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58章 你现在是我们家唯一的女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坐在椅子上,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聂相思,已被一股大力捞卷进了怀里。

    聂相思深呼吸,伸手去抱面前的人。

    可不等她抱紧,身子又蓦地被推了推。

    紧跟着脖子一冷,聂相思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微慌的抬头看战廷深。

    战廷深沉压着眉,也盯着聂相思,眸光幽暗紧凝。

    聂相思眨眨眼,又才伸手抱住战廷深,把脸贴到他砰跳的胸膛。

    ……

    离开修车厂,慕卿窨和徐长洋翟司默三人带塍殷去了慕卿窨的地盘,战廷深和楚郁则带着聂相思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聂相思迫不及待的要去看励远,被战廷深凶了,才乖乖先去医护室处理好脖子上的伤,包着药纱心急火燎的去了vip病房。

    一进病房,聂相思和励远互相看到对方的一刻,就开始掉眼泪。

    聂相思上前抱紧励远,轻轻摸他的脑袋,哽咽得不出话。

    励远也紧紧抱着聂相思,把脸用力埋在聂相思胸口,却也难以阻止他喉咙里溢出的后怕哭声。

    战廷深和楚郁站在病房看着抱头痛哭的一大一,彼此看了眼,走出了病房。

    走到病房外。

    楚郁倚着面向楼下的玻璃墙站着,看战廷深,“这件事你怎么看?”

    战廷深眸光转深,“四年前,梁雨柔和塍殷计划,伪造一场绑架思思的假象,然后撕票,顺理成章把责任推卸到战瑾玟头上。四年前后,梁雨柔又想假借战瑾玟的手谋害思思,让战瑾玟彻底背了杀死思思的锅。计划不成,反是露出了破绽。心里慌了吧。”

    人一慌,脑子便跟着不清醒。

    这时不作为倒好,一作为极易适得其反!

    “这一次,梁雨柔恐怕是觉得你就要开始对付她,心神不宁下,又换汤不换药的想出了找人做替死鬼替她背锅的法子!试图利用塍殷主动承担下所有罪责,她好置身事外。”楚郁冷冷。

    对于梁雨柔,楚郁是极不喜的。

    这不喜的源头自然是他楚家上下都捧着的二少爷楚陵。

    楚陵虽然也是个草包。

    可是别人家的草包他倒管不着,可偏偏这草包长自己家。

    所以对于梁雨柔利用楚陵这件事上,楚郁是非常非常的不高兴!

    好吧。

    楚郁这厮就是个极护短的,他自己对楚陵又打又骂他自己一点也不觉得有啥,活该!

    但若是其他人敢动楚陵一下,那这人百分之两百玩完!

    只可惜,楚陵这人对他这个哥哥,是从来都没有满意过,怨言颇多,行事作风可谓事事都在跟楚郁较劲。

    人生准则简直就是专干令楚郁不爽的事!

    楚郁到目前为止都没把楚陵放在眼里,左右他也蹦不出个响屁来,任他闹!当然,只是目前为止!

    “她以为这次让塍殷将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她梁雨柔就真的安全了么?异想天开!”战廷深恨声道。

    楚郁换了条腿交叉靠着,眯眼看了看战廷深阴翳的脸,“自从上次的车祸后,你便派人暗中保护她。这次塍殷大庭广众下就对相思出手,本就诡异。全然没有先前他们对付相思时的严谨和警惕。”

    “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他成功带走相思,我们也能很快找到她。我猜想,塍殷此次并非真的想杀害相思,他只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们,四年前的绑架以及今天的掳劫,是他塍殷的想法。从头到尾,每一桩每一件都与梁雨柔无关。塍殷,只是想将梁雨柔摘清!”

    战廷深狞笑出声,“她梁雨柔好日子到头了!”

    楚郁挑唇,盯着战廷深,“所以,你打算怎么让她不好过?”

    战廷深望向楚郁,漆深的眼眸一点点眯紧。

    楚郁瞧见,夸张的抱了抱自己,邪气儿的笑,“吓死宝宝了。”

    战廷深很明显的翻了个白眼。

    ……

    病房里。

    聂相思握着励远的手,担心的看着他烧得红彤彤的脸,“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么严重了。”

    “我没事的。”励远,“你痛不痛?”

