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0章 养了一家子不经事的孩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微拧眉,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便侧躺起面对聂相思,伸手把人勾进了怀里,薄唇覆到聂相思耳边,叹声道,“算了,你想什么时候去看,就什么时候去看吧。都随你。”

    闻言,聂相思愣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抱住了男人精壮的腰封,“谢谢。”

    回应聂相思的,是战廷深落在她发顶的啄吻。

    也许,每个陷入爱情的人,饶是再强盛自我,如果真的爱了,在无形之中其实都会有所改变的吧。

    你看霸道如战廷深,不也在为心爱之人,一点点改变么?

    ……

    翌日,两人早起在洗浴室洗漱,因为战廷深要刮胡子,所以聂相思洗漱就要快些,洗完就站在战廷深面前扭扭捏捏的看他。

    战廷深盯她几眼,侧转向她,把剃须器塞到聂相思手里。

    聂相思懵了一秒,“我不会。”

    战廷深便捉着她的手教她。

    聂相思生怕弄伤他,在剃须的过程中便格外的专注,一对琉璃大眼直直的盯着他的下巴。

    好容易剃完,聂相思大松了口气,可下巴却在这时蓦地被男人捏住,轻张的唇亦叫男人微凉的薄唇封住。

    聂相思微怔,旋即红了脸轻轻回应他。

    战廷深抱起人,走出洗浴室,放到卧室大床上,吻势也在瞬间狂猛。

    聂相思心脏猛地往上提,在他胸膛的两只手赶忙晚上柔柔的捧着他的脸,在他唇舌间轻喘道,“老公,我有话跟你。”

    “你你的。”战廷深松开她的唇,啄了两个她巧的鼻翼,埋头往下。

    聂相思纤长的两扇睫毛抖个没完,垂着眼看他,“……爷爷见过时勤时聿了。”

    “嗯。”战廷深应了声,便没后话了。

    聂相思抿唇,伸手抓他的短发,“还要上班。”

    战廷深皱眉,抬起头,黑眸暗深凝着聂相思,俊脸挂着不满。

    聂相思偷笑,主动抱着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嘴角。

    战廷深便浅叹了声,重新把人抱起,去了衣帽间。

    ……

    战廷深和聂相思穿戴整齐从房间出来,战曜一手牵着一个家伙也乐呵呵的从儿童房出来了。

    不过战曜一门心思都在时勤时聿两个家伙身上,竟然连战廷深和聂相思这两个大活人都看不到。

    战廷深和聂相思不愧是夫妻啊,见状,同时挑了眉。

    而后就听战曜道,“待会儿你们的爸爸妈妈要送你们去幼儿园,太爷爷就让他们上班去,送你们的任务就全权交给太爷爷。“

    时勤时聿瞥了眼战廷深和聂相思,两个家伙都弧度的抿了嘴角,点头。

    战廷深和聂相思听到战曜这话,只以为战曜是怜悯心疼他们要工作辛苦,心下动容。

    ……

    吃早餐时,战曜看到战廷深出现在餐厅,心头别扭,别扭到什么程度呢,连看都没看战廷深一眼。

    为什么别扭?

    其一,不论是聂相思,还是时勤时聿,都是他自己个儿“误打误撞”给撞见了,才知晓的。

    其二,他跟聂相思坦白当年的“电话事件”,聂相思选择对他无条件信任,而他的亲孙子呢?呵呵,无条件相信就是他干的!

    所有啊,很多时候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战曜现在就感觉很受伤,相当受伤!

    吃完早餐,由于聂相思和战廷深都听到战曜要主动揽下送时勤时聿去幼儿园的“重任”,是以两人也没“客气”,不等战曜开口,聂相思便主动提出让战曜送两个家伙。

    战廷深和聂相思先离开别墅,正要上车时,张惠“鬼鬼祟祟”的从别墅出来,一面回头朝别墅门口看,一面快步走下台阶朝聂相思和战廷深这边走。

    聂相思和战廷深微疑的看着张惠。

    张惠走过来,压低声音快速,“昨天老爷子没送两位少爷去幼儿园,而是去了游乐园,今天他们又不打算去幼儿园,好像要去别的地方。先生姐,你们知道就行,千万别是我的。我回去了。”

    完,张惠一溜烟的跑回了别墅。

    战廷深、聂相思,“……”

    ……

    去星尚的车上,气氛略沉默。

    聂相思背靠在车椅背上,一只手放在腿上,抠牛仔裤。

    战廷深抿着薄唇,表情稍显严肃。

    “……那个,爷爷应该是刚知道时勤时聿的存在,太高兴了。”聂相思抿抿下唇,。

    战廷深斜睐了眼聂相思,低哼,“你这么想?”

