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13章 我睡了怎么办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直到在往上迈台阶时,战曜忽然,“你刚叫我什么?”

    “啊?”聂相思愣,迷蒙的看战曜。

    “叫我什么?”战曜眯着眼睛笑。

    “爷……”爷啊

    “爷啊”两个字还没出口,聂相思一张脸轰得涨红,又囧又尴尬的盯着战曜。

    “哈哈。”

    战曜却哈哈大笑,拍了两下聂相思的手背,拉着她朝别墅走。

    聂相思感觉自己的眉毛都在烧。

    ……

    别墅客厅,聂相思煮了茶放到战曜面前的茶几上,自己则乖巧的坐在他身边的位置,手自觉的挽着他的胳膊,“爷爷,您过来的时候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先?万一您过来时,我睡了怎么办?”

    “嗯,睡了就把你从暖和的被窝里叫起来陪我这老头子。”战曜玩笑道。

    “我不信。”聂相思对他眨眨眼,“您肯定舍不得叫醒我。”

    战曜只看着她笑,不话。

    聂相思抽出手,躬身端起茶递给战曜,“喝茶爷爷。”

    战曜带笑接过,喝了两口,自己把茶杯放到了茶几上。

    聂相思看了眼茶杯,偏头看战曜,“您是从医院过来的么?”

    战曜眉梢染上一层凝重,点头,“是啊。我等你奶……妈,醒过来了,我才走的。”

    聂相思脸腮有些红,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爷爷,到底是为什么啊?”

    聂相思指的,自然是盛秀竹为何选择自杀的原因。

    战曜轻怔,混沌的双瞳飘过复杂,看着聂相思没话。

    知道战廷深昨晚去过盛秀竹那儿时,他便单独问过战廷深。

    但战廷深当时并未与他透露什么。

    倒是盛秀竹醒来和战廷深的一番对话,让战曜大致了解了些来龙去脉。

    只是这些……他又怎么能告诉聂相思呢?

    聂相思见战曜只盯着她看,却不话,伸手握住他的手臂,纳闷道,“爷爷,您听到我话了么?”

    “……思思啊。”战曜便吸了口气,对聂相思笑笑,“老了,总走神。你刚什么来着?”

    听到战曜这样。

    聂相思有些心酸有些无奈,耐心,“我问您……“

    “思思。”

    却没等聂相思问完,战曜突地打断她的话,“爷爷今晚过来,是有些话要跟你坦诚。”

    聂相思迷惑,“……什么?”

    战曜眉心紧皱着,望着聂相思的双瞳尽是愧疚和忏悔,“爷爷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件事不能瞒着你。否则爷爷这心,始终难安。”

    “爷爷,您要跟我什么,您直。”聂相思干脆握住战曜的手,看着他道。

    战曜看了眼聂相思握着他手的手,眼眸浮上一缕红,没有过多的犹豫,哑沉着嗓音,“四年前绑架你的那伙人打来老宅索要赎金的电话是,我接的!”

    聂相思一张脸刷地白如纸,左心房跳动的一颗心猛然间似是被一层冰给裹住了,冷得她整个人都抖了起来,水眸赤红盯着战曜。

    聂相思握着战曜手的手,在那一瞬间是蓦地松动了的,但没有拿开。

    只是手上的温度不可控制的冷了下来。

    战曜感觉到,红着鼻头低下头,反手紧裹住聂相思的手,在掌心里轻柔的揉搓,喉咙里发出声音时,带着丝哽,“我知道,你得知这件事,一定会恨我。人之常情。换作是我,也恨!”

    “但是思思,爷爷厚脸皮的恳求你,原谅爷爷。爷爷也知道,这个要求很强人所难。可是爷爷真的很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爷爷不止要厚着脸皮求你原谅,还打算卑鄙一回。”

    “爷爷九十多了,大半个身子都已经入土的人,不剩多少时间了。如果你不肯原谅爷爷,爷爷死不瞑目。”

    “思思最善良,不会忍心爷爷抱憾而终的对么?”

    战曜低头完这番话,眼泪已经滚砸了不知道多少。

    有一些砸到聂相思的手背,那么的冰!

    聂相思轻轻闭上眼,同样泪如雨下。

    良久的沉默后,聂相思缓缓打开湿润的眼睫,看着战曜,“如果我不吃这套呢?”

    战曜苦笑,抬起红得异常的眼望着聂相思,“你没看我把你赵叔都撵回去了么?爷爷打算,思思若是不能原谅,爷爷便到别墅外站着,站到思思心软,肯原谅爷爷为止。”

    “爷爷!”

    聂相思低吼,却又在下一刻哭起来,抽噎道,“爷爷觉得我真的很善良么?您觉得我真的会心软么?您当初连我性命都不顾,我凭什么还要管你打算站到别墅外多久?您您厚脸皮,对,您就是厚脸皮!”

