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1章 老公,有话好好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臣燚无奈看着容甄嬿,他们家老太太,看来是真的一点也不介意他会不会受伤啊!

    自从上午撞见聂相思和明西城,盛秀竹连午休都没有,一个下午都守在客厅,模样端重严肃的跟慈禧太后似的。

    聂相思见此,愣是一下午都没敢踏出别墅半步。

    下午六点,聂臣燚大约是打算离开了,是以亲自去接回了时勤时聿和励远。

    聂臣燚刚带着三个家伙回来,战廷深也回了。

    只是战廷深一踏进客厅,盛秀竹双眼便是一眯,哼了哼。

    战廷深不禁看了眼盛秀竹,“怎么了?”

    盛秀竹脸一板,“我问你,是老婆和孩子重要家重要,还是公司重要?”

    聂相思一众人,“……”

    战廷深微皱眉,抿唇看着盛秀竹没出声。

    盛秀竹哼道,“现在相思怀孕,正是需要你陪的时候,你倒好,一点也不上心。”

    聂相思脸都尴尬红了,默默抓着励远的手,掰他的手指头玩。

    励远就瞅了眼聂相思,那一眼,十分纵容。

    容甄嬿和聂臣燚对看了眼,又纷纷去看明西城。

    明西城架着腿,神情闲散逗时勤时聿,似压根没听到盛秀竹的话。

    战廷深眉头蹙得紧了,黑眸深邃盯着盛秀竹,却是,“我知道了。”

    “知道知道,光是知道有什么用。”盛秀竹暗瞪了眼战廷深,颇有些战廷深不懂她良苦用心的郁闷。

    战廷深便抿紧唇,转眸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抬眼快速飞了眼战廷深,又默默低了头。

    “妹夫啊……”

    聂臣燚在这时慢悠悠开口。

    聂相思一听聂臣燚喊战廷深“妹夫”,就抑制不住的尴尬,声的咳了两下。

    战廷深眯眼,瞥向聂臣燚。

    聂臣燚淡扬眉,盯着战廷深似是而非的笑,“我们这一来打扰了你这么些天,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想着明天就回榕城。”

    “回去?”聂相思惊看向聂臣燚,意外道。

    不止聂相思惊讶,战廷深盛秀竹以及明西城都微讶的看着聂臣燚。

    这来了不过短短三日就要走,很难不让盛秀竹觉得是自己照顾不周,让他们感觉到被怠慢了。

    盛秀竹因为明西城和聂相思心里的那点别扭,在听到聂臣燚提出离开后,登时顾不上了,倒有些讪讪和不安,抓着身旁容甄嬿的手道,“老夫人,可是我们有哪里做得不够好?”

    该不会是她因明西城和聂相思的事借题发挥让他们不高兴了吧?

    不可否认,她看到明西城握着聂相思的手确实生了气,那些话也有替她儿子打抱不平的意思。

    但她心里埋怨的只是聂相思明知道明西城对她有意,还给他机会与他单独相处,而不避嫌。

    却也仅仅只是埋怨。并没有就因此怀疑聂相思对她儿子的感情。

    而她最最不快的,也不过是明西城,不是相思啊!

    这般想着。

    盛秀竹心下愈是忐忑,怕容甄嬿误会她,语气急急,“老夫人,相思算是在战家长大的,我对她的脾性不全然了解,但我相信相思的人品。我对她是完全信任的。若是我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让您心里不痛快了,您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要之前容甄嬿对盛秀竹还有些怨言,不过此时见她这样着急解释,心下倒完全认同了聂臣燚之前劝解她的话,便真心勾起笑,拍了拍盛秀竹的手,“秀竹,你紧张什么?是臣燚要回榕城,我这个老婆子还要留在这儿多叨扰一段时间呢。”

    “……您真的?”盛秀竹盯着容甄嬿。

    “不错。”容甄嬿笑,“所以往后一段日子,你可要常来陪我这老婆子,省得我寂寞。”

    “那是当然的。”盛秀竹舒展了眉头,松口气版,笑道。

    听到容甄嬿她不走,聂相思心下好受了些。

    不过聂臣燚就要走了,聂相思也有很多的不舍,“哥,你刚来没两天呢,就要走?不是公司最近不忙么?”

