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4章 病入膏肓,离死不远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一路上一家五口气氛和融欢乐。就连喜行不言于色的战廷深嘴角清扬起后便没放下来过。

    战廷深一行五人到明月阁,战廷脩和战瑾瑶已经到了。

    两人一见聂时勤和聂时聿,各“抓”了一只抱着。

    战廷脩给人的感觉没有战廷深那般锋利不易接近,但也不是性格很好的那种,一般人也都不太愿意接近和敢招惹。

    可他抱着一只家伙时,面上流露出来的温和看着特别的暖。

    战瑾瑶性子本来就不低调,成长的背景和她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养成她喜恶分明的性格。

    从她抱着包子时,就不停的这儿摸摸那儿捏捏就可看出,她对包子的真心喜爱。

    聂相思看到这样的画面,心里又暖又感动。

    她还是孩子的时候,战廷脩和战瑾瑶就对她极好。

    虽然长大些了,因为工作的缘故,聚少离多。

    但她们曾给过的温暖,历久弥新。

    是以看着他们对时勤时聿表现出的亲近和由衷的喜爱。

    聂相思心里的感触非常深。

    战廷深一行人到了有十分钟的样子,战津到了。

    在答应来参加聚会时,聂相思就已经想到会见到战津。

    所以她也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可当战津人终于出现在她面前,他如今的样貌到底还是让聂相思暗吃了一惊。

    他患尿毒症晚期,她在榕城时便知晓。

    但她之后有上网查过,尿毒症其实严格来并非绝症。

    只要坚持做血液透析,根本不会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然而战津现在的样子却并不像过着正常生活该有的饱满状态。

    战津不过七十出头,整个人看上去竟比九十多的战曜还要苍老沧桑。

    他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长期做透析的缘故,一团白一团黑的,倒有点像患白癜风的病人的皮肤。

    很瘦!

    已经四五月份,他还穿着短款羽绒服,羽绒服套在他身上,就跟该穿号衣服的人,却穿了件加大号衣服的样子,裤子是深灰色的休闲裤,松松垮垮的,好似往前迈一步就能掉下来般。

    总而言之。

    这样的战津与她记忆中冷漠刻板的战津,变化大得像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战津呢。

    看到聂相思时,面色凝窒了几秒。

    可随即便恢复如初,好似就这么轻松的接受了聂相思的“死而复活”。

    战瑾瑶是在看到战津后才放下怀里的包子,起身走到战津身边,挽着的他的胳膊带他朝包房里走,“爸,您不是跟瑾玟一起来么?瑾玟呢?”

    战津患病后,反应有些迟钝。

    战瑾瑶问了好一会儿,战津才回,“她晚点就来。”

    战瑾瑶扶着他坐在包房的沙发上,浅皱眉,“瑾玟太不像话了,要是不能送您一起过来,该给我和大哥来个通知,让我们去接您也好。您身体不好,一个人过来,路上要是遇到什么事该怎么办?”

    战津看着战瑾瑶,半响抿唇道,“别怪她,她最近忙得很,累。”

    战瑾瑶嘴角抽动了下,没再什么。

    战津目光浑浊,缓缓转到聂相思身上,定住。

    可他并不话,就那么盯着聂相思看。

    聂相思与他对视几秒,便将目光错开了。

    “时勤时聿,那是爷爷。”

    战瑾瑶走过去,抱起时聿,笑着对时聿和时勤。

    时勤时聿一早就盯着战津看。

    现在听战瑾瑶这样介绍。

    两个家伙抿抿嘴巴,都朝聂相思看了过去。

    聂相思脸色冷静,其实她想对时勤时聿笑笑的,她试了,可笑不出来。

    更无法对时勤时聿点头或是一句让时勤时聿叫人的话。

    时勤时聿见聂相思没表态,也都没开口。

    战津看到时勤时聿的反应,比看到聂相思时还要淡。

    只是看了眼时勤时聿,便把眼睛转开了。

    似乎也并不在意,时勤时聿是否开口叫他。

    抱着时聿的战瑾瑶见战津这般,心微微一凉,便没再哄时勤时聿叫他。

    战曜看着战津,面容沉重。

    战津是他和妻子唯一的骨血。

    战曜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对战津自然也是极宠极疼的。

    现在他又患了病,瘦得都脱了形,除了面对战瑾玟时能勉强提点劲儿,平日便是父子面对面坐一整天,估计都不上一句话!