    “思思……”

    战曜战栗伸手,想去给聂相思擦眼泪。

    手还没伸到,便被聂相思拂开了。

    战曜手颓然落到沙发一侧,无措慌张的看着聂相思,“思思。”

    “您一直疼我,都是骗我的么?您平时对我的好,对我的关心维护,也都是作假的么?”

    聂相思伤心的用手背遮住双眼,哑声哭道。

    “不是,不是的。”战曜彻底慌了,“思思啊,思思,爷爷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呜唔……”聂相思双手蒙住自己的脸,整个人弯下,抵靠到双腿上,“既然不是,您为什么要这些话哄我?您为什么要自己忍受这样的委屈和冤枉?您想过么?如果我真的恨您,恨死您了,您痛苦,我也会痛苦啊?爷爷,你为什么要谎?为什么啊?”

    听到聂相思这番话,战曜整个猛地震住,瞪大一双被眼泪糊住的双眸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趴在腿上哭了会儿,才用力揉了两把脸,抬起头,双眼红肿看着战曜,“爷爷,我已经因为自己的愚蠢害我和三叔两个人彼此痛苦了四年。您也因为这个被痛苦折磨了四年。我们三个加起来就是十二年!够了。”

    眼泪,顷刻如暴雨降落。

    战曜哑然哭得双肩耸得老高。

    聂相思瘪嘴,忍不住眼泪跟着掉,伸手抱住战曜哆嗦颤抖的肩,“爷爷,您受委屈了。”

    “呜……”

    九十多的一个老人,骄傲了一辈子的老人,这一刻,竟是在二十二岁的聂相思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聂相思抱紧战曜,“爷爷,从今天起,放下吧。思思心疼您。”

    战曜呜呜哭着点头,不出话。

    聂相思便也不再话,抱着战曜,一只手轻轻抚他战栗不止佝偻的背脊。

    ……

    战曜哭了近半个时,大约是委屈了太久的缘故。

    哭过之后,才不好意思,躲进洗手间去了。

    战曜去洗手间后,聂相思肿着一对眼睛,坐在沙发里出神。

    她不相信当年是战曜接的绑匪的电话。

    如果是战曜,他绝不可能不管她。

    先前和那人起这事时,他过他从未接到任何来自绑匪的电话。

    她想过,也许绑匪给老宅打电话也不过是个幌子,兴许根本就没打!

    但现在看来。

    电话是真打了!

    但接电话的人,必定不是战曜。

    而现在的情况是。

    战曜主动承认,是他接的电话……

    聂相思微垂下眼。

    不是战曜,战曜却是他……

    聂相思倏地眯眼。

    那么。

    就只有他们了——战津或战瑾玟!

    聂相思猛地捏紧手指,一抹寒峭从她清莹的眼瞳里滑过。

    ……

    差不多二十分钟,战曜才强忍着尴尬挺直背脊从洗手间“自在”的走了出来。

    聂相思听到脚步声,在沙发里侧过身,去看战曜。

    哪知她一看过去,战曜立马把双眼别得老远。

    聂相思收敛起心神,含笑转过头。

    而聂相思一转头,战曜立刻又把目光也移回来,悻悻然走到沙发坐下。

    聂相思斜了眼刻意跟她坐在沙发两端的战曜,暗笑,“爷爷,还喝茶么?”

    战曜拿眼角飞快瞥聂相思,嘴唇动了几下,别别扭扭的,“那就再喝一杯吧。”

    “诶。”聂相思笑,给战曜倒了杯茶,借着给他送茶,起身,名正言顺的挪到他身边坐下了,“爷爷,喝茶。”

    战曜假咳了下,伸手接过。

    聂相思见战曜双眼飘忽,知道他还不自在,体贴,“张阿姨已经睡了,所以我得上楼给您收拾间卧房出来,您一个人在楼下没问题吧?”

    张惠的卧房在楼下,她和战曜在客厅这么大的动静,张惠大约是没法睡的,但肯定也不好现在出来。

    毕竟,某老爷子可是很好面子的银儿。

    “我跟你一起去。”

    战曜连忙放下茶杯,跟个粘人的孩子似的,对聂相思。

    聂相思笑,“那行吧。”

    战曜看到聂相思脸上的笑,嘴角也不由勾动了下。

    ……

    楼上客卧,聂相思铺好床,扶着战曜坐到床上,对战曜,“爷爷,今晚就委屈您一下,改天我让张阿姨给您专门收拾一间房出来留着。您若是想过来住,随时可以过来。”

    战曜闻言,双眼一亮,转瞬又暗了下来,抿着唇不话。

    聂相思见他这般,睫毛轻闪了闪,“都快凌晨了,您赶紧睡。”

    战曜看了眼聂相思,才闷闷的“嗯”了声。

    聂相思双瞳睁大了大,盯着战曜看了会儿,,“那我回房了?”

    战曜又看她一眼,点头。

    聂相思抿唇,站直身,朝门口走。

    刚走到门口,战曜轻缈的声音从后传来,“思思,你为什么相信那通电话不是我接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