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1章 讨厌别人碰他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没一会儿,就见楚郁双手插兜,痞子似的悠悠闲闲的和……聂怫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聂相思惊住了。

    楚郁怎么跟她家姐在一块?

    “欢欢……”

    聂相思提气,拿着手机朝外走,“奶奶,姐回来了。”

    聂怫然走到门口就听聂相思这样,描纹得有些妩媚的眉毛当即挑了下。

    聂相思把手机递给她。

    聂怫然对聂相思柔柔笑笑,接过,把手机贴到耳边,“奶奶,您找我?”

    聂相思看着她叹了口气,斜扫了眼楚郁,领着两人往屋里走。

    “我昨天就到妹这儿了,跟您了啊。”聂怫然走到沙发,蛇般柔软的腰肢一扭,坐靠进了沙发里。

    聂相思可能出现幻觉了般,她怎么觉得她坐下时,还朝她四哥抛了个媚眼。

    聂相思后背有些麻,轻蹙眉去看楚郁。

    楚郁没事人似的对聂相思笑。

    聂相思后脑勺滑出几根黑线,眼神询问:你怎么跟我姐在一起?

    楚郁拉着她坐下,不跟聂相思玩那套掖掖藏藏,直接,“你这个姐姐比你可能耐多了,学着点。“

    啥?

    聂相思迷惑的看着他。

    楚郁不看她,抬手拍拍她的头,“好了,人我也送到了,走了。”

    “这就走了?”聂相思眨眼。

    楚郁站起身,瞥她一眼,“不走做什么?早饭吃过了,午饭又得等上一段时间,这个点太尴尬。”

    聂相思汗。

    想走就走呗,扯这些!

    聂相思当然也知道像楚郁这样的人,不会平白无事在这白白待上几个时。

    他这样,聂相思也没挽留。

    只是,聂相思起身正要送楚郁出门时,聂怫然却匆匆结束了和容甄嬿的通话,几步上前亲热的挽住了楚郁的胳膊。

    聂相思瞧见,眼皮当即一跳。

    楚郁这人吧,虽然不是闻青城那样的洁癖狂,但也多多少少有点。且除非亲近的人,他是真的很讨厌别人碰他……

    果不其然。

    聂怫然刚缠上去,楚郁便毫不给面的抽出了手臂。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脸色也是一变,抿抿嘴唇上前,拉住聂怫然尴尬半举的手,对面色略有郁色的楚郁讨巧笑,“四哥,谢谢你送我姐回来,改天我下厨请你吃饭。”

    楚郁轻眯眼,削薄的唇慢慢扯开,倒也什么都没,阔步朝外走了去。

    感觉到聂怫然的身体在往前奔,聂相思忙握紧了她的手,笑着回身看聂怫然急切的脸,“姐,你来之前怎么也不给我来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啊。”

    楚郁这时已经走出了别墅。

    聂怫然眼眸闪过黯然,强打起精神看向聂相思清瘦了些的脸,暗暗呼吸了几口,另一只手覆上聂相思握着她手的手背上,“我本来就是因为担心你,所以过来看你,哪还能给你添麻烦?”

    汽车驶远的声响从别墅外传来。

    聂相思轻吐气,牵着聂怫然走到沙发前重新坐下,“接你怎么能算是麻烦?”

    “你看你啊,离开榕城不过几个月,整个人瘦了好几圈。”聂怫然锁眉,疼惜的抬手摸聂相思的脸。

    “瘦点好啊,穿衣服好看。”聂相思眨眨眼,俏皮。

    聂怫然摇头,“你本就不胖,再瘦就成皮包骨了,多吓人。”

    停了停,聂怫然感叹的看着聂相思,“不过现在看你还能跟我玩笑,我真的很欣慰。”

    聂相思微笑,握紧她的手。

    ……

    聂怫然“专程”来看望聂相思,自然而然的就住在了别墅。

    不过聂怫然来之后,神出鬼没的。

    常常是转背就不见了人影。

    聂相思开始还惊讶担心,久了就没什么感觉了。

    ……

    战瑾瑶回潼市快一个半月,每次来找聂相思都是一脸的倦乏,荧幕上光彩照人的美艳天后,活脱脱给折磨成了深闺怨女。

    “相思,我真的快被我妈给折磨死了!”

    战瑾瑶深深叹气,靠在沙发背上,疲惫捏着眉心哑声道。

    聂相思双眼轻闪,柔声,“你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我从回来后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以前觉得工作辛苦,现在不工作更辛苦。”战瑾瑶郁愁道。

    聂相思停了停,道,“二姐,你上楼休息下吧。你这样下去怎么扛得住?”

