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1章 痴心不悔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去的路上,聂相思给战廷深发了条消息,告诉了他她去医院的事。

    战廷深没回她。

    聂相思以为他在忙,打算到了医院再打电话给他。

    到了医院。

    聂相思停好车,正要拿出手机给战廷深打。

    战廷深的电话倒先一步打了过来。

    聂相思愣了下,接听。

    “下车。”战廷深道。

    聂相思眨眼,愣头愣脑的打开车门下车,回头才看到站在车前,一身精良西装加身的挺俊男人。

    聂相思欣喜,挂了电话冲过去抱住,“老公。”

    战廷深卷唇,搂住人,眸光宠爱看着她,“傻样儿。”

    聂相思吐吐舌头,从他怀里退出,拉着他的手朝车走,“我在来的路上买了花和水果……我不知道买什么,所以就买了这两样。”

    战廷深柔软望着聂相思。

    聂相思打开后车座车门,松开战廷深的手,把一篮水果拎出来,也不客气,塞到战廷深手里。

    战廷深稳稳接住,但眉头却皱了起来。

    聂相思把花从里抱住,关上车门,用车钥匙锁上车,单手抱着花,另一只手跨上战廷深的胳膊,对他笑,“你提着果篮的样子也很帅!”

    战廷深黑线。

    他可以不用这么帅的!

    ……

    到盛秀竹所在vip病房门外,聂相思有些紧张,挽紧战廷深的胳膊,把他拉住了。

    战廷深微讶,垂眸看她。

    当看到她轻绷的脸时,战廷深了然,挑眉,“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丑媳妇?

    聂相思不满的掀起眼皮看战廷深。

    战廷深无声笑,“是谁非要来?嗯?”

    好吧。

    是她非要来的!

    自己选择的,再紧张也不能退缩!

    如此想着,聂相思果断抽出手,走到病房门前,伸手就要敲门。

    可某人的手比她更快,已经直接把房门拧开了,开了,了……

    聂相思:-_-|||

    聂相思刚做好的心里建设,瞬间坍塌,跟个傻子似的杵在门口。

    病房里的几人听到开门声,刷地看过来。

    虽然是战廷深开的门,可聂相思却在他前头站着。

    尽管战廷深仗着身高优势,站在她身后也十分显目。

    但怀里抱着一大束花的聂相思吸睛力还是略胜一筹。

    所有人的目光非常精准且直接的钉到了聂相思身上。

    画面像是电视屏幕被按了暂停键,呈现静止状态。

    聂相思表情僵硬,吞了口口水才机械的抬脚往里迈。

    随着聂相思移步往前,病房内的几人先后吸气,猛然回过神。

    “我的天!我天!”

    战瑾瑶红着眼冲过来,双手抬起在聂相思肩上犹豫了好几秒,才落下握住,上下左右的看她,“天啦,天啦……相思,相思,你是相思么?”

    战廷脩眼眸里亦是意外和震惊并重,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移向慢慢从门口走来的战廷深。

    好吧。

    就算前不久战廷深让他出手帮榕城的聂家时,战廷深这张金口愣是没跟他提一嘴聂相思!

    聂相思看到战瑾瑶这样,心口酸楚,想抱她,可怀里有一大束花挡着,只得作罢,含泪看着她道,“二姐。”

    二姐?

    战瑾瑶发红的眼瞳滞了秒,旋即便把称呼转变这样的事给抛开了,眼泪啪的掉下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个坏丫头。”

    聂相思用力吸鼻子,咧着嘴对她笑。

    战瑾玟又高兴又生气,握着聂相思的肩膀用力摇了摇。

    聂相思将漫到眼眶的雾气眨散,看向战廷脩,“大哥。”

    战廷脩扣紧双拳,重重应,“嗯。”

    聂相思眼底的水汽又往上漫涌来,她低了低头,又轻提口气,抬起眼看战瑾瑶,“二姐,我去看看妈。”

    战廷脩和战瑾瑶不可避免又被聂相思这一声“妈”给弄得愣了下。

    不过都非常快速的适应了。

    嗯,不适应能咋办?总不能还叫奶奶吧?那才叫真乱!

    战瑾瑶勉强压住满腔情绪,松开聂相思,让到一边。

    没了战瑾瑶的遮挡,聂相思和坐在病床上的盛秀竹都第一时间看清了彼此。

    盛秀竹满眼的不可置信,目不转睛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深呼吸,走到盛秀竹病床边,心将手里的花放到床头桌上,才望向盛秀竹,哑声道,“妈,相思来看您了。”

    盛秀竹一双瞳孔蓦然收缩,还插着针管的手都抖了起来,“你,你真的是相思?”

