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16章 小女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到十五分钟,战廷深便开车到了聂相思所在的写字楼前。

    聂相思坐进车里,在战廷深倾身过来给她系安全带时,红着脸声,“你干么真的过来啊?”

    战廷深扣上安全带,便抬头吻住了聂相思的唇。

    聂相思脸更热,温顺的靠在座椅上,由他。

    战廷深亲了会儿,才坐直身,重新扣上安全带,开车往前,“想吃什么?”

    聂相思抿抿润泽的唇,“下午还得上班,随便吃点吧。”

    “几点上班?”战廷深问。

    “两点半。”

    战廷深看了眼车上的时间显示,从后视镜看聂相思,“现在不到一点,还有一个半时,不着急。”

    聂相思点点头,歪着脑袋看战廷深,“你今天去公司了,妈那儿谁照顾?”

    “大哥和二姐今早赶回来了,在医院陪她。”战廷深。

    听话,聂相思含了下嘴唇,盯着战廷深,“老公。”

    “嗯?”战廷深嘴角轻翘,眸光清柔看聂相思。

    不可否认,每次听聂相思用这样软乎乎的声音叫他“老公”,心下还是会抑制不住激动和愉悦。

    聂相思嗔了他一眼,嘴撅了下,“下午还有一个多时才上班,我想……去医院看看妈。”

    战廷深眉峰显见的蹙起,收回目光,盯着车前的路,“这里去医院得四十分钟,一来一回你便没时间吃东西。”

    “没事的。一顿不吃而已。”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声道。

    “胡闹!”战廷深严厉的盯聂相思,“身子刚调理好,就不当回事?谁给你的胆子?”

    聂相思眼角轻抽,声音越是了,“你干么这么凶?不让去就不让去呗。”

    战廷深眉头皱得更紧。

    聂相思有丢丢郁闷,抿着嘴把脸转到了车窗口,嘟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女儿呢!动不动就训训训!”

    “不可能!”

    “?”

    “我战廷深的女儿,绝对是世上最听话最乖巧最懂事最贴心的!”

    what?

    聂相思转过头,怒瞥他,“你是在嫌弃我么?”

    战廷深淡淡斜睐她一眼。

    “你这么嫌弃我,你猜我会不会给你生女儿?”聂相思孩子气的赌气道。

    “由得你!”战廷深哼。

    “就由得我!”聂相思鼓起腮帮子。

    战廷深递给她一个懒得回她的眼神。

    聂相思被刺激到了,捏紧拳头道,“我话在前头,有时勤时聿已经够了,我是不会再生了!”

    “现在这些有劲?”战廷深清飘飘看她一眼。

    “哼!”

    “丫头就是丫头!幼稚!”战廷深。

    “喂……”

    “我现在让你生了?”战廷深淡淡问。

    聂相思,“……”

    “有意思么?”

    聂相思望着战廷深的眼珠子定了定。

    几秒后,聂相思突地拉了拉肩膀,默默摊手。

    好吧,确实没意思!

    反正短时间内她是不可能考虑再生的。

    毕竟……接下来她有自己的打算!

    这般想着。

    聂相思瞅了眼战廷深,轻撅着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战廷深见此,黑眸收回时,不经意扫过聂相思的肚子时,几不可见的眯了下。

    ……

    战廷深带聂相思吃了午饭,又将她送到杂志社楼下。

    聂相思自己解开安全带,憋憋闷闷的看他一眼,“我去上班了。”

    战廷深目光从写字楼扫过,凝向聂相思,“下午下班我过来接你。”

    “我自己开车了,不用你接。”聂相思声音还是闷闷的。

    战廷深盯着她憋屈拉着的脸,突地扬了眉,似笑非笑,“女人!”

    聂相思皱眉,飞快看他一眼,咕哝了句什么,战廷深没听清。

    “我走了。”

    倒是这一句,聂相思得大声,战廷深也听清了。

    战廷深伸手抓住聂相思去开车门的手,把人牵着往他这边带了带,倾过身在她耳边轻轻柔柔的,“不管以后会不会有女儿,你永远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聂相思耳根一烫,紧跟着便是羞,抬起一只手儿推他的肩,“中午没见你喝酒啊,怎么还起醉话来了。”

    战廷深低笑,在聂相思耳畔啄了下,“下午我一定要来接你。”

    聂相思愣住,讶异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伸出两根长指轻捏聂相思的下巴,“我要第一时间确认,我的思思有没有被人欺负了去。”

