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7章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背诵《三字经》事件后,战曜和时勤时聿都安分了,该送学校的送去学校,该乖乖上学的乖乖上学。

    聂相思瞧着特喜乐,也暗暗佩服某人惩治起人来“一针见血”见杆立效的本事。

    在星尚杂志社的工作也慢慢得心应手,同事间的相处目前看来尚算“融洽”,而白心微近来也没刻意找过她麻烦,故意刁难她,好似真的在观察她有无这个实力做好本职工作。

    一切都似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日,临近中午于敏叫聂相思去了她办公室。

    “禾欢,坐。”

    聂相思一进办公室,于敏笑着起身,便拿着水杯接水边。

    聂相思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看着于敏。

    于敏将接好的水放到聂相思面前,“先喝口水再。”

    聂相思端起水杯喝了口,放下,看向于敏。

    于敏无奈笑,“咱们都认识时间不短了,怎么还跟我这么客气,拘束?”

    “在工作上,您是我上司。”聂相思。

    于敏挑眉,“我懂了。你的意思是,在工作上我是你的上司,上司和下属权职明确,不能越矩对么?”

    聂相思轻扯唇。

    于敏点头,“没关系,很快我就不是你上司了。”

    “?”聂相思愣住,惑然看着她。

    于敏双手合十放到桌面上,面容柔和,“我已经向总裁辞职,并且总裁已经同意我的辞职申请。所以不日,我便会离开杂志社。”

    聂相思惊,却不知道该什么好。

    她虽觉得于敏人很好,没有架子,可两人到底也没有好到可以过问私事的程度。

    所以有些事,便不好开口问。

    于敏看出来,,“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期间我也动过无数次想离职的念头,可每一次,都因为我儿子而坚持了下来。”

    聂相思下意识的看了眼于敏办公桌上相框里的男孩儿。

    男孩儿年纪,眉眼轮廓便已十分出众,只是看着过于冷了,倒不像是**岁的孩子,那凌厉深沉的眼神,反而更像一个成年人。

    聂相思轻眨眼,看向于敏。

    于敏也刚将目光从照片移开,眼波里潺过片片水晕,盯着聂相思,“可是近来,我发现我儿子在这里生活得很不快乐,我看到他笑的次数越来越少。所以我想,会不会是因为这里的回忆很多都不美好,才让他越来越沉默。又或者,是我这个母亲太忙,陪他的时间太少,他因为寂寞和孤独而封闭自己。禾欢,你现在还年轻,不明白孩子对母亲而言有多重要。在我心里,没什么比励远重要。“

    此刻的于敏在聂相思眼里是发光的,很美。

    聂相思不由得对她笑了笑,“我明白。”

    于敏微怔,旋即轻摇摇头,大约是觉得聂相思其实并不太懂她的感触。

    毕竟于敏并不知道,聂相思其实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我打算带励远换个城市重新开始。”于敏摊摊手,面上露出少许不好意思,“其实这个辞职我也是昨天突然决定的。你不会觉得我太草率太任性了吧?”

    聂相思摇头。

    于敏便伸手握了握聂相思的手,对她眨眨眼,“禾欢,从第一次见我就很喜欢你,我把她归结为你我的缘分。”

    聂相思脸红,“是我的荣幸。”

    于敏歪头看她,“我辞职时,总裁问我心目中可有适合顶替我位置的人选,我跟总裁有。你猜我的是谁?”

    “副主编?”聂相思都没想,。

    因为她觉得主编辞职,副主编不就自然而然升迁么?

    于敏却摇摇头,认真,“我的是你。”

    “……我?”

    聂相思双眼睁大,大感意外。

    “我觉得你是块璞玉。”于敏夸赞道。

    “我不行!”聂相思忙摆手,“主编,我刚到杂志社不到一个月,对杂志社的很多事都不是很清楚,我怎么胜任得了主编这么要紧的位置?”

    “禾欢,你不用妄自菲薄。我既然在跟总裁推荐你,自然觉得你有这个潜力。就算你目前无法做到主编该做的所有事,但我相信,以你的聪明,很快便能摸得一清二楚!”于敏。

    “主编,我很感谢您提拔我。只是不论从经验方面,还是在杂志社工作的时间长短,副主编都比我适合主编这个位置。”聂相思轻皱眉。

    于敏静静的看着聂相思,嘴角嚼着淡淡的笑,“禾欢,虽然我喜欢你,但我在杂志社也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对杂志社是有感情的。所以我不会因为我个人的喜好,就随便推荐给总裁一个不可塑的人坐在主编的位置上。我推荐你,是真心实意觉得你比心微有这个实力。”

    “主编……”

    “好了。”于敏笑,“现在我只是推荐了你。至于最后的结果,还得看总裁如何定夺。我这会儿告诉你,不过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候总裁真的任命你当这个主编,吓着你!”

