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2章 除了你,不会有别的女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顿了顿,战廷深扫了眼自己被掐得隐隐作疼的,眼角斜她一眼,低哼,“有你一个就够我吃一壶,再多几个,我这条胳膊还要不要?”

    聂相思瞪他,“这么,你还真有这个想法?”

    战廷深干脆转过头,深深盯着她,“我若是有其他想法,何至等到现在?又何必怕你知晓?”

    “……你多厉害!”

    聂相思皱紧眉,声恼他道。

    战廷深回过头,看着前方,“除了你,不会再有别的女人。”

    聂相思盯着他。

    开了会儿,战廷深抿唇,“思思,你真正不高兴的是我,还是其他,嗯?”

    聂相思眉心倏然跳了跳,盯着他的双眼一下收回,看向车前。

    战廷深拿眼角看她一眼,没再继续追问。

    车子停在星尚杂志社所在写字楼前,聂相思垂下头,慢慢解安全带。

    战廷深轻偏头看着她,“稍等下,我让白祁给你买了午餐,你带上去吃。”

    聂相思解开安全带,抬头看他,清明的大眼仍有几分郁郁。

    战廷深伸手拿起她一只手,捏在掌心里,黑瞳深凝她,嗓音温浅,“别不高兴了,你知道我心里的人是谁。”

    “……妈还是很喜欢梁雨柔。”聂相思嘴唇动了几下,才总算肯袒露心声,告诉战廷深她真正不痛快的点。

    战廷深眼眸微眯,“战家和梁家是世交。爷爷和梁雨柔的爷爷又是至交。妈从外市嫁到潼市,那时对潼市全然陌生,一个朋友亲人都没有。因为战梁两家走的近,妈和梁雨柔的母亲自然而然熟络起来,最后成为密友。梁雨柔首先是密友的女儿,加之从黏我妈,对她也格外的耐心和尊敬,妈难免亲近喜爱些。“

    聂相思目光通透盯着战廷深,“真的只是因为是密友的女儿,所以格外喜欢她么?”

    战廷深轻皱眉,“只能是这样。”

    聂相思提了口气,在座椅上微微坐直,盯了眼从前方缓缓滑停下的车内走下的白祁,抿抿嘴唇对战廷深轻声,“我去上班了。你待会儿回公司前也是吃点东西,知道?”

    “还不高兴么?”

    战廷深拉紧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问。

    聂相思看着他,不想骗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也骗不过,怏怏耸肩,“我会调整好的。”

    “思思,只要信我就好。”战廷深道。

    聂相思点点头,见白祁已经站到车外了,便从战廷深手里抽出手,推开车门下去了。

    从白祁手里接过午饭,对他笑笑,“辛苦了。谢谢。”

    白祁看着聂相思的脸,眼神有些飘忽,,“应该的。”

    听话,聂相思又盯着白祁看了几眼,才收回视线,对车内的战廷深挥了挥手。

    战廷深眯眸,点头。

    聂相思方转身,朝写字楼走了去。

    战廷深和白祁看着聂相思走进写字楼,便也各自开车去了战氏。

    ……

    逸合医院。

    战廷深和聂相思已经离开病房好一阵子。

    梁雨柔一双眼依旧时不时掉几滴眼泪,面容欣慰。

    战廷脩和战瑾瑶见她这样,许是觉得有点尴尬,又不知该什么安慰,便借故出了病房,去外头转去了。

    见儿子女儿出去了,盛秀竹赶紧伸手握住梁雨柔的手,心疼的看着她,“雨柔,又让你受委屈来了。”

    梁雨柔愣,抬手揩了揩眼角的泪,“伯母,您什么呢?什么我受委屈?我高兴得很!”

    “孩子,在伯母面前,你就不要强撑了,啊?”盛秀竹红着眼角哽声道。

    “伯母,我真的没什么。看到相思还活着,我发自内心的高兴。”梁雨柔笑着,眼泪却掉得愈快,“伯母您看到了么?相思回来了,深哥都变得不一样了。您看深哥对所有人都冷冷冰冰的,可他看着相思时,眼神多温柔啊。话都轻声细语的,完全把相思当珍爱的宝贝呢。相思好幸福,有深哥这样的男人因她生因她‘死’,因她快乐因她悲伤。我真高兴,真的真的特别高兴。”

    “雨柔……”

    盛秀竹用力捏了捏梁雨柔的手,怜惜不已的看着她,“你这么善良,以后一定能遇到比廷深更优秀的男人,你会幸福的。”

    “伯母,深哥对我来,便是这世上最好最优秀的男人。我不会再遇到比他更好的。我心里清楚知道这点。”

    梁雨柔扯着嘴角,泪眼婆娑,“虽然这辈子我跟深哥注定无缘,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深哥能幸福,快乐。我不求别的,我只希望偶尔能见见深哥,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我就知足了。”

    盛秀竹看着梁雨柔,双眼里满是疼惜和感动。

    在此时的盛秀竹眼里,大约觉得梁雨柔便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

    正因为梁雨柔在她面前表现出的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良贤淑和隐忍,盛秀竹内心深处无端滋生出许多的遗憾和失望。

    这些遗憾和失望主要来自于,如此优秀的梁雨柔无法成为她的儿媳妇。

    对比总是“玄妙”。

    盛秀竹对梁雨柔的遗憾和疼惜越重,对聂相思的满意度恐怕就越不可能可观!