    聂相思心头一震,接着鼻尖和双眼同时涌上一股酸意。

    战廷深见她这可怜样儿,捉着她的下巴轻晃了晃,叹息,“你你,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

    聂相思喉咙哽塞,伸手缠上战廷深的脖子,没什么,主动抬起下巴,送上自己的唇。

    ……

    在车里跟某人难舍难分了会儿,聂相思几乎是踩着点到的杂志社,一进杂志社编辑部办公室,便有好几道不善的目光朝她追了过来。

    聂相思坦然自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我问你,打印机上的那些资料是不是你当废纸绞了?”其中一个女同事怒气冲冲的走到聂相思面前,大声质问。

    聂相思抬头看她,“我上午就过,如果中午之前没有人认领那些资料,我便默认是当作废处理。我记得,你当时在啊。”

    “你知不知道那些资料里有下个月的专刊内容?你问都没问清楚就作废处理,你清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么?就因为你这么做了,我们整个编辑部这个月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女同事根本听不进去聂相思的话,大声咆哮。

    “既然那些资料那么重要,就该好好保管着才是。再者,在做这些纸质资料时,不应该也留有电子版的么?”聂相思勾着笑,态度不温不火。

    “聂禾欢!你什么态度?因为你是新来的,没有参与这个月的工作,所以就能理直气壮的不在意我们所有同事的劳动成果么?因为你没有参与,所以你就能随随便便把那些资料当做废品处理掉,无动于衷!”女同事情绪越来越激动,嗓门也越来越大。

    而与此同时,其余同事也纷纷帮腔。

    “是啊,她没有付出时间和汗水,当然不会理解我们的感受!不明白把这种不懂得尊重别人劳动成果的人招进来干什么?”

    “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听人家在榕城w杂志可是做过翟导的专访,好不得了啊!”

    “切,谁知道这专访是怎么做来的?”

    “聂禾欢,你自己怎么办吧?”女同事见众人纷纷帮腔,底气又足了不少,抬头挺胸,对聂相思道。

    “什么怎么办?”聂相思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声音凉冷。

    双瞳如在冰水里浸泡过,冷得刺骨。

    聂相思一一看了眼办公室内个个脸上都带着“讨伐”两字对着她的众同事,淡扯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事实是如何,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心知肚明。你们要的资料放到我的办公桌上,没有人告诉我,这些资料是干什么的,我便当做这些资料我能处理。而且我在处理之前便得很明白。在中午之前没拿的资料我就作废处理。而到中午,你们谁都没来拿资料,我总不能看着那些资料就压在打印机上不管吧?那么多,多影响办公室的整体环境。”

    “你强词夺理!”女同事愤然道,“放到你桌上你就能处理?你脸这么大,怎么不你人在办公室里,这间办公室就是你的?我告诉你聂禾欢,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总裁的,连总编都不能随意动,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动?”

    很好!

    越越来劲,越越难听了是吧?

    聂相思一扬眉,手指向办公室其中一张办公桌,“那是你的办公桌是吧?”

    女同事拧眉,“是又怎么样?”

    聂相思皮笑肉不笑,从她面前走过,径直走到她办公桌前。

    随着聂相思走过去,办公室其他人的目光也随之移了过去。

    女同事惊疑的看着聂相思,“你要干什么?”

    聂相思挑眉,突地抱起办公桌上的一只盆栽猛地摔到地上。

    咣——

    巨响!

    众同事,“……”目瞪口呆!

    “啊……你干什么聂禾欢,你疯了么?”

    女同事才疯了呢,因为她疯了般的跑了过去,一把从聂相思手里夺过她又从桌上拿起的某品牌最新款手机,抱住,又怒又急又后怕的瞪聂相思,上气不接下气的喘。

    聂相思却怡然自得的摊摊手,扯唇看着女同事,笑道,“你不是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是总裁的么?我摔总裁的东西,你怎么这么紧张?”

    “这是我的办公桌……”

    “噢~你的啊。”

    聂相思还是笑着的模样,盯着她,“那我以后可不可以把我办公桌上的东西放到你桌上?”

    “你聋了么?这是我的办公桌!凭什么放你的!”女同事被聂相思那一激,激得情绪彻底失控,都恨不得把聂相思撕了恐怕!

    “我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的办公桌是你的,不能放我的对吧?”

    女同事双眼狠狠一闪,哑然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笑,看了眼办公室里的同事,“看来大家的维权意识都很强。既然都介意别人的东西占据自己的空间,又何必把自己不喜的东西强加给他人?”

    话到这儿,聂相思嗓音倏地一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大家不会不懂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