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30章 心里眼里只有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用力点头,垂着的双眼里,却是一片冷漠的光。

    第二天中午,聂相思仍和于敏约着吃午饭,两人从写字楼出来时,正在于敏正式离职日期的事。

    不想刚走出写字楼,就看到打扮正派庄重的盛秀竹站在车前,目光直直锁着她。

    聂相思愣住,意外的看着盛秀竹。

    于敏完话见聂相思没回答,反是停了下来,纳闷的停下,回头看她,“禾欢,怎么了?”

    聂相思眨眨眼,从盛秀竹身上抽回目光,抿唇走到于敏面前,“主编,我家人来了,中午恐怕不能跟您一起吃饭了。”

    “家人?”于敏讶异朝周围看了看,看到了盛秀竹,“那位老人家么?“

    “嗯。”聂相思点点头。

    于敏理解的伸手握握聂相思的胳膊,“没关系,你去吧,我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就行。”

    “不好意思啊主编。”聂相思抱歉道。

    “跟我还这些。”于敏对她笑笑,又朝盛秀竹所在的位置看了眼,才转身走了。

    聂相思也随即转步,快速朝盛秀竹走了过去,“妈,您怎么来了?”

    盛秀竹听到聂相思叫自己那声“妈”,眉头便拧了下,,“走吧,一起吃饭。”

    “……好啊。”聂相思面上浮着浅浅的疑惑,扯扯嘴角。

    ……

    写字楼就近一家闽南特色菜馆,点好餐,服务员将茶水送上来,聂相思亲自给盛秀竹倒了杯茶。

    盛秀竹淡淡看着聂相思,在她放下茶水,重新做在餐位上时,开口,“知道你还活着,我真心感到高兴。”

    聂相思轻咬下唇,双眸分明望着盛秀竹,“能再次见到您,我也很高兴,很,温暖。”

    “温暖?”盛秀竹眉毛动了动,似有些没想到,看着聂相思。

    “嗯。”聂相思点头,“在我心里,我一直视您为最亲的亲人,敬重敬爱的长辈。回到潼市,看到您康健硬朗,我发自内心的开心。”

    盛秀竹盯着聂相思,好半响,缓缓,“自从你到战家,我对你虽称不上苛刻和虐待,但也绝算不上好。倒没想到……“

    聂相思对她笑,“我还记得我刚到战家过的第一个生日,您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只大白熊,您希望那只大白熊能带给我温暖。我第一次生理期,是三叔带我回老宅聚会时……我那天穿着白裙子,到老宅,您是第一个发现我白裙子上的月红。您带我去您房间,耐心的跟我讲这方面的常识,跟我需要注意的东西,还用暖水袋帮我敷肚子……“

    聂相思到这儿,眼波泛起丝丝水光,看着盛秀竹,“在我的认知里,只有母亲和最重要的亲人才会跟我讲这些。”

    盛秀竹望着聂相思泛红的眼圈,听她起这些,她不提自己根本没在意的事,心头多多少少又被触动到的地方。

    盛秀竹平板着的脸,慢慢敞开一道细缝,从里渗出些许柔和,“难得你记得这些。”

    “我一刻都没忘记过。”聂相思。

    “……”盛秀竹微怔,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咧唇对她软软的笑,一双漂亮大眼弯成了讨喜的月牙,眼角闪烁着清澈阳光犹如碎星子般闪亮的光芒。

    见她这般,盛秀竹心头又是一动,眼泊里快速掠过一抹不自然。

    因为聂相思的态度和那番话,气氛从一开始便莫名其妙的好。

    用餐过程中,聂相思对盛秀竹也是百般体贴照顾,软声细语。

    盛秀竹面容悻然,但这么个柔嫩漂亮的姑娘细声细气的在她身边着话,照顾她,她愣是一句稍带脾气的话都不出口。

    相反的,相反的还觉得这样相处起来,挺,挺舒服的。

    盛秀竹吞吞口水,脸上的表情是又想对聂相思笑,可又不得不憋着忍着的别扭。

    “妈,您喝口汤,我刚喝过了,可好喝了,一点都不腻。”聂相思殷勤的给盛秀竹盛了碗汤,笑着递给她。

    盛秀竹瞥了眼聂相思脸上明媚可人的笑,压根拒绝不了,默默接过喝了起来。

    聂相思便歪着脑袋,瞪大一双眼睛期许的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边喝汤边瞄聂相思,自己都感觉自己脸红了。

    还,还真是!

    自己一大半年纪,竟被一个丫头给盯得红了脸!

    关键自己还是个女人……真,稀奇了!