    “不休息了。我坐会儿就得走。”

    战瑾瑶打开眼看聂相思,“我是憋得喘不上气了,到你这儿喘口气的。”

    聂相思垂下眼睫,“我去给你煮点提神茶吧。”

    战瑾瑶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伸手握握她的手。

    最终,战瑾瑶茶也没喝上一口,就离开了。

    聂相思送她离开,站在别墅前的台阶上,望着前方的双眸,印着几分空茫。

    ……

    下午六点左右,聂怫然踩点回别墅跟聂相思等人一块吃了个晚饭,随后和时勤时聿玩了会儿,就又出门了。

    聂相思虽然习以为常,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和担心。

    聂怫然这整天整天的往外跑,是干什么去了?

    夜里十点过,励远时勤时聿都睡下了。

    聂相思弄了一盘水果,去了书房。

    聂相思进书房时,战廷深坐在大班椅上,幽沉的双瞳严谨的盯着笔记本,从笔记本屏幕折投到他冷毅面庞上的光芒,更为他踱上了一层锐利。

    战廷深从屏幕上抬眸看向聂相思,薄凉的唇轻抿着。

    聂相思看着他,声道,“我打扰到你了么?”

    战廷深眯眼,骨节分明的大手往书桌上撑了下,大班椅便往后滑出一点距离,遒劲的两条大长腿分开,霸气凌然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脸颊微热,端着水果过去,把水果放到桌上,仰起脸看他,“吃点水果再做。”

    战廷深看了眼自己的大腿,又眯起眼凝视聂相思。

    聂相思咬了口唇,微微犹豫,还是绕过书桌走到他面前,侧身坐到了他大腿上,把头柔柔靠在他紧实宽阔的胸膛。

    战廷深单手轻环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捏起她一只手轻轻的握着,“忙完这段时间,等励远时勤时聿放假,我带你们出去走走。”

    “嗯。”聂相思点头。

    战廷深抱着聂相思,两人安静的待会儿,才轻抚了抚她的背,吻她的太阳穴轻声道,“不早了,回房休息吧。”

    聂相思从他胸膛抬起头,看着他轮廓立体的脸,“你呢?又要熬到很晚?”

    “不会很晚。”战廷深摸摸她的头,扯唇。

    聂相思皱眉,心疼他这么辛苦。

    可也知道,这些事堆积着总要他处理……

    今天不做,明天也得做。

    “老公,白特助呢?”聂相思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看着他道,“我好长时间没看到白特助了,他去哪儿了?”

    如果白祁在,兴许能帮他分担一些。

    战廷深眸光敛了敛,“白祁在战氏工作了多年,忙碌了多年,大约是累了,前段时间跟我告了假,出国放松去了。”

    聂相思眉头皱得更紧,咕哝,“这个白特助倒真会挑时间请假。”

    战廷深浅笑,压着聂相思的耳朵亲了亲,“去休息吧。”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如果我能帮你该多好。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战廷深深凝着她,“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聂相思松开他的脖子,白皙的掌心捧上他的脸,心疼的盯着他看了半响,才不得不抽回手,从他腿上起来,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书房。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走出书房,满眼的温情一点一点褪去,换上丝丝冰沉。

    ……

    第二天,聂相思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了某人的身影。

    从床上坐起发了会儿呆,聂相思下床,去洗浴室洗漱后,到衣帽间换了身衣服,出了卧室。

    沿着走廊朝楼梯口走时,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一手搂着一个家伙有有笑的战曜。

    聂相思惊了下,加快步子朝楼下走。

    听到脚步声,客厅里的四人一瞬朝聂相思望来。

    战曜看着聂相思越发轻盈的身子骨,心头免不得沉了沉。

    “爷爷,您什么时候来的。“

    聂相思走过去,蹲到战曜面前,拧眉看着他瘦了许多的脸。

    “刚来不久。”战曜笑眯眯。

    聂相思轻抿唇,双手放到战曜双膝上,担忧的望着他。

    战曜一直对聂相思笑。

    聂相思却有些想哭。

    ……

    吃了早餐,张政送三个家伙上学去了。

    聂相思扶着战曜去花园散步。

    “这里的风景越看越觉得比老宅那边的好。空气清新。饭后走一走,被这里的风吹吹,整个人清爽多了。”战曜边慢慢走边。

    聂相思从侧看战曜。

    珊瑚水榭周围的环境是很好,但比起老宅那边,却还是差了一截。

    老宅那边到底是纯天然的,珊瑚水榭多是后天人造的。

    但聂相思却明白。

    战曜之所以有这番感叹,不过是心境变了。

    “爷爷喜欢这边,不如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聂相思。

    战曜不话。

    聂相思挽紧战曜的胳膊,垂着眼皮沉默了会儿,道,“爷爷,您要保重身体。”

    战曜顿了顿,偏头看聂相思。

    聂相思也在这时抬起头,看着战曜,“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思思心窄,眼皮子浅,对您的关心也不多,觉得很对不起您。”

    战曜停了下来,凝目看着聂相思长长叹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