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55章 聂小姐,别来无恙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随着这几道声音,玻璃渣子如雨点般扑到聂相思的脸上和身上。

    聂相思本能的抬臂挡在脸侧,身体下意识的往励远身边靠,遮挡不断翩飞而来的玻璃碎渣。

    在周围惊悚的惊叫声下,聂相思听到车门从外打开的声音。

    与此同时。

    时勤时聿紧张的叫声也从车外传来。

    “妈……”

    “啊……”

    这道声音后,又是一阵更加惶恐惊吓的叫声。

    聂相思心脏绷紧,另一只手臂本能的伸到励远身前,将他往她背后藏,白着脸恐惧的看向驾驶座。

    当看到坐在驾驶座上,头戴鸭舌帽遮住额以下半张脸的男人时,聂相思蓦地提气,“你要干什么?”

    男人斜了眼后视镜,没有回答聂相思的话,连安全带都没系,发动车子猛然向前。

    就在这时,一道男人身影迅猛的朝车疾奔来。

    嘭——

    男人遮挡在鸭舌帽下的双眼掠过一抹冷光,毫不犹豫的猛踩油门,直接将朝车前扑来的男人撞飞。

    “啊。”

    聂相思吓得轻呼,更紧的将励远护在身后,眼圈通红扫了眼后视镜。

    当看到在车后紧追不舍的一群黑衣男人,聂相思用力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她慌然的眼眸里多了丝冷静,微挺直腰肢盯着驾驶座的男人,“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聂相思的话,拿车当飞机开,在马路上狂飙。

    聂相思心跳爆棚,匆匆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励远。

    见励远的脸同样煞白,聂相思心尖拧了下,默默摸到励远冰凉的手握紧,再次回头看向那男人。

    为保安全。

    她发现张政每次开车送她,若遇临时有事下车,势必会将车门锁上。

    所以刚才那个男人才拿着铁棒先猛力敲碎驾驶座的车窗,才打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聂相思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腹,尽量让自己的心跳不受车速的影响,维持规律。

    “聂姐,你最好安分些,否则我无法保证我的开车技术不会出什么意外!”男人声音冷鹜,带着威胁。

    聂相思刚摸到手机的手僵住,绷着脸盯向驾驶座的男人。

    男人亦从后视镜看着聂相思。

    那双眼残冷的仿似某种冷血动物。

    聂相思握紧手机,“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

    车速好似缓了些,男人冷冷收回目光,孤决看着车前,隔了会儿又才缓缓,“聂姐,别来无恙!”

    聂相思背脊不知怎么地,窜起一股子凉意,愣然看着男人。

    男人慢慢抬起头,将他那张脸从鸭舌帽下展露出更多,视线幽冷盯着聂相思,嗤道,“四年前让聂姐侥幸死里逃生,可叫我这四年来每每想起都很是郁闷。”

    聂相思眼眸扩散,一颗心仿若沉入冰谭般,冷得彻骨,“你,你是四年前绑架我的那人?”

    “呵。”

    男人突兀的冷笑出声,干脆将头上的鸭舌帽取了,掷到一边,眯紧眸子,从后视镜狠恶紧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看着他,一层惶意浅浅凝固在她脸上。

    四年前的绑架,所有人头上都戴着黑头套,均未露出脸来。

    是以,聂相思到如今,都不知道那些人的真面目。

    可是这一次,这人竟然堂而皇之猖狂到直接将脸露在她眼前……

    聂相思不由得想,这一次,他估计根本未打算让她再活着离开,分明是,又动了杀心!

    “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聂相思原本粉润的双唇添了抹白,眼圈赤红盯着他,语气里带着恨,带着恼,也带着……惧!

    怎么能不畏惧呢?

    这个男人,在四年前便差点要了她的命啊!

    “无冤无仇?”

    男人低哼,“聂姐认为你我无冤无仇,我却觉得我跟聂姐的仇大了去了。”

    聂相思轻抬起下巴,“我从不主动与人结仇!如果我曾跟人发生过口角或是不愉快,我不可能记不得。而我确定,除了四年前你绑架我,我跟你素未谋面。不知道你的大仇又是什么?”

    男人眯眸,眼眸锐利盯着聂相思看了半响,哼道,“反正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索性就都告诉了你,让你做个明白鬼!”

    鬼?

    聂相思卷密的睫毛轻然颤了下,神经紧绷看着男人。

    “我一个人,聂相思看认不认得。”男人。

    聂相思皱眉。

    “梁雨柔。”男人在这三个字时,声音显易的变得柔软。

    而聂相思在听到这三个字时,一张脸倏地骇沉了下来,望着男人的双瞳亦揉入了些冷厉。

    男人看到,抿直唇重哼了声道,“我跟聂姐没有宿仇,也没有结怨。不过我对聂姐的某些行为十分不以为然!”

