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7章 ,你行!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最后三个字,盛秀竹难以抑制心头翻涌而起的剧烈痛楚,几乎是哭着嘶吼而出!

    饶是这幅局面,战廷深仍是让人送林怡离开了。

    林怡走后,二楼“看戏”的两位也各回了书房和卧室。

    战廷深轻眯眸,朝二楼看了眼,对低头掩唇痛哭的盛秀竹,“我让张姨准备卧房,您今晚就留在别墅休息。”

    盛秀竹快速抹眼泪,抬起通红的眼看战廷深,声线喑哑得厉害,“嗯。”

    战廷深暗叹了口气,起身去找张惠。

    战廷深一起身,盛秀竹便握紧聂相思的手,眼泪止不住道,“相思,对不起,这些事,妈实在是不知道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聂相思伸手抚了抚她脸上的泪,轻声,“没事的妈,都过去了。”

    “我到现在一大把年纪,简直是白活了。大半辈子都在被愚弄。”盛秀竹着便剧烈哽了起来。

    聂相思皱紧眉,心下很不是滋味。

    “你跟廷深应该都不想再见到与梁雨柔有关的任何人,我今晚不该带她来的。”盛秀竹懊悔不已。

    “您与她几十年的友谊,对过去发生的一些事又并不知情,她上门求您,您将她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心急,焦虑,我明白,三叔也是理解的。”聂相思轻声道。

    听聂相思这样,盛秀竹反而越是难受愧疚。

    她一想到这几年梁雨柔面对她善解人意体贴大方的嘴脸,心里就恨苦!

    这些年,她梁雨柔分明是在拿她当傻子利用。

    想方设法引导她给廷深下药,在车祸后,装作不心在她面前揭露战瑾玟的身世……

    这种种,足见她的心机和城府!

    是她蠢笨,这么多年,竟没能看穿她的真面目!

    幸好那晚廷深自制力好,要是他和梁雨柔真的……

    她这辈子都没脸面对相思,面对廷深,面对她的孙子们!

    盛秀竹蒙住自己的双眼,心头的悲凉和歉疚,难以消减分毫。

    ……

    张惠收拾出一间卧房,盛秀竹便失魂落魄的去了房间。

    战廷深和聂相思在沙发里无言坐了一阵。

    战廷深才起身,打横抱起聂相思,朝二楼主卧走。

    抱着她进洗浴室淋浴出来,两人相拥躺在床上。

    战廷深从后轻轻抓她柔顺的长发,温声,“睡吧。”

    聂相思把脸贴到战廷深胸膛,微微沉默后,声道,“我有点担心妈。”

    战廷深轻抓聂相思头发的手顿住,垂眸看聂相思。

    聂相思掀起睫毛看了眼战廷深,又低低垂下,“她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每一件都伤在她心里,丈夫、女儿、朋友……爱情,亲情,友情,都将她伤了一遍。”

    战廷深将下巴轻搁在聂相思额头,黑眸轻抬,看着某一处,“过去就好。”

    “哪有那么容易呀。”聂相思皱眉。

    “早日扔掉这些伤人的,才能更好的享受日后的美好。”战廷深。

    聂相思闭上双眼,“真希望能快点过去。”

    近来战家前前后后发生了太多不好的事,日子过得总带着些些的灰。

    快点吧,快点过去!

    过去,就好了!

    战廷深拥紧聂相思,低头在她鼻尖上亲了亲,“睡吧。”

    “晚安,老公。”

    “嗯。”

    ……

    第二天,梁氏面临破产危机的消息全面暴露,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微博微信朋友圈网页新闻主页全都是梁氏将要破产的消息!

    盛秀竹一夜未眠,加之年事已大,整个看着十分憔悴沧桑。

    容甄嬿难得来潼市一趟,聂相思和战廷深便打算带容甄嬿参观潼市各大名胜古迹,是以给时勤时聿和励远请了一天假,带着一家人来一次浩浩荡荡的出游。

    盛秀竹本不想去的,不过没架住时聿和聂相思的轮番劝,一同去了。

    既然诚意带容甄嬿参观潼市,战廷深事先必然要准备详细的参观路线图,以及安排好用餐休息等事项。

    盛秀竹已经多年没有正经参观过潼市,这一来,发现潼市竟有不的变化,心下感慨的同时,也慢慢的放下了心头的郁结,专心投入了进来。

    聂相思不放心盛秀竹,是以照顾容甄嬿的同时,也注意着盛秀竹,见她脸上真心露出的几分微笑,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一行人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别墅。

    时勤时聿励远都累得够呛,回来便倒在沙发里一动也不动。

    战廷深便和张惠将几个家伙拖到楼上,一股脑全放到浴缸里,一个一个拎着跟洗狗崽似的快速洗了,塞进被窝里才离开儿童房。

    容甄嬿懒懒靠在沙发里,看着从楼上下来,胸前的白色衬衫和西裤都湿了一大片,眼底的笑容深了深,轻瞧了眼又吃起水果的聂相思。

    大约是觉得聂相思嫁了个三好男人吧!

