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33章 小女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于敏带着霍励远到达珊瑚水榭别墅,便被这栋恢弘雄浑的建筑所震慑。

    整个潼市,大约就没人不知道这栋别墅里住着的,是何等矜贵的人!

    而当她真正面对面看到传被世人称为“商界传奇”,四大家族之首,如今的战氏集团掌权者时,于敏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

    比之于敏的束手束脚,左右不自在,霍励远倒显得比她稳重淡定。

    第一次看到霍励远真人,聂相思觉得这伙不仅是照片上看着冷,本人比照片还冷!

    聂相思从五岁开始,就跟一块大冰山相处,看到霍励远,倒没觉得不好亲近或是有距离。

    走到他面前,半弯身,琉璃大眼清亮的盯着励远,软声,“你好,我叫聂相思,跟你妈妈是朋友,你叫我聂阿姨,或是叫我名字都可以。”

    聂相思?!

    于敏又是吃了一大惊,瞪着眼看聂相思。

    聂相思抬眼对于敏笑笑。

    于敏倒吸口冷气。

    敢情,她就是潼市人口中战廷深最宝贝的那个聂相思!

    可她……四年前不是已经,没了么?!

    她是玄幻了么?!

    霍励远看着聂相思,“聂阿姨。”

    聂相思笑,主动伸手拉住他的手,察觉到他的手僵了下,聂相思也没松,对于敏,“于姐,别站着了,快坐吧。”

    随后,聂相思牵着霍励远走到时聿时勤面前,对时勤时勤,“来,妈妈给你们介绍一个哥哥,霍励远。帅吧?”

    时勤时聿,“……”

    霍励远面无表情。

    时勤时聿对看一眼,从沙发里下来,都抬了抬下巴,冲霍励远,“我叫聂时勤。”

    “我叫聂时聿!”

    霍励远分别看了看时勤时聿,“你们好。”

    “……你好严肃,跟我爸爸一样!”聂时聿撇撇嘴。

    战廷深皱眉,觑了眼聂时聿。

    聂时聿忙朝他咧嘴,讨好的笑。

    战廷深低哼。

    霍励远抿抿唇,没什么。

    “哥哥这叫懂事,好不好?”聂相思摸摸时聿的脑袋,“好了,你们两个带哥哥去玩会儿,饭好了叫你们。”

    聂时勤和聂时聿点头。

    “我们走。”聂时聿对霍励远挑挑淡色的眉毛,也不认生,。

    霍励远去看于敏。

    于敏轻轻点头。

    霍励远便跟着时勤时聿去了。

    看着几个家伙往楼上爬,聂相思笑着回头,见于敏还站着没动,便上前,挽着于敏的胳膊坐下,对她,“于姐,我给你介绍下,他是……”

    “我,我知道。”于敏紧张的握手,拿眼角看面色严谨的战廷深,悻悻。

    聂相思把手放到于敏手上,也看了眼某人,见某人一张扑克脸,也是无奈,在于敏耳边声,“于姐,他就是看着凶神恶煞,其实也不吃人。”

    于敏:=_=

    看着于敏一言难尽的脸,聂相思抿唇,去看战廷深,“老公,她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星尚杂志的主编于敏,我朋友。”

    聂相思确如她自己所,并不是广交朋友的人。

    她的朋友除了一个夏云舒,便再没其他人。

    如今她亲口于敏是她的朋友,从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对于敏为人的认可。

    于敏听到聂相思叫战廷深“老公”,差点就晕了!

    额头汗水都冒出来了!

    开始后悔今天这么爽快的答应来她家吃饭!

    要是一开始就知道吃顿饭要受这么大刺激,她打死都不会来的!

    聂相思和战廷深都看出于敏的汗颜和纠结。

    战廷深轻眯眼,开了尊口,“于姐,幸会。”

    “……”

    于敏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回话”,幸亏聂相思及时拉住了。

    被拉住的于敏脸一下囧红了,抽着嘴角,“能见到战总裁这样尊贵的人,是我的运气才对。”

    “思思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我跟思思,跟于姐你一样,没什么不同的。”战廷深。

    于敏干笑。

    聂相思看了眼于敏,抿唇,对战廷深,“老公,你去看看时勤时聿和励远他们在玩什么。”

    战廷深拿一双幽深瞳眸盯她。

    聂相思无辜看着他。

    战廷深轻挑眉,点头。

    随即起身,离开了客厅。

    战廷深一走,于敏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松裕了许多,张唇轻轻吐气。

    “于姐。”聂相思握住于敏的手。

    于敏不淡定的望向聂相思,“你,你不是叫聂禾欢么?”

    “我叫聂禾欢,也叫聂相思。”聂相思。

    “……”于敏不理解的看着她。

    聂相思勾唇,“这些事一言难尽。”

    于敏深提气,点头。

    她不,她也知道“一言难尽”!

    战廷深和聂相思什么关系?叔侄!

    可现在她见到的聂相思和战廷深,却是……夫妻!

