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5章 胳膊拗不过大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盛秀竹愣。

    “林夫人从您去老宅后就来了,一直在等您。”刘美芸回头看了看堂屋,声。

    “林怡?”盛秀竹奇怪道。

    “是呀。”刘美芸点头。

    盛秀竹诧异的皱眉,将手里的包递给刘美芸,快步朝堂屋走去了。

    ……

    盛秀竹走进堂屋,就见一身素衣的林怡一脸心事的坐在沙发里。

    眼眸里闪过疑惑,盛秀竹走过去,坐到林怡身边,手放到她胳膊上时,林怡惊抖了下,方才看到她。

    见此,盛秀竹更是奇怪,盯着林怡,“怎么了?”

    林怡双瞳一下涨红,紧抓住盛秀竹的手,出口声音便哑了,“秀竹,你帮帮我吧。”

    盛秀竹心提了提,“发生什么了吗?”

    “梁氏出现面临破产的巨大危机,就在今天已,好几个高层元老突然离职出走,各地的分公司也纷纷上报,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今梁氏内部已经全乱了套。老梁为了压下这些危机问题,单单今天,就已经晕了两次。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林怡哽咽道。

    “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一点消息都没传出?”盛秀竹愕然。

    林怡眼泪滚滚盯着盛秀竹,“恐怕是快了。”

    盛秀竹惊得拧紧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梁氏不是一直经营得很好么?为何突然就出了这么大的变故?”

    “商场上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年集团的事都是老梁和雨柔在管。这次危机来得突然,老梁和雨柔也是始料未及。”林怡哭着摇头,“秀竹,梁氏出现危机的消息恐怕也只能压到今晚,明天,梁氏面临倒闭的消息大概就要传遍整个潼市了。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啊秀竹,你一定要帮我度过这次危机。”

    盛秀竹严谨的垂眼沉思,片刻,握着林怡的手道,“莫不是梁氏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有人故意针对梁氏,意图打垮梁氏?”

    “……我,我也不知道。”林怡目光闪烁,伸手边抹眼泪边呜咽,“你知道的,对商场上的事,我是一窍不通的。”

    “梁氏遇到麻烦想来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非得等到这个节骨眼!”盛秀竹心急。

    林怡低下头。

    实际上,梁氏一出现危机,梁雨柔便几次试着上门找盛秀竹。

    无奈每次不到四合院便被堵截了回去,梁雨柔几次三番来,竟是连盛秀竹的面都没见到。

    所以这次才换了林怡来。

    其实梁雨柔三番两次来找盛秀竹求助未果,林怡等人便已经心知肚明,此次造成梁氏大祸的,怕是就是战廷深所为。

    所以明知梁雨柔会来找盛秀竹求助,才会派人跟着梁雨柔,不让她靠近盛秀竹。

    本来林怡也不是非要拖到这时才来找盛秀竹的。

    但她和梁父心下到底也是怨恨战廷深竟然如何心狠对付梁氏,来了劲儿,拼着口气,想不靠盛秀竹和战氏渡过这次难关,到时候也可在战廷深面前扬眉吐气一番!

    可惜啊。

    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

    事到如今,梁氏回天乏术,梁父和梁雨柔无可奈何,只好舔着脸让林怡来找盛秀竹。

    本来林怡下午就到了,不料盛秀竹却回了老宅,夜里近十点才回来!

    这期间,林怡大概是经历了这世上最漫长最折磨的等待!

    盛秀竹蹙眉望着林怡垂头落泪的模样,心里也跟着有些难受,便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你也别太担心,总有办法的。咱们做了快一辈子的姐妹,战氏和梁氏又是世交,如今梁氏遇到麻烦,战氏出手相助也是应当的。你宽心,我这就去找廷深,让他想想办法。嗯?”

    “万一廷深不肯帮忙呢?”林怡猛地抬头,狂切的盯着盛秀竹道。

    盛秀竹反是怔了下,不解的看着林怡,“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和老梁都是看着廷深长大的,廷深怎么会见死不救,不帮忙?”

    林怡睫毛慌乱的眨动,“秀竹,你,你要过去,能不能带我去?我想当面跟廷深。”

    “你要去啊?”盛秀竹想了想,看着她道。

    林怡坚定的点头。

    “那好吧。”盛秀竹只好。

    ……

    珊瑚水榭。

    几个家伙回来便回房休息了。

    聂氏近来虽没那么忙,但每日仍有需要处理的公事,于是乎,为了体现主人家的风度,战廷深将书房让给了聂臣燚。

    明西城去了客房就没出现过,至于睡没睡就不得而知了。

    聂相思和容甄嬿四个多月不见,彼此都有许多话要,聂相思便在容甄嬿的房间里陪她话。

    众人都分布在二楼各房间,楼下偌大的空间便空了下来。

    战廷深则将笔记本搬到客厅忙公事,顺带等聂相思从容甄嬿房间出来,一同休息。

    好吧。

    为什么不回卧室工作?

