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5章 出的什么馊主意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四十多分钟后,一行五人到达了老城区盛秀竹所在的四合院。

    刘美芸正拿着扫帚扫院子里的落叶,咋看到战瑾瑶带着聂相思和三个孩子出现在大门口,惊得立在当场,盯着聂相思都忘了话。

    聂相思看到刘美芸,对她笑了笑。

    战瑾瑶牵着励远和时勤跨进门槛,朝刘美芸走,视线扫了眼盛秀竹的卧房,压低声音,“刘姨,我妈呢?午睡了?“

    刘美芸大弧度提了口气,只看了眼战瑾瑶,目光便直直锁着牵着时聿朝这边走来的聂相思,讷讷,“夫人午睡已经醒了,现在佛堂。”

    战瑾瑶顿时头疼,双眼转向佛堂所在的方位。

    自从盛秀竹知晓战瑾玟是战津和柳絮姿的骨肉,而自己的亲生女儿“胎死腹中”,大受刺激,回来没两天,又是请道士做法,又是请风水大师看方位,最后直接挑了间房间改成了佛堂,诚心礼佛。

    什么从今往后她要一心向佛,不再理尘俗之事。

    更夸张的是,她她现在已经是个出家人,出家人没有亲人……

    所以盛秀竹现在看到战瑾瑶都是叫她——女施主!

    战瑾瑶已经快被盛秀竹折磨得精分了!

    聂相思这时走了过来,娉婷站在刘美芸面前。

    刘美芸虽在丈夫赵铭那儿知晓聂相思还活着,但这么久以来,她还没真正跟聂相思碰过面。

    所以当真真实实看到聂相思时,仍觉心头震撼战栗。

    “刘姨。”

    聂相思对刘美芸微笑。

    刘美芸吸气,眼圈微红了红,“姐。”

    聂相思伸手握了握刘美芸的手臂,低头对励远时勤时聿,“这是刘奶奶。”

    “刘奶奶。”

    励远时勤时聿乖巧看着刘美芸道。

    刘美芸看着这三个萌帅漂亮的家伙,心头难免荡起些些感动来。

    ……

    “妈她一般要在佛堂待多久?”

    一行人搬了凳子椅子坐在院子里,盯着佛堂看。

    战瑾瑶愁闷的捏着鼻梁,“一待就是三五个时。”

    三五个时?

    聂相思皱眉,转看向战瑾瑶,“那岂不是要晚上才出来?”

    战瑾瑶放下手,长长的叹,苦笑道,“这算什么?有时半夜三更就起了。”

    “啊?”聂相思盯着战瑾瑶。

    “母亲大人现在是争分夺秒的礼佛,不分昼夜。”战瑾瑶皱紧眉,低低。

    “夫人心里有恨有怨也有愧和痛。”

    刘美芸端着水果出来,放到桌上给励远三儿吃,听到战瑾瑶这般,忍不住开口叹道,“当成宝贝宠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是毁了她幸福的女人生的也就罢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被告知没出生就没了,换谁都受不了这刺激。”

    刘美芸低头看战瑾瑶,“夫人最近许多行为都很难让人理解,可细细想,却也都能体谅。夫人礼佛,无非是为’四姐‘。”

    战瑾瑶目光倏地飘茫,眼球里也慢慢起了层红,嘴唇轻颤了几下,哑然道,“我爸和爷爷将这件事瞒得太好了,就连我和大哥都不知道战瑾玟其实……他们对我妈真的太残忍了。”

    “这件事总也怪不到老爷子头上。老爷子能怎么办呢?”刘美芸摇头。

    “是啊,我爷爷有什么错。错的是我爸!”战瑾瑶勉强扯扯嘴角,“可是,错的人却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刘美芸看了眼战瑾瑶,在心里叹息了声。

    聂相思盯着佛堂看了片刻,突然看着励远三儿,“我们去找奶奶吧。”

    战瑾瑶和刘美芸同时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从椅子上站起,眨眼看励远三儿。

    励远抿抿嘴唇,从凳子上站起。

    时勤时聿便也跟着梭下凳子。

    聂相思带着励远时勤时聿朝佛堂走了去。

    战瑾瑶无意识的从椅子上站起,轻蹙着眉,紧盯着聂相思四人。

    ……

    聂相思走到佛堂门前,低头分别看了看励远时勤时聿,方伸手叩了叩门。

    叩门后三四秒,聂相思都没听到从里传出任何声响,才道,“妈,我是相思。”

    聂相思完,屋子里依旧半点声音也无。

    聂相思眼睫轻闪,,“妈,您不话我就当您同意我进来了。”

