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37章 孕四周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目光森冷扫了眼战瑾玟和战津,声线阴凉入骨,“时间不多了,你们父女俩有什么话快吧。”

    战瑾玟心都凉了,瞪大眼惊恐看着战廷深,“什,什么,时,时间不,不多?”

    战廷深盯着战瑾玟的眸光似藏着根根毒针,“你杀了人,以为自己还能活?”

    “杀,杀人?”

    战瑾玟背脊狠狠一战,脸色跟着惨白,逃避的错开视线,“我,我听不懂你在什么。”

    “听不听得懂不打紧,你只需知道,杀人偿命就好!”战廷深声线凉薄。

    “什么杀人,杀人偿命?”战津慌错盯着战廷深,“你在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妹妹……”

    ”事到如今还她是我妹妹?“

    战廷深声音猛地一狠,双眼阴鸷盯着战津,“我倒要问问你,我的妹妹在哪儿?”

    战津双眼瞪园了,颤颤看着战廷深不出话。

    “战津,如今是她战瑾玟杀了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一次,你无论如何都救不了她!”战廷深阴狠道。

    “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战瑾玟害怕的摇头,紧紧抓住战津的手臂,“爸爸,我听不懂三哥在什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战津望着战瑾玟惨白战栗的脸,深吸气,稳定心神,凌厉看向战廷深,“战廷深,你少把邪火发到你妹妹身上!杀人?你看看你妹妹,她像是敢杀人的样子么?”

    “她不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四年前接到绑架思思绑匪的电话是她战瑾玟接的!四年前她就已经做过一次!现在不过是重复一次,她战瑾玟有何不敢!”战廷深凌狠道。

    “你胡!四年前的电话分明是你爷爷接的!你爷爷自己都承认了,你硬要把帽子扣到瑾玟头上,战廷深,你就这么容不下瑾玟么?她好歹叫了你二十几年的三哥,你……”

    “若是她是非分明,安分守己,我原本也是将她当成我妹妹对待!毕竟当年的事,与她无关!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我便开始觉得,也许当初就不该答应爷爷隐瞒!”

    战廷深从沙发里站起,两步上前,猛地探手钳住战瑾玟的肩头,直接将她从沙发里抓起,拖着朝堂屋大门走。

    “啊……三哥,三哥,我没有,我没有杀人……三哥,你冤枉我,你冤枉我……”

    战瑾玟吓得大叫,声音简直比杀猪声还惨烈。

    “有没有冤枉你,你战瑾玟心知肚明!我便跟你明白清楚!从今天开始,你战瑾玟到死,都不会得到自由!”战廷深绷唇道。

    “爸爸,爸爸救我,三哥他要杀了我……爸爸救我,救我啊……”战瑾玟心脏怕得收紧,嚎啕大叫。

    “战廷深,就算你看不惯瑾玟,也不必把这杀人的罪名扣在她头上!你给我放开她!”

    战津拼了老命冲上前,扯住战瑾玟递过来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我告诉你战廷深,你今天若执意从我身边带走瑾玟,我立刻撞死在你面前!”

    “好啊!”

    战廷深冷然回头,宛如恶魔般呲笑看着战津,“你要撞死是么?你现在就撞!我保准你死后,好好对你的这个宝贝女儿!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战津怒得眼前发黑,整个人抖如风中落叶,“你到底想怎么样?瑾玟她了她没有杀人!瑾玟她不过性子任性些罢了。可我知道,她心里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杀人这种事,瑾玟她绝不会做!你她杀人,那你就拿出证据来!”

    “证据?”

    战廷深豁然丢开战瑾玟。

    战瑾玟不妨,竟是拉着战津一起倒在了地上。

    战廷深看到战津狼狈斜躺在地,暗自咬紧了后牙槽,拽拳盯着慌慌张张从地上坐起,扶起战津,紧挨着战津瑟瑟发抖的战瑾玟,“战瑾玟,是不是你找人对思思的车做了手脚?”

    战瑾玟耸高肩,眼泪簌簌的掉,咬紧苍白的唇,摇头。

    “不承认?如今你找的人已经在警局里待着,一口咬定是你指使!要我现在把人抓到你面前跟你对峙么?”

    “……呜……我,我……”战瑾玟抱紧战津的胳膊,“我没有,我没有!”

    “我看也不必把人带过来了。干脆直接抓你去警局不是更好!到时候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战家的四姐有多狠毒!“战廷深阴凉道。

    “不……不要!”

