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3章 他这孙子高兴傻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这一番下来,战曜只以为聂相思身体出了大问题,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听到医生这么……

    “聂姐,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吧?”

    “……”!!!

    战曜一对眼珠子猛地往外瞪,盯了盯医生,又去盯聂相思,大写的恍恍惚惚。

    聂相思苍白的脸颊浮出微微的红,轻抿唇点头。

    战曜脑子已经感受到了眩晕感,气息也密了。

    医生看到聂相思点头,眉头便皱了起来,“聂姐知道孕初期三个月很关键,孕妇要万分心么?”

    聂相思瞄了眼战曜,弱弱点头,“……我很心。”

    “心到都感冒发烧了?”医生看着聂相思那张白惨惨的脸,也狠不下心她,只皱眉道。

    聂相思一只手轻抚上肚子,担忧的盯着医生问,“孩子没事吧?”

    医生让护士给聂相思输上水,才,“孩子快十一周了,现在是没什么大碍,但聂姐的身体情况并不乐观。如果想保住孩子平安生下,聂姐必须尽快养好身子。否则就算熬过剩下的七八个月,到生产时也会很危险。”

    聂相思吸气,脸严肃,郑重的望着医生点头,“以后我会更加心。”

    “聂姐有这个觉悟就好。先在医院住着吧,等烧退了再检查,没事了就可以出院。”医生。

    “嗯。”聂相思配合道。

    医生盯了眼聂相思,对战曜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医生一走,战曜立刻提气走到床边坐下,虎目炯炯盯着聂相思。

    面容散去先前的阴郁,隐隐发着光。

    聂相思看到战曜这般,脸蒙上一层羞赧,轻扯嘴角,“爷爷,您又要多一个曾孙了。”

    战曜看着聂相思,欢喜得脸上的神情都失了控,轻颤的伸手盖到聂相思手上,无意识的拍,声音重且哑,“好,好啊,太好了!”

    聂相思盯着战曜激动喜欢的脸,嘴角两边的弧度,瞬间扬高,反手拉住战曜的手,声音轻快和战曜讨论,“爷爷,您现在有时勤时聿两个曾孙了,您是想再要个曾孙还是曾孙女?”

    “都好,都好!”

    “嗯,我也觉得。嘿嘿。”

    “刚才医生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你得赶紧调养好身体,否则会很危险。”

    “我知道。”

    “哎呀,哈哈……真是,真是……”

    “真是什么?”

    “咱们家老三,不错,真不错。”

    聂相思:o(╯□╰)o

    ……

    战廷深是在一个时后赶来的医院。

    聂相思本来不想让战廷深知道,以免打扰他工作。

    可战曜却坚持认为,聂相思怀孕这样“普天同庆”的大喜事,身为亲爸的战廷深就算在天边,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给他赶过来,以表对聂相思和孩子的重视。

    聂相思好歹不行,只好让战曜通知战廷深过来了。

    通知就通知吧,战曜偏还不直接告诉他,她怀孕的事。

    只聂相思在医院。

    战廷深听话还得了,扔下会议室一大帮高层,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聂相思身边。

    马不停蹄赶到医院,就见聂相思面色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手背上还插着针管。

    战曜呢?

    一脸严肃凝重的坐在病床边,看到战廷深时,眉头当即皱成了“川”字,对着战廷深就是一记冷哼。

    战廷深握了握双手,几步走到聂相思身边坐下,伸手握住聂相思一只手,冷眸紧凝着聂相思,“思思。”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萧肃的脸庞,黑长的睫毛微微垂了垂,去看战曜。

    战曜飞快对她使了个眼色。

    聂相思:严重怀疑她家三叔不是老爷子亲生的!

    “思思。”

    战廷深更紧的攥着聂相思的手,磁性的嗓音藏着隐约不易察觉的抖,满眼的焦虑。

    聂相思心都疼了,为难的盯战曜。

    战曜用力摇头。

    聂相思轻闭了闭眼,崩溃!

    “……”战廷深心尖仿佛悬着一把刀,“医生怎么?”

    聂相思锁眉,眼角斜睐了眼战曜,声,“没事……”

    “什么没事?”

    战曜蓦地喝道。

    聂相思汗!

    战廷深心弦猛地绷紧,黑眸深缩,转向战曜。

    战曜板着脸,厉厉盯着战廷深,“现在都这么严重了,你还打算瞒他瞒到什么时候?“

    聂相思纠结的看着战曜:爷爷啊,咱适可而止吧行么?别玩过火了收不了场。

    战曜当没察觉到聂相思投来的焦虑目光,继续狠邦邦,“战廷深,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聂相思,“……”

    “……爷爷。”

    “别叫我爷爷!”

    战曜还演起来了,头一摆。

    聂相思:又着急又蜜汁尴尬!

