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40章 绝不辜负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所以聂相思和战廷深,便打算收养霍励远。

    别墅花园。

    聂相思端着水果过来时,励远如同过去一个月般,如孤木站在草坪上。

    聂相思看着霍励远的背影,喉咙泛起阵阵涩苦。

    微微吸了口气,聂相思走了过去,站在励远身侧,垂着酸涩的眼睛看他,“励远,吃点水果吧。”

    霍励远看了眼聂相思,什么都没,转身就走。

    “励远。”

    聂相思含唇,跟上,“励远,你去哪儿?”

    霍励远依旧沉默不语,大步往前走。

    “对不起。”聂相思哽咽,大声道。

    霍励远向前迈的步伐倏地停下。

    聂相思深呼吸,赶紧上前,走到霍励远面前,蹲下,伸手轻轻拉住他攥紧的拳头,红着眼看他,“励远,你怨聂阿姨,恨聂阿姨,聂阿姨都能理解。是聂阿姨对不起你。”

    关于于敏的死因,聂相思并未隐瞒霍励远。

    励远冷静盯着聂相思,两片薄薄的唇,抿得很紧。

    “你难过,伤心,愤怒都可以对聂阿姨发泄。就是别,憋着。你这样,我心疼。“聂相思皱紧眉,脸有些白。

    励远眼角四周慢慢渗出一圈一圈的红,一张嘴抿得更紧了些。

    聂相思放下手里的果盘,握住他另一只手,“我明白现在什么都不会让你好受点。聂阿姨只能跟你保证,以后无论发生什么,聂阿姨都会陪在你身边,绝不会让你一个人。”

    同样是年幼失去双亲,无依无靠。

    没有谁比聂相思更清楚励远现在的感受。

    失去最亲的亲人,一夕之间成为人们眼中可怜的孤儿。

    那种孤独,无助和彷徨,除非亲身经历,否则根本无法体会那种慌怕到骨子里的深刻感觉。

    “励远,我和你战叔叔,时勤和时聿,都是你的亲人。我们是一家人。”聂相思真诚看着励远的眼睛,缓缓道。

    “你们是一家人,我不是。”霍励远没有挣出被聂相思握着的手,双瞳一如既往的冷静,盯着聂相思道,”我没有亲人了。“

    “不。”聂相思握紧励远的双手,眼泪堪堪欲落,“励远,在聂阿姨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儿子,跟时勤时聿一样。也许聂阿姨这么,你会觉得聂阿姨在哄你,你给聂阿姨一个机会,聂阿姨证明给你看好不好?”

    霍励远看着聂相思滑到脸腮的晶莹泪珠,看着她歉疚皱紧的眉,和眼眸里慌乱闪动的急迫,冷漠的脸轻绷了绷,“聂阿姨,你不用这样。我知道我妈是为了救你,而不是你害死了她。你没有逼我妈救你,我妈是心甘情愿的。既然这样,我也没道理怪你恨你。聂阿姨也不用自责内疚,这一切都是我妈甘愿做的。”

    话到这儿,霍励远停了停,,“聂阿姨,我在你们家待得太久了,你送我走吧。”

    聂相思一震,摇头,“这里是你的家,你,你要我送你去哪儿?”

    霍励远看着聂相思眼角的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滚,嘴抿紧,“我可以去福利院。”

    “励远……”

    聂相思紧握着霍励远的手,声音沙哑到极点,“我不会送你去福利院的,绝不会。你是我的孩子,就该在我身边长大,哪儿也不许去。”

    霍励远睫毛垂了垂,几秒后,他掀起眼睫,定定看着聂相思,“我可以留下来。但是我有条件。”

    “好,我答应你。你什么我都答应。”聂相思想也没想,用力点头。

    见状,霍励远双眼轻闪了闪。

    ……

    夜里十一点过,励远时勤时聿都已经休息。

    主卧玻璃墙的窗帘还没拉上,聂相思披着单衣站在落地窗前,怔怔盯着窗外。

    一双眼,慢慢聚起红光。

    温暖从后贴近,身体和着双臂被从后轻拥住。

    聂相思卷密的睫毛轻然颤了下,红着眼从玻璃船上看拥着她的男人。

    “该睡了。”战廷深垂眸,温柔看着聂相思白皙的侧脸,低声。

    “嗯。”聂相思勉力扯扯嘴角。

    战廷深抿唇,一条长臂往下滑,勾住聂相思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朝大床边走。

    身体陷入柔软的大床,聂相思轻转了身,半边脸贴着枕头,双瞳却依旧睁得大大的。

    战廷深双臂撑在床上,黑眸深沉盯着聂相思的后背看了片刻,方上床,侧躺在聂相思身边。拿过薄被覆盖在两人身上。

    “励远答应了。”聂相思声音喑哑。

    战廷深轻眯眸,伸臂勾过聂相思,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嗯。我明天就让长洋着手办。”

    聂相思转身,双手抱住他的腰,脸深深埋进他的胸膛。

    战廷深低头,目光静沉,望着缩进他怀里的脑袋。

    “你,于姐她是怎么教出励远这么好这么……让人心疼的孩子?”聂相思嗓音发抖。

    战廷深一手搂紧聂相思的腰,一手轻抚聂相思的头,“励远长大后,一定会成大器。”

    “可是,于姐看不到了。”

    聂相思闭紧双眼,“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于姐为什么那么做?”