    盛秀竹喝完汤,拿起手边的餐巾擦嘴。

    “您吃饱了么?”聂相思问。

    盛秀竹双眼闪了闪,点头。

    聂相思便叫来服务员结账。

    结完账,聂相思起身要扶盛秀竹。

    盛秀竹一只胳膊已经放到聂相思手上,准备站起来了,她才猛地想起自己找聂相思的目的。

    盛秀竹忙用另一只手握住聂相思放在她胳膊上的手,“等等。“

    聂相思眼波迅速闪了下,歪头疑惑看她,“怎么了?”

    “……你先坐下。”盛秀竹讪讪。

    聂相思笑,坐到盛秀竹边上,询问的看着她。

    盛秀竹看了眼面前餐桌上吃剩的菜,不知道是不是“吃人嘴短“,还是其他,望着聂相思,质问的话,竟有点不出口。

    聂相思安静的看着盛秀竹,直到十多秒过去也没见盛秀竹开口,长睫低低垂了下,才柔柔笑着,“妈,您是不是有话要跟我?”

    盛秀竹嘴角抽动了下,看聂相思,弧度很的点了点头。

    “那您吧,我听着。”聂相思道。

    盛秀竹盯着聂相思,竟是需要做翻心里建设,才能开口,“……相思,我这儿有段视频,你看一下。”

    “视频?什么视频?”聂相思愣。

    盛秀竹抿唇,打开包从里拿出手机,解锁,翻出那条视频,递到聂相思面前。

    聂相思目光转到手机屏幕上。

    当看到视频里的主角是她和陆兆年时,聂相思瞳孔闪过一道冷光。

    不到一分钟的视频,聂相思都没看完,便抬眼对上盛秀竹充斥着质询的双眼,挽唇平静,“妈,您有什么怀疑就问吧。”

    盛秀竹仔细看了看聂相思。

    聂相思面容坦荡,双瞳干净透彻,没有一丝的心虚和回避。

    盛秀竹皱眉,“相思,你现在是廷深的妻子,廷深对你如何不需要我多吧?”

    “这个世上再找不到一个,比他对我更好的人。”聂相思认真道。

    盛秀竹点头,“廷深心里眼里只有你,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全心全意对廷深,不要辜负他。”

    “我非常爱他。”聂相思并没有因为盛秀竹是战廷深的母亲,而矜持害羞,而是坦然直率,“这辈子我认定他!”

    盛秀竹眉头拧得反是更紧了,“相思,你能这么,我很欣慰。只有这样,你才配得上廷深对你的一往情深。”

    话到此处,盛秀竹微微停顿了几秒,盯着她,“兆年如今已经和瑾玟在一起,他们两人是未婚夫妻。我知道你与兆年曾在一起过……”

    “没有。“

    聂相思突然打断盛秀竹道。

    盛秀竹怔住,迷惑看着聂相思,“什么意思?”

    聂相思眸光清明,“我跟陆兆年从来没有在一起。”

    “可……”

    ”十八岁以前,在我心里,三叔是三叔,是我的长辈,最亲最亲的亲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成为夫妻。“

    聂相思微笑着握住盛秀竹的手,娓娓,“所以当我知道三叔他……对我是那样的心思,我很震惊,也很害怕,我只能逃避。可是……”

    聂相思对盛秀竹皱皱鼻子,“您儿子的性子您是了解的,他岂容我逃避啊。”

    对于战廷深什么性格,盛秀竹自然是知道的。

    “我是战家的养女,在世人眼里,我跟他是名义上的叔叔和侄女的关系。若是让人知道我跟我自己的叔叔在一起,我根本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等着我!别这些我不敢想。就连爷爷和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毕竟在你们眼里,也是认准了我和他是叔叔和侄女的关系。”

    “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要怎么做,才能将我和他的关系重新拉回稳定在叔侄关系上。”

    聂相思到这儿,脸有些红,看着盛秀竹,“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找陆兆年假扮我的男朋友。”

    盛秀竹眼阔微微扩散。

    “陆家在潼市虽不及战家地位显赫,但也不容觑。陆兆年年少便背负盛名,许多人提起他便赞不绝口。所以我想,如果我的男朋友是陆兆年,爷爷这关轻轻松松就能过了。只要爷爷承认了陆兆年,三叔一面要顾及陆家,一面要顾及爷爷,也不好插手强硬反对。”

    “我想,三叔看我跟陆兆年在一起了,久而久之不定就能放下,认了。如果还不行,我高考后便考到外市,知道三叔彻底没了那份心思,或是成家了,我再回来。而到时候我便跟爷爷,我跟陆兆年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

    聂相思心下轻叹,“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六神无主,心慌意乱下作的这个决定,反而适得其反,非但没有让三叔权衡利弊后放手,相反的还彻底激怒了他……”

    聂相思大约是铁了心的要与盛秀竹坦诚交心,是以有些事情真相便没再遮掩,剖白摊开在盛秀竹面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