    战曜每次看到战津,除了心痛,便是无尽的无力。

    其乐融融的氛围,因为战津的到来,变得微妙且沉默。

    一众人又等了一会儿,没见盛秀竹来。

    战廷脩便拿出手机给盛秀竹打了电话询问情况。

    电话打通,盛秀竹很快接听。

    却不等战廷脩开口,盛秀竹便今天的聚会她参加不了。

    战廷脩问原因,盛秀竹三缄其口。

    最后实在瞒不过去,才她晚上答应梁雨柔跟她吃饭。

    战廷脩闻言,眉心瞬间拧紧,眸光深讳凝了眼聂相思。

    也因为聂相思在,战廷脩不好现在盛秀竹什么,和她了两句便结束了通话。

    这厢。

    战瑾瑶也打过了战瑾玟的电话。

    战瑾玟道她现在来的路上,大约还有半时左右到。

    战瑾瑶听到“半时”这三个字脸就沉了,但也没战瑾玟什么,挂了电话,便招呼服务员上菜,不打算再等她!

    战津听到战瑾瑶让服务员上菜,便抬眸盯着她问,“瑾玟快到了?”

    “还有会儿,我们边吃边等吧!”战瑾瑶眯眼。

    等战津反应过来战瑾瑶话里的意思时,脸一下沉了沉。

    战瑾瑶看见,伸手捏了捏鼻梁。

    ……

    菜上桌。

    除了战津,所有人都坐到了餐桌边。

    战瑾瑶看着战津,“爸。”

    战津看她一眼,,“你们先吃,我等瑾玟。”

    战瑾瑶扶额,眉尖轻拧,耐着性子道,“我们边吃边等也是一样。”

    “我等她!”战津道。

    “她战瑾玟是孩子么?约定好的吃饭时间,她自己没到,要我们所有人等她一个?”

    战曜已经很隐忍不愿战津什么。

    可战津的表现实在让他无法不动怒!

    尽管心里已经浓烟滚滚,但战曜仍是压着脾气,低声道。

    “你们不会等,我也不用你们等,我自己等!”

    战津隔了几秒,。

    “战津!”

    战曜听到这话,真的是忍不住了,抬手就要往桌上拍,可落下时,眼角捎带过坐在聂相思边上的两个包子,愣是忍住了,虎目难掩怒意盯着战津,“你少给我倚老卖老!我是你老子,老也是我比你老!不就是边吃边等么?怎么就不行?怎么就对不起你,苛待她战瑾玟了?”

    战津盯着战曜,这下反应突然快了,战曜完,他便立刻道,“今天是一家人聚餐,外人到了,自己的家人还没到,难道不应该等她到了再开餐?”

    外人?

    战曜气得双眼喷火,“你是不是糊涂了?”

    战津又缓了会儿,才回,“我不是糊涂了,我是病入膏肓,离死不远了。”

    “你……”

    “爷爷!”

    战瑾瑶适时握住战曜的胳膊,皱眉,软声安抚,“今天难得一家人团聚,别因为一点事争吵不休。既然爸觉得我们不该不等瑾玟来就开餐,那我们便等她来了再开始就是。我去给时勤时聿叫点吃垫垫肚子。”

    “我去吧!”

    聂相思浅声。

    随着聂相思开口,桌上所有人齐齐看向她。

    聂相思反应平平,从容站起,朝包房外走。

    战曜看着聂相思的背影,心头不是点的难受和心疼!

    这叫什么事?

    孙子都给他战津生了两个,在他战津心里,竟还是个外人!

    惶不论聂相思这个当事人现在的心情如何。

    饶是他,都觉得寒心冻骨!

    ……

    明月阁每个包房外都候着一名服务员。

    聂相思走出包房,正在看菜单点吃。

    这时,身侧的包房门忽然从里打开。

    聂相思微怔,偏头看去。

    就见战廷深一手抱着一个家伙面容寒沉的从包房里出来了。

    聂相思懵。

    战廷深薄唇冷厉的抿直,盯了眼聂相思,便抱着时勤时聿阔步朝走廊出口走。

    聂相思提气,赶紧把菜单还给服务员,追了上去。

    ……

    电梯里。

    聂相思迷茫的盯着战廷深,声,“怎么突然走了?有急事?”

    “嗯。”

    “……什么?”聂相思问。

    战廷深从电梯反光壁看聂相思疑惑的脸,“带你们去安静的地方吃一顿好的。”

    话到这儿,战廷深从电梯反光壁抽回视线,偏头垂眸,温柔看着她,“我们一家人吃。”

    聂相思鼻尖猛地窜上一道酸涩,激得她眼睛都红了。

    战廷深爱怜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若非双手占着,真想把人拥进怀里抱抱她。

    时勤时聿看看聂相思,又看看战廷深,而后在战廷深拱起了屁屁,把脑袋靠在战廷深肩膀上。

    ……

    从电梯里出来,战廷深抱着时勤时聿,聂相思则抓捏着战廷深西装一角。

    这场景,要是战廷深显老点,估计都以为这三儿都是战廷深的孩子呢。

    “老公,我们就这么走了,爷爷怎么办?”聂相思不放心战曜。

    “等这边结束,赵叔会送爷爷回别墅。”战廷深。

    “大哥和二姐好容易回来一次……”

    “还有明天,明天邀大哥和二姐到家里来聚。”战廷深低头看聂相思,扬眉,“还有别的顾虑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