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5章 谁让我喜欢他呢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还有明天,明天邀大哥和二姐到家里来聚。”战廷深低头看聂相思,扬眉,“还有别的顾虑么?”

    聂相思脸上微红,大眼有神看着他,哼哼道,“我再想想。”

    战廷深瞅她那傲娇样,就想伸手捏一捏她的鼻子!

    一家四口刚上车。

    战瑾玟和陆兆年便从车里下来。

    聂相思坐在副驾座,战廷深启动车子时,她眼角无意间瞄到朝楼里走的战瑾玟和陆兆年,眸光只微微定了一秒,便收了回来。

    战廷深也看到了,不过没什么表情。

    ……

    战瑾玟和陆兆年到达包房,包房里的气氛沉默。

    战瑾玟看了眼包房里的几人,疑惑道,“三哥呢?”

    战曜、战廷脩以及战瑾瑶都没回答。

    战津从沙发里站起,几步走到战瑾玟面前,浑暗的双瞳直直盯着战瑾玟,“来了。”

    战津如今这般模样实在有些磕碜,战瑾玟看着凑近的他,眉头皱了下,不冷不淡道,“嗯。”

    战津并不介意,拉着战瑾玟的手朝餐桌边走,“就等你了,坐下就可以吃了。”

    战瑾玟眉头皱得更深,看了眼被战津握着的手,倒没挣开,又望向战廷脩问,“大哥,三哥呢?”

    “有事,先走了。”战廷脩语气平淡。

    “走了?”战瑾玟抿唇,”妈呢?“

    战廷脩盯着她,”有事。“

    “又有事?”战瑾玟面上露出些许不满,“既然都有事,还聚什么会?”

    战瑾瑶面无表情瞥了眼战瑾玟,没她什么,起身对陆兆年道,“兆年,坐吧。”

    “二姐。大哥。爷爷。”陆兆年得体的一一打过招呼,后才看向战津,“伯父。”

    战津没看陆兆年,只管拉着战瑾玟和他坐到一块。

    “爸,兆年在问候您呢,您怎么回事?”战瑾玟不快的盯着战津。

    战津愣了好一会儿,才似反应过来,讨好的拍拍战瑾玟的手,抬起皱褶的眼皮朝陆兆年看去,“都是一家人,随意些。”

    “坐。”战廷脩也看向陆兆年,。

    陆兆年似不经意扫了眼餐桌周围,星眸微微掩下,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看到陆兆年坐下,战津便看着战瑾玟宠溺的笑。

    战瑾玟见此,心头到底软了软,给了战津一个笑脸。

    战津咧开嘴,拿起筷子给战瑾玟捻她爱吃的菜。

    除了陆兆年,战曜三人都看着战津和战瑾玟,饶是内敛的战廷脩,眉头都往中间锁了锁。

    ……

    开始吃饭。

    战曜就动了两下筷子,就放下筷子坐到一边,不声不响。

    战廷脩和战瑾瑶绕是心里再强大,瞧见战曜这般,也吃得心不安理不得,战曜放下筷子没一会儿,两人也相继停了下来。

    陆兆年自然而然的也跟着落筷。

    战瑾玟一门心思都砸到陆兆年身上了,见陆兆年不吃了,她也跟着不吃了。

    “……瑾玟,你怎么吃这么点?”

    战津见此,不得了了,紧张得不行,“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把身子给伤着了?你这样可不行,任何东西都比不得你的身体重要!”

    “爸,您想太多了,我只是吃饱了。您快吃吧。大家都等您一个了。”战瑾玟看着战津,声音还算平和。

    “你看看你,都没吃几口。乖,再吃点。”战津拿起公筷,给战瑾玟夹了一碗的菜。

    战瑾玟浅蹙眉,盯着战津,“我真的吃饱了。您别管我。您快吃真的。”

    “瑾玟……”

    “算了算了,您慢慢吃吧,我跟兆年先走了。我们俩还有点事。”战瑾玟打断战津的话,从位置上站起,对陆兆年道,“我们走吧。”

    陆兆年抿唇,看了眼战津僵愣的脸,眼阔轻缩。

    陆兆年近一年常常想,他心里大约生了病。

    以往很容易被牵引的事,现在再次看到、遇到,竟让他的内心,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冷漠麻木的,让他自己对自己也生出许多陌生感来。

    他也安慰自己,这也许是大多数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被改变的共同点!

    所以他现在看到战津脸上露出的可怜,以及,堪比卑微的神情,内心毫无触动。

    战廷脩和战瑾瑶都把眼睛微微别开了。

    战曜只盯了眼战瑾玟,对此什么都没。

    ……

    战瑾玟和陆兆年走出大楼,陆兆年率先上了车。

    战瑾玟见他一如既往对她不体贴随意的态度,习惯了么?

    不。

    没有哪一个女人会习惯这样的刻意冷漠和无视。

    每一次遇到,都还是会犹如针扎进心窝的疼!