    聂相思眼角卡着泪光,点头,“我是相思。”

    盛秀竹张大嘴,呼吸一下喘重了不少。

    聂相思忙坐下,伸手抚她的胸口,“妈,您……”

    “伯母,大哥二姐,你们等急了吧。现在是正午,餐厅比较忙,等餐花了不少时间。”

    聂相思话还没完,一道柔软的女声从门口洒了进来。

    聂相思闭上嘴,轻蹙眉回头看。

    当看到提着一大袋打包来的食物突然呆站在进门不远的梁雨柔时,嘴唇便抿紧了。

    盛秀竹倏地看向梁雨柔,面色复杂。

    战廷脩和战瑾瑶对看了眼,都看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背对着门口,黑眸只盯着坐在病床边沿的聂相思。

    “相,相思?”

    梁雨柔难以置信的望着聂相思,脸色不知因为太过震惊还是其他,发白。

    聂相思对她点了下头。

    “……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梁雨柔扣紧手里的袋子,蠕动着苍白的唇道。

    聂相思没话,反是将一双大眼转向战廷深。

    战廷深面不改色。

    “天啦!”

    梁雨柔猛然吸口气,几大步上前,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桌上,走到聂相思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眼泪就开始掉个不停,“相思,真的是你么?我太不敢相信了?我以为你……”

    着,梁雨柔拉着她站起,也上下看了看聂相思,哽咽道,“太好了,你还活着!我真是太高兴了。”

    聂相思还是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双瞳轻眯。

    “伯母,您看啊,相思还活着!你看她,长大了,越来越好看了。”梁雨柔比战瑾瑶和战廷脩都还激动,拉着聂相思对盛秀竹兴奋道。

    盛秀竹看着这样的梁雨柔,心绪难平。

    聂相思还活着,她本也该感到高兴才是。

    再不济,她也是叫了她十多年“奶奶”的人。

    梁雨柔没到之前,盛秀竹心下除了震惊,倒是有几分庆幸和欣喜的。

    可现在看到梁雨柔。

    盛秀竹惊觉自己适才的心情再不存在。

    看着梁雨柔如此真心实意的为聂相思还活着的事感动高兴,盛秀竹只觉得心疼,对聂相思竟也生出几分不应该的不喜来。

    ……

    聂相思两点半还得上班,是以并未在病房久待,不到半时便和战廷深离开了医院。

    车上。

    聂相思沉默得有些异常。

    战廷深也不话,只管开他的车。

    开到大半,聂相思忽然转过头看着战廷深,表情平静,眸色也变成和两人四年后初见时的冷静,“你之所以不让我来医院看妈,是因为梁雨柔?”

    战廷深从后视镜看她,双瞳深沉,合着薄唇没应答。

    “这两天,梁雨柔一直在医院照顾妈?”

    他不回答,聂相思就当他默认了,脸冷了冷,继续道。

    战廷深保持缄默。

    聂相思放在腿上的双手捏紧了,“那晚你留在医院陪妈,梁雨柔也在?”

    战廷深眉头跳动了下,总算没继续沉默了,,“赶不走!”

    聂相思听到这三个字,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继续生气!

    聂相思憋屈的瞪他,“她对你可真是痴心不悔!”

    战廷深蹙眉,仿佛还挺不乐意被人这样钟意。

    “我真是傻。”聂相思看着他,酸溜溜的,“竟然相信这几年你身边没别的女人!”

    “没有!”战廷深道。

    “没有梁雨柔是男人么?她以前可是你的未婚妻!”聂相思醋意大发,心里特别的憋闷,提不上劲儿。

    一股火一股火的往胸口堵,又不能肆意发!

    战廷深太阳穴两边跳凸了几下,压低眉毛,“胡!”

    “我是胡么?你去哪儿她跟到哪儿,在榕城也是!你母亲住院她表现得比谁都积极!对大哥和二姐也是,体贴入微照顾有加。如果不是你给人希望,她能这么积极么?”

    最最让聂相思郁闷的是。

    梁雨柔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在病房又给她倒水又给她削苹果的,走的时候还亲自送她们出来,而且还“温柔”的叮嘱战廷深路上开车心!

    聂相思光是想起,就郁闷得想掐人!

    而她真的也掐了。

    伸手就揪战廷深的胳膊。

    战廷深本能的绷住胳膊,但转瞬便放软了胳膊上的肌肉,方便聂相思掐揪,从后视镜包容的看聂相思气得脸颊通红的模样,语气还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淡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自己气自己,你笨么?”

    聂相思更气了,在他胳膊上换了个地方,继续掐,“你们男人是不是都特乐意几个女人追着你们跑?是不是都觉得一夫多妻制才该是社会约定俗成的常态?”

    听话,战廷深眉峰越拧越紧,任由聂相思发泄的掐够了,收手气咻咻的瞪他,才抿抿薄凉的唇,“别把其他男人龌蹉的想法强安到我头上!”

    顿了顿,战廷深扫了眼自己被掐得隐隐作疼的,眼角斜她一眼,低哼,“有你一个就够我吃一壶,再多几个,我这条胳膊还要不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