氏破产有关的新闻刷屏到没什么感觉,与梁氏有关的新闻她都直接略过了。

    这条新闻还是远在俞市的夏云舒兴致勃勃发给她看的。

    聂相思大致浏览了遍,隔着屏幕看着夏云舒一副大快人心的模样,只浅浅笑了下,什么都没。

    聂相思冷淡的态度,让夏云舒备受“打击”,大失所望,她本来都做好准备跟她好好“幸灾乐祸”一番,庆祝一番的。

    自梁氏出事后,盛秀竹其实一直在暗暗关注有关新闻。

    梁雨柔被爆出如此丑事,盛秀竹自然也看到了新闻。

    对于梁雨柔,盛秀竹是失望透了顶。

    但对林怡,盛秀竹打从心里,是没有完全放下的。

    几十年的感情,又岂是放就能放下的!

    不过盛秀竹更明白。

    如今梁家如何,与她,与战家已没有任何关系。

    不论梁家再发生什么,都不该再影响他们的生活。

    所以盛秀竹看到这样的新闻,也总是抱着看看就过的心态。

    是以总的来。

    梁雨柔被爆出这种事,对整个战家不过也就是一个轰动性的消息罢了,并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

    这天,是战曜同陆兆年的父母亲见面商讨战瑾玟和陆兆年婚事的日子。

    毕竟是婚姻大事。

    是以两家见面的地点定在了比较正式的酒楼,西东酒楼。

    和陆兆年结婚,最高兴的莫过于战瑾玟。

    包房里。

    两家点餐简单吃了点,便开始商量结婚的日期和相关事宜。

    “八月这一月都是结婚的好日子,我的意思是,让兆年和瑾玟八月领证。你们觉得怎么样?”

    战曜率先开口,直奔主题。

    八月?

    陆正国和谢青瑗彼此看了眼。

    “老爷子,现在已经是六月下旬,离八月不到一个半月,会不会才仓促了?”陆正国心措辞道。

    ”不是还有一个半月的准备时间么?哪里仓促了?我看来得及。“战曜。

    “这……”陆正国看了看谢青瑗。

    谢青瑗又去看陆兆年,“兆年,你呢?”

    哪日是今日这样庄重的日子,陆兆年穿得也很随意,墨色衬衫加休闲西裤,容颜清沉,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萦绕,反倒显得阴郁,“伯父刚离世,我仍然觉得现在结婚不太合适。”

    谢青瑗听话,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是知道陆兆年对这桩婚事一向排斥,对战瑾玟这个女人更是不喜到厌恶的地步。

    为了他父亲的仕途而牺牲他的婚姻,一直以来便是谢青瑗的心结。

    也因此,谢青瑗对战瑾玟这个未来儿媳妇也不甚满意。

    想到这儿,谢青瑗不由看了眼战瑾玟。

    今天的见面,战瑾玟虽高兴万分,但衣着却注意着,穿得很素洁,就暗青色的针织衫和a裙。

    她坐在战曜身边,安静得好似不存在,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斯文娟秀。

    谢青瑗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兆年,我之前就跟你过,让瑾玟跟你结婚是瑾玟父亲的夙愿,你不必因此有负担。”

    战曜话到这儿,稍停了停,,“若是你觉得大肆举办婚宴不妥,那便退一步,你与瑾玟先领证,婚礼过段时间补办。“

    听战曜这样,陆正国看着陆兆年道,“那就照老爷子的意思,八月领证。补办婚礼的事日后再商量。”

    陆兆年盯着陆正国,目光里满是隐忍。

    到底是亲生的儿子,陆正国见此,心下也涌出不忍,却也并未什么。

    谢青瑗看到陆兆年放在桌下腿上攥紧的双手,拼命才压住心头的苦涩,没让这抹苦涩表现在脸上。

    战瑾玟保持低眉顺眼的模样,一颗心却因为狂喜,疯狂的跳动。

    ……

    与此同时,谢家别墅。

    谢云溪痛苦的蜷缩在已是一片狼藉的衣帽间里,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打湿了她身下凌乱躺着的衣物。

    衣帽间外的卧室房门不停的传来急切的敲门声,以及谢毅阳和温如烟焦灼的声音。

    “云溪,你到底怎么了?快开开门让爸爸妈妈进来看看你,云溪……”温如烟的嗓音因为担心而有些哽咽。

    谢毅阳一手拥着温如烟,一手不停的拍门,温润的面庞亦是焦虑一片,“云溪,宝贝女儿,你听话,快开门,爸妈很担心你,你快开门!”