    战瑾玟深呼吸,加快步伐走到副驾座,伸手去拉车门,不想拉动了两下都没拉开。

    战瑾玟愣了下,从车窗口看陆兆年,“兆年,把车门开下,打不开。”

    陆兆年垂眸系安全带,“我还有事,你自己打车回去,或是让你朋友来接你。”

    “你什么?”战瑾玟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匪夷的盯着陆兆年冷毅的侧颜。

    陆兆年打火后,眼角瞥斜她一眼,声音冷漠,“松手。”

    战瑾玟没松,反而更握紧车门把手,胸口起伏剧烈,激动道,“陆兆年你什么意思?你要这样就抛下你的未婚妻不管么?陆兆年你还是个男人么?”

    “我就是这种人。”陆兆年冷冷盯着她,“松手!”

    “我不松!陆兆年你开门,开门!大晚上的你能有什么事?”战瑾玟脸绷得铁青。

    陆兆年眯眼,“我最后一次,松手!”

    “陆兆年,啊……”

    战瑾玟刚开口,陆兆年蓦然发动车子往前飚出。

    战瑾玟完全没料到陆兆年真这么狠心,在那样的情况下,无所顾忌的开车。

    车子往前的一刻,她整个人被带着猛地扯出。

    她一吓,本能的松开车门把手,但惯性使然,她人也被一下扯拉,摔到了地上。

    战瑾玟脸刷地雪白,掌心刮蹭到地上,登时一阵火燎般的疼。

    突来的疼痛和惊吓让战瑾玟暂时忘了其他。

    眼泪刷地掉下来,拿起手放到嘴边轻吹,视线模糊,战栗的往前看。

    可入目,哪还有陆兆年的车影子。

    战瑾玟喉咙不设防,呜咽出声,坐在地上控制不住的发抖。

    战曜四人出来,看到的就是坐在地上哭得毫无形象的战瑾玟,也都惊了惊。

    战廷脩压眉,几大步上前,一把抓住战瑾玟的双臂,把人扯了起来,“怎么了?”

    “大哥。”战瑾玟看清战廷脩的脸,蓦地嚎啕大哭。

    战廷脩,“……”

    ……

    战曜不想回老宅,心都飘到珊瑚水榭的时勤时聿身上,所以战廷脩和战瑾瑶兵分两路。

    由战廷脩开车送战曜去珊瑚水榭。

    战瑾瑶则负责送战津和战瑾玟回老宅。

    路上。

    战瑾玟坐在后车座不停的哭,边哭边跟战津和战瑾瑶大吐苦水,倒没其他的,只陆兆年对她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冷漠,如何如何拿她不当回事。以及她如何如何对他好等等。

    战瑾瑶开她的车,对她的话,基本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陆兆年不拿她当回事,还不是因为人压根就不喜欢她。

    而且陆兆年对她的不喜欢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只要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当初她要死要活非要和陆兆年好,现在落得这样的结果。

    若换作她,根本不好意思跟人这些,她觉得尴尬,更觉得没脸!

    自己种下的因,就算结出来的是颗毒果喂你吃,你也得吃!自己作怪谁?

    可战津心疼啊!

    当即就要给陆正国打电话。

    战瑾瑶白眼都快翻穿车顶了。

    “爸,您别打!伯父对兆年一直很严厉,兆年做错什么,伯父还会动用家法。我不想因为这些害兆年被伯父惩罚。”战瑾玟红肿着双眼,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战津皱眉,“他对你这么不好,你还护着他?”

    战瑾玟吸吸鼻子,苦笑,“谁让我喜欢他呢!”

    “我一开始就不同意你跟他!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战津道。

    “是啊,他不喜欢我,他喜欢聂相思嘛。”战瑾玟冷笑,“可是聂相思已经死了,他的心也死了!现在他身边的人是我,只有我!他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也不会再给他喜欢别的女人的机会!这样,他就算不喜欢我,他也不会喜欢别人!”

    战瑾瑶眼眸微深,从后视镜看战瑾玟。

    正想着什么,就听战津,”相思没死!“

    战瑾瑶双眼当即一眯。

    战瑾玟愣住,目光怪异看战津,“爸,您是不是糊涂了?聂相思四年前就死了!什么没死?”

    战津顿了会儿,,“我刚刚才见过相思,跟你三哥一起来的。她没死。”

    “不可能!”

    战瑾玟身形猛地抻直,双瞳陡然瞪大如牛,盯着战津,声线已然隐隐有些慌乱,”聂相思活着?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她在四年前就被炸死了,死了啊!“

    “爸爸这些年精神不济,但还没意识混乱到以假乱真。你三哥带聂相思到明月阁聚餐,我是亲眼见到的,非常清楚不是幻觉!真的是聂相思!”战津耐烦道。

    战瑾玟心脏震然,颤然,一对眼球剧烈的晃着抖着,整个人陷入无尽的惶恐和震愕的漩涡中。

    满脑子只回荡着一句话:聂相思没死,她没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