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9章 我好难受,快要死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大吼完,弯身抓起地上碎掉的手机,走到客厅拿起包,冲出了洋楼。

    梁雨柔看着战瑾玟冲出去,连门都没顾得上关,左边的眉毛不禁上挑了下。

    眼角轻斜了眼,微眯眼盯着门外的谢云溪,梁雨柔眼波动了动,朝门口走,“瑾玟啊,从就跟相思不对盘。加之兆年最开始喜欢的便是相思,就更让瑾玟对相思不喜。现在看到兆年和相思见面的画面,才会这么受刺激。其实想想也是。”

    梁雨柔带上门,回身看着谢云溪,“相思已经跟深哥在一起,且明知兆年和瑾玟如今已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明白事理的,该避避嫌才是。唉。到底,相思还是让深哥宠坏了。行事无所顾忌惯了。总不能是相思跟深哥在一起了,还舍不下兆年吧,你呢?”

    “相思单纯,怎么可能做出同时吊着两个男人不放这种龌龊不耻的事?”谢云溪皱皱眉,。

    梁雨柔盯着谢云溪的眼睛,笑着朝她走,“云溪啊,你今年也快二十六了吧。”

    “嗯。”谢云溪淡淡应。

    “你你条件这么好,我怎么没见你身边有爱慕你的人出现,或是听你提过有钟意之人……”

    梁雨柔走到谢云溪面前,伸手牵起谢云溪的双手,感叹的看着她,“女人的青春也就这么短短几年,要趁年轻,找一个优秀的男人托付终身。”

    “雨柔姐都不急,我急什么呢。”谢云溪腼腆的笑。

    梁雨柔面却微微一僵,盯着谢云溪望了两秒,松开她的双手,走到餐桌边坐下。

    谢云溪眼底快速掠过一抹冷,抬起下巴,走到梁雨柔身边的位置坐下,“也不知道瑾玟这么出去,会不会出事?”

    梁雨柔伸手摸了下大闸蟹的钳子,“应该不会吧。”

    谢云溪便不再话。

    梁雨柔低垂着双眼,眼眸里计谋筹筹。

    ……

    珊瑚水榭别墅。

    夜里十一点,聂相思阖上笔记本电脑,去洗浴室洗漱。

    从淋浴间淋浴出来,站在镜子前,聂相思用手抹了抹镜面上凝结的雾气,清明的大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刷——

    洗浴室的房门在这时打开。

    聂相思从镜子里看过去,看到某人,粉色唇轻扯了下,“今天可以休息了?”

    “嗯。”战廷深走到她身后,伸臂拥住她,鼻尖轻埋进她的颈项,嗅着她刚淋浴后身上的淡淡香气。

    聂相思伸手握住他横在她肚子上的大手,放松身子往后安心靠着他宽阔的胸膛,双眼斜往后看他,柔声,“我洗好了,你快洗吧。我去外面等你。”

    战廷深吻她的耳后根,呼吸温热喷洒在她的耳畔,“有心事?”

    “嗯。”

    聂相思在他怀里转身,面向他,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轻盈大眼水波霭霭,“总编今天找我,跟我,她向总裁推荐我接她的班。”

    “这么厉害。”

    战廷深挑眉。

    聂相思皱皱鼻子,“你别埋汰我了。我能有你厉害?”

    “有。”战廷深亲亲她的眼睛,含笑。

    聂相思红了脸,扬起脖子,吻他薄薄的唇角,“但是我拒绝了。”

    战廷深黑瞳掠过微讶,“为什么?”

    聂相思一对黑眼珠子转了转,歪歪头,“因为我觉得自己太嫩了,不能胜任总编的位置。”

    战廷深盯着她,“现在后悔了?”

    “……嘿嘿。”聂相思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什么都瞒不过你。”

    战廷深看着她红了的脸,双瞳轻眯,没再什么,大手掐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的唇。

    聂相思垂下眼睫,第一时间回应他。

    战廷深边深吻着她,边盯着她娇俏的脸看,望着她,随着他的亲吻越来越娇美红润的销量呢,黑眸骤然深陷,长臂蓦地用力收紧她的腰,抱起她大步走出了洗浴室。

    ……

    战瑾玟是在接近凌晨到的盛秀竹所住的四合院。

    盛秀竹早已入睡,战瑾玟一到便在院子里又哭又叫,愣是把盛秀竹和刘美芸给折腾醒了。

    盛秀竹揉着眼睛爬起坐在床上,蹙紧眉,睡意朦胧的朝卧室门口看。

    “四姐?”

    没一会儿,门外传来刘美芸讶异到极点的声音。

    盛秀竹猛地一怔,反应过来,赶紧掀开被子下床,抓起一件披肩裹在身上,快步朝门口走。

    房门打开,盛秀竹从屋内探出头,一眼便看到了披头散发站在院子里哇哇大哭大叫的战瑾玟,以及手足无措站在战瑾玟附近不敢靠近的刘美芸。

    盛秀竹惊得不轻,跨出门槛,颤巍巍的朝院子里走,“瑾玟,瑾玟,你这是怎么了?”