    “云溪,云溪……”温如烟见谢云溪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开门,终是耐不住满怀的忧心,靠在谢毅阳怀里,掉起了眼泪。

    “老婆。”谢毅阳心疼的抱紧温如烟,望着面前紧闭的双门又是无奈又是苦涩。

    谢毅阳和温如烟在谢云溪房门口足足等了一个时,可无论他们怎么敲门,如何哀求,谢云溪始终没有将房门打开。

    别墅虽有备用钥匙,但谢毅阳和温如烟谁都不敢不经过谢云溪的允许擅自拿备用钥匙将房门打开。

    是以,谢毅阳和温如烟愣是连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的念头都没有。

    实在等得无奈。

    谢毅阳和温如烟黯然离开了谢云溪房门前,下楼坐到沙发里,继续等待。

    下午五点。

    楼上终于传来了动静。

    谢毅阳和温如烟几乎立刻从沙发里站起,看向二楼。

    谢云溪穿着一身轻纱红裙从房间里没事人似的提着包出来了。

    看到楼下担心望着她的谢毅阳和温如烟,如常,“爸妈,我要出门一趟,晚饭就不用等我吃了。”

    谢云溪下楼,脚步匆匆的朝门口走。

    谢毅阳和温如烟呆呆的看着谢云溪走出了别墅,竟都不知道该什么。

    等别墅外传来车子发动驶远的声音。

    谢毅阳和温如烟才收回了目光,微愣的坐进沙发里,看着彼此。

    “也不知道云溪发生了什么事,真让人担心。”温如烟蹙紧眉,喃喃。

    谢毅阳握住她的手,似要什么。

    可就在他张口的瞬间,他包里的手机忽地响了起来。

    谢毅阳顿住,拿出了手机,目光扫过手机屏幕时,谢毅阳松开温如烟的手,从沙发里站起,走到了一边。

    温如烟微讶的看着谢毅阳。

    谢毅阳背对着温如烟,温如烟看不到他的神色。

    “好,我知道了。”

    从头到尾,温如烟就听到谢毅阳这“五个字”。

    结束通话。

    谢毅阳握着手机,缓缓转身看着温如烟,“老婆,我晚饭不能陪你吃了。”

    “又?”温如烟盯着谢毅阳。

    以前谢毅阳除非出差,几乎都要归家陪她吃晚饭。

    可近半年,他在家陪她的次数越来越少。

    谢毅阳把手机放到裤兜,走到门前一侧的衣架,拿起外套,又才侧身看着从沙发里站起落寞盯着他的温如烟,抿抿唇,“是剧组的事。我尽量早点回来。”

    温如烟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微微点了下头。

    谢毅阳便离开了别墅。

    同样是听着别墅外的引擎声逐渐远去,温如烟环顾四周,忽然觉得,这座别墅,还真有让人觉得凄凉孤单的空旷和寂寥。

    ……

    谢云溪赶到陆兆年独居的单身公寓,见陆兆年躺在沙发里,一只手横在双眼前,而沙发前的地毯上和茶几上都摆满了空的啤酒罐和红酒瓶。

    谢云溪心尖揪紧,二话不,放下包,钻进了厨房。

    等她再次出厨房出来时,她手里已经多了一晚解酒汤。

    走到陆兆年面前,谢云溪蹲下,温柔的看着因为醉酒而面色呈现不正常红晕的陆兆年,软声,“兆年,你喝了这么多酒,很难受吧?我给你煮了解酒汤,你喝点能好受些。”

    陆兆年没反应。

    谢云溪悄然红了眼,心头也是揪疼难忍。

    她微垂了下眼睫,站起身,坐到陆兆年脑袋前,将手里的解酒汤放到茶几上,双手轻柔的捧起陆兆年的头,让他枕在她腿上,随即才又伸手拿过解酒汤,将汤放到他唇边,柔声哄,“兆年,张嘴。”

    陆兆年仍是没动静。

    谢云溪心疼得轻抚他的脸,红着眼,“你啊,怎么这么傻?你不知道反抗么?傻子,你真是个傻子。”

    陆兆年合抿着的薄唇越抿越紧。

    谢云溪轻轻的看着他,眸光里却藏着贪婪和炽烈,哑声,“把解酒汤喝了吧,不然你酒醒了又该难受了,嗯?”

    陆兆年缓慢拿开眼前的手臂,睁着一双如星子般明亮的眼瞳,借着醉意朦胧痴迷的望着谢云溪,“为什么要醒,我宁愿一辈子就这么醉着……”

    陆兆年这样着,忽然抬起手臂,抚上谢云溪的脸,“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