    梁雨柔想达到的目的,大概也不过如此。

    ……

    第二天,盛秀竹出院,战廷脩四兄妹都去接了,梁雨柔也在。

    从医院出来,战瑾玟立刻上了自己的车。

    被梁雨柔和战瑾瑶搀扶的盛秀竹看了眼战瑾玟,心头便是一阵寒。

    战廷深打开后车座车门,看着盛秀竹。

    梁雨柔和战瑾瑶便扶着盛秀竹朝战廷深的车走。

    上车前,盛秀竹突然看着战廷深,皱眉问,“相思呢?”

    梁雨柔和战瑾瑶顿了下,盯着盛秀竹。

    “上班。”战廷深吐出两个字。

    盛秀竹抿唇,样子有些严肃,“也是。工作要紧。”

    战廷深盯着盛秀竹,薄唇合着,并未过多解释。

    倒是战瑾瑶在盛秀竹上车后,在她耳边,“我昨晚跟相思聊天,她她刚上班没几天。我觉得相思应该是想来的,只是不好请假。”

    盛秀竹斜看了眼战瑾瑶,没什么。

    梁雨柔低眉顺眼的坐在盛秀竹旁边,从始至终没开口。

    ……

    因为盛秀竹突然轻生,战廷脩和战瑾瑶各自都空出了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

    盛秀竹出院后,在四合院安顿好,战廷脩和战瑾瑶才得空回了老宅。

    不想回到老宅,除却战津外,没见着战曜人。

    战曜买了手机,手机里除了聂相思的号码,谁的都没存。

    不仅如此,战廷脩等人压根就不知道战曜也开始用手机了。

    所以只能联系赵铭询问老爷子的行踪。

    赵铭一见是战廷脩打来的,各种惊讶。

    所以战廷脩一问战曜所在,赵铭二话不直接他们这会儿正在某游戏玩点打游戏。

    战廷脩和战瑾瑶震惊,老爷子晚年这喜好有那么点刺激人啊!

    于是乎,战廷脩和战瑾瑶迫不及待想看老爷子撩袖子打游戏的壮观场面,挂了电话,便直奔赵铭的地址。

    ……

    到达目的地,全副武装的战瑾瑶和战廷脩很轻松的找到了战曜和赵铭所在的位置。

    因为两人所在的位置,是目前这一块最热闹的。

    战廷脩和战瑾瑶彼此看了眼,从人堆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了进去。

    一进去。

    就看到赵铭抱着几件外套,站在扛着把“狙击枪”的战曜身畔,而战曜正满面通红的对着游戏机专心致志的狂射击……

    战廷脩和战瑾瑶:=_=

    “啊啊,死了一个,又死了一个……哥,厉害!”

    “哇啊哦,哇啊哦~~”

    “哥,这边,这边……耶!”

    “……聂时聿,你好吵!”

    “我帮你加油。”

    “谁要你加油?”

    “……”时聿顿了顿,果断扭过脑袋,捏着两只拳头对战曜道,”啊,太爷爷加……咦,太爷爷,你一个都没打死诶!”

    战曜眉毛一竖,差点把手里的“抢”当场给掰了!

    赵铭想乐,可又怕战曜看见生气,便转过头笑。

    不想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前,目瞪口呆看着这边的战瑾瑶,和神情一言难尽的战廷脩。

    赵铭悻悻。

    ……

    西餐厅。

    战曜拉着个脸子坐在时勤时聿中间,还在郁闷自己打游戏输了的事。

    时勤时聿好奇的看着对面坐着的战廷脩和战瑾瑶。

    战廷脩和战瑾瑶同样一脸神奇的盯着两个家伙。

    “我忍不住了!”

    战瑾瑶蓦地深呼吸,盯向战曜,“爷爷,您就算再想要孙子,也不能拐人家的啊!”

    战廷脩,“……”用关爱智障儿童的同情眼神看自家妹纸。

    战曜白眼往天花板上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拐人家孩子了?”

    “这,这不都铁证如山了么?”战瑾瑶看看时勤时聿。

    “瑾瑶,不是当爷爷的嫌弃你!毕竟智商这个东西它是天生的。”战曜。

    战瑾瑶听到战曜这么,不生气也不介意,反而笑了,“爷爷,您讨厌不。”

    战曜瞧她那可喜人的样儿,禁不住勾唇,不再卖关子,低头分别看了看时勤时聿,柔声,“他们是你爸爸的哥哥和姐姐,你们要叫大伯和二姑姑。”

    时勤时聿点点头,看向战廷脩和战瑾瑶,异口同声,脆生生道,“大伯,二姑姑。”

    战瑾瑶呆若木鸡。

    战廷脩屏息,缓缓将深敛的双眸从时勤时聿脸上移开,看着战曜,“爷爷,您的要管我和瑾瑶叫哥哥和姐姐的人,不会就是廷深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