    盛秀竹还是没出声。

    聂相思也没含糊,伸手轻轻推开了门。

    门一开,浓浓的香火味从里飘了出来。

    聂相思含唇,视线在里扫视了遍。

    屋里的四壁都贴着佛像,大约也是有讲究的。

    而盛秀竹就面朝金身佛像跪着,一身的素净,一手拿着佛祖一颗一颗的拨,一手举着,虎口处也挂着一串佛珠。

    她闭着双眼,嘴唇轻轻蠕动着,似是在念着什么。

    聂相思还比较镇定。

    励远三儿已经看傻了。

    大约都以为自己在寺庙里,或是在看古装电视剧。

    聂相思用眼神示意励远三儿保持安静。

    励远时勤时聿都对她点点头。

    聂相思才抬步跨了进去。

    励远时勤时聿也跟着笨拙的走了进去。

    聂相思走过去站在盛秀竹身边,低头看盛秀竹。

    见盛秀竹始终闭目念佛,面容安静,仿佛根本没察觉到有人进来般自若。

    聂相思眼皮轻合,扫到盛秀竹旁边的蒲团,便曲腿跪了下去,看着她声道,“妈……“

    “……”盛秀竹甩都不甩她。

    聂相思盯着她,一眨不眨的。

    励远时勤时聿站在盛秀竹和聂相思身后,三脸蒙圈。

    接下来没有十五分钟,也有十分钟的绝对静止状态。

    聂相思保持一个姿势盯着盛秀竹。

    盛秀竹也保持一个姿势没变过。

    励远三儿已经被两人征服,坐在了地板上。

    已经快六月,倒也不冷。

    聂相思直勾勾看着盛秀竹,整个人就像被施法定住了般,其实她脑子一直在转,想着怎么开口能让盛秀竹理理她。

    直接她带她的孙子来看她么?

    这样行是行,只是……

    “咳……”

    聂相思脑子正在飞速运转,盛秀竹冷不丁睁开了双眼。

    聂相思心口一颤,错开眼咳了起来,可眼里分明有笑沁了起来,嗯,大概觉得自己也有那么点搞笑!

    盛秀竹端着一脸的不食人间烟火,疏离冷漠的看着聂相思咳嗽。

    聂相思瞄了盛秀竹好几眼,实在被她这样的眼神盯得很不好意思了,才抚着胸口勉强止住了咳嗽,跪着转向盛秀竹,眼睛都不敢跟她对视,悻悻舔了舔嘴唇,“妈,我带励远时勤时聿来看你。”

    盛秀竹保持冷漠脸,但眉头已经迷惑的拧了起来。

    聂相思眼睫扇动了几下,忙抻直背,看向励远时勤时聿,,“那个,你们三个,过来。”

    盛秀竹,“……”

    励远时勤时聿看了看盛秀竹,从地板爬起来,乖乖走到聂相思身边。

    盛秀竹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站定在聂相思边上的三个家伙,拿着佛珠的双手都捏紧了。

    聂相思抿唇,“妈,这是励远,这是时勤时聿。”

    “……”盛秀竹掉着一口气,眼珠子有些舍不得的,从家伙们身上转开,茫然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对她笑笑,红着脸,“他们是我和三叔的孩子。”

    盛秀竹抿着的双唇一下张开,视线匆忙混乱的跳到励远和时勤时聿身上,大拇指无意识的掐着拂珠。

    聂相思垂垂眼,看向励远时勤时聿,柔声道,“她就是奶奶。”

    “奶奶。”励远道。

    时勤时聿跟着道,“奶奶。”

    盛秀竹震惊得都坐了下来,双眸不知错愕还是其他,涨得通红。

    ……

    “这,这是真的么?我没有在做梦吧?”

    连着一两个月,这是第一次盛秀竹在礼佛时间迈出了佛堂。

    院子里,盛秀竹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坠,拉着时勤时聿的手不放,激动的哽咽。

    聂相思拉着励远与她坐在椅子上,看着盛秀竹,“妈,您要是不相信,您不如掐掐时勤时聿,看他们疼不疼,疼就是真的。”

    时勤时聿同时看向聂相思,眼神各种无语。

    聂相思低头,看着励远笑。

    励远也弧度的扯了扯嘴角。

    “你这孩子,出的什么馊主意。”

    盛秀竹哭着瞪聂相思,看着时勤时聿,简直喜欢得不得了,“你们这么乖,这么可爱,奶奶才舍不得掐你们。”

    “还是奶奶好。”时聿嘴甜的,抱住盛秀竹。

    盛秀竹心都化开了,轻轻抚时聿的脑袋,“奶奶的乖孙子。”

    “奶奶,你看到我和我弟不高兴么?”

    时勤伸手摸摸盛秀竹的脸。

    “高兴,奶奶怎么会不高兴。”盛秀竹着高兴,眼泪却掉得更厉害。

    大约是近来令她备受折磨痛苦的事太多,而时勤时聿的出现,又令她惊喜过甚。

    两厢极端的清晰冲击下,盛秀竹便失控了。

    “奶奶高兴,为什么哭?是因为太高兴了么?”

    时勤轻轻抹盛秀竹眼角的泪水,话的声音稚嫩而童真。

    盛秀竹握住时勤的胖手,爱得不行的往掌心里揉,哭着用力点头,“奶奶太高兴,太惊喜了。奶奶没想到,真没想到……我的宝贝们,奶奶真是太喜欢你们了。”

    时勤时聿对看了眼,扬起白生生的脸对盛秀竹笑,“我们也喜欢奶奶。”

    “呜唔……”盛秀竹抱住时勤时聿,两边脸分别贴着时勤时聿的半张脸,心里仍是被极致的痛和极致的欢喜冲绞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