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3章 可能是个假爸爸吧!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脩屏息,缓缓将深敛的双眸从时勤时聿脸上移开,看着战曜,“爷爷,您的要管我和瑾瑶叫哥哥和姐姐的人,不会就是廷深吧?”

    战曜瞥他一眼,“除了他,还有别的人叫你大哥,叫瑾瑶二姐?”

    战廷脩内敛的表情登时精彩万分,轻启冷硬的薄唇盯着时勤时聿,好半响才勉强压住内心的震动,咬牙低哼,“好你个战廷深……”

    “好,他当然比你好!”

    战曜炯然盯着他,“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快四十了?名副其实的老男人一个!起这个,你今儿个就跟我正儿八经的,你到底怎么想的?打一辈子光棍?你看你弟,俩儿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你还要都没人要,你好意思?!”

    战廷脩,“……”

    “还有你!”

    战曜话锋一转,瞪着回不过神来的战瑾瑶低喝,“你大哥快四十,你快三十七了,比他不了多少!你们两个都给我学着点廷深!没个争气的!”

    战瑾瑶,“……”

    “别人家是儿子娶不着媳妇,我们家是女儿嫁不出去!笑死个人!”

    战瑾瑶脸到耳朵,再到脖子,一片囧红,弱弱,“爷爷,我不是嫁不出去……”

    “你嫁得出去你倒是嫁一个给我看看啊!”战曜一副把战瑾瑶鄙视彻底的模样。

    战瑾瑶瘪嘴,心口中了无数枪,头一歪靠在战廷脩肩上,无限接近猝!

    战廷脩同病相怜的伸手拍拍战瑾瑶的头。

    战曜瞧见,又翻了个白眼。

    ……

    和战廷脩战瑾瑶见完面,战曜便带时勤时聿回了别墅。

    赵铭将车停在别墅门前,战曜带着时勤时聿下车时还有有笑,乐乐呵呵的。

    可当一老两走进别墅,看到沙发里端方坐着的冷峻男人时,爷孙三儿脸都是一个激斗,傻在了当场。

    张惠从厨房探出头,飞快看了眼战曜三儿,而后又快速把头缩了回去。

    时勤时聿反应过来,嗖一下退到战曜伸手,分别抓住战曜的两边衣摆。

    战曜,“……”

    他也想躲在谁身后怎么办?

    ……

    五分钟后。

    时勤时聿并排站在冷严坐在沙发里的男人面前,战曜悻悻然握着拐杖坐在时勤时聿背对的沙发,苍老的面庞轻绷起,虎目颇有点无辜的盯着战廷深。

    心里却在想。

    早知道他今天下午这么早回来,他应该带着时聿时勤踩着晚饭饭点回来。

    这样,即使看到他坐在沙发里,也不会这么怵!

    可偏偏这个点才不到下午四点!

    很尴尬啊好不好!

    “怎么办?”战廷深没看战曜,淡淡望着时勤时聿。

    时勤时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胖乎乎白嫩嫩的脸可怜巴巴的对着战廷深,摇摇脑袋。

    战廷深垂眼沉吟了两秒,挑眉看向战曜,”爷爷,我时候没完成您给我布置的任务或是不听教诲,您是怎么‘鼓励’我的?“

    战廷深的是”鼓励“,而不是”惩罚“。

    但其实潜意识都差不多。

    战曜眼角不自在的抽搐,“……别胡,你时候那聪明劲,能干劲儿,哪有完不成任务的时候?而且你从就听话懂事,根本就没有不听过教诲。我当然也就没……‘鼓励’过你!”

    战廷深不话,面色平平。

    战曜见状,半张脸都跟着抽抖起来。

    一两分钟过去,战廷深还没开口。

    时勤时聿心头打起鼓,偷偷瞄战廷深。

    战廷深就看着战曜,眸光沉遂。

    战曜脸都抽僵了,心下实在被他这样无声的直视给盯得毛毛的,沉沉吸口气,皱着眉,以商量的口吻,“要不背个三字经?”

    “不要!”

    “我拒绝!“

    哪知,时勤时聿立刻一扭脑袋,惶恐的看着战曜,异口同声拒绝道。

    这……

    战曜眉毛为难的皱紧,抬眼看战廷深,“不然……”

    “嗯。我觉得这个鼓励方法很好。”

    战廷深慢条斯理打断战曜的话,眯眯眼看着全身上下都写着拒绝的两个家伙,,“要鼓励人的办法,你们的太爷爷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既然你太爷爷都这么了,你们就背吧。游戏房我先锁着,你们什么时候背好,我什么时候把游戏房的钥匙给你们。”

    “爸爸!”时勤时聿提气,分别冲到战廷深左右两边,各自吊抱着战廷深的一只胳膊。

    时聿撅着嘴,黑曜石般漂亮黝黑的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战廷深,“爸爸,我错,我跟你保证,以后一定乖乖去上学,再也不翘课了。能不能不背?”

