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0章 旺盛的征服欲和占有欲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装作什么都没感觉到,看着前方,只是心下略有些不适应,不自在。

    “禾欢,我能问你个问题么?”明西城道。

    聂相思看他,“什么问题?”

    “如果战廷深没有找来,而我又愿意等你,你会不会被我感动,选择跟我在一起?”明西城盯着聂相思的眼睛。

    聂相思转开视线,“不会。”

    明西城面色微沉,“还是因为我开始接近你是利益驱使?”

    “不是。”聂相思摇头。

    “……那是为什么?因为我钱不够多,长得不够好,亦或是,对你和时勤时聿不够好?”明西城轻蹙眉。

    聂相思看着他,“都不是。我不会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忘不了他。我没办法心里住着他,却跟另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

    “你对他就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么?”明西城沉声道。

    “他在我心里,哪怕是我绞尽脑汁的想忘了他,不爱他,最终都不会成功。”

    聂相思平静的望着明西城越来越沉暗的脸,心下划过一抹叹息,“明西城,你是明家的二少爷,什么都不缺,只要你肯用心,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跟你情意相投的女人。我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有四个孩子,实在配不上你的喜欢。”

    “你是在劝我放弃喜欢你么?”明西城拢紧眉。

    聂相思轻耸肩,“其实我没必要跟你这些的。但你刚才的那番话,让我想到这四年你的确对时勤时聿很好。基于这点,还是觉得跟你清楚比较好。”

    “只是因为时勤时聿?”明西城声线哑了一寸。

    聂相思盯着他,没话。

    只是她此刻的沉默,不啻于默认。

    明西城心头窒闷,自嘲勾唇,“在榕城的四年,你从未给过我一个好脸色。面对我,要么冷淡无视要么言辞残忍。以前我只以为你是这样清冷淡薄的性子。可是这几天我看到你与战廷深的相处,我才明白,你并不是这样。”

    “面对战廷深,你纯澈娇软,温柔软糯,甘愿做他臂弯下需要他保护的女人。而你,实则也并不是争锋相对的个性。你之所以只对我冷酷言辞凿凿,无非是,你在利用这样的方式逼我离你远些,也逼我打消亲近利用你与聂家达成长久利益关系的计划。”

    明西城紧盯着聂相思,“禾欢,我得对么?”

    聂相思错开明西城的视线,“在这件事上,我一向明白,我如果对对方无意,就该果断坚定的拒绝和远离,若是必要,方式残忍一些也无妨,总好过给对方不清不楚的态度,让对方误会要好。”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种人面对自己的喜欢的人,对方越是对他冷酷爱答不理,他便越是对她上心,欲罢不能?”

    聂相思倒是笑了下,盯着明西城,“在这方面我没什么经验,不过你的这种可能,我倒是觉得,这个人并不是真的喜欢她,他只是觉得他自己喜欢,而对方却并未如他所想也喜欢他,他觉得不甘心罢了!白了,只是旺盛的征服欲作祟!”

    明西城死死皱着眉,“你觉得我对你,只是占有欲和征服欲?”

    “明西城,我要是一早就接受了你,我在你眼中,跟其他一追便到手,毫无挑战性的女人相比,又有什么不同。你也许还是会对我好,因为我是聂家的女儿,你不得不对我好。但在你心里,我就真的只是工具而已。你不会对我上心的。”聂相思。

    明西城沉默下来,但他望着聂相思的双眼却写满了不赞同。

    聂相思也看出来他并不赞同她的话,但她也不想再解释什么,总之她自己心里是这么想的就够了。

    “我带你继续参观别墅吧!”

    聂相思着就要站起。

    明西城却在这时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大惊,立刻就要抽出手。

    可明西城死死攥着她的手,聂相思卯足了劲都没能抽出。

    更糟糕的事。

    聂相思看到盛秀竹和容甄嬿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明西城!”聂相思急得皱眉,又恼怒的瞪他。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聂相思和明西城相处的诡异,容甄嬿和盛秀竹加快了朝这边来的步伐。

    聂相思愈是心急,一张脸沉了下来,“明西城……”

    “禾欢,不,相思,我明西城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就算我对你有征服欲占有欲,也全因为我喜欢你!你要是不信,我证明给你看!”明西城郑重道。

    “我不需要你证明什么!你快放开我!”聂相思这会儿手边要是有东西,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抓起砸他脑袋上去。

    “相思,你跟明先生这是在干么呢?”

