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9章 目光认真且缱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梁雨柔见状,倒不免好奇,追问,“是什么?”

    谢云溪吸气,故作为难道,“雨柔姐,这个法子的确能一晚赚几十万,就是一般人都很难接受。”

    一晚几十万?

    梁雨柔定定看着谢云溪,眸光里已有隐隐的耻辱攀上。

    谢云溪见梁雨柔这般,便知她是明白她所的法子是什么。

    谢云溪垂眸,轻握着梁雨柔的手,“我知道雨柔姐出身高贵,前三十年锦衣玉食,对于用这样的方法赚钱很不耻。唉,其实我又何尝想让雨柔这样做。只是我能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雨柔姐一世啊。雨柔姐若想嫁进豪门,总归是要靠雨柔姐自己的。算了算了,不这个了。”

    谢云溪起身,走回房间,打开包,从里拿出一张卡,折回到露台,将卡放到梁雨柔面前。

    梁雨柔皱眉,微讶的看着谢云溪。

    “这里面有二十万。是我最近当演奏会特邀嘉宾主办发预付的二十万定金,都给你了吧。”谢云溪。

    “……”梁雨柔低头看着桌上的卡。

    二十万,兴许连一件过得去的首饰都不够。

    谢云溪瞧着梁雨柔不声不响的样子,便大约知道她是嫌少了。

    谢云溪暗自冷哼,坐到椅子上,又把放过去的卡给抽了回来。

    梁雨柔眉心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拿。

    手伸到半途,不经意看到谢云溪浅浅笑着的脸,又不尴不尬的收回了手,抿唇盯着谢云溪。

    虽二十万是有些少,但总比没有强!

    “雨柔姐,我知道这二十万不过一条蚊子腿那么不值一提,可是啊,我虽在行内有点名气,但一年到头挣的钱,是连你当初一个月所花的零花钱都比不上。”

    谢云溪忧然,“而且我所有的钱都交给我妈在管理,我若是要用,势必要问我妈要。我妈那个人啊,又是个仔细的人,每回都要问我拿钱做什么,我若是不个明白,钱也拿不到手。这二十万,我本打算这次回去也交给我妈的……”

    梁雨柔盯了眼她拿在手里打转的卡,悻悻然,“是这样啊。我以前倒不知道,你家教这么严。”

    话到这儿,谢云溪及时止住了,没有再往下,把卡轻轻放到了梁雨柔面前,“雨柔姐,你今晚在这儿好好休息,我妈估计还在家等我门呢,我得走了。”

    “这就走了?”梁雨柔一面将卡拿在手里,一面道。

    谢云溪站起身,转身朝屋内走,“嗯。我这次回来待不了两天就得离开,准备巡演了。”

    梁雨柔起身跟上去。

    谢云溪拿着包走到门口,回身看往她这边来,似是打算送她的梁雨柔,淡淡笑道,“雨柔姐,你不用送了,跟我别客气。”

    梁雨柔便停下了,看着谢云溪,“云溪,谢谢你在这个时候没有避开我,反而出手帮我。我不会忘记你为我做的。”

    “了不要跟我客气,还客气?”谢云溪摇摇头。

    梁雨柔强撑起笑,“那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心。”

    “嗯。”

    谢云溪垂下眼,点点头,开门离开了套房。

    看着套房门关上,梁雨柔低头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双眼里却是揉满了苦涩和自嘲。

    没想到,她梁雨柔竟沦落到这个地步!

    ……

    从酒店出门,谢云溪径直上了停在酒店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办好了?”白心微偏头看着低头系安全带的谢云溪,目光温柔。

    “不知道。”谢云溪。

    白心微皱眉,疑惑,“怎么?”

    “我给了她二十万,但这二十万根本撑不起她的不甘和贪婪。”谢云溪抬眼看她,双眼冷肃,“开车吧。”

    白心微点头,发动车子往前,“你觉得她会接受你的建议要走那条路?”

    “第一名媛沦落当交际女,我相信很多‘有钱人’会非常感性趣!”谢云溪手肘撑在窗沿,用手抵着太阳穴,眯眼看着淋洒在车窗上的雨雾,。

    白心微抿紧唇,眼角轻看了眼谢云溪,没话。

    好一阵子。

    谢云溪清幽的嗓音再次响起,“心微,你是不是很不赞成我的做法,认为我对梁雨柔太残忍了?”

    白心微拧紧眉,盯着车前晃动的雨刷。

    没听到白心微的回答,谢云溪也仍是盯着车窗,没转头看她,继续,“梁雨柔以前查过我,知道我是从榕城的宁安福利院出来的。虽然我不确定她会不会爆出去,亦或是她现在不会,但等她哪日突然想起,就会以此威胁我。未免出现这种可能,我只有先下手为强。”

    谢云溪缓缓眯紧眼,“我绝不能让她毁了我!”

