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15章 是在跟我闹脾气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坐在一侧沙发的聂相思看到这样温情温暖的一幕,亦是泪染双眸。

    吃了早餐,聂相思见时间来不及,便对战曜,“爷爷,我上班来不及了,所以送时勤时聿去幼儿园的任务就交给您了。”

    “好好好。”战曜巴不得呢,笑呵呵连了好几个好。

    聂相思勾起唇,分别在时勤时聿脸上亲了亲,便赶去上班去了。

    聂时聿竖着耳朵听到别墅外聂相思开车驶远的声音,大眼溜溜一转,一下扑到战曜怀里。

    “哎哟。”

    战曜接住,把这人儿抱起放到腿上,慈爱的看着聂时聿,“走了,咱们也该去上学了。”

    “太爷爷,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您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纪念下?”聂时聿笑嘻嘻。

    “做什么?”战曜现在还搞不懂聂时聿的套路,见这软嘟嘟的家伙,心里爱得不行,他做什么什么他都觉得可爱极了。

    嗯,就跟战廷深时候一样,他做什么战曜都觉得无敌可爱。

    可这人长大了,性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一点时候的可爱劲儿都没了。

    战曜每每想起这个,就觉得无比心塞!

    聂时勤“乖乖”的坐在沙发里,聂时聿和战曜话时,他也不插嘴。

    “嘿嘿,爸爸前几天给我和哥买了新的游戏,不如我们在家玩游戏吧?”聂时聿睁着一双纯净大眼。

    玩游戏纪念?

    战曜好笑的皱眉,“太爷爷现在还不会玩游戏,等太爷爷学会了,再陪你和哥哥一起玩儿好不?”

    “那我们去游乐园?”聂时聿立刻转换方针。

    游乐园?

    战曜想了想,眯眼看聂时聿,迟疑,“可是今天你们要上学。”

    聂时聿一听这话,露出遗憾泄气的表情,“是啊,今天要上学,我看到太爷爷真是高兴过头了。算了,也不要什么纪念了,我跟我哥还是乖乖去上学吧。唉。”

    聂时勤眼皮朝上翻。

    还是没话。

    战曜看着聂时聿失落的脸,心下不落忍。

    加之他自己也有点私心,想这一整天都跟这两个家伙在一起……

    “……那我们就去游乐园!”战曜。

    聂时聿脸一亮,“真的?”

    战曜疼爱的摸摸聂时聿的脸,“真的。”

    聂时聿快速咧咧嘴,而后迅速闭上,眉头一拧,大眼怏怏的看战曜,“还是不要了吧。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和哥不去上学,去游乐园玩,会生气的。”

    这……

    战曜也想到了聂相思走前信任的托付他,送时勤时聿去幼儿园。

    面上也露出了些些犹豫。

    聂时聿见状,大眼紧张的轻眯了眯,看了眼聂时勤。

    聂时勤垂垂大眼,,“要是我们去游乐园玩,被妈知道,我跟我弟被我妈罚倒是没什么,就怕连累太爷爷。所以还是算了吧,我们去上学好了。”

    “我不怕,我们今天就去游乐园!幼儿园而已,上不上有没什么关系!”

    战曜听到时勤“懂事贴心”的话,原本那点犹豫登时化为乌有,立刻一拍沙发,瞪着虎目,一锤定音道,“时勤时聿,你们别怕,到时候思思要是问起来,你们就是太爷爷自作主张非要带你们去游乐园的,你们不忍心拒绝我,所以才同意的。”

    话到这儿,战曜顿了顿,对时勤时聿眨眨眼,“偷偷告诉你们两个,你们的妈妈最听太爷爷的话,又乖又懂事,最重要的,对太爷爷很好很好,所以她肯定不舍得我什么,嘿。”

    时勤和时聿这下都没话了,只看着战曜呵呵笑。

    于是。

    爷孙三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不去幼儿园,改去了游乐园。

    ……

    对战曜带时勤时聿转去游乐园一无所知的聂相思到达杂志社,原本还算明朗的心情在看到自己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各类文件稿件以及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时,心情瞬间蒙上了一层灰。

    站在办公桌前,聂相思轻蹙着眉,抬眸淡扫过已经到办公室的一些同事。

    这些人像是没看到聂相思,各自忙各自的。

    聂相思轻吸了口气,从肩上拿下包,放到椅子上。

    将办公桌上的东西一一搬到了一旁的打印机上。

    桌上的“不明物体”清理干净后,聂相思声音冷静道,“东西我暂时放到打印机上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杂物占据办公空间,到中午之前没拿的,我就视为无用的,作废处理。”