    “奶奶,妈,今天逛了一天,都累了,早点休息吧。”战廷深下来,自然坐到聂相思身边,看着容甄嬿和盛秀竹。

    于是。

    盛秀竹和容甄嬿也各回各房休息去了。

    客厅里便只剩下几个年轻的。

    战廷深抿唇,淡看了眼聂臣燚和明西城,什么都没。

    “老公,喏。”

    聂相思拿起一颗草莓,顺手往战廷深嘴里塞。

    战廷深猝不及防,愣是被聂相思塞到齿缝间咬着。

    “嘿。”聂相思歪头盯着他笑。

    战廷深浅蹙眉,对她甚是无奈的摇摇头,到底还是吃了进去。

    聂相思见他吃下去,又抓了颗葡萄喂他。

    “别闹!”战廷深推她的爪子。

    “好吃。”聂相思睁大眼,特真诚的邀请。

    战廷深抽抽嘴角,“好吃你多吃些。”

    “你尝一颗。”聂相思坐直身,给他喂。

    “啧!”战廷深严肃的啧了她一下。

    聂相思反是乐呵呵的,玩心大起,好吧,她一开始就是玩心大起,非要给他喂。

    战廷深无语的盯着聂相思,特想弄她,看她还敢不敢跟他没完没了的蹦!

    “吃一颗嘛。”聂相思半边身子靠着战廷深,眨巴着眼睛娇滴滴。

    战廷深盯着她。

    “嗯?”聂相思把葡萄往他嘴里喂。

    战廷深眉头皱得紧紧的,但还是张开了唇,任聂相思喂了进来,吃了。

    聂相思看他咽下去后,又要去拿别的水果。

    战廷深眼皮一跳,眼疾手快的夺了聂相思捧着的果盘扔到茶几上,把人一把捞起朝楼上走了。

    聂相思心一提,在他怀里讷讷的盯着他。

    战廷深垂眸看她。

    聂相思转转眼珠,声,“我哥还在呢。”

    战廷深黑线,冲她很明显的翻了个白眼。

    她刚那样跟他闹,没羞没躁的,怎么没顾及她家堂哥在?

    聂相思笑,伸手摸他的脸,“老公,突然发现你挺萌的。”

    “……我可以把你扔下去么?”战廷深用力盯她。

    聂相思欢乐的笑,“你才不信你舍得扔我。”

    战廷深闭眼,再次睁开眼,他突然加快了朝卧室迈的步伐。

    聂相思这才愣了。

    一进卧室。

    战廷深果真将聂相思“仍”进了大床里,仿佛是生气了般,擒住聂相思的手腕举高到头顶,低头便狠狠吻住了聂相思惊慌轻张的唇。

    一来,便是最热烈浓炽的深吻。

    聂相思轻仰起头接纳。

    聂相思其实也只以为他就撒撒气惩罚的吻吻她。

    不料吻着吻着,两人身上的布料也不翼而飞了。

    聂相思心跳猛地加速,双手挣开他的手,缠上他的脖子,猫眼水汽腾腾盯着他,“老公,你……”

    战廷深黑眸暗涌四起,深深凝着聂相思,炙热的大掌倏地握上她一只白莹的脚丫子。

    聂相思低呼,眨着大眼,柔弱慌张的看着他。

    “不知道我不喜欢吃那些?”战廷深边边往下沉。

    “……孩子。”聂相思紧张的盯着他。

    “我知道,我有分寸。”战廷深哑声。

    聂相思抱紧他,巧的鼻翼抵着他的,水眸柔润。

    “明知道你堂哥和那个明西城也在,还露出那副不矜持的模样,找打!”战廷深狠气的话一落,整个也彻底陷了进去。

    聂相思皱紧眉,这一下下去,眼泪都快出来了。

    “以后再在其他男人面前露出那副样子,看看我会做出什么来!”战廷深用力咬她的脸,狠绝道。

    “我不会了。你心些。”聂相思抓他后脑勺的短发,焦虑。

    战廷深一只手轻覆到聂相思的肚子上,温柔的抚摸,动作间已是万分心和隐忍,“知不知道我会生气?”

    聂相思看着他,轻轻点头。

    战廷深冷笑,“不错,明知道我会生气还做!聂相思,你行!”

    聂相思皱眉,松开一只手放到他脸上,“我只是想让明西城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们感情很好,彼此相爱,他留在这里,毫无意义。”

    战廷深蓦地抱紧聂相思,黑眸深沉盯着聂相思,“他若想留在这里看我们每天如何恩爱,便留!多一个人的口粮而已,你老公还不至于这么气!”

    “我是怕你不高兴。”聂相思脸贴着他的脸,软软。

    “我是会不高兴的,但我不高兴的,并不是他明西城留在这里,而是你美好娇憨的一面叫他看了,白白便宜了他!”战廷深冷哼,得尤其严肃认真。

    聂相思脸通红,轻轻抿弯起嘴角,掀起眼皮一角羞涩的瞅他,“肉麻!”

    战廷深一怔,旋即扬眉,低头再次吻住了聂相思,“只对你。”

    聂相思心下就跟吃了一大罐蜂蜜似的,甜得她起鸡皮疙瘩。

    嗯,老男人一旦起情话来,还真是肉麻得人不要不要的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