    战瑾玟弓下腰,手指因为极致的慌乱和无错,无意识的抓揪着战津胳膊的衣袖,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哀求的看着战廷深,“三哥,我,我承认我一气之下是,是找过人帮我对付聂相思……我太恨她了!她抢走了你,现在又来跟抢兆年!她把你们的心,一个一个都笼络了!现在连雨柔姐和妈妈都向着聂相思!我好嫉妒她,好恨她!我,我……是动了想她死的念头。可是等我找了人,我就后悔了。我跟他了不做了的。真的我了。我不知道,呜呜,我不知道为什么,呜呜,他还要做,他为什么啊……”

    战瑾玟又怕又怒又茫然。

    哭得不能自已。

    “你动了这个念头就够你死一万次!”

    战廷深狠声道,“战瑾玟,你真是死不足惜!”

    “三哥,三哥……”

    战瑾玟松开战津的手,哭着爬到战廷深腿边,抱住他的双腿,“三哥,我是你亲妹妹啊,你对我好点好么?我真的,真的让他别做了。我还给他钱了……呜唔……真的不关我的事……三哥……”

    “你还有脸叫我对你好点!?”

    战廷深踹开战瑾玟,又弯身揪着她衣领将她从地上揪了起来,冷峻的面庞带着缕缕狰狞对着战瑾玟,“战瑾玟,我给过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你一次又一次害思思,我也容忍了你一次又一次!从今天开始,你没机会了!你就做好心理准备,过着一辈子不得自由的生活!”

    话落。

    战廷深最后看了眼坐在地上的战津,再没给两人开口的机会,拽着战瑾玟拖着疾步朝堂屋门口走去。

    “三哥,爸爸,爸爸救我,啊……爸爸……”

    “瑾玟,瑾玟……”

    战津惊恐,着急忙慌的想爬起来去追,不料他爬了好几次都没爬起来,流着泪眼睁睁看着战廷深粗鲁的将战瑾玟拖出了院子,消失在夜幕里。

    “瑾玟,我的瑾玟……”

    ……

    聂相思是在夜里十一点后醒来的。

    一醒来她便抓着翟司默的手,情绪激动的询问于敏的情况。

    翟司默见她情绪不稳,也不敢将实情贸贸然告诉她,怕她又晕。

    但恰恰是翟司默的闪烁其词,让聂相思一颗心不得安宁,饱受折磨,非得见着于敏人不可。

    “相思,你现在身体虚着呢,就别折腾了。等你精神好些了……行么?”

    翟司默也怕自己力道大了伤到她,抓着她胳膊的手劲儿也悠着。

    可聂相思崛起来也跟头蛮牛似的,压根治不住。

    翟司默没办法,只得加重了力道。

    不料手劲刚加重了些,聂相思脸忽地一白,满头大汗的倒在了病床上。

    聂相思这般可把翟司默吓坏了,赶紧叫来林淮。

    林淮一见聂相思的情况,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又是叫聂相思冷静,又是叫他跟着他做深呼吸,又是吩咐护士给聂相思输水。

    可是一通忙活下来,聂相思的疼痛丝毫不见缓,脸色反而更白了。

    翟司默急得都快吼了。

    偏偏这时手机还响了起来。

    翟司默拿出手机就要挂断,可双眼扫过手机屏幕时,眉头皱了皱,抿唇看了眼聂相思,咬牙大步走出病房,接电话去了。

    林淮也是急得大汗淋漓,“战太太,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现在都没有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事大。你千万要冷静下来,不然,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聂相思呜咽了声,惊惶的盯向林淮,十根细白的手指紧抓着身下的被子,“你,你什么?什么孩子?”

    林淮愣了下,道,“您已经怀孕四周了。孕初期,孕妇的情绪直接影响到胎儿。战太太,您现在已经出现先兆流产的征兆,我真的不是吓唬您,您肚子里的孩子现在非常危险。您若是想要这个孩子……”

    “我要,我当然要!”

    聂相思眼泪掉个不停,腾出一只手拼力抓住林淮的衣袖,“我要怎么做,唔……你告诉我,我照做……”

    林淮怔住,看着聂相思苍白脸上的坚毅和眼眸里的果然,心下掠过一抹震撼。

    ……

    聂相思情绪平复下来,人也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守在她病床边的,不再是翟司默,而是战廷深。

    “思思。”

    战廷深见她睁开眼,便揉紧了掌心的手,黑眸担忧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眼圈通红,呼吸绵急,那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沙哑道,“于姐呢?”

    战廷深垂了下眼,起身坐到床沿,眸光温静看着她,“等你好了,我们一起送她。”

    “……”

    聂相思望着战廷深,整张脸和五官都在往中间拧,难受和痛苦清晰的印在她的脸上每一处。

    她战栗蠕动的嘴唇溢出一道压抑的泣声后,便没再发出一点声音。

    就拿一双包满泪水的红润双眼静悄悄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揉握着她迅速冰凉的手,心如刀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