    “爸爸。”时勤盯着战廷深。

    “不背三字经也行。”

    战廷深幽幽。

    时勤时聿脸一亮,“谢谢……”

    “改被唐诗宋词三百首如何?”战廷深思考的皱眉,看着时勤时聿。

    时勤时聿,“……”眼前这个爸爸可能是个假爸爸!

    “廷深……“

    “爷爷,您到这儿住的这几天,住得惯么?”

    没等战曜完,战廷深轻抬眸看着战曜问。

    战曜怔住,抿唇盯着战廷深看了会儿,而后自觉从沙发里起身,对时勤时聿,“走,太爷爷带你们去书房被三字经。有不认识的字告诉爷爷,爷爷教你们。”

    时勤时聿不死心的望着战廷深。

    战廷深不为所动。

    时勤时聿见“上诉”无望,只好一步三回头的朝战曜走。

    战曜牵着时勤时聿往二楼走时,,“你们的爸爸时候特别听话,特别可爱。太爷爷偶尔‘鼓励’你们爸爸时,你们爸爸还会赖着太爷爷撒娇。太爷爷现在想想,当初你们爸爸跟太爷爷撒娇时,太爷爷就不应该心软!唉,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战廷深面无表情。

    心软?

    战曜年轻时对待培养他的问题,从来采取的是铁血手腕!

    战廷深偶尔回想起当初。

    深刻觉得,要不是他命大,恐怕现在就没他了!(某十一摊手:这相爱相杀的爷孙两啊!)

    ……

    战曜和时勤时聿在书房苦哈哈的背三字经前,还商量了会儿,等聂相思下班回来,就跟她告某人的状,把聂相思也拉到他们的阵营,以此孤立战廷深!

    他们人多力量大,长久下去,不信战廷深能一直这么霸权下去!(某十一:真的不要不信)

    在这样的信念下,爷孙三儿终于等回了聂相思。

    可能是老天爷也看不惯战廷深的独裁吧,聂相思回来没多久,战廷深接了个电话便出门了。

    战廷深不在,便大大方便了爷孙三儿跟聂相思大吐苦水,以及吐槽某人的专断!

    “思思,你廷深让时勤时聿背三字经过不过分?过不过分?他们还是个孩子啊,不到五岁!字都认不了几个,你让他们怎么背?荒唐对不对?“

    “妈妈,你是了解我跟我哥的,我们三岁的时候太奶奶就开始教我们三字经,可到现在我跟我哥都不会背。”

    “妈,爸爸这次真的有点过分了!”

    “思思,廷深的**和霸道,你应该感触最深!”

    “妈妈,我跟我哥是你们两个的孩子,可爸爸都不跟你商量下,就自己定了惩罚我们的方式,你不觉得爸爸很不尊重你么?”

    “嗯,严重同意!”

    “思思……”

    “打住!”

    聂相思被战曜和时勤时聿轮番轰炸战廷深的一番话,弄得她耳朵都嗡鸣了,连忙举起双手做了个中止的手势。

    战曜和时勤时聿见此,停了下来。

    三脸期待的对着聂相思。

    聂相思:o(╯□╰)o

    “爷爷,宝贝儿们,你们要表达的意思,我都清楚了。”聂相思。

    战曜和时勤时聿同时点头,再同时递给聂相思一个“然后呢”的表情。

    聂相思抿抿唇,表情认真,“对于您孙子,你们的爸爸,想必都非常了解了。你们的这些,我通通都能感同身受!”

    “嗯嗯。”爷孙三儿点点头。

    “你们要明白,我跟你们永远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聂相思严肃。

    爷孙三儿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聂相思拉到了她同一阵营,三双眼睛都冒着光。

    聂相思眼皮垂了垂,隔了三四秒的样子,突然重重叹了口气,一脸的忧愁望向战曜和时勤时聿,一副同仇敌忾的口气,“放心吧,我以后下班回来,会帮助你们背的!争取尽快把任务完成!”

    what?

    三双眼睛瞪大,略无言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又叹了口气,双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从沙发里站起身,朝厨房走,“上了一整天的班,回到家才发现又累又饿,我去看看张阿姨做好晚餐没。”

    战曜和时勤时聿互相盯着。

    十几秒后,时勤和时聿一下扑到了战曜怀里,大叫,“太爷爷,我们一定是见到假爸爸和假妈妈了!”

    走进厨房的聂相思一听两个家伙忧愁的叫唤声,登时噗嗤乐出了声。

    ……

    战廷脩和战瑾瑶只腾出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

    所以周六,作为老大的战廷脩做主,把一家人约到一块儿聚餐。

    由于战廷深已经很久不回老宅。

    便老规矩,战廷脩在明月阁订了餐,一家人去明月阁聚餐。

    周六休息,下午近六点,战廷深开车回别墅,接上战曜、聂相思以及时勤时聿,去了明月阁。

    一路上一家五口气氛和融欢乐。就连喜行不言于色的战廷深嘴角清扬起后便没放下来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