    聂相思看着男人,“是梁雨柔让你这么做的?”

    男人从后视镜盯了眼聂相思。

    当看到聂相思转瞬间冷静和肃然的脸时,双瞳快速闪过一抹轻诧,“她什么也没让我做!是我想为她做些什么?”

    聂相思眉尖拧紧,“你也是梁雨柔的仰慕者?”

    也?

    男人轻皱眉,但随即舒展开。

    大约是觉得像梁雨柔这样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人,有很多倾慕者实属正常吧。

    “柔儿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男人很认真的。

    “既然她这么好,你应该光明正大的追求她,跟她在一起一辈子!”聂相思冷静道。

    “她有她的责任和使命要承担和完成。我既然爱她,就该为她着想,而不是自私的只想霸占她。她想做什么,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她达成。”

    聂相思望着男人,“所以,梁雨柔现在想做的就是想我死?”

    男人也从后视镜看聂相思,语气淡淡,“我了,这不是柔儿要求的。是我觉得只要你死了,她才能实现她的梦想。”

    聂相思用手指掐着手机,“她的梦想?她的梦想是什么?嫁进战家么?”

    “不错!”男人抓紧方向盘,沉冷道。

    聂相思看到,双眼眯了眯,“你你深爱着梁雨柔,可你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把梁雨柔推给别的男人。你的爱还真是伟大!”

    男人凉凉睨了眼聂相思,“你不必讽刺我。柔儿本来就是要嫁进战家,嫁给战廷深。如果不是因为你不知廉耻的勾引收养你长大如父亲一般存在的叔叔,柔儿也早就如愿以偿嫁给了战廷深!”

    “我跟我三叔的事,我没必要跟你们这些不了解的人解释!我只知道,一个女人若是嫁给一个完全不爱惜自己的男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幸福!如果我是你,我会想方设法的打动她的心,永远跟她在一起。”聂相思道。

    “不需要你在这儿跟我教!你懂什么!”

    男人怒了般,一脚踩死油门,车子登时如火箭般飞驶而出。

    聂相思惊得提气,整个人往后倒。

    “嗯……”

    这时,身后传来励远压抑的闷哼声。

    聂相思眸子一紧,忙回头看励远。

    励远靠在椅背上,贝齿紧咬着下唇,一张脸竟是青白交加,脑门上全是汗水。

    “远……”

    聂相思抱住他,心疼万分的给他擦额头的汗水。

    励远脸痛苦,看着聂相思的一双眼却亮得惊人。

    聂相思低头用唇碰了碰励远的额头,唇触到他冷得更冰似的额头时。

    聂相思双眸狠狠一热,扭头看向驾驶座的男人,“你要对付的是我,能不能找个地方先放孩子下去,他不舒服。”

    “他不舒服”这四个字出来,聂相思的声音明显哑哽了。

    塍殷从后视镜看向被聂相思抱在怀里已经有些轻微抽搐的励远,眯眸,语调危险,“他是你和战廷深所生的孩子?”

    聂相思双瞳快速转了转,低头歉疚满满的看励远,出口的语气却坚决,“他不是!”

    励远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眼泪便滑了下来,哽咽道,“他,他是我救命恩人的儿子。”

    聂相思话间,掌心轻轻抚着励远的脸,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她希望励远明白,他在她心里,已经是她的孩子,就是她的亲生孩子。

    她只是,想先让他脱离危险。

    救命恩人?

    塍殷想到之前替聂相思挡了车祸的女人!

    塍殷眼角扫过励远,微微沉吟后道,“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我要的从来是你的命!”

    聂相思没去看塍殷,只看着励远掉眼泪。

    她当然知道他只是想要她的命。

    否则四年前,他也不会那样轻易就放了谢云溪和温如烟!

    ……

    之后,塍殷找了个僻静的街巷停车。

    车一停,塍殷猛地转身,探臂一把揪住聂相思的领子。

    聂相思脸发白,惶然看着塍殷。

    塍殷阴测扯唇,瞥向见他抓着聂相思,脸青黑的绷着,挣扎着要坐起的励远,“给你两分钟的时间逃命,否则,你就跟她一起死!”

    这样的话,这样的场景。

    一瞬勾起了聂相思的回忆。

    让她想起四年前在那条僻静的山路,塍殷也曾给过温如烟和谢云溪同样的选择。

    聂相思的心境却不同那日,她只想励远赶紧下车。

    于是,聂相思忙将手机塞给励远,推他胳膊,急迫道,“远,你快下车,下车后给爸……叔叔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去医院,快!”

    励远虚力伸出手抓紧聂相思推他胳膊的手指,剧烈喘息,张动嘴,“我要跟你一起,我不走。”

    聂相思一双眼瞬间被灼热的气流充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