    聂相思摇头。

    励远飞快看了眼病房门口,声,“爸爸好厉害。”

    聂相思眼珠子定住,盯着励远。

    励远不知是烧重了还是脸热的,脸更红了红,乌黑的双眼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才微微垂下眼皮,“你之前,我不是你和爸爸的孩子……”

    “不是的远。我只是想救你出去,如果他知道你是我和爸爸的孩子,他不会放你走。所以我才那么。”

    聂相思急切的盯着他,“远,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和爸爸的孩子,跟时勤时聿,跟我肚子里的宝宝一样。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发誓的。”

    励远连忙摇头,“不用发誓。我相信你。”

    “远,我真的很高兴,你肯开口叫爸爸。如果爸爸听到你叫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远,谢谢你的认可。”聂相思感动的看着励远,沙哑道。

    励远望着聂相思的眼睛,“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一个都不能少,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嗯,当然了。”聂相思点头,红着眼圈笑。

    励远睫毛垂了垂,看着聂相思,“从现在开始,我有两个妈妈。我觉得我很幸福。”

    聂相思鼻尖猛地酸楚,盯着励远。

    励远从聂相思手里抽出手,放到她手背上,望着聂相思的大眼黑亮,“妈妈。”

    聂相思眼泪哗的掉了下来,她看着励远的脸,感觉自己可能要感动得哭死。

    “远,谢谢。”

    励远大人似的拍拍聂相思的手背,“别哭了。你现在是我们家唯一的女人,我们几个男人会保护你的。”

    “噗……”

    聂相思本来哭着的,又不心被励远一句话给逗笑了。

    励远抿起嘴儿,大眼亮亮的看着聂相思又哭又笑的脸。

    直到现在,励远大约才有了这样踏实的归属感。

    聂相思和战廷深是他的父母,时勤时聿是他的亲弟弟,珊瑚水榭是他的……家!

    ……

    慕卿窨的住所,其实从外看,只是一座恢弘的欧式别墅,看着除了贵气外,也没什么吓人的。

    但翟司默几人知道,慕卿窨的地方吓人的不在地上面的这层建筑,而是在地下。

    此时。

    梁雨柔则在上面的别墅客厅里忐忑不安的坐着。

    塍殷被慕卿窨的人抓着进来时,梁雨柔整个吓得呆怔在沙发里,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白。

    慕卿窨和徐长洋三人之后才走进别墅。

    徐长洋和翟司默淡淡看了眼四目相对的塍殷和梁雨柔,没话。

    抓着塍殷的,都是跟塍殷一样,是慕卿窨信赖的左膀右臂。

    不过塍殷平日仗着慕卿窨的重用,性子轻狂,对其他几人一向看不太上,是以都暗自较着劲儿,估计都想把对方彻底铲除吧。

    如今塍殷算是彻底栽了,这几人新仇旧恨的也都在排队等着找他算。

    是以这会儿,其中一人轻哼了声,蓦地用力将塍殷往前一推。

    塍殷不妨,直直栽跪到了地毯上,不是一星半点的狼狈。

    梁雨柔直接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惶然的睁大眼,害怕得整个人都在微不可见的发着抖。

    塍殷在梁雨柔面前没这么狼狈过,一张脸涨红,绷紧下颚,缓缓抬起头,沉痛的盯着梁雨柔。

    梁雨柔又是往后退了退。

    慕卿窨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塍殷,似是看了眼刚推他的男人,慢步走到塍殷身侧,双眼平和看着梁雨柔,“梁姐可认识他?”

    梁雨柔猛地抬头望向慕卿窨,颤着唇不话。

    慕卿窨想了想,低头看塍殷,“塍殷,你认识这位梁姐么?”

    塍殷轻轻咬牙,点头。

    慕卿窨又去看梁雨柔,“梁姐不话,是不认识么?”

    “……我,我见过几次。”梁雨柔惶惶然,哆哆嗦嗦完。

    见过几次?

    塍殷难以置信的盯着梁雨柔。

    梁雨柔不敢去看塍殷,整个人站在那儿,像是受了剧烈的惊吓,不停的发抖。

    “嗯。”

    慕卿窨双手交握到一起,“梁姐可知道,塍殷为了梁姐,险些杀了相思。”

    梁雨柔吞咽喉咙,盯着慕卿窨,“我,我不知道。”

    “梁姐是名门千金,魅力无双。不过是与梁姐见过几次,就把我这手下迷得七荤八素。为了梁姐,杀人都做了。”慕卿窨苦笑。

    梁雨柔掐自己的手心,不出话。

    慕卿窨垂眸看塍殷隐忍到扭曲的脸,轻轻一叹,“后悔么?”

    塍殷眼眶猩红,僵硬的垂下头,沉哑着嗓音道,“我喜欢她是我的事,她可以不喜欢我。”

    梁雨柔咬唇,这才微微将目光移到了塍殷身上。

    “梁大姐,面对这么一个对你一往情深的男人,你不打算点什么吗?”翟司默冷冷看着梁雨柔,语气不分明。

    梁雨柔眼珠子一紧,看向翟司默。

    却在对上翟司默阴沉冷鹜的脸庞时,快速别开双眼,轻含着唇盯着塍殷,“我一直拿相思当亲人看待,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呵。”塍殷笑了声,却是连头都没抬。

    梁雨柔心脏收紧,僵硬的从塍殷身上转开视线,心翼翼去看慕卿窨。

    慕卿窨抿抿唇,正要什么时,手机震动的声音从一侧传了过来。

    跟着,其中一名手下将手机捧到慕卿窨面前。

    慕卿窨拿起手机接听。

    整个接听过程慕卿窨都没话。

    结束通话,将手机递到手下手里时,突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