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2章 随你痛快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和战曜从花园刚回到别墅,赵铭便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聂相思和战曜见状,眉头同时拧了起来。

    ……

    战曜和赵铭赶回老宅,战津正撑着病体,直接在院子里安了一把椅子坐着,而他面前,站着好几排的媒体人和记者。

    战曜看着院子里那些举着摄影机照相机和话筒的媒体人和记者,太阳穴两边的青筋都快气爆裂了,虎目愠怒盯向眯着眼示威般看着他的战津,极力控制着沉声道,“你要干什么?”

    一众媒体看到战曜,二话不,啪啪的就拍了几张。

    战曜横眼扫过去,凛威道,“赵铭,把今日来的媒体报社一个一个给我记住了,省得这私闯民宅的罪名我战某不知道安在谁头上!”

    众人微微变了脸色,惶然去看战津。

    有胆大的,“战老先生,我们不是擅闯民宅,是战津先生邀请我们来做采访的。“

    “这是我的宅子,他有什么资格邀请不相干的人来!赵铭!”

    战曜冷厉厉扬声。

    “是老爷子!“

    赵铭同样高喝一声,走上前,佯作认真的一个一个看过去。

    众人愣住,呆在了原地。

    战津轻看了眼战曜极力压抑着怒火的脸,这才眯眼望着那些人慢悠悠,“今天的采访看来是进行不下去了。有劳诸位白跑了一趟。下次,下次战津找个公众场合,不会被人威胁状告私闯民宅的地方再邀请各位前来。各位慢走。”

    众人:什么啊?耍人玩么?!

    “赵铭,都记清楚了,一个都不准漏!”战曜适时哼道。

    “放心吧老爷子!”赵铭自信满满答。

    众人脸都不约而同抽了抽,站在后排的一伙人趁赵铭还没记过来,赶紧转了身,飞快跑了。

    站在前面的一众人扫到已经有一些人跑了,愣了愣,也都灰溜溜的转身,速度闪了。

    众人一走,战曜怒盯着战津,仍旧压着一肚子的火气道,“你闹够了么?是不是要搞得我们战家名誉扫地,人人指着我们战家戳脊梁骨你才肯罢休?”

    战津气息不匀的靠在椅子上,抬着眼皮看战曜,“爸,您看看我现在这幅样子,也该猜到我离死不远了,碍您的眼也碍不了多久了。”

    战曜握着拐杖的手连同着整个拐杖都在发抖,瞪着双眼看战津,“你从四年前就动不动在我面前你要死了要死了,如今四年过去了,你不也还活着!战津,你威胁谁?”

    “我没死成,您很失望啊?”战津皱眉,看着战曜。

    战曜双目通红,咬紧后牙槽道,“是,我失望透顶了!我恨不得从没生过你这个儿子!”

    “您胳膊肘往外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女您满不在乎,倒是跟那些跟您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亲密无间。甚至不惜为了他们,恨不得自己的亲儿子和亲孙女都死了才好。”战津话慢吞吞的,气息也弱。

    可的每一个字都宛如利刃,专往战曜的心窝子里插!

    赵铭看了眼战曜气得铁青的脸,老实,他都想上前扇战津两耳光子了!

    战曜倒是想扇他,就怕他挨不住!

    既不能动手,战曜只好更用力的握着手里的拐杖,呼吸粗急,双瞳血红,凌厉盯着战津,“狼心狗肺,不知悔改的畜生!”

    战津眼皮颤动了下,看着战曜,“爸,您心不亏么?”

    “亏,我当然亏心!我亏心当年没在你刚出生时就掐死你这个混账东西!”战曜咬牙切齿。

    战津皱紧眉,“爸,我不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让您对我意见这么深。我只是想救我的女儿。我有错么?”

    “你没错么?你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一昧纵容包庇。就是因为你,瑾玟才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战曜恨铁不成钢道。

    “瑾玟是我和姿姿的女儿,姿姿善良大方,温婉贤淑,瑾玟是姿姿所生,品性绝不会差!廷深单凭一面之词,就断定瑾玟杀了人,对瑾玟公平么?现在瑾玟下落不明,我知道一定是廷深将瑾玟密密囚禁了起来折磨。爸,试问,倘若现在被囚禁的人是聂相思,您会坐以待毙,不会担惊受怕么?”

    战津到战瑾玟时,倒是情真意切,字字肺腑。

    “也就在你眼里,她战瑾玟无辜!”战曜冷冷。

    “不是在我眼里瑾玟无辜,而是瑾玟本就无辜!”

