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9章 徐叔有喜欢的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然后,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白心微的脸,瞬间跟抹了十层白面粉似的,惨白。

    聂相思瞧见,嘴角轻抽,在心里默默念了句:阿弥陀佛!

    随之,楚郁便抓着聂相思的胳膊高调的离开了。

    楚郁和聂相思一走,办公室一众同事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便陆续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工作。

    白心微攥紧手指,没去看办公室里的任何人,将背脊挺得笔直,昂首回了她的副主编室。

    ……

    梁雨柔依旧往四合院跑得勤,盛秀竹看到她却已无法保持从前的心态,看着梁雨柔的双眼总带着丝丝沉重。

    这天,梁雨柔不仅自己来了,连梁母林怡也来了。

    盛秀竹和林怡是多年的好友,看到林怡自是高兴万分,两人一见面,便拉着热聊了起来,还是梁雨柔提醒,两人这才坐到了沙发里。

    “咱们虽然在一个城市里,可咱们都老了,不比年轻时每天都约着见见面喝喝茶美美容,都懒得走动。我记得离上次咱们见面,都过去快三个月了。”林怡感叹道。

    “可不是么?”盛秀竹亲热的拉着林怡的手,“主要也是我住得偏远了,来往也不大方便。”

    “咱们认识也快四十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林怡又叹。

    “是啊,年轻时那些事就好像眨眼间就过去了,我们呢,哈,眨眼间就都老了。”盛秀竹笑呵呵。

    林怡垂垂头,“虽然咱们现在都老了,可年轻时发生的那些事,我都还记着。咱们一起旅游,散心,喝茶,逛街……你生了廷脩三兄妹照顾不过来,老爷子和……又都是男人,哪会照顾孩子?你呢,交给佣人照顾又不放心。我便主动请缨住到老宅帮你照顾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大概是咱们俩过得最凌乱最匆忙的时候。后来……”

    林怡看着盛秀竹,察觉到她上扬的嘴角微有些僵硬,便知她应该知晓她接下来要的事。

    于是便也没再下去,握紧她的手,“你生了廷脩三兄妹,我却还一个孩子都没有。我自己倒也还好,倒是把你急坏了,四处帮我打听,呵……生子秘方。”

    盛秀竹望着她笑,“我当然着急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托你的福,我后来怀了雨柔。瞧雨柔这丫头大约也是知道是你的帮助,才有的她,现在跟你比跟我这个亲生母亲都要亲。”

    林怡佯作吃味的盯了眼梁雨柔。

    梁雨柔忙伸手挽住林怡的胳膊,撒娇道,“妈妈,在我心里,您跟伯母一样重要,你们对我来,都是最亲的人!”

    “你啊。”林怡点点她的鼻子。

    盛秀竹目光轻闪。

    大约是没想到,梁雨柔当着林怡的面儿出她和林怡同等重要这样的话。

    不过林怡这番话下来,到底还是勾起了盛秀竹无数的回忆。

    有关她和林怡近四十年,彼此扶持,打气,安慰,为对方所做的那些事,那些情谊……

    同时也让她想起,当初她为了帮林怡拥有一子半女,带她到处求医,多方打听怀孕秘方,以及林怡终于传来怀孕好消息,两人欣喜若狂的片段……

    起来。

    梁雨柔的确是她和林怡期盼而来的孩子。

    而盛秀竹这么多年来,对梁雨柔的喜爱,跟这也是有关系的。

    如是想着,盛秀竹抬头看向梁雨柔的双眸,多了丝感叹和慈爱。

    ……

    梁雨柔和林怡留在四合院吃了午饭方才离开。

    下午,盛秀竹睡了个午觉,起床后便去了珊瑚水榭别墅。

    盛秀竹到的时候,战曜和赵铭在客厅下棋,聂相思午睡后就去书房看书去了。

    看到盛秀竹,战曜立刻热情道,“秀竹,你来了,快坐快坐。”

    盛秀竹淡淡看了眼战曜,无视之,看着赵铭,“相思呢?”

    战曜也是习惯了,被无视也乐呵呵的。当然,心里是不是乐呵就不知道了。

    赵铭同情的斜了眼战曜,,“在书房。”

    盛秀竹点点头,直接拎着包,贵夫人似的,昂首挺胸朝二楼走了去。

    战曜看着盛秀竹上楼走进书房,脸上堆着的笑登时垮了下来,悻悻的撇嘴,回头就瞪着赵铭训道,“你下的都是些什么?跟我学了这么多年,下棋一点长进都没有!我就问问你,除了开车你还会啥?”

    赵铭,“……”n脸无辜!

    他是司机啊,他除了开车还需要会啥请问?

    ……

    书房。

    “啊?”

    聂相思惊悚的看着盛秀竹,“妈,您要撮合徐叔和梁雨柔?”

    怎么想的?!

    盛秀竹一脸认真,“不是非得长洋,楚郁,青城或者司默都可以的。我是问你,你觉得他们这几个中,谁比较适合雨柔。”

    呵呵!