    “前几天不忙,现在突然又忙了。”聂臣燚。

    聂相思虽然很想聂臣燚也多留一段时日,不过他以公司忙为借口,聂相思便不知道怎么开口挽留了。

    “榕城到潼市不到两个时的航班,分别不用弄得这样伤感,日后想见就见了。”聂臣燚看一眼聂相思,得极淡。

    聂臣燚这一句句的这样清淡,清淡得让人觉得满不在乎。

    聂相思知道聂臣燚性子本就冷淡,但还是被他这样的口气弄得有些郁闷,郁闷之下,那抹不舍倒没开始那么强烈了。

    所以聂相思怨怨的斜了眼聂臣燚,憋闷得一个字都不想。

    聂臣燚觑见聂相思郁结的脸,长眉几不可见的挑动了下。

    明西城听到聂臣燚离开后,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只是一双眼睛却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中,越来越沉。

    ……

    夜里。

    容甄嬿和盛秀竹早早睡下了,聂相思照顾三个家伙睡下从儿童房出来,在走道碰到了明西城。

    想到上午他突然的举动,聂相思一双秀气的眉毛下意识的拧紧了。

    明西城深盯着聂相思,眸光忽明忽暗,让人觉得阴沉。

    “还不睡啊?”聂相思边往前走边随口问了一嘴。

    明西城看着她,“要睡了。”

    “嗯。”聂相思便点点头,擦过他往前走了。

    明西城回身盯着聂相思纤细的背影,“我明天应该会跟你哥一同回榕城,往后我要想见你一面,恐怕不太容易吧?”

    聂相思微微停下,侧身看向他,轻张唇正要什么时。

    聂相思身后不远的卧室门打开的声音突然传来,接着,便是男人低醇的嗓音,“思思。”

    聂相思愣了愣,回头望过去。

    战廷深笔挺站在门口,黑眸邃然盯着她。

    聂相思轻吸气,朝他走去,“嗯?”

    战廷深伸手拖起她一只手,在牵着她走进卧室时,眯眸看了眼站在走道的明西城。

    明西城双手放在兜里,在战廷深朝他投来那一眼时,嘴角快速冷扯了下。

    ……

    卧室。

    聂相思冲完澡从洗浴室出来,战廷深就坐在床沿,黑眸沉深盯着她。

    聂相思见此,瓷白的贝齿微咬了口下唇,磨磨唧唧的走过去,无比乖巧的坐在战廷深身边,心翼翼看他,“你,是不是有话问我啊?”

    战廷深垂眼看着她,面庞还算冷静,“看来你是知道我想问什么。既然知道,就吧。”

    聂相思瞥了眼他威风放在大腿上的手,壮着胆子把手放到他手背上,大眼亮盈盈盯着他,声,“你先答应我,我了,你不会跟我生气。“

    “我要是不答应呢?”战廷深淡淡道。

    “……那我就不。”聂相思嘟囔。

    战廷深这才皱了眉,严厉看着聂相思,又摆出那副聂相思最渗的沉默模样。

    聂相思眉尖拧死了,又郁闷又忐忑的望着他,“其实就是一个意外。”

    “是不是意外,你先来我听听。”战廷深这话意思很明显啊,要他也觉得那是意外才叫意外,若他觉得不是意外,呵呵……

    聂相思忧郁了,把脑门抵在他胳膊上,声音细弱蚊蚋,“是明西城来这里两天还没参观过别墅,我感恩他以前对时勤时聿的好,所以就尽地主之谊带他参观。后来有些累了,就在长椅休息了会儿,要继续带他参观别墅时,他不知道抽的什么疯,突然伸手拉我的手……然后就很不巧……被妈和奶奶撞见了。”

    聂相思一口气完,就心屏了呼吸,等待某人发话。

    岂料等了半响,都没等到某人一个字。

    聂相思心下不安,又不敢抬头,慌里慌张的解释,“他之前都很正常,加上又是在自己家,我以为他……所以没注意,才让他得逞。要是我提前知道,我肯定不会让他碰到的。所以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他握的哪只手?”战廷深声音平平,冷静得不像他。

    聂相思提气,缓慢抬头看他,见他脸色也正常得不行,便以为事情没那么严重,或是他是理解她的,悬起的心往下放了放,低头看了眼之前被明西城握过的手。

    战廷深顺着聂相思的视线看去,看到聂相思那只手时,幽深的黑眸突地玄寒,盯着聂相思,“剁了吧!”

    聂相思猝不及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寒噤都连续打了两下,僵抿着唇看着他森冷的脸。

    “刀,你去拿,还是我自己去。”战廷深阴测测。

    “……”聂相思瘪嘴,想哭。

    “还是我去吧,挑一把最锋利的刀,保证一刀切!”战廷深着,还真倾身就要站起。

    聂相思连忙抱住他,简直用了吃奶的劲儿,“老公,咱们有话好好,别动刀动枪的,不利于和谐。”

    战廷深垂眼看她。

    其实还能真剁了她的爪子?

    再者,就算要跺也是跺那明西城的!

    “聂相思……“

    “有!”聂相思抬头,红着眼睛巴巴看着他。

    战廷深严肃的拧眉,声线沉凉,“知不知道明西城喜欢你?”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我……”

    察觉到战廷深越来越冷的脸,聂相思识相的消了音,一脸乖巧听训的模样看着他。

    战廷深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黑瞳深凝着她,冷冷,“要不是知道你没那个胆子背着我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的过去!”

    没那个胆子?

    聂相思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都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检讨自己竟然给他这样怂怂的印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