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3章 投向她的强烈视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头皮发紧,干笑。

    “战总裁可能不知道,欢欢刚到榕城我们便认识了,时勤时聿从会话开始就一直叫我明叔叔……”

    明西城嚼着笑看着战廷深,“要不是战总裁突然出现,我们现在不定就是一家人了。”

    “明西城,你别乱。”聂相思盯他。

    “我有乱么?”明西城对她眨眼。

    聂相思无语。

    “对了,怫然呢?”

    容甄嬿看了眼面容诡沉的战廷深,适时问。

    “姐前段时间搬出去了。”聂相思看着容甄嬿,想了想,才。

    聂怫然先前在潼市找了处花园房,一口气签了五年的长租,要搬走时才告诉聂相思。

    聂相思惊愕不已,但也不是猜不到聂怫然的用意。

    又因为放心不下她一个单身女人独居在还不算熟悉的地方,便跟她去看了看那地方,好在倒不是僻静的地方,安全措施也很完备,聂相思才放心了。

    不过聂怫然叮嘱过她,不要将她搬出去的事告知容甄嬿和聂臣燚,的理由是怕他们担心。

    但聂相思知道,聂怫然怕的是容甄嬿和聂臣燚不许。

    只是现在容甄嬿和聂臣燚亲自到了潼市,这件事也瞒不住了,是以聂相思才选择跟容甄嬿坦白了。

    容甄嬿听话,愣了下,“搬出去了?”

    聂相思看了眼聂臣燚,才对容甄嬿点点头。

    “这不胡闹么?”容甄嬿着急看聂臣燚。

    聂臣燚面色微沉,拿出手机拨通聂怫然的号码,连续打了两次,聂怫然都没接。

    “你姐了为什么要搬出去么?她搬去哪儿了?”容甄嬿蹙眉看着聂相思。

    “……姐好像打算在潼市长住。”聂相思有些担心的盯着容甄嬿,慢慢。

    “长住?你她要在潼市长住?”容甄嬿震惊。

    聂相思又去看聂臣燚,轻轻点头,“……大,大概我姐喜欢潼市吧,想在这儿生活一段时间。”

    容甄嬿脸色很不好看,但没什么。

    “老太太,您也别太担心,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其实然姐住在潼市也没什么,毕竟禾欢在,彼此有个照应。”明西城慢条斯理。

    “是啊奶奶,还有我呢,您别担心。”聂相思只想安抚容甄嬿,没作她想。

    不想她刚完,就感觉两道强烈的视线刷地凝向了她。

    聂相思微怔,瞪大眼看了看目光愈沉的战廷深,又看了看“含情脉脉”瞅着她的明西城,略懵。

    她是错什么了么?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容甄嬿也感觉到了,垂了垂眼,压下心头的愠怒和担忧,轻提口气,温和看着战廷深,“孩子,我跟臣燚这次来潼市,理应去拜访下你的母亲和爷爷。所以我们想,待会儿就去。”

    容甄嬿和聂臣燚刚到潼市,其实不必着急去见战曜和盛秀竹,但为了显示他们的诚意和尊重,容甄嬿觉得此时去再妥当不过。

    听到容甄嬿的话,战廷深寒深的眸光才从聂相思身上移开,看向容甄嬿,语气谦和,“坐了这么久的车,您该很累了,不如休息一晚再去?”

    “不碍事,我坐着休息会儿就行了,没问题的。”容甄嬿笑笑道。

    战廷深这才点点头,“那我现在就跟爷爷和我妈。”

    “好。”

    容甄嬿看到战廷深起身去打电话,脸又微凝了分,看着聂臣燚道,“继续给你姐打电话,直到她接为止!电话打通后告诉她,让她立刻过来,晚上跟我们一同去!”

    “奶奶……”

    “打啊。”容甄嬿执拗。

    聂臣燚脸抽了抽,只得抿唇点头,也去打电话去了。

    “欢欢,是我的错觉么?我怎么瞧着你好像胖了两圈?”趁战廷深去打电话,明西城一下起身坐到聂相思身边,眯眼上下看聂相思,含笑。

    当然胖了,她肚子里现在揣着一只四个月大的球,每天被逼着喝各种补汤,一日吃n餐,不胖天理不容好么?

    聂相思斜睐了她一眼,起身边边朝容甄嬿身边坐,“是啊,胖了。”

    站在窗前打电话的战廷深瞧着聂相思还算乖的主动坐开了,才没有走过来,不过丝毫不妨碍他那张脸越来越冷。

    聂相思坐在容甄嬿身边,手挽着她的胳膊,对她笑。

    容甄嬿伸手拍拍她的手,“胖点好。奶奶就嫌弃你以前太瘦了。”