    话到这儿,于敏稍停了停,又,“原先我还担心提前告诉你这个,若最后没当选,你会失落。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担心得多余了。你并不在意这个。”

    聂相思看着于敏,半响,对她轻轻耸了耸肩膀,“主编,您这样待我,我也不跟您隐瞒。其实我并不打算在杂志社久待。”

    “哦?”于敏疑惑。

    聂相思抿唇,面上滑过赧颜,“我有别的打算。到杂志社工作只是暂时的。我只能跟您,只要我在杂志社上班一天,我都会认真对待这份工作,绝不会亵渎。”

    于敏望着这样的聂相思,好一会儿,叹道,“真可惜。”

    聂相思对于敏笑了下,“还是要感谢您的青睐。”

    于敏遗憾的看着聂相思,叹息摇头。

    聂相思睫毛轻闪,缓缓垂下了眼睫。

    ……

    聂相思从于敏办公室出来,办公室其他同事已经出去吃午饭,此刻办公室里除了她和于敏,再无其他人。

    于敏后脚出来,见只有聂相思一人,便道,“禾欢,你还没吃午饭,我们一起吧。”

    聂相思看向她,“不用了主编……”

    “我不是让你跟我分吃一份。我今天中午没带饭,我是,你跟我一起做个伴出去吃。”于敏无奈笑。

    “……”聂相思囧笑,抿唇点头。

    于是,聂相思便和于敏一道走出了办公室。

    而就在两人走出办公室后,副主编室的房门,缓缓从里推开。

    ……

    下午下班后,聂相思和一众同事从写字楼出来,就见身着铁灰色西装的陆兆年长身倚在车身上,眯眸盯着她。

    陆兆年今年不过二十二三,一身严谨的西装加身,都难掩他的年轻俊朗。

    从写字楼出来的,以及从他身后经过的人,无论男女目光都不由自控的被他牵引。

    聂相思在心里叹气,本不想搭理他,且腿已经朝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

    可走了没几步,聂相思到底停了下来,偏身望向陆兆年。

    陆兆年面庞沉峻,不再如之前见到聂相思时毛头子般的莽撞和热情,现在的他,也许心情没变,可被他压制住了。

    所以现在她面前的,是经过用层层冷硬的纸张包裹住的陆兆年,一个全然陌生的陆兆年。

    见聂相思停下,陆兆年才站直身,星眸目不转睛沉暗的盯着聂相思,迈动沉稳矫健的步伐朝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走到聂相思面前,她的气息拂进他鼻息时,陆兆年便觉得整个胸腔都被疼痛刺穿了。

    “找我?”

    陆兆年心痛如绞,偏偏聂相思冷静自持。

    陆兆年张唇提气,嗓子眼似是被什么堵住了,堵塞沙哑,“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聂相思目光安静。

    “……随便什么都好。”陆兆年捏紧拳头。

    聂相思双眼自然从他身上撇开,拿起手腕看腕表时间。

    可还没看清,陆兆年蓦地伸手覆握住了聂相思佩戴着女士手表的手腕。

    视线受阻,聂相思抬头盯着陆兆年,粉唇抿着,样子有些不悦。

    聂相思此时对陆兆年表现出的不耐和冷淡,以及她此刻的不悦,都如鞭子狠狠扇打在他的心脏上,他痛得快死,她却毫无知觉。

    陆兆年眼眸猩红,如鲠在喉,“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是希望,我们能继续做朋友而已。相思,我没有资格做你的爱人,难道做你朋友的资格也没有么?”

    聂相思轻皱眉,从他手掌中抽出手,翩长的睫毛低低垂下,“还是不了吧。”

    做什么朋友呢?

    将来不久,他便会和战瑾玟结婚。

    战瑾玟又知道他对她……

    若让战瑾玟知道两人还做上了朋友,以她的性子,免不得要一直找她的麻烦。

    而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什么都不管!

    陆兆年俊脸刷地苍白,瞳眸里的红便更是深浓,惊愕却更受伤的盯着聂相思,声线涩哑得厉害,“你就这么讨厌我么?讨厌到连做朋友的机会都不给我?”

    聂相思看着这样的陆兆年,心下要什么感觉都没有是假的,毕竟陆兆年从头到尾都未做过伤害她的事,可面上却始终无波无谰,“我只是觉得没必要。”

    “为什么没必要?”陆兆年却突然激动的朝聂相思跨了一步,犹如受伤的困兽般沉沉嘶吼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