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4章 对有意思的男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看到被聂相思和战廷深搀扶着走进来的容甄嬿,战曜和盛秀竹立刻喜笑颜开的迎了上去。

    “老夫人。”盛秀竹取代战廷深扶着容甄嬿,真挚看着她道,“知道您要来,我和我爸都很期待。欢迎您。”

    “按照礼数,应该是我们先去拜访你,惭愧呀。”战曜今儿个也讲起了理。

    “都是一家人,谁先谁去那儿都不要紧。”容甄嬿端庄道。

    “的是。”战曜笑,“咱们也都别再外站着了,去屋里慢慢。”

    容甄嬿笑着点头。

    于是,一行人进了堂屋客厅。

    战曜仍旧坐在那张主位沙发,四只的挨着容甄嬿坐。

    聂怫然聂臣燚以及明西城坐一张,盛秀竹则和战廷深坐在战曜对面的双人沙发。

    佣人上了茶,众人先一起表示表示的喝了个。

    战曜放下茶杯,随和的去看聂臣燚和明西城,“思思回来后常跟我提起榕城的堂哥,不知这两位……”

    “是他,我孙儿聂臣燚。”容甄嬿看着聂臣燚的目光慈爱温和。

    战曜笑,“果然气宇轩昂,一表人才。”

    “老爷子过奖了。”聂臣燚知礼道。

    “我们家老爷子鲜少夸人。”盛秀竹欣赏的看着聂臣燚,“现在看来,臣燚不仅气度不凡,而是谦虚儒雅,倒是比我那两个儿子强得多。”

    聂臣燚扬眉,瞥战廷深。

    战廷深一脸的不显山水。

    聂臣燚当然也不会把盛秀竹的话当真,挑挑眉,“妹夫一直被大众视为‘商界传奇’,战氏在妹夫的经管下,强大到无人能撼动分毫,我这个当哥的,自愧不如。”

    众人,“……”

    战廷深抬眼瞅了眼聂臣燚,忍着没翻白眼。

    盛秀竹掩唇咳了两声,“听相思,臣燚今年不足二十八吧?”

    “嗯。”聂臣燚爽快的承认了。

    盛秀竹悻笑,斜了眼战廷深,默默低下头,没再话。

    战曜也盯了眼战廷深,同样没吭声。

    战廷深和聂相思是夫妻,聂相思是聂臣燚的堂妹。

    聂相思叫聂臣燚哥,战廷深叫聂臣燚一声“哥”,合情合理,人也没占到他便宜。

    嗯,没占便宜!

    一众长辈和战廷深都没什么,聂相思反是坐那儿红了一张脸,扭扭捏捏的。

    好吧。

    她是觉得莫名好笑,又对战廷深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咳咳。”

    好一阵后,战曜清了清喉咙,看着坐在聂臣燚旁边的明西城,“这位是?”

    不等容甄嬿或是聂臣燚介绍,明西城特自来熟的笑看着战曜道,“老爷子您好,我叫明西城,是相思的娘家人。”

    聂相思扶额。

    战廷深这下真没忍住,哼了哼。

    众人听到,看向他。

    战廷深面不改色,淡定,“刚喉咙有点痒。”

    众人,“……”

    战曜盯着战廷深看了两秒,才问容甄嬿,“难道这位也是思思的堂哥?”

    “……”容甄嬿尴尬,看看明西城,“倒不是堂哥,西城是……”

    “实不相瞒老爷子,要不是您的孙子战廷深战总裁出现,我跟相思……”

    “西城!”

    这次不等明西城完,聂臣燚浅蹙了眉,眸光不浅不淡的盯着明西城,但警告的意味很浓。

    明西城混不吝,双手摊了摊,意味深长的盯着聂相思,“好,我不。”

    可是这样一来,明西城就算不,战曜和盛秀竹也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对明西城的随和和热情也一下子变了味。

    但都看在聂臣燚和容甄嬿的面子上,也还是对明西城礼遇有加。

    在众人寒暄的过程,战廷深手机响了,便出去接电话去了。

    盛秀竹也借机跟出去了。

    一出去,就站在战廷深边上,仰头盯着他接电话。

    战廷深后脑勺爬出n根黑线。

    速度结束了通话,抿唇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朝屋内匆匆看了眼,一把拉着战廷深走到拐角一侧,紧张兮兮的盯着战廷深,“那个明西城跟相思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战廷深。

    “你,你当我瞎啊。”盛秀竹瞪他,“那明西城一看就是对相思有意思。而且你没瞧见么?时勤时聿对明西城也很亲近么?他这次跟老夫人和臣燚来,是什么意思啊?”

    战廷深冷静的看着盛秀竹“如临大敌”的模样,语气淡得能把盛秀竹急死,“我为何要知道他的意思?”

    其实战廷深想表达的意思是,他压根没把明西城放在眼底!