    “哇……妈妈……”

    战瑾玟从蓬乱的头发里露出两只眼睛,看向盛秀竹,大哭着道。

    盛秀竹心头一紧,上前便心疼的握住战瑾玟一只手,另一只手轻抖的去拨遮盖在她脸上的头发,“瑾玟,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哭成这样?啊?”

    “妈……”

    战瑾玟扑进盛秀竹怀里,“妈,我好难受,我快要死了,呜呜……”

    “瑾玟,好孩子,你别吓妈妈。”盛秀竹惊得伸手不停的抚战瑾玟哭到战栗不止的背,紧张不已道,“你快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妈给你做主。”

    “哇呜……”

    战瑾玟张大嘴嚎哭。

    刘美芸站在一边看着,眼角控制不住的抽搐。

    ……

    盛秀竹的卧室。

    盛秀竹握紧战瑾玟的手,坐在床上。

    战瑾玟将手机里的视频给盛秀竹看了遍,哑声道,“妈,我才是兆年的未婚妻啊。可您猜我拿着视频质问他时,他什么?他竟然我连聂相思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了!还我连提聂相思的资格都没有?他拿我当什么?置我于何地?”

    盛秀竹皱紧眉,看着战瑾玟哭肿的双眼,疼惜道,“你明知道兆年喜欢的是相思,你何必委屈自己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在一起?”

    “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战瑾玟摇头,凄苦的盯着盛秀竹,“既然他陆兆年那么喜欢聂相思,那么当初他就不该为了他父亲的市长之位答应跟我订婚!可是如今他知道聂相思还活着,就出尔反尔要与我解除婚约。他当我战瑾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么?他们陆家把我们战家放在眼里了么?”

    ”瑾玟,妈妈觉得,面子倒是其次,你的幸福才是最要紧的,咱们没必要巴贴着一个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的男人。“盛秀竹。

    战瑾玟眼泪再次拱了出来,哽塞,“可我只有跟兆年在一起,才会幸福啊!”

    “你这,你这傻孩子。”

    盛秀竹叹息,伸手抚她脸上的泪。

    “妈妈。”战瑾玟哭着把头靠在盛秀竹肩上,“您不是最讨厌三么?现在聂相思有了三哥还不知足,还要来勾搭我的未婚夫,破坏我们的感情。我是您的女儿你都疾言令色的教训我。现在是她聂相思不要脸勾引我的男人,您难道就要放任她欺负您的女儿么?”

    盛秀竹眯眼,“一码事归一码事。你刚才给妈妈看的视频,妈妈明天就去找相思问清楚,看她怎么。若是她真的朝三暮四,妈妈绝不会姑息纵容。”

    “还有什么好问的!看视频还不够清楚么?聂相思她就是想脚踩两条船,霸占我三哥和兆年!”战瑾玟愤懑道。

    “她敢!”

    盛秀竹怒喝,“相思要是敢这么玩弄廷深的感情,我饶不了她!”

    战瑾玟难过的看着盛秀竹,“妈,您心里就只有我三哥么?我呢?聂相思都这么羞辱我了,您只在乎三哥!”

    盛秀竹微怔,揉了揉战瑾玟的手,“胡话了是不是?整个战家谁不知道我最疼爱的就是我的宝贝女儿。你受委屈了,我这个做母亲的岂会坐视不理。你放心,明天妈妈就去找相思,定要给你讨个法不可!还有陆家,妈妈改天就约兆年的母亲出来,与她好好谈谈。”

    战瑾玟瘪嘴,委委屈屈的伸手抱住盛秀竹,“妈妈,您这样我才觉得您心里不仅有我三哥,还有我。”

    盛秀竹扯唇,摸摸她的头,“你和你三哥都是妈妈的亲生孩子,妈妈谁都疼。你啊,连你三哥的醋也吃。”

    “对不起妈妈。以前是我误会你了。我以为您再也不爱我了,所以心里怨您怪您,这几年也故意跟您赌气,没有常常过来陪您,每次见面也很不体贴您。瑾玟现在知道错了。瑾玟以后会常常过来看您,陪陪您。”

    战瑾玟深情的。

    盛秀竹听得心里一恸,双眼也泛起泪光,低头看战瑾玟,“原来这几年你在我面前的不逊和叛逆,都是因为,以为我不疼爱你了?”

    “嗯。”战瑾玟哽咽点头。

    “唉。”盛秀竹落下泪来,“这世上哪有不疼爱自己孩子的母亲?”

    “妈妈,我爱您。我现在才明白,在这个世上,只有您和爸爸,是无条件真正对我好的人。以后瑾玟不会在惹您生气,会好好孝顺您的。”

    “我的宝贝女儿幸福,就是对妈妈最好的孝顺。”

    战瑾玟用力点头,垂着的双眼里,却是一片冷漠的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