    战津揪心看着战曜,“爸,您不就是因为瑾玟是姿姿所生,而对她颇多不喜么?瑾玟从到大,跟我得最多的,就是爷爷和三哥为什么不喜欢她,喜欢聂相思?她才是您的亲孙女,廷深的亲妹妹啊。“

    话到这儿,战津微微一顿,继续,“不知道的,只觉得您和廷深偏心。可我心如明镜。我知道您和廷深之所以不喜欢瑾玟,无非是你们都知道,瑾玟是我和姿姿的孩子,而不是盛秀竹的!假若瑾玟是盛秀竹的孩子,廷深他如今会狠心到把自己的亲妹妹囚禁起来么?你和廷深都怜悯聂相思父母双亡,可在我看来,最可怜最让人心疼的,却是瑾玟!她才战家,最无辜的人!”

    战津声情并茂完这长长的一番话,发现战曜竟还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甚至看着他的眼神,也冷静得像是在讥讽他。

    是讥讽也不错!

    但更多的是无语。

    战曜已经无力拯救战津的三观了!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一伙人。

    永远意识不到自己身上的原因,遇事只会一味的怪责世界对他们不公。

    他们过的凄惨煎熬挫折,也不是他们自身造成的,而是周围的其他人霸凌所致。

    对于这种死不悔改的人,若非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逃不开的血缘关系,战曜真想一脚将之从自己的眼前踹飞!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撼动不了战曜那颗“铁石心肠”。

    战津绷紧唇,在椅子在坐直,压着眉定定盯着战曜,道,“爸,我不妨告诉您我的打算!若是廷深再不放了瑾玟,我只好召开记者大会,将他对瑾玟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我不怕被人当成笑柄谈资,我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救瑾玟出来!“

    “你无可救药!”

    战曜震怒,举起拐杖指向战津,“你以为你这么做,只是让旁人笑笑就完了么?你这么做,除了把廷深推到风口浪尖,整个战氏集团也会因此受到撞击……”

    “我现在还顾得上这些么?我刚开始也并不想走到这一步。廷深毕竟是我的亲儿子,战氏集团是战家上百年的心血,我何尝忍心?”

    战津绷着胸膛,“爸,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廷深他依旧不肯放了瑾玟。眼下,除了这个,我别无他法!”

    战曜闭眼,一张脸滋滋冒黑气。

    赵铭见战曜举着拐杖的手抖得不像话,抿唇上前,握着战曜的手将举起的拐杖放下,担忧道,“老爷子,您还好么?”

    战曜没有睁眼,似是再不想看战津一眼,苍老的嗓音一下暗沉了许多,“随便你吧,你爱如何便如何,你别无他法,我也无话可。”

    战津攥紧双拳,不安的看着战曜,“爸,我希望您转告廷深……”

    “我不会替你转告的!你要召开记者大会召开好了。随你痛快!”

    战曜由赵铭扶着转了身。

    转过身后,战曜才慢慢睁开双眼,眼圈四周晕着重重的红,“你要闹我给你腾地方,这座老宅子,就留给你折腾。”

    战津一张脸惨白,死死盯着战曜的背,“爸,您要去哪儿?”

    战曜没有回答他。

    “您也要弃我而去么?”战津一只手猛地抓住椅子把手,沉声道。

    战曜还是没话。

    赵铭从侧心看战曜。

    战曜面色灰白,俨然对战津,心灰意冷。

    “我是您唯一的儿子!您真的忍心不管我的死活?”战津望着战曜走到大门口的背,一颗心慌到极点。

    战曜到底还是,颤颤落下了泪。

    跨出大门高高的门槛。

    战曜微微停了下来,他慢慢抬起头,混沌模糊的视线眺望着白茫的天空。

    记忆。

    自抱着嗷嗷待脯的战津,缓缓拉扯开……

    ……

    战曜自从老宅离开,搬到珊瑚水榭,精神状况一日比一日不济。

    聂相思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大约是太着急的缘故,聂相思这天起来,刚到餐厅端起果汁喝了一口,腹部便一阵的翻涌,跑到洗手间吐了十多分钟。

    战廷深这段时间每天早出晚归,这会儿早已去了公司。

    而励远时勤时聿也去上学去了。

    战曜在洗手间外焦急等了十多分钟,等出来的,却是脸色刷白,走路都飘的聂相思。

    战曜看得心惊,上前握住聂相思的手,感受到聂相思手心的冰凉,战曜一张脸都皱成团了,叠声道,“走走走,赶紧去医院,去医院!”

    聂相思额头冒虚汗,也觉得不好极了。

    听到战曜这么,便没拒绝。

    于是,战曜带着聂相思,由赵铭开车去了医院。

    ……

    逸合医院。

    医生给聂相思做了检查,后又安排做了b超,随后直接让聂相思办理了住院手续,住进了vip病房。

    这一番下来,战曜只以为聂相思身体出了大问题,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听到医生这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