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32章 赌就赌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咋一听盛秀竹这般,战瑾玟整个愣住了,不可思议的蹙紧眉盯着盛秀竹,“您什么,三嫂?!”

    盛秀竹顿住,看着战瑾玟隐忍抽动的脸,又叹了声,“相思跟你三哥结婚了,就算你不想承认,她也是你的三嫂。”

    “呵呵。”战瑾玟怒极反笑,用一种特别凌厉锋利的目光盯着盛秀竹,“妈,您是不是老糊涂了?聂相思以前管您叫奶奶,管我叫姑的!您现在竟然让我承认聂相思是我三嫂?是您不清醒,还是觉得我什么都可以接受?”

    “瑾玟,这是你跟妈妈话的态度么?”盛秀竹愠怒。

    “您让我叫聂相思三嫂,您想我用什么态度对您?聂相思抢走了三哥,现在又来抢我的男人,她是我仇人!您让我叫我的仇人三嫂,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战瑾玟赤红着眼瞪着盛秀竹,满脸的狂怒。

    盛秀竹瞧着她已然有些崩溃的脸,心下虽也动了怒,但强忍住了。

    紧吸口气,盛秀竹握紧战瑾玟的手,软声,“瑾玟,相思她对兆年没有那样的心思。你不应该把矛头和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到相思身上。毕竟相思也无法控制兆年的情感。你若是真那么喜欢兆年,对他死心塌地,你该在他身上多用点心,想办法让兆年喜欢上你才对。”

    “聂相思她到底给您下了什么**药?!才一个中午而已,一个中午!您就被她蛊惑了么?连自己亲生女儿的幸福也不管了是么?”战瑾玟低吼着抽出手,红着眼无比失望的看着盛秀竹。

    “瑾玟……”

    “你别碰我!”

    见盛秀竹伸手抓她的手,战瑾玟猛地往后退一步,指着她厉厉道,“她聂相思有什么好?到底有什么好?你们一个个的都偏向她!以前是爷爷和三哥,现在连你和雨柔姐都对她这么好,她聂相思算个什么东西,她根本就不配!”

    盛秀竹皱眉,心头的怒火已经有些压制不住,沉声,“瑾玟,你别再胡闹了!妈妈只是实话实,并未偏袒相思。”

    “你没有偏袒她,那你证明给我看?你去帮我教训聂相思,让她再不要出现在兆年面前,再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战瑾玟吼道。

    “战瑾玟!”

    盛秀竹忍无可忍,严厉看着她,“你真是无理取闹!兆年喜欢相思,这与相思何干?相思对兆年根本无意!你迁怒她也就罢了,还要咄咄逼人么?在你心里,是非就是这么定义的?你自己扪心想想。这件事到底是相思的问题,还是兆年根本不喜欢你的问题!”

    “啊!”

    战瑾玟抱头大叫,“我不管!我不管!我只知道,聂相思一出现,兆年他就不要我了,不肯娶我!是聂相思的问题!是她!”

    战瑾玟着,冲到盛秀竹面前,猛地伸手抓掐住她的胳膊,“妈妈,您帮我赶走聂相思吧!把她赶出潼市!我求您,我求您了!“

    “你!”

    盛秀竹气得脸都青紫了,整个人都在发抖。

    “我讨厌聂相思,我恨她!恨不得她去死!她四年前就该死的,她为什么不死!为什么!”战瑾玟抓着盛秀竹的双臂用力摇。

    盛秀竹头晕目眩,气的话都不出来。

    刘美芸站在堂屋大门口,实在看不下去了,几步上来,将盛秀竹从战瑾玟手里扶出,轻皱眉看着战瑾玟。

    “美芸,美芸,你快扶我进去,扶我,进去。”

    盛秀竹殇然落泪,颤抖抬手放到刘美芸手上。

    刘美芸不落忍,最后看了眼战瑾玟,扶着盛秀竹回了屋。

    “啊!!!”

    战瑾玟瞪着盛秀竹的背发疯般的大叫。

    刘美芸担忧的去看盛秀竹。

    却见盛秀竹已经泪流满脸,眼泪将她浑浊的双眼都揉满了,看着格外凄苦。

    刘美芸不禁摇头。

    别盛秀竹。

    换成是她,估计也想吃安眠药!

    “都不管,都不管是么?好,很好!你们靠不住,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战瑾玟面色狰狞,盯着盛秀竹房屋关上的房门,声线阴鸷,喃喃自语。

    ……

    于敏是在三天后周五的下班时间,跟编辑部的同事了有关她离职的事,并周一总裁会下达接任她主编人选的任职书。

    于敏打算离职的事,除了聂相思,编辑部其余人都不知道。

    是以突然听到于敏离职的消息,编辑部都炸开锅了。

    于敏为人谦和,毫无架子,加之在杂志社任职多远,与许多老同事的感情都很好。

    看着于敏与一众同事不舍寒暄,聂相思心下不免生出些感慨。

    “恭喜你啊。”

    这时,一道纤瘦的身影突然移到聂相思身边,语气不明的。

    聂相思微怔,偏头看向身边,瞳眸里印出些迷惑,“副主编这话,什么意思啊?”