    她跟于敏认识不过一月余,不可否认她们是朋友,但她并不觉得她们的关系已经要好到可以让她不顾生命救她的地步。

    而且,还是在她有励远的前提下。

    战廷深抚了抚聂相思的长发,眼眸里的情绪不甚分明。

    据他了解。

    于敏在两个月前确诊胃癌晚期……

    当然,他并未有因此而怀疑于敏大义相救的初衷,只是她患病是事实。

    她之所以辞去星尚杂志的工作,也是打算回老家大哥那儿休养身体。

    只是休养,而不是积极医治。

    他想,于敏大概是想把积蓄留给励远。

    “你知道么?励远答应我们收养他的条件,竟是要我忘掉于姐的死,不再因此而愧疚难过。他只有这样,他留下来才不会觉得是因为我的怜悯和同情,或是愧疚出于补偿的心情而不自在和感到沉重。他如果我面对他时,总是心翼翼带着愧疚和讨好,他对这里,也不会产生家的感觉。相反的,我的自责和歉意会成为他的牢笼和枷锁。如果是这样,他宁愿我们送他去福利院。“

    聂相思涩声道。

    一个**岁的孩子出这样一番话,让人意外和震动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叹和触动。

    于敏,是真的把励远教得很好!

    战廷深抿紧薄唇,清看着聂相思道,“我会不遗余力培养励远。”

    聂相思从他怀里抬起头,含泪望着战廷深,“从此以后,励远就是我们的孩子,跟时勤时聿一样。”

    “自然。”战廷深轻捧着聂相思的侧脸,颔首道。

    “谢谢。”聂相思抱紧战廷深,呜咽。

    战廷深叹息,吻了吻她的发顶,“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辜负。”

    不要辜负于敏的舍命相救,不要辜负励远的一片心意。

    “嗯,我会振作起来,带着于姐那份,把每一天都过得充实而幸福。我会帮于姐看着励远成器,娶妻生子。”

    “我陪你。”

    聂相思在战廷深怀里,流着泪,用力点头。

    ……

    励远松了口,战廷深便让徐长洋立刻办好了领养有关的所有程序。

    励远,也正式成为战家的一份子。

    有了励远,时勤时聿开始黏着励远,战廷深和聂相思倒是省了不少心。

    励远依旧那么不苟言笑,至少在战廷深和聂相思面前是这样。

    但聂相思偷偷观察过几日,励远在面对时勤时聿时倒也没那么冷,几个家伙有有笑的,倒是和谐。

    聂相思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心下都会被感动到。

    但聂相思还是常想起于敏。

    不过她再未在励远面前露出丝毫的伤感和愧疚来。

    ……

    这日,时勤时聿和励远都上学去了,聂相思因为于敏的事,好长时间都没跟容甄嬿好好话,便给容甄嬿打了电话过去。

    “欢欢。”

    接到聂相思的电话,容甄嬿很是欣喜。

    聂相思忍不住轻扯嘴角,“奶奶。”

    “唉。”容甄嬿重重一叹,“奶奶怎么盼才把你的电话给盼来了。”

    聂相思轻皱眉,歉意道,“对不起奶奶,最近我……”

    “你什么都别了,奶奶明白的。”

    容甄嬿又是一叹,“你现在主动给奶奶打电话,就明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嗯。”聂相思伸手拂了下眼角,撑起笑意,“这段时间让您替我担心了。”

    “奶奶担心你是应该的。对了。”容甄嬿提了口气,“欢欢,你姐昨天到潼市了,是不放心你,来看你,她来了么?现在跟你在一块么?”

    “?”聂相思愣,“我姐来了?”

    “来了啊。她昨天刚到潼市就给我打电话,是立马坐车过去找你。我还以为已经在你那儿了呢。”容甄嬿。

    聂相思抿唇。

    “她是不是没去找你?”容甄嬿没听到聂相思话,急了。

    “……找了奶奶。”聂相思轻吐气,“我姐昨天来过了。”

    “你姐在哪儿?你让你姐跟我讲电话。”容甄嬿不放心道。

    聂相思睫毛闪动,“……奶奶,姐今早出去了,是去见她在潼市的朋友。一会儿她回来了,我再……”

    聂相思话还没完,一阵汽车引擎声便从门外传了进来。

    聂相思疑惑的从沙发里站起,伸长脖子朝门口看。

    没一会儿,就见楚郁双手插兜,痞子似的悠悠闲闲的和……聂怫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