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8章 爱我爱到死的男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楼下,聂臣燚端方坐着,面色冷静,一点也不像刚被强行喂了狗粮的模样,淡淡,“都快十二点了,不睡么?”

    聂臣燚完好一会儿,都没听到明西城的声音。

    聂臣燚眉心微动,偏首看明西城。

    明西城除了不话以外,面上倒没什么特别的异样。

    “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像我妹和妹夫这么恩爱的夫妻了吧。”聂臣燚。

    明西城嘴角突地冷扯了下,撇眼看聂臣燚,“如果感情真那么好,又怎么会分开四年?禾欢又为什么要改名带着孩子躲起来?”

    “误会!”聂臣燚看着他,“现在误会彻底解开,彼此的心结也打开了,加上两人本就相爱,自然就在一起了。如今妹再次怀孕,两人有四个血脉相连的孩子,我看,是再没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了。”

    明西城一张脸冷沉了下来,“禾欢是我第一个动心的女人。”

    聂臣燚转过视线,半响,淡声,“只是动心而已。”

    “像我们这样的出身背景,你以为遇到让我们动心的人很容易么?”明西城讥讽。

    “动心?”聂臣燚嘴角凉凉卷了卷,“我实在不明白,你们这些为了爱情死去活来的人怎么想的。不过我也懒得明白,总归我这辈子是不会沾边的。”

    明西城皱眉看向他,许是聂臣燚的冷漠叫他有些不忿,便哼道,“你最好是一辈子都这么想!”

    聂臣燚不以为意的撇嘴,起身朝二楼走。

    明西城阴着脸,看着聂臣燚上楼,进了房间,目光才倏然一转,落在主卧的房门,眸光幽暗。

    ……

    媒体曝出梁氏破产危机后不到两天,梁氏便真的递交了破产申请,潼市此后,再无梁氏。

    梁氏破产后,梁父梁母以及徐佩龄找了个不算的公寓住了下来,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而且战廷深到底也是顾念着和梁父梁母以及徐佩龄的情分,倒也没有做得彻底。

    只要梁家从此安分,日子不会太难过。

    为防被狗仔跟拍,梁父梁母和徐佩龄过起了深居简出的日子。

    唯有梁雨柔不甘心名媛头衔不在,也不安分过这样“简朴”精打细算的日子,每日仍是打扮得光鲜亮丽混迹于名媛圈和名流圈。

    然而。

    没有了第一名媛的头衔,如今又已是三十岁的女人,一次一次强融进所谓的圈子,除了得到一次又一次的白眼和冷嘲热讽的打击,被那些纨绔浪荡子弟亵玩羞辱外,根本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尊重和往日的荣耀。

    梁雨柔却甘愿深陷其中,哪怕是嘲讽玩弄,至少她还在这个圈子里!

    可是她一日一日的挥霍梁家仅剩不多的家底,终究惹怒了梁父,在梁雨柔企图拿走最后的几十万存款给自己加身装备时,被梁父怒赶出了家门。

    梁雨柔流荡在外,想到了楚陵!

    楚郁知道梁雨柔如今的境况去找楚陵是迟早的事,是以在梁氏破产前,便将楚陵支配到非洲去了,并将梁氏破产的消息瞒下,没让楚陵知晓。

    所以,梁雨柔自然找不到楚陵。

    眼看着夜越来越深,应景般,竟下起了雨。

    梁雨柔仓惶的躲,可是她越躲,雨下得便越大,越躲,她心里的落差越大。

    她梁雨柔高高在上活了三十年,怎么就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连老天都要跟她作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梁雨柔抱着双臂,在雨中狼狈踉跄的往前,“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战廷深,战廷深,我爱了你三十年啊,三十年!你对我这么心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父母,朋友,那些爱我爱到死的男人,都靠不住,都靠不住,啊……”

    脚下一滑,梁雨柔整个栽到地上,试着爬了几次都没爬起来。

    她便匍在地上,嚎啕大哭,“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一辈子像这样活在淤泥里,被人肆意践踏!我不甘心,啊……”

    踏踏踏……

    踩着雨水的脚步声突地渐渐逼了过来。

    梁雨柔哭得绝望,且撕心裂肺,并没有在意。

    脚步声停了,头顶洒下的雨也仿佛停了般。

    梁雨柔哭声缓缓停了。

    她慢慢抬起上身,整个人被雨水冲洗得狼狈不堪,抬头往上看。

    当看到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伞亭亭玉立的女人时,梁雨柔有些不敢认,眨了眨眼,又去看,才瞪大眼,哑声道,“云溪……”

    谢云溪穿着暗粉色的半高领针织半袖衫和阔腿裤,头发披散着,那看着梁雨柔的模样,好似跟平日没什么两样,“雨柔姐,你怎么了?我让司机跟了你一路,你很奇怪。”

    谢云溪声音轻轻柔柔的,在夜里听着特别的舒缓好听。

    梁雨柔伸手抹了抹脸,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

    身子刚站稳,她便又微微往前跄了下。

    谢云溪眯眼,伸手握住她的胳膊,等梁雨柔彻底站稳,才柔声,“心。”

    梁雨柔看着谢云溪,还是有些无地自容和难堪,“这么晚,你怎么在这儿?”