    “嗯。”聂相思笑得眉眼弯弯。

    明西城倒也没执意追过去,展臂靠在沙发背上,背脊往后靠着,脸上端持着意味不明的浅笑,一瞬不瞬的盯着聂相思看。

    聂相思假装感知不到,低声和容甄嬿话。

    ……

    下午近五点,聂怫然赶来别墅,穿咖啡色宽松卫衣和牛仔裤,很休闲,但看着格外的没精神,焉怏的。

    一来就坐在沙发里,用手撑着头,十分懒散的低头看手机。

    容甄嬿本就带着气,见她这般,便抑制不住内心想她的那股“洪荒之力”,一直在念她。

    聂怫然也不知道听没听,盯着手机看了会儿,便抬头对容甄嬿没脾气的笑笑。

    容甄嬿更是气不到一处来。

    五点,聂臣燚索性跟战廷深一同去纯钇接时勤时聿。

    而战廷深自然不会给明西城和聂相思单独相处的机会,破天荒的邀请他一块去了。

    于是,三个男人解脱出去了。

    剩下的聂相思夹在聂怫然和容甄嬿中间,那滋味,比吃了一坛老坛酸菜还酸爽!

    ……

    战廷深接到时勤时聿以及励远,便直接去了老宅。

    六点,聂相思也带着容甄嬿和聂怫然从别墅出门。

    因为聂怫然始终保持沉默,容甄嬿她了一个多时,心口堵着的气,却是一口都没撒得出来,是以从别墅出来时,容甄嬿的呼吸极度不稳,脸也黑幽幽的,聂怫然伸手想扶她上车,都被她气咻咻的拍开了。

    到了老宅。

    战廷深几人已经到了,正坐在车里等聂相思几人。

    车子将将停下,时勤时聿那两家伙便从车里跑冲了下来,奔到车窗前,四只胖爪子放在车窗上,大眼亮晶晶的盯着车里的容甄嬿,太奶奶太奶奶的叫。

    虽隔着车门,容甄嬿并不能听到两个家伙的声音,但看嘴型就知道在叫她。

    容甄嬿一腔的阴郁登时消散无影,赶紧打开了车门。

    “太奶奶……”

    车门刚开,容甄嬿都还来不及下车,两个家伙就朝她扑了过来,扬起脸惊喜的看着容甄嬿。

    “我的两个宝贝。”

    容甄嬿一手一个赶紧抱住,低头不停的亲时勤时聿的脑袋瓜子和白生生的额头,心里被满满的感动和思念充盈。

    “太奶奶,您终于来了,我好想您呀。”时聿用脑袋蹭容甄嬿的腿,脆糯糯。

    “太奶奶也想聿,想得每天要看你和时勤的照片才能睡得着。”容甄嬿轻轻拍时勤时聿的背,微红着眼圈。

    时勤抓着容甄嬿的胳膊,大眼分明看着她,“你看,您给我和弟的护身符我们每天都有戴噢。”

    容甄嬿看着时勤时聿刻意露在脖子外的护身符,欢喜的都快掉眼泪了,“你们都是太奶奶的天使,好宝宝。”

    时勤时聿抱着容甄嬿的大腿笑。

    容甄嬿和时勤时聿话时,其余人也都相继从车里下来了。

    聂相思看着站在战廷深身边的励远,朝他伸手,“远,过来。”

    战廷深摸摸励远的脑袋,“去你妈那儿。”

    “嗯。”励远点头,身子笔挺的走了过来。

    聂相思牵着他的手儿,走到容甄嬿面前,道,“奶奶,他就是我常跟您提起的励远,我的孩子。”

    聂相思早在于敏车祸后,便将励远的事告诉了容甄嬿。

    容甄嬿从那时起,便对励远很是心疼,同时对他的母亲于敏也是时刻感恩在怀。

    于是听到聂相思一。

    容甄嬿赶紧松开时勤时聿,从车上下来,蹲在励远面前,怜惜的看着励远,“真是个帅气的家伙。”

    励远耳尖飘过一缕红,抿抿嘴道,“太奶奶。”

    “诶。”

    容甄嬿重重应了声,才敢伸手去握他的手。

    将他的手裹在掌心里,容甄嬿慈爱的深深望着他,“真好啊,太奶奶又多了一个这么好看的曾外孙。”

    励远乌黑的双瞳,染过一片光芒。

    ……

    头七后,战廷深和聂相思都与战曜提过,让他搬到珊瑚水榭与他们同住,但战曜拒绝了,也没有理由。

    其实战曜不,战廷深和聂相思又如何不明白。

    经历了丧妻丧子,此时的战曜是极度脆弱和孤独的。

    他需要在这个充满他和妻子儿子回忆的地方予疗伤,予慰藉。

    过程也许很漫长,长到他生命终止的一刻。

    盛秀竹曾起过誓言,不会再踏入老宅一步。

    可是这个誓言,终究还是为了战廷深打破了。

    也许不是因为战廷深,仅仅是因为,如今这所宅子,再没有一个叫“战津”的男人!

    战廷深和聂相思一伙人踏进院子时。

    战曜和盛秀竹听到院外的动静,早已站在堂屋门口欢迎。

    看到被聂相思和战廷深搀扶着走进来的容甄嬿,战曜和盛秀竹立刻喜笑颜开的迎了上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