    “她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已是自顾不暇。”白心微浅浅。

    “就是因为自顾不暇,所以才更会为了自己什么都不顾。心微,我有现在的生活不容易,你明白么?”谢云溪苦叹。

    白心微抬眼,从后视镜盯着谢云溪,眼眸里滑动着心疼,“当年的事分明就是有人故意陷害爸爸,爸爸根本就不是媒体所的那样,他是被冤枉的。”

    谢云溪眼眶起了一层薄雾,“可是只有我们知道,那不是真的。大众愿意相信那些具有冲击性和毁灭性的能引起广泛争议和愤怒的事件。他们只看得到媒体让他们看到的东西,根本不会去探究事件的真相如何。所以,若是梁雨柔把我是从福利院出来的消息爆料出去,我不知道我会面临些什么,我很害怕。”

    白心微用力眨了眨红润的双眼,牵强扯唇,转头看谢云溪,“我们不要去想这些事了。对了,下个月爸爸就要出来了,你要去接么?”

    谢云溪暗淡的目光闪过一抹亮光,她转头看向白心微同样发光的眼睛,轻轻笑开,“嗯。”

    白心微这才真心笑了起来。

    ……

    容甄嬿到达潼市,已经连续两日在外游逛。

    第三日,容甄嬿到底撑不住了,索性便留在别墅和盛秀竹坐在楼下客厅唠嗑。

    容甄嬿不出门,战廷深自然就去了公司,时勤时聿和励远也都去上学了。

    聂臣燚霸着书房,明西城从吃了早饭就没看到他的人影。

    他那么大个人,又是个男的,自然不需要担心什么,是以聂相思等人都没过问明西城的踪迹。

    聂相思拿着本金融方面的理论书坐在客厅边看书边陪容甄嬿和盛秀竹,时不时插上一两句,氛围倒也安宁舒适。

    在沙发里窝了一两个时,聂相思觉得腰有些酸软,便起身去门外伸伸懒腰透透气。

    不料,刚出门站在门口做了两个动作,一道白色的身影便掠进了聂相思的眼睛。

    聂相思惊了下,把手放了下来,转头看着从别墅拐角慢悠悠走出来的男人,狐疑,“明西城,你没出去?”

    明西城没话,慢步走到聂相思跟前后,方挑唇,“我在潼市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出去把自己给走丢了。”

    聂相思嘴角抽动了下,便要略过他回屋。

    “禾欢,你就这么怕跟我单独相处么?”明西城紧迫的盯着聂相思,笑哼。

    聂相思顿了顿,目光坦然看着他,“你感觉错了吧,我为什么要怕跟你单独相处?”

    明西城微眯起眼,“既然不怕,不介意带我到别墅周围参观一二吧。我到这儿已有三日,还没好好参观过这栋建筑。身为主人家,待客也太不周到了吧?”

    聂相思想翻白眼,但忍住了,,“你也知道,我现在怀孕了,走几步就累得慌。你想参观别墅,我叫张叔来给你当向导吧?”

    “禾欢,你这么就太不够意思了。”明西城转身,侧背对着聂相思,声线恰到好处的落寞,“我自认为并没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你对我,实在没必要这样心防范。”

    聂相思双瞳轻转,“我去叫张叔。”

    “我是真心喜欢你,看到你现在跟战总裁恩爱甜蜜,我也真心替你高兴。”

    明西城皱眉,眸光敛缩,转头盯着她,“抛开我喜欢你不,在榕城四年,我对时勤时聿如何?”

    “……你对时勤时聿很好。”聂相思轻吸气道。

    时勤时聿虽然,但分得清谁对他们真好,正因为明西城对他们好,所以他们也非常愿意跟明西城亲近。

    这一点,聂相思否认不了。

    “就算看在时勤时聿的份上,让你陪我走走,过分么?”明西城浅声。

    聂相思抿唇。

    ……

    珊瑚水榭别墅无疑很大,聂相思带着明西城参观了半时也没参观完。

    这半个时中,明西城并未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静默的站在聂相思身边,听她介绍别墅各处景观和建筑。

    “走了半个多时,坐下休息下吧。”明西城看着聂相思的侧脸,突然。

    聂相思微怔,本来想早点带他参观完早解脱的。

    可想到自己刚开始拒绝他,就是用了走几步就累得慌的借口,便不好意思自己不累。

    于是聂相思和明西城走到一旁的休息椅坐了下来,两人中间隔了一个人的位置。

    明西城架起一条长腿,歪头一瞬不瞬的盯着聂相思,目光认真又缱绻。

    聂相思装作什么都没感觉到,看着前方,只是心下略有些不适应,不自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