    “我去韩国陪我男朋友几天,刚回来。在回去的路上就撞见你了。我开始还不敢认,没想到还真是你。”谢云溪。

    “你去韩国了?”梁雨柔喃喃。

    “嗯。雨柔姐,你发生什么了?”谢云溪关心道。

    “我……”梁雨柔盯着谢云溪,难以启齿。

    谢云溪却也体贴,,“先不了,你浑身都湿透了,我先带你去酒店吧。”

    梁雨柔无家可归,听到谢云溪带她去酒店,她自然不会不同意,欣然答应了。

    ……

    谢云溪带梁雨柔去酒店,也没含糊,酒店是五星级酒店,且谢云溪要的,还是总统套房。

    梁雨柔见谢云溪这样待她,看着谢云溪的双眼也微微有了丝亮光。

    “雨柔姐,你别站着了,你看你都湿成什么样子了,快去洗浴室洗洗吧,要是感冒就不好了。”谢云溪关心道。

    梁雨柔感激的看了眼谢云溪,去了洗浴室。

    梁雨柔一进洗浴室,谢云溪脸便阴了下来,闲散的走到酒店座机旁,拿起座机要了瓶红酒。

    梁雨柔洗完澡裹着浴袍出来,谢云溪正在房间外的露台上,端着一杯红酒轻抿。

    梁雨柔垂了垂眼,走了出去。

    谢云溪回头看她一眼,拿起红酒瓶给她倒了杯,待她走近,将红酒递给她。

    梁雨柔接过。

    低头刚喝了口,就听谢云溪,“我刚上网看到了。”

    梁雨柔碰到酒杯边沿的唇狠狠抖了抖,抬眸看着谢云溪。

    “唉。没想到我离开国内短短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谢云溪侧身面对梁雨柔,双眼带着怜惜,“雨柔姐,这段时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梁雨柔双眼一下红了,颤抖的仰头喝了口红酒,避开谢云溪同情怜悯的目光,“还好。”

    谢云溪放下酒杯,轻轻握住梁雨柔垂在身侧握紧的一只手,叹息,“雨柔姐,在我面前,你不用强撑的。你忘了,我们是朋友,我一直拿你当亲姐姐看待的。”

    梁雨柔眼皮一跳,再次看向谢云溪,眼里存着疑惑,“我现在一无所有。”

    “那又怎么样呢?不管你是以前的雨柔姐,还是现在一无所有的你,我都认定了你是我的朋友,好姐妹!”谢云溪看着她,真挚。

    最近看够了太多的人情冷暖,如今听到谢云溪这番有情有义的话,梁雨柔眼皮一抖,眼泪簌簌滚了下来,感动的盯着她,“云溪,我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

    谢云溪对她笑笑,拉着她坐在露台放置的圆桌旁,“雨柔姐,你还没跟我,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你尽管跟我。”

    梁雨柔见谢云溪一脸的真诚。

    且如今她也的确谢云溪的帮助,便一五一十告诉了谢云溪,“我现在除了我这个人,什么都没了。如果我再不好好包装我自己,还有谁能看上我?我只是希望我这样能找个富足的男人嫁了,到时候也能让我爸妈和奶奶再过上以前那样的日子。可是我爸一点也不理解我的用心,我不过拿了他几十万,他就狠心把我赶了出来,我真的很寒心。”

    找个富足的男人嫁了?

    谢云溪盯着梁雨柔,心下却不禁冷笑涟涟。

    看来梁大姐是真的还没明白她如今的处境啊!

    梁氏之所以破产,整个上层圈子,谁不知道是因为得罪了战氏才遭的货。

    如果不想自己也跟着遭殃,要么就是为了讨好战氏,对她做尽落井下石的是,要么就离得远远的!

    她竟然还想着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真是很傻很天真啊!

    谢云溪轻动眉,,“雨柔姐很缺钱?”

    梁雨柔抿唇,虽然很伤自尊,但还是点头,“你知道的,在那个圈子,你自己要是没有点资本,根本融入不进去。”

    谢云溪眯眼,“这倒也是。要想嫁个好男人,必要的投资当然不能省。”

    梁雨柔咬咬唇,盯着谢云溪,“云溪,你能不能……”

    “雨柔姐,起来我倒是有个赚钱的门路。”谢云溪没让梁雨柔完,忽然看着梁雨柔道。

    梁雨柔愣了下,轻轻皱眉,意兴阑珊道,“什么?”

    谢云溪轻垂垂眼睫,脸上忽然又浮上一层犹豫。

    梁雨柔见状,倒不免好奇,追问,“是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