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6章 老公,你累不累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满脑子只回荡着一句话:聂相思没死,她没死……

    战瑾瑶送战津和战瑾玟回到老宅,便打算离开,可看到战津和战瑾玟下车往院门口走时,不知怎么的,就下了车。

    自从知道聂相思还活着,战瑾玟整个人一直处在失魂落魄的状态中。

    跨进院门口的门槛,战瑾玟突然喃喃自语起来,“聂相思还活着,一切就得通了。他不喜欢我,但从来不不娶我。可那次他跟我,不能娶我!原因原来在这里,在聂相思这里!”

    “聂相思死了,他的心也死了。所以就算不喜欢我,他也不会喜欢别人。为了家族利益娶我,是妥协和委曲求全的选择。因为他没有别的理由和动力拒绝这桩能给他带去巨大利益的婚约。”

    “可是聂相思活着回来了,他见到了。他又有了理由,有了希望。他反悔了,他不愿意因为利益牺牲他的婚姻了。因为他想要聂相思,想要聂相思做他的妻子!”

    “呵呵……陆兆年,你打的好算盘!”

    战津反应缓慢,战瑾玟一口气了这么多,他便有些愣,看着她。

    战瑾瑶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听到战瑾玟这番话,眉心拧了起来。

    “那样了,聂相思都死不了!”战瑾玟慢慢转头盯着战津,面容苍白,一双眼睛却通红,充斥着阴毒和狠辣,张着唇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只是,躲过一次权当她侥幸,可下一次呢?她还能躲得过去!“

    “战瑾玟!”

    战瑾玟这话刚出口,战瑾瑶脸一沉,提高嗓音冷喝出声。

    战瑾玟吓了一大跳。

    想是没注意到身后跟来的战瑾瑶。

    惶然瞪大眼,扭头朝身后的战瑾瑶看去。

    当看到战瑾瑶面上的沉怒时,战瑾玟轻抽气,“二姐……”

    “你心肠怎么这么歹毒?”战瑾瑶怒盯着她,“相思从就在我们家,是我们的亲人,她现在还活着,你非但不为她高兴,反而还诅咒她,你有没有心?”

    战瑾玟眉眼惊跳,白着脸跨出门槛,飞快走到战瑾瑶面前,抓住她的双手,焦急道,“二姐,我没有诅咒相思的意思,你误会我了。”

    “有没有误会你,你心知肚明!”

    战瑾瑶猛然抽出手,眸光冷亮盯着她,“战瑾玟,你虽然是我亲妹妹,但在我心里,相思跟你一样重要。你要敢做再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二姐,二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怎么可能做伤害聂相思的事?你了解我的啊,我就是嘴上话不好听,可我心里从来没想过害人。二姐,你相信我!”战瑾玟红着眼看着战瑾瑶,呜咽道。

    战瑾瑶眯眸,“最好是我误会你!”

    完,战瑾瑶瞥了眼站在门口沉眉盯着她的战津,嘴角冷勾了下,转身回到车里,开车离开了老宅。

    看着战瑾瑶的车彻底消失在视线尽头,战瑾玟因为紧张战栗的身体,很快平复下来。

    伸手拂了下湿润的眼角,战瑾玟转身,目光戚戚望着战津。

    这样的战瑾玟,让战津一下想到了另一个女人。

    她也总是拿这样凄凉哀怨的目光看着他,战津一颗心蓦地疼到颤抖,一双眼腾地红了,伸出一只手递向战瑾玟。

    战瑾玟低下头,心头一片凄寂之余,到底闪现丝丝缕缕的感怀和感动来。

    也许在这个世上,真正对她好的,也只有他一个了。

    ……

    第二天周末。

    战廷深果然邀战瑾瑶和战廷脩到别墅家中聚会。

    战廷脩和战瑾瑶都决定晚上连夜离开。

    是以,聚会时间定在中午。

    战廷脩和战瑾瑶一到,便捉着两个家伙逗,爱不释手。

    时勤时聿平日高冷混不吝,可面对真正对他们喜爱和好的长辈,倒也乖巧萌人,一个比一个会讨人欢心。

    没了“其他一些人”,中午的聚餐气氛相当愉快轻松。

    吃过午餐,一伙人到别墅花园散步闲逛。

    战廷深和战廷脩分别站在战曜左右侧在前走着。

    时勤时聿撒欢的各种蹦。

    聂相思则挽着战瑾瑶的胳膊在最后慢慢走着,闲聊。

    聊着聊着,战瑾瑶忽然握住聂相思挽在她手臂上的手,滑低声音,“相思,廷深他能耐再大,可他也是个凡人,总也有疏漏顾及不到的地方。所以在廷深照顾不到的地方,你要保护好自己,不要给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

    聂相思目光浮动,看着战瑾瑶,“二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二姐长时间在外,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对家里,对你们,想照顾也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次妈……也是惊到我了。以前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妈会想不开。我心里……挺不好受的。”