    但盛秀竹听来却全都是“满不在乎”和“情商掉线”。

    “你看你这不慌不忙的样子!明西城这次是跟臣燚和老夫人来的,这明什么?明明西城跟老夫人和臣燚的关系都很不错,所以他们才带他来!”盛秀竹压低声音。

    战廷深黑睫垂了垂,“明家和聂家交好,在榕城不是秘密。”

    盛秀竹愣了下,旋即怒了,“战廷深,我现在跟你的是这个么?能不能听重点?”

    战廷深盯着盛秀竹急怒得红了脸的样子,黑眸里浮出浅浅的柔和,缓声,“您不是一直都不是赞成我跟思思在一起么?如今跑出一个对思思有意思的男人,您不是该感到高兴和欣慰么?怎么反倒是急了。”

    “……”

    盛秀竹蹙眉盯着战廷深,呼吸有些粗。

    她之前反对聂相思和他在一起不是很正常么?

    他们是叔侄好么?

    这件事哪个母亲知晓都会反对!

    但后来知道聂相思怀孕,她不就默认了么?几时强烈的反对了?

    况且。

    她先前撮合他与梁雨柔,也是在不知道相思还活着且给战家生了两个乖孙的前提下。

    他现在搬出这个,是想臊谁?这不孝子!

    战廷深瞧着盛秀竹越来越怒的脸,薄薄的唇角反是微微上翘。

    “你个不孝子,还笑!”

    盛秀竹气得打了战廷深胳膊一下。

    战廷深抿唇,含笑,“思思年轻、漂亮、性格又好,有喜欢她的人很正常。如果每个自作多情喜欢思思的男人我都要放在眼里,那我岂不忙死!”

    盛秀竹听他这样一本正经的夸聂相思,又想气又想笑,用力瞪他,“你是榆木疙瘩还是故意的?你早没将那明西城放在眼里不就好了么?害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人家肖想相思呢?”

    战廷深挑挑眉。

    “果然儿子还是别人家的好。看人家臣燚,生得好不,性格也好,哪像你!”

    盛秀竹颇为嫌弃的。

    战廷深却是浅笑,“我有四个孩子,他没有。”

    “也就这点!”盛秀竹禁不住笑,随即又一路笑着回了堂屋。

    战廷深嘴角轻勾着,在拐角站了会儿,才“换了副面孔”,面色沉稳的走回了堂屋。

    ……

    几个长辈都不是刁钻不易相处的人,是以直到吃完晚餐,气氛都很是融洽和谐。

    饭后,一行人去老宅花园散了半个时的步。

    战廷深看出容甄嬿面有倦色,便提出回珊瑚水榭。

    于是,战曜和盛秀竹便送容甄嬿等人到大门口。

    容甄嬿等人都上了车。

    聂相思挽着战曜的胳膊,不放心的看着他,声道,“爷爷,您真的不搬过来跟我们一块住么?”

    “哪儿住不是一样么?只要你们常来我这儿看看就成。”战曜仿似豁朗般道。

    “可也不能天天见到呀。”聂相思道。

    战曜伸手握握聂相思的胳膊,“快上车吧,别让你奶奶和堂哥等着急了。”

    聂相思看着战曜坚持的脸,知道除非是他自己想通,否则自己是不动他的,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先走了。”

    “去吧。”战曜。

    聂相思抽出手,看向盛秀竹,“妈,您呢?”

    “我待会儿让司机送我回四合院,别担心我了。快去吧。”盛秀竹柔声道。

    聂相思便点点头,下台阶朝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上车前,聂相思又回头看了看战曜,才钻进了车里。

    聂相思上车不一会儿,三辆车在盛秀竹和战曜面前相继驶了出去。

    看着车子消失在夜幕下,盛秀竹转头望着战曜,眸光微有些复杂。

    之前她在这里曾过,与战曜从此以后再无瓜葛。

    可是经过战津的死,以及见他如今独自住在这冷清清的老宅子里守着,当初在愤怒痛心和剧烈的恨意下出的那些话,也便没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如今面对战曜,盛秀竹也有怨,但不忍却是占据了大部分。

    “不早了,快回去吧。”战曜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双手交握了握,双眼微润盯着战曜,“爸,您多保重!”

    战曜叹息,对盛秀竹沧桑一笑,“放心吧。”

    盛秀竹回头,朝大门里看了几秒,用力抿抿唇,掉头,“我走了。”

    盛秀竹头也不回的下台阶,上了车。

    战曜杵着拐杖站在大门口,盯着盛秀竹那辆车,缓缓启动,驶远,再也看不见。

    侵进骨子里的脆弱和落寞在瞬间将他包围。

    他抬头看向空中漫天的星辰,找到两颗最闪亮的星星,痴痴盯了良久。

    ……

    司机送盛秀竹抵达四合院,已是夜里近十点。

    下车后,盛秀竹没做停留,快步朝四合院里走。

    刚走到院子,刘美芸便出现在堂屋门口,看到盛秀竹,她微微怔了下,随即紧步走了下来,皱眉看着盛秀竹轻声道,“夫人,来客人了。”

    盛秀竹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