    聂相思摸摸自己的头发,“反正幼儿园而已,一两天不去上课,也没啥……”

    战廷深压眉,转头盯聂相思,视线冷迫。

    聂相思头皮发紧,秉着识时务为俊杰的宗旨,话锋一转,“当然了,要是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战廷深拉沉着脸,收回目光,直视前方。

    聂相思悻悻的抽了抽脸,后颈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

    车子抵达星尚写字楼前,聂相思快速看了眼某人,,“我去上班了。”

    随后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跳下去,头也没回,逃之夭夭去了。

    战廷深坐在车里,眸光沉然看着聂相思走进写字楼,薄薄的唇抿直,心头却幽幽叹了声。

    总觉得自己养了一家子不经事的孩子!

    ……

    到杂志社,众同事看到聂相思,纷纷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完全不似昨天的不理不睬。

    聂相思眼阔轻缩,微笑着一一回应,走到自己的办公桌。

    刚坐到椅子上,聂相思就扫到了放在她桌上的盆栽。

    当然,不似她昨天送出去的那一盆。

    聂相思抬眼去看吴琪,吴琪看到,立刻对她笑了笑。

    聂相思回以一笑,但也知道,这盆栽并未吴琪送的。

    “是主编。”

    坐在聂相思隔壁位置的男同事,突然探过来对聂相思。

    聂相思吃惊的睁大眼,看向那男同事。

    男同事对她笑笑,缩回头继续工作。

    聂相思呼吸一口,转头朝主编室看去,大眼里藏着迷惑。

    中午休息时间。

    吴琪和一众同事邀她一块吃饭,聂相思以中午还有别的事要办拒绝了。

    众同事离开办公室,聂相思含了口上下唇,起身,朝主编室走了去。

    站在主编室房门前,聂相思抬手敲了敲门。

    “请进。”

    聂相思推门进去。

    于敏看到是聂相思,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对她笑着道,“坐。”

    聂相思双眼轻闪,走到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看着于敏,“谢谢您送的盆栽。”

    “没什么。我住的公寓楼下不远就有一家花店,里面也有卖盆栽的,我见那盆长得漂亮,就买了。”于敏。

    聂相思双手交握了握,“昨天办公室的事,我很抱歉。”

    于敏笑着对她摆手,“那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因为我觉得你干得漂亮。”

    啊?

    聂相思汗颜,“主编,您这么我太惶恐了。”

    “哈哈。”于敏豪爽的大笑,禾欢,你不必这么战战兢兢的,在职场上有职场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就是其中之一。心微对你有偏见,是因为她在你这个年纪,不过是刚从大学里出来的姑娘,她应聘进星尚,连编辑都不是,只是一个的编辑助理。而你却已经在w杂志,不对,应该是国内所有杂志社都知晓的人物……“

    “实在对不起主编,冒昧打断您一下。我觉得您对我过誉了,我哪儿算得上什么人物,我连大学都没上呢。”聂相思笑。

    “编辑这一行对学历要求极低,能者居上。心微恐怕也是觉得你的到来威胁到了她的位置,所以才对你格外的‘看待’。”

    于敏盯着她笑。

    聂相思笑笑,道,“其实我采访到翟导,也是误打误撞,运气好。”

    “我算是看出来了。”于敏煞有其事点头,“你很谦虚。”

    聂相思,“……”她的是实话啊主编大人!

    如果翟司默不是她五哥,她估计就是在他面前把自己杀了都采访不到他。

    好吧她五哥有时候执拗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聂相思也是到今天才知道翟司默这么牛气,她就采访了他一下下,就在杂志行业“名声大噪”了。

    不过于敏在她面前这般直白的剖析白心微的心理,她还是多少有些意外的。

    “还没吃饭吧?”于敏道。

    “马上就去吃了,您呢?”聂相思问。

    “我带了饭。不介意我们一起吃?”于敏邀请。

    “不用不用,我出去吃就好。”聂相思忙站起,“您慢用。我就不打扰您了。再次谢谢您的盆栽。”

    于敏含笑摇头。

    聂相思又对她勾唇点点头,才走出了于敏办公室。

    于敏看着她出去,目光缓缓移到了放在她办公桌上的相框。

    相框里是一名年约**岁的男孩儿,身量瘦瘦的,五官轮廓却已深邃立体,整个神情透着超越年龄的成熟。

    于敏痴痴的看着照片里的男孩儿,双眼渐渐的红了。

    好一会儿,于敏才收回目光,打开办公桌下的抽屉,从里拿出一瓶白色药盒,拧开瓶盖倒出两颗白色药丸,放进嘴里,连水都没喝一口,就那么咽了下去。

    ……

    昨天上班开车来后,车子便一直停在写字楼前的停车区。

    所以聂相思走出写字楼,直接上车,开车直奔逸合医院去了。

    去的路上,聂相思给战廷深发了条消息,告诉了他她去医院的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