    白心微没看聂相思,盯着于敏,嘴角露出一丝讥诮,“别装了。主编离职,难道接任她主编之位的不是你么?”

    聂相思挑眉,笑着移开目光,“副主编这是在拿我打趣啊?我进杂志社工作还不到一个月,甚至连实习期都还没过呢,我哪有资格胜任主编的位置。”

    “你现在不承认也没关系,周一不就清楚了么?到时候……”

    白心微双眼幽幽转向聂相思,“如果真的是你当上了主编,也不用今天的否认感到不好意思。我理解。”

    聂相思垂了垂眼睛,突然转头对白心微眨眨眼,“副主编,咱们打个赌吧。”

    “……赌?”白心微愣了愣,盯着聂相思,“什么赌?”

    “赌……如果真是我当了主编,我就辞职,并且当众跟您道歉,不该瞒你。”聂相思认真。

    白心微嘴角狠抽。

    大约是觉得聂相思幼稚!

    聂相思也不管,继续,“但倘若是副主编当了主编……”

    “你也要我辞职?当众给你道歉?”白心微蹙眉。

    “嘿嘿,那怎么行啊。”聂相思笑着摇头,“副主编不用辞职,更不用跟我道歉。”

    白心微不明白了,“那需要我做什么?既然是赌,自然要有赌注不是么?”

    “嗯。”

    聂相思点头,盯着白心微,“如果是您当了主编,您只需要承诺我一件事。”

    “……什么?”白心微倒有些好奇了。

    “我希望副主编对我,对其他同事,一视同仁。”聂相思。

    白心微眉心一跳,看着聂相思,“就,这样?”

    “嗯,就这样。”聂相思挽唇,直直盯着白心微的眼睛,“副主编,赌么?”

    白心微垂下眼,沉思了几秒,随后抬头看着聂相思,“赌就赌!”

    “一言为定!”聂相思伸手。

    白心微挺直背脊,郑重的伸出手握住聂相思的,“一言为定。”

    “你们俩这是干什么?”

    于敏寒暄完,走到聂相思这边,看到聂相思和白心微握手的画面,惊诧。

    聂相思和白心微各自收回手,彼此递给彼此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看着于敏笑。

    于敏挑眉,倒也没再问。

    之后,于敏和白心微了会儿话。

    白心微离开后,聂相思主动道,“主编……”

    “我现在已经不是杂志社的主编了,你叫我名字吧。”于敏。

    “于姐。”聂相思爽快道。

    “哈。”于敏伸手握住聂相思的手,“你要跟我什么。”

    “我想请你吃个饭。”聂相思。

    “行啊。”于敏欣然答应。

    “去我家好么?”

    “没问题,不过我得带个拖油瓶。”于敏自我调侃。

    “您您儿子么?”聂相思眼睛亮了亮。

    毕竟她儿子真的好帅!

    “嗯哼。”

    “太好了。”聂相思跟个女孩儿似的,笑得脸红红的,只差没蹦了。

    于敏忍不住笑。

    ……

    两人从写字楼出来,于敏要回家接上霍励远,聂相思便给了她别墅地址。

    于敏看到地址时,暗自惊愕,好悬才没失了控。

    忍了又忍,才眼角抽搐的看着聂相思,“这是,你家的地址?”

    聂相思眼珠子转了转,轻轻笑,“嗯。”

    “我天!你跟战氏集团总裁,你们……”于敏震惊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伸手握握于敏的手,柔柔,“晚些我再告诉你。”

    于敏张了张嘴,只得压住内心的好奇,点头。

    随后,聂相思和于敏分别上了车。

    坐上车,聂相思系上安全带,安全起见,她开车前,一般都会检查下油门和刹车。

    聂相思探脚分别踩了踩,发现刹车板有些重,而油门却有些过于轻了。

    聂相思迷惑,松开安全带,弯身去看刹车和油门。

    不看不要紧,一看才发现刹车板竟是歪的!

    聂相思心头猛地一沉,双眼里透着凝重,抿紧唇,取下车钥匙,果断下车。

    聂相思下车时,于敏正好发动车子驶到她面前,“禾欢,没事吧?”

    聂相思脸色有些寒,努力对于敏扯扯嘴角,“我没事于姐,你快回去吧,接上励远赶紧过来。我等你。”

    于敏狐疑的看着聂相思,“真的没事?”

    聂相思摇头。

    于敏皱眉,顿了会儿,才对聂相思点点头,开车缓缓向前行驶。

    聂相思闭上眼,在原地站了片刻,打开双眼,凌厉的朝车内盯了眼,迈步朝马路边走,决定打车回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