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19章 来吧,夫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银座ktv门前,聂相思看着众同事坐上车纷纷离开,张唇长长吐了口气,几大步走到前方不远停着的黑色轿车,拉开副驾座车门坐了进去,连安全带都来不及系,便道,“希希是三哥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我不在的四年,三哥结婚了?”

    战廷深倾身过来给聂相思系安全带时浅声,“没有。”

    没有?

    “……希希不会是三哥心血来潮领养的吧?”聂相思惊疑。

    战廷深摸摸她的头,坐正,扣上安全带,发动车子往前,“希希跟青城儿时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叫你三哥去哪儿领养这么一个跟他极像的孩子?”

    聂相思抓心挠肺的好奇,央求的看着战廷深,“老公,你别跟我转圈了,你直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

    战廷深眼角轻瞥了眼聂相思,撩唇,“希希是青城的亲生儿子,这点已经做过亲子鉴定,不用怀疑。”

    “亲生的?”聂相思瞪大眼。

    “嗯。”

    “……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过,三哥有交往过女朋友?是这四年的事么?”聂相思道。

    战廷深微沉吟,挑眉,“你三哥不喜社交,除了必要的应酬,以及与我们几个的聚会外,几乎都在家关着,而且你也知道,你三哥对女人不感兴趣,甚至没来由的有些厌恶。是以尽管有不少追着你三哥的女人,不过这么多年,我倒没见过你三哥跟哪个女人交往过。”

    连交往过的女朋友都没有一个……

    所以希希是怎么来的?难不成三哥自己能生?咳咳,好吧,这个脑洞开得有点离谱了。

    聂相思皱紧眉,“难道是……代孕?”

    “代孕更是不可能。”战廷深。

    “那希希总不能真是三哥自己生的吧?这太神奇了!”聂相思抓抓头发。

    战廷深见聂相思纠结得脸都皱成团了,沉默了几秒,,“其实你三哥一直都不知道有希希的存在。是在三个月前,希希自己找上门认父!”

    聂相思震惊到已经不知道什么好了。

    希希看上去不过三四岁,比时勤时聿还,自己上门认父?

    确定不是开玩笑?

    “匪夷所思对么?”战廷深眯眼。

    “岂止匪夷所思,简直大跌眼镜!”聂相思表情都有些失控。

    聂相思想,连这种事都有,以后她再遇到别的神奇的事,都不会觉得神奇了!

    聂相思又是摇头又是吸气的自我平复了好一会儿,才偏头看向战廷深淡定得不能再淡定的侧脸道,“希希的母亲呢?”

    战廷深抿唇,摇头,“不清楚。”

    “呵呵,玄幻了!”聂相思惊奇的提气。

    现在的情况是,闻青城从未交往过女朋友,大约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失的身”,对孩子的母亲一无所知,但孩子确实是他的孩子!

    更更重要的是,还是孩子自己送上门认的亲!

    聂相思满腔都是震愕,震愕后,便是感叹。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有主见了么?

    聂相思没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虽然她觉得自己此刻的惊诧会持续很久。

    但也清楚,连闻青城自己都弄不清楚的事,她们再纠结也纠结不出个所以然来!

    “没想到三哥时候那么可爱。”

    聂相思忽然感叹了句。

    战廷深:(⊙﹏⊙)

    ……

    九点过,聂相思便抽空给别墅这边打了电话,张惠告诉她,战曜陪着时勤时聿,让她别担心。

    十点到,她便带时勤时聿休息。

    战廷深载着聂相思回到别墅,战曜时勤时聿都已经睡下了。

    聂相思分别打开时勤时聿的儿童房和战曜的房间看了眼,见都睡得香沉,便也回了卧房。

    战廷深已经去洗浴室洗澡。

    聂相思犹豫了下,还是拿着睡衣钻进了洗浴室。

    撞着胆子进去,聂相思保持低头的姿势,不去理会某人骤然望来的灼深眸光。

    快速把自己剥干净,聂相思红着脸走进淋浴间,身子羞涩的贴着战廷深,其实没别的意思,只是借他的身体遮挡一二。

    战廷深深凝着身前光溜溜白得像雪人的女人,坚硬的喉结上下滚动,没话,将花洒的水温调高了些,拿下,轻轻淋在聂相思身上。

    温热的水源从她肩膀和胸前淋漓而下,聂相思免不得轻吸了口气,慢慢伸手抱住战廷深的腰,亲吻他的胸膛。

    战廷深挤了些沐浴露到掌心,抹到聂相思身上,一瞬黑瞳,幽深似海盯着聂相思轻垂的绵密睫毛。

    聂相思吻了他一会儿,战廷深都没什么反应。

    聂相思幽幽叹息,挫败的抬起脑袋,拿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看战廷深。

    战廷深任聂相思盯着看,面不改色继续给她清洗身子。

    “老公。”聂相思抓抓他的后背,泄气的皱眉,声嘟囔,“你怎么都没反应?”