    一众人仿佛压根没听聂相思话,继续手里的工作。

    聂相思也没再管,坐到椅子上,打开电脑。

    打开电脑后,聂相思输入前任编辑告知她的开机密码,却显示密码错误。

    聂相思输了两次都是密码错误。

    她便没再继续输入密码,脸上也没露出什么,淡定的拿出公司通讯簿,拨到了后勤电话,让他们找人来处理。

    听到聂相思打电话,原本埋头“苦干”的同事,互相之间快速交换了个眼神。

    九点,白心微卡着点到杂志社。

    一到就朝聂相思所在的位置冷看了眼。

    聂相思轻眯眼,两分钟后,起身朝副主编的办公室走。

    站在办公室门前,聂相思伸手敲门,敲了两次,前后相隔一分多钟,办公室内才传出白心微的声音,“进来。”

    聂相思推门进去。

    也就在她进去的一刻,整个办公室的人,迅速转动椅子聚到了一块。

    ……

    “下午有个重要的专访,点名要你负责,你准备一下。”

    聂相思走进办公室,白心微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什么,。

    闻言,聂相思双眼闪过一抹讶异,她以为免不得要再次提及她昨天“旷班”的事,却不想……没有。

    “没别的事,出去吧。”白心微道。

    “……副主编,您的专访是?”聂相思云里雾里。

    白心微抬头,冷冷看着聂相思,“聂姐,有些彼此心知肚明的事,就不必装傻充愣,浪费唇舌了吧?”

    “副主编请明示。”聂相思盯着她。

    总不能什么都不清楚,连采访对象是谁都不知道,下午就稀里糊涂的去采访吧?

    而且她现在只是一个的编辑,她工作范畴可不包括面对面采访。

    “呵。真有意思!”白心微双手抱胸,背部往后靠在椅子上,眯眼盯着聂相思讥笑,“聂姐,你你何必遮遮掩掩?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你自己就擅长装傻,一天不装就浑身不舒服?”

    “副主编如果要这么想的话,那这份工作我恐怕不能胜任!”聂相思到这儿,蓦地冷了脸。

    “聂姐是在跟我闹脾气么?”白心微轻咬牙。

    聂相思提气,“副主编这么问我,我也大着胆子问副主编一句,副主编您现在是在假公济私么?”

    “你!”

    “副主编,您应该知道,在采访前,我们要对采访对象有深入的了解,也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而在采访对象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贸贸然对采访对象进行采访,其一是对采访对象的极度不尊重不重视,其二效果也不尽人意。兼之两者,很抱歉副主编,我做不了!”

    “聂……”

    “副主编若是我不服从杂志社的工作安排,或是我这番实话惹您不悦,副主编可以砍掉我。毕竟,副主编有这个权利!”聂相思这些话时,面上的冷意悉数收敛,语气也平软,嘴角甚至还挂着丝丝缕缕的弧。

    白心微反倒一个字都不出来了。

    脸到脖子都覆上一层红,双目忿凌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轻眯眼,“副主编没什么交代的话,我这就出去了。”

    “出去?去哪儿?离开杂志社么?”白心微咬着牙根道。

    聂相思不话,清浅看着白心微。

    意思很明显,她离不离开杂志社不在她,在她。

    白心微心头怒火燎烧,脸也更是绷紧,“聂姐不仅手段高超,口才也这样了得!让人不得不佩服!”

    聂相思动动眉。

    白心微握紧的双手蓦然松开,道,“萧景衍,你下午要采访的对象!”

    “萧景衍?”聂相思吃惊。

    白心微不耐的盯着她,“聂姐现在已经知道采访对象是谁,该不会做不了了吧?”

    聂相思抿唇,“我会好好做的。”

    白心微皱眉,“出去!”

    聂相思垂眼,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

    萧景衍是聂相思的偶像,这几年从未变过,可以,聂相思是他的,嗯,脑残粉!

    所以采访萧景衍,聂相思根本不需要特别准备什么,因为她对他,已经足够了解。

    午休时间,杂志社的同时成群结队的出去吃午饭,聂相思很不幸的成为“孤立”下来的一个。

    聂相思瞧了眼空荡荡的办公室,眉毛挑了下,转眸去看仍旧堆积在打印机上的东西,净澈的眼瞳轻然眯了眯。

    ……

    近十二点半,聂相思才离开杂志社,打算去外面随便找点吃的填填肚子。

    刚从写字楼出来,那人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聂相思喜上眉梢,立刻接听,“老公。”

    “嗯。”战廷深轻应了声,,“有个会耽误了点时间,没吃午饭吧?”

    “还没。你问这个,难道是想过来跟我一起吃?”聂相思语气轻快。

    “给我十五分钟。”战廷深。

    “啊?我着好玩儿的。”聂相思囧。

    “等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