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7章 看来是饿狠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战瑾瑶这一走,有些人又开始到四合院捡空来了。

    梁雨柔一心以为到四合院看到的盛秀竹,必定是被仇恨和痛苦折磨得狼狈不堪的模样,却不想盛秀竹精神抖擞,面容红润,整个人的气色比之这几年都好上了许多。

    梁雨柔暗自压下心里的疑惑,忧心忡忡的看着盛秀竹,“伯母,这两个月集团子公司出了些岔子,我爸派我去子公司处理这些麻烦,今天刚回来我就赶过来看您了。您,还好么?”

    盛秀竹神情柔和,看人的眼眸都带着慈善和祥静,“伯母没事,你挂心了。”

    梁雨柔紧盯着盛秀竹,轻轻摇头,“伯母您别这么。事实上,过去近两个月,我一直对您很愧疚,也恨自己在这种时候无法陪在您身边。您看您都瘦了,也憔悴了。雨柔看着实在心疼。”

    “瘦了?那可能是你看错了。”盛秀竹笑眯眯的拍梁雨柔的手背,“周围的人都伯母还胖了呢,气色也好了很多。”

    梁雨柔眼角轻抽,皱眉忧虑望着她声,“在雨柔面前,您就别强撑了。”

    盛秀竹笑而不语。

    梁雨柔眼波快速碾转,轻吸气,眉头舒展开,伸手握住盛秀竹的手,“伯母,不管发生什么,雨柔会一直在您身边孝顺您。”

    “你有你自己的事,哪能总是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老太婆身上?”

    盛秀竹真情切意的看着梁雨柔,“雨柔,听伯母的话,趁你现在年轻,还来得及,找个优秀的男人,成个家吧,啊?”

    梁雨柔嘴角的弧明显僵了僵,探寻深盯着盛秀竹,慢慢道,“伯母,深哥一直在我内心深处住着。深哥太优秀。我不确定能不能找到比深哥更令我动心的男人。如果真的遇不到,我大约一辈子都不会成家了吧。”

    “那怎么行!”

    盛秀竹当即摇头,“雨柔,你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可不行。世上不乏优秀的男人,你本身就是世家千金,公认的第一名媛,你若是诚心想找,不怕没有优秀的男人主动找上门。廷深如今有了相思,与相思彼此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你就不要在廷深身上执迷了。嗯?”

    盛秀竹心下是拿梁雨柔当自己人,是以话也是直来直往,倒没有那些弯弯道道和虚情假意。

    心里想什么,就直接了。

    梁雨柔听着盛秀竹这番话,只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一颗心,无法自已的冷却。

    她不由得想。

    是因为她在她最难熬的一两个月没有陪在她身边,令盛秀竹对她失望了。

    还是聂相思在这一两个月对盛秀竹做了什么,成功笼络了她的心?

    否则。

    她怎么听着盛秀竹这口气,像是已经认定了聂相思这个儿媳妇,对聂相思满意得不得了了!

    梁雨柔心尖拧紧,连带着眼神儿也有些慌乱的飘忽起来。

    ……

    梁雨柔这次没在四合院待多久便离开了。

    梁雨柔一走,刘美芸端着给盛秀竹调养身体的热汤走了进来。

    “雨柔这丫头啊,什么都好,就是太执着了。”

    盛秀竹接过刘美芸递来的热汤,叹了口气。

    刘美芸含笑看着盛秀竹,“是三少爷作为男人太拔尖,太优秀了。”

    盛秀竹愣了下,旋即也笑了,低头边喝汤边,“是么?我倒没什么感觉!廷深这人冷酷话少,我以为他这样的不讨女孩子喜欢呢。”

    刘美芸岂能没听出盛秀竹在反话?

    语气里满满都是骄傲和自豪呢!

    刘美芸扯唇,“三少爷对别的女人冷漠而已,我看对姐倒是体贴温柔。”

    “嗯。”盛秀竹赞同的点头,“虽然雨柔对廷深的执念从来没要求过回报。但我还是希望雨柔能尽快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归宿。”

    刘美芸看着盛秀竹,待盛秀竹喝完汤,从她手里接过空碗,才,“女人最宝贵的青春也就那么几年,过去就再也没有了。梁姐对三少爷的感情有没有想过得到三少爷的回应,我不知道。但梁姐对夫人您是真的用心。”

    停了停,刘美芸笑道,“要这里面一点没有三少爷的关系,我也是不信的。”

    盛秀竹眉心跳了下,看向刘美芸。

    刘美芸点到即止,没有再多话,端着空碗走出了堂屋。

    盛秀竹蹙眉看着刘美芸的背影,呼吸微微屏住了。

    ……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聂相思的身体明显好转,孕三月后,孕吐反应也没那么厉害。

    加之,近段时间来,战家上下的氛围以坐火箭的速度迅速转缓,气氛显见的轻松,可谓一切太平。

    聂相思身心放松,想到杂志社的工作已经滞停了两个月,便打算重新回去上班。

    然而。

    聂相思刚提出这个想法,便遭到战曜和战廷深乃至盛秀竹的一致……强烈反对!

