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8章 最致命的打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为什么没必要?”陆兆年却突然激动的朝聂相思跨了一步,犹如受伤的困兽般沉沉嘶吼道。

    聂相思惊了下,忙往后退了两步,蹙眉看着陆兆年似备受折磨紧绷的脸,嘴唇抿了几下,,“陆兆年,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我们适合做朋友么?”

    陆兆年凝着聂相思的星眸划过一缕殇然,哑声道,“相思,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心里清楚我们再无可能。所以我只是希望就算不能做恋人,我们也可以成为能对彼此坦然的好朋友。就这样而已。你也不肯么?”

    “我没有广交朋友的习惯。”

    聂相思没有逃避,也没有顾左而言他,双目透亮直直盯着陆兆年,“而且我依然坚持认为,我们没有成为朋友的必要!我讨厌麻烦!”

    麻烦?

    陆兆年本就苍白的脸,霎时更添了几重白,眼眸烈红看着聂相思,“你,你觉得我喜欢你,对你而言是麻烦?”

    聂相思轻抬起下颌,“陆兆年,惶不论我与战瑾玟的关系,就冲你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夫,我们都应该避嫌,这也是对你未婚妻子最起码的尊重!我不希望你我的牵扯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更不愿意浪费时间在处理这样无畏的麻烦上。”

    “相思……”陆兆年心尖钝痛,备受打击的看着聂相思,“我对你的一颗真心,在你看来就这么不值一提、轻飘如纸么?!”

    聂相思望着这样的陆兆年,心里其实是有些难受的。

    因为她实在不习惯用这样咄咄逼人,冷漠犀利的姿态和语言去故意刺伤一个全然无错的人。

    更何况,这个人抱着一颗真心!

    毕竟,诛心,对一个人的情感而言,才是最致命的打击,才是最可怕的残忍!

    可她若不这样,又怎么能让陆兆年彻底心死?

    战瑾玟的性子她了解,就算她与陆兆年真的只是朋友,她也绝不能容忍!

    因此,她势必会就此事,没完没了的跟她纠缠!

    而她现在,也并不想再容忍战瑾玟一丁点。

    所以,若是两人撕破脸闹起来,夹在中间难做的,是那人!

    她不想他那么累!

    这般想着,聂相思只得硬起心肠,道,“陆兆年,我结婚了,跟我心爱的男人,我们有了很可爱的两个孩子,生活非常幸福。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所以,如果你真的喜欢我,请你祝福我。也请你,尊重我的意愿。“

    陆兆年只觉得自己一颗心,被锋利的刀片迅速割划了数刀,伤横累累,鲜血淋漓。

    他惨白着脸,双眸猩红如血,看着聂相思冷漠绝情,且依旧让他心动不已的美丽脸庞,青白的唇拼命蠕动了数下,却是痛到一个字都不出来。

    聂相思垂了垂眼,“我急着回家,走了。”

    完,聂相思没有任何停留,转身大步朝车停着的方向走了去。

    陆兆年本能的迈腿追了两步,可最终还是忍痛停了下来。

    看着聂相思头也不回的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她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没再往他这边看一眼,从他眼前缓缓驶出,驶远,最终彻底消失在他眼前。

    陆兆年挺直的背脊骤然弓曲下,左胸膛在瞬间像是被掏空了般,整个人失重般怔怔站在原地。

    他喜欢的第一个人,他一心当做初恋的人,他念念不忘了多年的人,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便如穿过他指缝的风,再也抓不住了。

    陆兆年颤抖闭上双眼。

    全身上下只有一个感觉最清晰,最刻骨。

    空!

    ……

    梁雨柔独居的洋楼里。

    餐厅。

    梁雨柔洗了手坐在餐桌边,笑着对谢云溪和战瑾玟道,“第一次下厨,尝尝看。然后告诉我味道怎么样。”

    战瑾玟和谢云溪看了眼满桌的各种虾,大闸蟹以及其他品种的海鲜料理,讶然看着梁雨柔。

    “雨柔姐,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吃海鲜啊?怎么做了一桌子的海鲜?”

    战瑾玟边边戴着手套,拿着一只龙虾剥。

    只是她没剥完,就听梁雨柔含笑,“这不是相思喜欢吃海鲜么,所以我专门去学的。打算找机会做给她吃。”

    战瑾玟剥虾的动作猛地一顿,一张脸瞬间就拉了下来,抿唇看着梁雨柔。

    梁雨柔温柔看着她,“快尝尝。”

    战瑾玟皱眉,却是将手里的龙虾一下丢了出去,扯下手上的手套扔到餐桌上,背部往后一靠,冷眯着眼没话。

    “雨柔姐,你你专门为我妹妹去学的做海鲜的方法?”谢云溪惊讶的看着梁雨柔。

    梁雨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啊。就是不知道相思喜不喜欢。”