    战廷深把聂相思身上最后一点泡沫清洗干净,关掉花洒,拿过一边的干毛巾擦了擦聂相思身上的水分,随后抽过睡衣给聂相思套上,吻吻她的眉头,“先出去,老公很快就出来。”

    聂相思不动,模样倔犟。

    战廷深无奈,伸手捏她的脸,“你低头看看,看我有没有反应?”

    “?”

    聂相思润黑的双瞳滞了秒,低头看。

    当看到支棱得老高的东东时,聂相思一张脸爆红,赶紧撇开双眼,羞窘难耐,捂着脸跑出了洗浴室。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跑出去,墨眸微眯。

    ……

    战廷深是在聂相思出来十分钟后从洗浴室出来的。

    聂相思已经躺到了床上,见他出来,默默抓着被子往上拉了拉,将她眼睛以下的部位都遮了个严实。

    战廷深走过去,轻掀起被子一角躺了进去。

    长臂一抬,将卧室的灯都关了。

    聂相思在黑暗下眨眨眼,身子一寸寸往战廷深边上挪。

    战廷深便侧躺起,待她挪进,便把人裹进了怀里,低头吻她的唇,暗声问,“想了?”

    聂相思呼吸都是烫的,纯羞的,隔了几秒,才低低问,“你要么?”

    “呵。”战廷深便在她唇上笑,“嗯。”

    聂相思长长的睫毛羞涩的扇动,声,“那还等什么。”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在黑暗下的双瞳竟也灼亮惊人。

    聂相思等了会儿,都没等到某人有所行动,咬咬唇,被他捆在身前的一只手缓缓朝他下腹移。

    战廷深紧然收腹,蓦地收紧双臂,抱着聂相思。

    也因此,聂相思被困在两人胸前的手便动弹不得了。

    聂相思轻拧起秀眉,大眼迷惑的看着战廷深。

    “这么主动,该不会是别有目的吧?”战廷深轻翘嘴角,盯着聂相思低声问,口吻接近戏谑。

    聂相思背脊骨却猛然僵了寸,睁大眼,呼吸都屏了屏,“没,没有啊。”

    战廷深身形缓慢往前,聂相思被烫得往后缩,“三,三叔……”

    “叫老公。”战廷深俯低头,喘息道。

    聂相思张唇吐息,“老,老公,太晚了,我们还是睡吧。”

    “那怎么行?夫人今晚这么热情,我可舍不得就这么睡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道理,我懂!”战廷深浅啄聂相思的嘴角,嗓音溶了几分邪肆和焉坏。

    聂相思被他一声“夫人”叫得囧得不行,悻悻,“别闹了,嘿嘿……”

    “来吧夫人。”

    战廷深话间,蓦然抱住聂相思翻了个身,将她覆压到身下,薄唇气势汹汹落到她唇上。

    聂相思吓得暗叫,双手忙掐他的腰,抖着一把嗓音哆哆嗦嗦,“老公,我错了,真的错了……”

    战廷深双臂支撑在聂相思身体两侧,闻言,唇微微从她唇上退开,黑瞳闪着幽光盯着她,“错?你做错了什么?”

    “我,我其实……”

    “其实什么?”战廷深身量往下沉。

    聂相思心尖一栗,道,“我想你答应我一件事。”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他周身的气息显著的冷却。

    聂相思像是被冻了下,瘦削的肩头往上耸了耸,隐忍着心下的不安,软着声音,“我想去医院看看妈。”

    战廷深黑眸轻闪,“她已经无碍,明天便可出院。”

    “就算是这样,我也该去看看啊。她是长辈,出了这样的事,我不知道还好,可问题是我知道啊。我明明知道,却连面都不露,我心里过不去。”聂相思认真道。

    “你有心便好。”战廷深。

    “……老公,你为什么不许我去看妈?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还活着,我已经没必要再躲躲藏藏,去医院看看她没什么吧?为什么就是不行?”

    聂相思不能理解。

    战廷深从她身上下来,躺到她身侧,两片薄唇抿着。

    聂相思转身,侧躺看着他,迫切想知道理由。

    “等妈出院,我带你过去看她。”

    好一会儿,战廷深才淡淡开口。

    为什么要等出院?

    她住院期间,她去看,不更显得她诚意足么?

    聂相思心里有迷惑,但这时并未再继续追问。

    她的目的就是去看望盛秀竹。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她怕再问,某人又突然反悔不让她去看呢?

    聂相思心口被什么东西轻轻压着,让她觉得有些沉郁,只轻轻“嗯”了声,便把身体躺平了。

    关系亲密的两个人,彼此情绪的变化会在最快的时间为对方所感知。

    犹如此刻。

    战廷深亦清晰感觉到聂相思低落郁结的情绪。

    战廷深微拧眉,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便侧躺起面对聂相思,伸手把人勾进了怀里,薄唇覆到聂相思耳边,叹声道,“算了,你想什么时候去看,就什么时候去看吧。我陪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