    盛秀竹和容甄嬿走近的一刻,明西城才松开了聂相思的手,可却还是被盛秀竹瞧见了。

    盛秀竹微皱了眉,盯着聂相思轻声问。

    聂相思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对盛秀竹,“没干什么,就是明西城想参观别墅,我带他参观参观。”

    盛秀竹深深看着聂相思,嘴唇合紧了。

    容甄嬿自然也看到了明西城拉着聂相思手的动作,心下也是不快,便暗暗盯了眼明西城。

    明西城轻沉着眉宇,眯着眼眸在聂相思和盛秀竹之间滑动,没话。

    聂相思整个人特别的不好,上前挽住盛秀竹的手,“妈,您跟奶奶出来散步么?”

    盛秀竹深呼吸了一口,才看着聂相思道,“我跟你奶奶见你出来迟迟没回去,有些担心你,特意出来找你。”

    聂相思看了眼容甄嬿,睫毛轻闪,“噢。”

    “这六月份的天,我怎么觉得还是有些冷。”盛秀竹皱眉。

    “……”聂相思轻抽嘴角,“那我扶您回去吧。”

    “嗯。”盛秀竹骄矜道。

    聂相思轻咬下唇,没看明西城。

    盛秀竹和容甄嬿也没搭理明西城,三人往回走。

    “廷深也真是!公司的事有那么多那么忙么?今天非得去公司!”盛秀竹忽然。

    聂相思和容甄嬿彼此看了眼,面上都有些讪讪。

    “相思,你现在怀孕了,在我们战家,你最大,谁都比不上你。今天廷深从公司回来,我非要好好他不可。让他多抽时间在家陪你。”盛秀竹道。

    “……”聂相思瞄了眼盛秀竹,不知道该啥。

    容甄嬿脸色由最开始的讪然变得有些郁闷。

    廷深他妈该不会是在讽刺相思吧?

    ……

    中午,战廷深有应酬没回别墅吃午饭,盛秀竹吃午饭的整个过程都在念叨战廷深。

    吃完饭,容甄嬿借故去楼上午休,偷偷钻进了书房找聂臣燚。

    “臣燚,你廷深他妈妈什么意思啊?是不相信我们家欢欢么?还什么欢欢现在是这个家最大的,谁都比不上她的话来讽刺她。一个劲儿的让廷深回家多多陪相思,我看是让廷深回来看着相思吧?”容甄嬿皱着眉,替聂相思打抱不平。

    聂臣燚看着容甄嬿不忿的脸,“您别胡思乱想。”

    “我不是胡思乱想。是廷深妈妈那话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你你妹妹她是那种朝三暮四不安分的女人么?这件事分明就是明西城的问题,跟我们家欢欢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这样臆想我们家欢欢。我不高兴!”容甄嬿任性道。

    聂臣燚盯着容甄嬿,嘴角不觉微勾了勾,“您现在替妹打抱不平的心情,也许就是伯母对妹夫的心情。”

    容甄嬿微微沉默,后皱眉道,“她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她也不能这样乱想欢欢啊?欢欢好歹给他们战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如今又怀了身孕。她如此想欢欢,叫欢欢情何以堪?”

    “气头上而已。兴许伯母也并未想妹什么。”

    聂臣燚从大班椅起身,绕过书桌走到容甄嬿身边的沙发坐下,看着她郁郁的脸,缓声,“您这么,我倒是觉得我们是时候回榕城了。”

    “这么快?”容甄嬿瞪着聂臣燚。

    “奶奶,当初同意明西城跟我们一同来,你我都觉得很不妥。毕竟明西城对妹不死心。我们来就来了,还带了妹夫的情敌一块来了,您叫廷深和伯母作何想?到底,也是我们思虑不周,有错在先。”聂臣燚耐心。

    “……这,这个倒是。”容甄嬿沉叹道,“那,那我们真要走了?”

    聂臣燚看出容甄嬿的不舍,扯唇道,“不如这样,我先带明西城离开,您在妹这儿多住一段时间,您什么时候想回了再联系我,届时我再过来接您。”

    容甄嬿想了会儿,盯聂臣燚,“行吧。你叫我现在就走,我实在舍不得欢欢和时勤时聿。我还是想多留一段时间。你呢,既然决定要走,就赶紧走吧。”

    聂臣燚扬眉,“奶奶,您这么迫不及待赶我,我很受伤。”

    “现在什么时候了,我哪还管得着你受伤不受伤,巴不得你快点走,赶紧把明西城给我一并带走,省得你妹被误会!要是因为明西城影响你妹和妹夫的感情,那可就罪过大了。及时止损吧!啊!”容甄嬿叹着气,认认真真的。

    聂臣燚无奈看着容甄嬿,他们家老太太,看来是真的一点也不介意他会不会受伤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