    原因很简单:严防死守一切试图靠近他战廷深女人的雄性生物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接近他的女人!

    若是他在卧室处理公事,聂相思从容甄嬿房间出来,就那么恰好的在走廊碰到明姓的某人呢?

    虽战廷深是真没把明西城放在眼底,但不表示他就不介意明西城和他的女人单独相处!很膈应好不好?

    ……

    夜里十一点过,聂相思还未从容甄嬿房间出来,战廷深轻皱眉,双眼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抬眼朝二楼容甄嬿的房间看。

    丫头该不会打算今晚不出来,跟奶奶一块睡?

    想到这个可能,战廷深抿了薄唇,心情略不美丽。

    也就在这时。

    一阵汽车引擎声忽地从别墅外传来。

    战廷深双瞳微敛,转眸便要望向门口。

    楼上的开门声也响了起来。

    战廷深转了一半的视线倏地收回,抬眸盯向二楼。

    当看到从容甄嬿房间蹑手蹑脚出来的女人时,战廷深冷酷的面庞覆上了一层柔软。

    “谁来了?”

    聂相思站在二楼,疑惑的看了眼战廷深,便盯着门口声问。

    战廷深摇摇头,阖上笔记本电脑。

    噔噔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没过一会儿,战廷深就听聂相思惊诧的声音从二楼飘来,“妈。”

    战廷深敛眉,看过去。

    盛秀竹和林怡已经走进别墅,站在了玄关口。

    聂相思看了眼林怡,抿唇从二楼下来,走到玄关,从鞋柜里拿出两双拖鞋给盛秀竹和林怡。

    盛秀竹换了鞋,便拉了聂相思的手,“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你现在可是孕妇。”

    聂相思眨眼,又看了看满脸愁容的林怡,“我正要睡。妈,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盛秀竹握握聂相思的手,去看林怡。

    林怡此时也顾不上聂相思在,快步朝起身站在沙发前的战廷深走去,“廷深……”

    “梁婶,坐。”

    战廷深淡声打断林怡。

    林怡噎住,脸发白看着战廷深冷漠的脸。

    ……

    张惠本已经睡了,听到外头的动静才起了,煮了茶放到盛秀竹等人的身前,又默默回了自己的房间。

    战廷深兀自端了茶放到薄唇间浅嘬了口,不慌不忙放下茶杯时,才开口,“廷深这几年浑浑噩噩的过去,今晚见到梁婶,都有些想不起上一次见到梁婶是什么时候了?”

    林怡急得掐手心,但见战廷深似乎有追忆往事的架势,不得不按耐住,颤声,“上一次见面,还是两年前,你母亲生日那次。”

    “忘了。”战廷深不冷不淡。

    林怡双眼红润,“廷深……”

    “李奶奶可还好?身体健朗吧?”战廷深又冷不丁打断林怡。

    林怡只觉得心都急疼了,眼泪卡在眼角,心看着战廷深,“妈今年身子每况愈下,不是很好。”

    战廷深点点头,“人老了便都如此。”

    战廷深这话颇有些“事不关己”的随意。

    盛秀竹和聂相思都不由朝他看了看,但谁都没话。

    “廷深,梁婶这次来其实是有事相求。”林怡好似生怕战廷深又一次打断她,语速极快道。

    战廷深端起茶杯,对林怡,“梁婶,有什么话还喝口茶再。”

    “廷深,梁婶求你了。”林怡何尝不知道战廷深故意如此拖延,哀求的看着他,哽咽道。

    战廷深见此,倒没再话,只垂首喝茶。

    盛秀竹见林怡眼泪有些止不住,毕竟几十年的好友,心下诸多不忍,才望向战廷深开了口,“梁氏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你梁叔为了这事,已经急得晕了两次。我们战家向来与梁家交好。如今梁家有难,我们理应出手帮一把。你呢。”

    聂相思听到盛秀竹的话,惊讶的看了眼林怡。

    梁氏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为什么没有一点新闻出来?

    “廷深,看在梁婶梁叔和你李奶奶的面上,这次你能不能帮帮我们?如果梁氏此次渡过难关,你就是我们梁家的恩人,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恩情。”林怡含泪,言辞灼切。

    战廷深放下茶杯,抬眼清淡看林怡,“梁婶的哪里话,以我们两家的交情,梁家遇到困难,我出手帮忙是应该也不错。您吧,需要多少?”

    “?”林怡愣,茫然看着战廷深,“什么,什么多少?”

    战廷深轻眯眼,语气仍是四平八稳的,“梁婶直,需要多少,您跟梁叔和李奶奶能安度晚年?”

    林怡一颗心瞬间彻凉入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