    战廷深,“……”

    “我就知道把思思交给你照顾不靠谱,你看看思思现在这个样子……”

    战曜“义愤填膺”的指着聂相思,“脸苍白得,人消瘦得,你作为思思的丈夫,你就是这么疼惜照顾她的?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表现得多在乎思思似的,全都是装的吧?”

    聂相思在心里叹气。

    战廷深薄唇抿成冷厉的直线,黑眸沉然盯着聂相思,悬在他心尖的刀,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了,声音粗沉,“爷爷,您要训我骂我,能不能先告诉我思思的情况以后再继续?”

    聂相思睫毛轻闪,看着战廷深。

    当看到战廷深眼角慢慢伸展而来的红血丝时,聂相思心头揪了揪,“老公,其实我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

    “爷爷。”

    聂相思败给战曜了,哀求的看向他,软软道,“您别故意吓唬三叔了。三叔最近真的很累。”

    战曜一顿,端着严厉的虎目瞥了两眼战廷深,嘴唇快速蠕动了两下,周身伪装的一层肃穆也脱下了,抿着唇没再话。

    聂相思对战曜笑了下,大眼通明看着疑虑盯着她的战廷深,一丝红润染过她耳尖时,,“爷爷刚故意哄你的,我真的没什么事,就是……怀孕了。”

    完。

    聂相思一下垂低了睫毛。

    白皙的脸迅速红了一层又一层。

    战廷深瞬间定住了,黑眸深陷,紧欔着聂相思羞涩轻轻闪动的睫毛,缓慢启动薄唇,“……你,你么?”

    聂相思一愣,旋即抬起睫毛羞怒的瞪他,“不是我是你么?”

    “……我,不是……”战廷深紧提气,漆黑的眼眸和冷酷的面庞已经有抑制不住的喜悦涌上,嘴角难以自已的上挑,“我怎么行?”

    聂相思听出他声音里染着的笑,脸蹭得更红了,娇气的把脸转到一边哼哼。

    战廷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面上的笑也隐隐压着,捏紧聂相思的手,黑眸晕动着清光去看战曜,“爷爷,思思怀孕了?”

    “傻子!”

    战曜嫌弃的盯他,声音里却满是笑意,“就你这智商,我怎么放心把我这三个宝贝曾孙交给你教管?”

    “呵。”

    战廷深竟是笑了。

    不仅如此,还伸手握了下战曜的肩。

    战曜,”……“

    定定盯着战廷深。

    完蛋了,他这孙子真是高兴傻了!

    聂相思眼角瞥到战廷深这样,也禁不住抿唇偷笑。

    ……

    “怎么会感冒?”

    从又要当爸爸的狂喜中平复下来一些,战廷深柔和的脸又慢慢恢复了冷清,眉头沉着,看着聂相思低问。

    聂相思摇头,“我也不知道。知道怀孕后,我一直都很心,生怕有个万一。”

    战曜坐在一旁,深沉看着聂相思。

    这段时间因为于敏的事,励远的事,他的事,聂相思揪的不是心。

    现在身体不适,也跟这些脱不了干系。

    “知道怀孕后?“战廷深抓住重点,黑眸精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一双眼心虚的直闪,但也没回避,支支吾吾,“我是在上次住院的时候知道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我一直想告诉你的,可正要时,又总有事打断。”

    聂相思瞄他,“我不是故意瞒你。”

    “上次住院?也就是,一个多月之前你就知道自己怀孕了?”战廷深捉着聂相思的手,语气沉沉。

    聂相思脖子僵了僵,还是点头。

    战廷深眉头当即敛死,眼眸幽深看着聂相思,不声不响。

    聂相思最受不了这样,赶紧抬头求助战曜。

    战曜接受到,微微坐直,清了清喉咙,,“廷深啊……”

    “爷爷,如果我是你,现在我不会主动开口。”战廷深冷清清看了眼战曜道。

    战曜嘴角一抽,焉了。

    好吧,他承认他刚才故意唬他,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厚道!

    聂相思瞧着战曜也靠不住了,果断道,“老公,我头忽然有些晕。”

    “晕啊。那就睡会儿。”战廷深自然接话。

    聂相思脸抽动了几下,看了他几眼,“嗯。”

    而后聂相思闭上了双眼。

    战廷深将被子往聂相思胸口拉了拉,“幸好有惊无险,所以这次我不追究。再有下一次……”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不停在眼皮下转动的眼珠子,道,“我不会心软!”

    聂相思默默吞了口口水。

    战廷深暗自叹气,伸手抚了抚聂相思的头。

    战曜看着战廷深和聂相思,扬眉,微微笑了笑。

    ……

    聂相思怀孕,无疑是战家这近一两个月来唯一的一件喜事。

    也因为这件喜事,令整个战家上下灰暗的氛围里多了抹明亮。

    一切仿佛雨过天晴般,慢慢的好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