    聂相思心情略复杂。

    用力抿了抿唇,聂相思盯着盛秀竹,“妈,这个您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跟长洋他们走得近,你们关系这么好,对他们的脾性,你比我更了解。”盛秀竹。

    “……我是觉得,要尊重当事人吧。要徐叔三哥四哥五哥他们自己有这个想法才行啊。”聂相思委婉。

    盛秀竹想了想,点头,“这是当然。我是这么想的,先问问你的意见,看你觉得他们几个谁更适合雨柔,我就牵个线,让他们先相处试试。如果不合适,再看看其他人。”

    “……”聂相思眼角轻轻抽动,大眼凝着盛秀竹,“……妈,这是您的想法,还是梁雨柔?”

    盛秀竹愣了下,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见状,便知道是盛秀竹自己的意思。

    聂相思睫毛轻掩,“徐叔好像有喜欢的人。三哥现在也不大合适。至于四哥和五哥……”

    “司默比雨柔还,就是不知道雨柔会不会介意?我看楚郁倒是不错,但性子不好把控。”

    盛秀竹微摸了摸,抬眼盯着聂相思,“青城不合适?难道他也有喜欢的人?除了长洋,我觉得青城也非常好。青城不喜欢交际,是几个中,花边新闻最少,也最老实。”

    老实?

    聂相思可不觉得闻青城老实。

    而且,她五哥凭什么就被嫌弃了?

    有什么错?鲜肉好不好?而且还是有才的鲜肉!

    闻青城有孩子的事,如今知道的人寥寥可数。

    聂相思自然也不会多嘴出去,但盛秀竹既然问了,聂相思也不好不答。

    便,“三哥他好像……是。”

    “是?是有喜欢的人?”盛秀竹失望的蹙眉,“长洋和青城都有喜欢的人,看来只有楚郁和司默了。”

    聂相思轻含了下嘴唇,看了眼盛秀竹,“妈,您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盛秀竹轻怔,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一对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对她浅浅笑了下。

    盛秀竹便叹气,伸手拿起聂相思一只手放在自己手心里,诚心看着她,“相思,妈必须跟你坦白一件事。”

    聂相思双瞳微微缩陷,盯着盛秀竹。

    盛秀竹深呼吸,“之前妈不知道你还活着,所以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

    聂相思垂下睫毛,模样安静。

    聂相思这般,倒让盛秀竹心里的愧意莫名更浓了分,“你不在的这四年,廷深把自己封闭起来,过得很灰暗。你知道廷深比你大了将近十二岁,如今也快三十四了。我实在担心他再一直这样不幸福的过下去。而我身边正好有合适廷深,又对他痴心不改多年的雨柔。我承认那时我被雨柔打动,一心觉得这个世上大概只有雨柔能给廷深幸福,将他照顾好。所以我决定帮她。”

    聂相思抬起睫毛看盛秀竹,“我明白,你只是希望我三叔得到幸福。”

    盛秀竹伸手摸摸聂相思的脸,“我的出发点虽然是希望廷深幸福,可我却没有想过,廷深需要的幸福是什么?我只是把我自己认为好的强加给廷深,以爱的名义绑架他罢了。”

    “您是爱着三叔的,我想三叔心里也是清楚的。”聂相思。

    盛秀竹摇头,“我后来想了很多次,无论我怎么劝服和安慰我自己,最后得到的答案都是,是我做错了!”

    聂相思看着盛秀竹,不知道该什么。

    盛秀竹放下手,握紧聂相思的手,望着聂相思的双眼闪现缕缕红,“我给廷深……”

    “妈。”

    盛秀竹刚开口,聂相思便打断她的话,反手抓紧她的手,大眼通透明亮看着盛秀竹,笑,“我们不这个了。明天我要去医院做产检,您陪我去好不好?”

    盛秀竹喉咙猛地一钝,眼眸通红盯着聂相思柔柔笑着的脸。

    她这样。

    让盛秀竹不得不想。

    聂相思大约是知道她曾给战廷深下药,意图促使战廷深和梁雨柔生米煮成熟饭,不得不在一起的事。

    可要是聂相思早就知道她做了这样的事,却还肯叫她一声妈,让时勤时聿认她这个奶奶……

    盛秀竹一颗心像是猛然插进了一根棍子,用力的在她心窝里翻搅般难受,心酸……心疼!

    而聂相思的确早就知道那件事的真相。

    早在战瑾瑶之前叮嘱她注意梁雨柔,明里暗里提醒她,梁雨柔会利用盛秀竹做什么事,再加之她几次的欲言又止。

    聂相思就是再迟钝,也该知道上次给某人下药的事,跟梁雨柔和盛秀竹脱不了干系。

    毕竟,能近身给战廷深下药的女人,真不多!

    若是梁雨柔自己,现在恐怕也是不行的。

    要是有盛秀竹这个中间人在,就另当别论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