    “我尝尝。”谢云溪扯唇,戴上手套剥了一只虾,沾上醋放到嘴里认真尝了尝,随即弯起眉眼道,“不愧是雨柔姐,就没有你想做,做不好的。真好吃。”

    “真的么?”梁雨柔欣喜。

    谢云溪软软点头,感动的看着梁雨柔,“雨柔姐对我妹妹这样好,是我妹妹的福气。”

    “什么福气。我是看到相思还活着,太高兴了。就想为她做点什么。可是相思在物质上什么都不缺,想到她喜欢吃海鲜,就去找我一个大厨朋友学了几招。”梁雨柔摇摇头。

    “不管怎么样,雨柔姐的这份心,都值得感动。相信我妹妹要是知道雨柔姐为她专门学厨,一定会很惊喜很感动。”谢云溪道。

    “雨柔姐,你对聂相思倒是真的好。”

    这时,战瑾玟勾唇,眸带几分讥讽盯着梁雨柔。

    梁雨柔仿佛什么都没听出来,柔和道,“相思到底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在我心里,相思跟你一样,都是我的亲人。我对她好,也是应该的啊。”

    战瑾玟一下皱眉,“你在你心里,聂相思跟我一样重要?”

    “当然了。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好妹妹。”梁雨柔伸手握握战瑾玟的手,对她耐心的眨眨眼。

    战瑾玟冷着脸抽出手,张嘴正要什么时,放在她手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战瑾玟不耐的瞥了眼,见发到她手机上的是一条视频信息,眉头皱了皱,拿起手机,解锁,点开那条视频。

    视频在战瑾玟眼前打开的一瞬,她整个人豁然从位置上站起,盯着她手里手机屏幕的双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梁雨柔轻眯眼,和谢云溪对看了看,从位置上起身,分别走到战瑾玟两边。

    “瑾玟,怎么了?”

    梁雨柔一面问一面去看她的手机。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递进的视频内容时,梁雨柔瞬间闭嘴。

    谢云溪看到那条视频,一双手缓慢扣紧,垂掩的睫毛下的一对瞳眸,阴冷缩动。

    视频只有不到一分钟的长度。

    战瑾玟看完,猛地握紧手机,面色怒青,将手机啪的砸到地上,“贱人!”

    梁雨柔扫了眼地板上被砸碎了屏幕的手机,嘴角几不可见轻扯,抬起眼看着战瑾玟的印着惑然和不解,“相思和兆年怎么会在一起?看样子,两人挺亲……”

    话到这儿,梁雨柔似是察觉到自己失言,瞬间闭了嘴。

    发到战瑾玟手机里那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视频,正是在星尚杂志写字楼前,陆兆年突然伸手握住聂相思手的一幕。

    不得不,发视频的人,还真是“用心良苦”。

    “聂相思!”战瑾玟指尖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整个人气疯了。

    谢云溪压着面上的冷意,挑眼看战瑾玟,声音轻飘飘的,“兆年几年前就喜欢相思,我还记得四年前相思没了,兆年还因此颓废痛苦了许久。现在兆年大约是刚知道相思活着,是以看到相思,情感上难免有些波动。这也是情有可原的。瑾玟,你别太在意。”

    “情有可原?他有什么好情有可原的?他陆兆年现在是我战瑾玟的未婚夫,我的人!就算聂相思还活着又怎么样?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现在聂相思跟我的未婚夫纠缠不休,就是下贱,就是不要脸!她是表子么?看到一个优秀的男人就想勾搭!”战瑾玟涨红着脸,抓起餐桌上的一盘虾用力往地上砸!

    咣——

    梁雨柔眼皮跳动了两下,紧忙拉住战瑾玟又要去拿其他盘子的手,安抚,“瑾玟,你话别这么难听!我觉得云溪得没错。兆年肯定是刚得知相思还活着,情绪波动下也属正常。你实在不必这样。”

    “这肯定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肯定不是!”

    战瑾玟歇斯底里,“兆年他早就知道聂相思还活着!而且就因为聂相思没死,他迫不及待便跟我提出解除婚约,跟我他不能娶我!以前他只不爱我,可从来没不娶我!都是因为聂相思,都是因为她!”

    “你什么?兆年知道相思还活着,便立刻跟你提出解除婚约?”

    谢云溪脸色难以自控的有些僵硬和苍白,攥紧手指,看着战瑾玟问。

    梁雨柔看了眼谢云溪,双眼闪了下,没话。

    战瑾玟讽刺的笑,双眼赤红看着谢云溪,“没错!可是他陆兆年算盘打错了!我是绝不可能对他放手!就算是死耗,我战瑾玟也要跟她耗到底!还有聂相思,给我等着!聂相思,你给我等着!”

    战瑾玟大吼完,弯身抓起地上碎掉的手机,走到客厅拿起包,冲出了别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