    聂相思虽然料想到他们可能会不那么同意,但没想到他们不同意的这么坚决!

    遭到反对的聂相思,心下也不上是不痛快,就是有那么丢丢郁闷。

    但当着盛秀竹和战曜,聂相思什么都没。

    这晚。

    聂相思洗了澡坐在床头看书打发时间顺带等某人回房休息。

    战廷深不晓得是不是知道聂相思的打算,愣是挨到聂相思扛不住歪靠在床头睡着了才从书房回到卧室。

    战廷深一进卧室看到聂相思坐在床头就睡着了,长眉便是一皱,几步上前,抱起人心塞进被窝里,细心的裹住,又坐在床沿盯着她看了会儿,才起身去了洗浴室。

    洗完澡出来躺进聂相思身边,战廷深轻手轻脚的搂住聂相思便要关灯休息。

    不想这时,怀里的女人突然伸手抱住了他,在他胸前沙哑的,“你躲不掉的。”

    战廷深,“……”

    隔了会儿。

    战廷深感觉胸前的睡袍被一张嫩暖的脸蹭来,直接贴到他胸膛的肌肉上来了,在他胸口吐着浅浅的呼吸瓮声瓮气道,“我知道你们反对我去上班,是因为我怀着孩子,担心我身体吃不消。可是全世界有那么多跟我一样怀着孩子的准妈妈不也照常上班么?“

    战廷深敛眉,垂眸盯着聂相思半边红润的脸,“不是反对你上班。等你平安生下孩子,再去而已。中间不过六七个月。不能等么?”

    聂相思从他胸膛迷瞪瞪的抬起脸,视线朦胧的看着战廷深,轻撅了下粉润的唇,“那等我生下孩子,你们又会,孩子刚出生,还,不能没有我这个母亲照料,让我再等一年,或是两年再去上班?”

    战廷深凝着她两片轻张的粉唇,眸光转深,出口的声音都暗哑了度,“你觉得我会这样?”

    “嗯。”聂相思认认真真的点头。

    战廷深勾唇,低头,额头抵着她的,菲薄的唇紧悬在她的唇上,呼吸悄然灼热,“这么信不过我?“

    聂相思脖子往后缩了缩,想与他拉开点距离。

    不料她刚动,他便蓦地低喘着追了上来,吻住了她的唇。

    聂相思双眼倏地瞪大,分明大眼里那点惺忪睡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傻兮兮的盯着他。

    战廷深一条长臂紧箍着她的腰肢,一只手往上延伸,捉住她的下巴抬高,方便他加深这记吻。

    聂相思呼吸绵密。

    澄净的双瞳蒙上丝丝缕缕的薄雾。

    有多久,两人没亲热过了……一个多月,还是两个月……

    这么长时间了么?

    聂相思心脏都热了起来,主动把身子贴了过去,双手在后,用力抱住他宽阔的背脊。

    她略显迫切的主动叫战廷深骨头缝都酥了一寸。

    战廷深蓦地收紧手臂,更深的索取。

    聂相思不受控制的在他怀里战栗哼咛,哪怕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喘息,仍舍不得从他唇上退开。

    最后还是战廷深实在担心这妮子把自己憋死,狠狠心,握住她孱弱的肩头把人从怀里推开了一寸。

    黑眸幽暗如深海沉甸甸盯着聂相思嫣然如花的脸。

    聂相思大口呼吸,双眼迷离看着战廷深,娟秀的眉头轻轻皱着,似是不满战廷深竟然把她推开了。

    缓了几秒,战廷深一把把人薅到怀里箍紧,低头用力吻了吻聂相思的发顶,嘶哑的笑声从他喉咙深处性感溢出,“看来是饿狠了!”

    聂相思脑子一团浆糊,蒙圈的被他搂着,他什么,她也傻乎乎的不甚明白。

    战廷深心尖尖都暖了,暖得有些疼。

    他抱紧人,又微微平息了阵,垂眸清柔看着聂相思,“可以么现在?”

    聂相思低垂的浓密睫毛抖了下。

    战廷深闭眼,大掌在聂相思颈后轻捏了几次,下巴搁在她发顶,滑动喉结,“三叔给你个保证。待你生完孩子,若是你想出去工作,三叔绝不会以任何理由反对。如果三叔哄你……”

    战廷深慢慢勾起嘴角,哑声,“就让三叔以后的每天都跟现在这般,想而不得……”

    聂相思耳尖燎过一片红,爪子在他后腰抓了抓,好几秒后,在他怀里颇为不满的咕哝,“你惩罚你自己,还是惩罚我?”

    听话,战廷深只觉得嗓子眼一股汹汹热气猛地滚了上来,二话不捉住聂相思的两只手腕固定在她脑袋两侧,翻身覆了上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