    四年前聂相思之“死”。

    她如今的改名……

    每一样单扯开,都要上许久。

    “于姐,你会觉得奇怪吗?”聂相思心问。

    于敏怔了怔,看着聂相思。

    当看到聂相思眼底的在意时,于敏心念一动,摇头,“我只是意外,震惊。虽然我之前没见过你和战总裁的相处,但今天短短时间,我便可以看出,你和战总裁感情很好。更何况,你们又不是真正的叔侄。到底,这只是你和战总裁之间的事。”

    听到于敏这样,聂相思展颜,“我没看错,于姐果然是通透的人。”

    “什么通透?我都吓死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你竟然是聂相思!你你都这样了,还去上班干什么?在家享福不就好了?”于敏受不了的摇头,其实真是被惊到了。

    聂相思笑出声。

    “还笑!事先也没给我个暗示!我告诉你,得亏我心理素质过硬,要换作其他人,早被你吓得倒地不起了。我要是这样,看你怎么办?”于敏故意板着脸道。

    “如果于姐真的这么没用,我只好负责到底,送你去医院了。”聂相思煞有其事。

    于敏气笑了好么!

    ……

    于敏到底在职场混迹了多年,除了刚开始的手足无措和惶恐,之后再面对战廷深时,倒也没那么拘束和不自在。

    吃完饭。

    于敏本打算带霍励远告辞了。

    时勤时聿却拉着霍励远不让走,非要霍励远今晚留宿在别墅不可。

    聂相思和战廷深自是不介意于敏和霍励远留宿。

    不过都尊重于敏的意愿。

    霍励远性子近来越发沉闷,同龄的孩子大约都觉得霍励远无趣,也都不亲近他。

    是以霍励远没有朋友。

    难得霍励远与双胞胎这样投缘。

    双胞胎挽留霍励远,霍励远也没表现出拒绝。

    好吧,他没表现出拒绝,其实就已经明,霍励远自己也想留下。

    毕竟是孩子,自然愿意跟孩子扎堆,饶是再早熟,也有一些孩子的天性在。

    于敏虽然觉得不太合适,可实在不忍心拒绝时勤时聿,也不想让霍励远失望,面上很是犹豫。

    聂相思看到,这才适时,“于姐,反正明天是周末,就让励远今晚留下来,跟时勤时聿好好放松玩玩吧。我让张阿姨给你收拾房间。”

    聂相思开口了,于敏最后那点犹豫也没了,无奈看着聂相思,“麻烦了。”

    聂相思笑,对时勤时聿道,“励远哥哥今晚不走了,高兴了吧?”

    “嗯。于阿姨,我跟我哥会好好对励远哥的。”聂时聿满脸都是笑,可乐着呢。

    于敏也忍不住跟着笑,“去玩吧。”

    霍励远垂下眼睛,轻抿的嘴角几不可见的扯动了下,由着时勤时聿往楼上拉去了。

    见此。

    聂相思和于敏相视一笑。

    ……

    之后,战廷深去了书房,聂相思和于敏坐在客厅沙发聊一些往事,到九点半,两人上楼,催促几个孩子洗漱休息。

    儿童房是的床是上下层,为了把霍励远留在房间睡。

    时勤时聿主动睡到了一张,腾出一张给霍励远。

    于敏没办法,只好许了。

    十点过,聂相思和于敏从儿童房出来,又站在走廊聊了会儿,于敏才去了客房休息。

    聂相思看着于敏走进客房,双眼缓缓覆上一层暗色,偏首看了眼书房,回了主卧。

    ……

    战廷深凌晨才从书房回到主卧。

    主卧关了灯,战廷深带上房门时觑了眼大床上那一团,以为她睡下了,便放轻脚步,径直去了洗浴室。

    冲澡洗漱从洗浴室出来,却瞧见原本已经睡下的女人,这会儿竟坐在床上,拿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盯着他。

    也就是战廷深胆子大,胆一点的,吓破胆有些夸张了,但觉得能惊上一惊。

    战廷深自若的走到床边,探臂打开床头灯,黑眸深邃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拉开被子一角。

    战廷深眯眼,坐了进去。

    战廷深一坐定,聂相思便主动往他怀里偎。

    战廷深手臂环住聂相思的肩,垂眸清柔望着她,“睡不着?”

    “嗯。”聂相思低头,抓着他放在她肚子上的大手。

    “为什么睡不着?”战廷深吻吻聂相思的发顶,轻声问。

    聂相思气息沉了沉,却是沉默。

    战廷深拢眉,从上盯着聂相思垂搭在眼帘下的两扇密睫,“嗯?”

    “今天下班我打车回来的。”聂相思。

    战廷深眸光轻敛,“我记得你早上开车了。”

    聂相思顿了两秒,睫毛依旧垂得低低的,抿唇,“我的车应该被动了手脚,不敢开。”

    战廷深一张冷峻面庞刷地蒙上一层慑人森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