    战瑾瑶没有回答聂相思的话,而是道,“相思,经过这次,二姐只能保证,以后尽量多抽时间回来看看你们。这几年咱们家发生了太多不好的事,二姐希望,咱们家以后都不要再发生什么变故,一家人都要好好儿的。“

    “二姐你放心吧,这里有我和他。”聂相思对她笑笑。

    战瑾瑶伸手摸摸她的头,眼神温柔,“傻相思,其他的事都交给廷深,你呢,只管保护好你自己,别让你自己受委屈就行。只有你好,廷深才会好。”

    聂相思不受控制朝前方某人的背瞄,脸蛋微红。

    战瑾瑶望着聂相思看战廷深的眼神,那样的情不自禁,甜蜜婉转。

    一直悬浮在战瑾瑶心头的顾虑终是散了。

    她一直担心,聂相思并非心甘情愿跟着战廷深。

    但现在看来,聂相思又岂有半点勉强的意思。

    两人分明是两情相悦。

    战瑾瑶眯了眯眼,朝前看了眼,拉着聂相思站在原地。

    聂相思愣了愣,大眼通明看着战瑾瑶。

    战瑾瑶脸色严肃,“相思,二姐在这里有两件事要告诉你。”

    聂相思心襟颤动,望着战瑾瑶的双目也慢慢严肃下来。

    ……

    下午四点过,战廷深带着一家子送战瑾瑶和战廷脩离开。

    随即战曜便带着时勤时聿回了别墅。

    战廷深伸臂勾过聂相思的肩,把人裹进怀里,垂眸凝着她,浅声问,“二姐跟你了什么?”

    聂相思睫毛快速一闪,随即抬起大眼,笑眯眯的看战廷深,“我们女孩儿家的事,你也要问?”

    “什么女孩儿?你是我老婆。你的事我当然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战廷深捏捏聂相思的下巴,挑动长眉。

    聂相思嘴角细细卷起,捉住他的大手从她下巴处拿下,“二姐没跟我什么。”

    “没什么,了那么久?”战廷深对于聂相思的事,永远这么心眼,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

    聂相思心下暖烘烘的,主动伸手抱住他的背,娇软的身体密密实实的紧贴他,声音软绵绵的,“这次妈吞服安眠药吓着二姐了,二姐要工作,又不放心妈,所以拉我叮嘱了一些事。让我抽时间多看看妈,陪陪妈。”

    战瑾瑶不放心盛秀竹嘱咐聂相思多照顾,倒也情理之中。

    战廷深轻抿薄唇,垂眼轻看着聂相思,“妈那边我会多抽时间,你照顾好你自己,别让人欺负了去就行。”

    聂相思闻言,一扬秀眉,“我有那么容易被欺负么?你总这个。”

    “嗯,我担心。”战廷深低头亲亲她白皙的额头。

    聂相思眸光清澈盯着他,“老公,你累不累?”

    战廷深微怔,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踮起脚尖,双手从他宽阔的背部往上,环住他的脖子,“你要管理战氏那么大的集团,又要管我,管时勤时聿,管爷爷,管妈,你会不会累?”

    战廷深目光清柔看着聂相思闪动着心疼的大眼,嘴角轻勾,“其他倒不觉得累,就是有时应付你有些些。”

    聂相思皱紧眉,脸浮上自责,“我太没用了对不对?”

    战廷深心尖微揪,搂紧她,高挺的鼻尖轻蹭她的鼻子,“是挺没用的。一两次就直嚷嚷受不了,疼,要死了……”

    “战廷深!”

    聂相思脸囧到通红,双眸含水瞪他,“我是认真的!你过不过分?!”

    “呵。”

    战廷深涔涔笑,鼻尖猛地照着她的鼻头往下压,薄唇随即熨帖下,紧紧的含住她的唇,黑瞳灼暗中带着几丝戏谑,沙哑,“别墅里有健身房,不想继续这么没用,每天给我去健身房连个把时。省得每次都不尽兴。”

    聂相思恼得张唇想话,他却趁机将气息一股脑全递送进了她的口腔。

    聂相思便唔唔的不出清一个字。

    战廷深捉着她深吻了通,才慢慢从她唇上退开。

    两人的唇都有些红润,饱满。

    聂相思水眸氤氲娇嗔盯着他,长长吐了几口气,哑声,“真好意思倒打一耙!”

    他还不尽兴,每回至少两次,次次把她往死里折腾。

    现在上班了还好,一周也就三四次,以前天天……

    都这样了,他还要怎样尽兴?

    聂相思想到他不尽兴,心里就拱包,恼怒的咬咬饱满水润的下唇,提起脚尖踩他的脚。

    战廷深未卜先知般,在聂相思提起脚的瞬间,飞快箍着她的细腰,直接将她整个拎抱起,朗声轻笑着大步朝别墅里走。

    聂相思吓死,红着脸急急推他,爷爷和孩子们就在别墅里啊大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