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09章 叫我廷深,战廷深,老公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拿下手机,聂相思眨眨眼,抬头去看战廷深,就见战廷深薄薄的唇角挽着不深不浅的弧,沉黑的眼瞳亦攫着几分莫名的笑凝着她,聂相思一张脸便腾地热了热。

    “好了。”战廷深扬眉。

    “……嗯?”聂相思愣。

    “饭。”战廷深道。

    聂相思汗,“……噢。”

    ……

    餐厅。

    聂相思边吃边对战廷深竖大拇指,但不出话,因为嘴被堵住了。

    战廷深俊颜淡淡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给聂相思夹菜。

    聂相思趁喝汤,嘴巴得闲时,对战廷深,“三叔,你去开个餐厅吧,你当主厨,生意一定火爆。”

    “想什么呢。”战廷深盯她一眼。

    聂相思笑,“你不开餐厅也行,平时在家多多下厨。”

    战廷深眯眼睨着聂相思,几秒后,,“也不是不可以。”

    聂相思惊喜,看着他。

    战廷深挑唇,“做个交易如何?”

    聂相思一对黑眼珠子往上翻,“三叔,这是家里,可不是生意场。”

    “那就谈个条件。”战廷深道。

    有区别么?

    聂相思撇嘴,“你。”

    “改称呼。”战廷深直接。

    “?”

    “思思,你总不能一直在孩子们面前叫我三叔吧?现在孩子们还没问,若是哪天突然兴起问你我,为什么你叫我三叔,他们管我叫爸爸,你要怎么回?”战廷深。

    这个……

    聂相思耳尖发烫。

    “所以,以免他们问起,不如从现在开始换个称呼。”

    战廷深话到这儿顿了顿,笑凝着聂相思,声线低了分,也哑了分,“私底下只有你跟我时,你可以依然叫我三叔。”

    私底下只有你跟我时……这个私底下,有特指么?比如床,咳咳……

    聂相思脑袋瓜子转了转,大眼通透,直愣愣盯着战廷深,“那我叫你什么?”

    战廷深眸光深邃看着聂相思,“你呢?”

    聂相思脸大红,垂下脑袋,端起碗喝汤。

    “老公……”

    “咳咳咳……”聂相思被一口汤呛到,赶紧放下碗拿起手边的餐巾擦嘴。

    战廷深瞧着,哑然失笑,“或者,廷深,战廷深,都可以。”

    聂相思没来由觉得羞得厉害。

    始终埋着脑袋不作声。

    但心里是清楚的,若这么一直叫他“三叔”的确不太合适。

    而且有一天她会带时勤时聿去见太爷爷……

    时勤时聿叫太爷爷……太爷爷,她也跟着叫……太奇怪了就!

    聂相思心里还在琢磨呢,就又听战廷深,“晚上我约了爷爷在西东见面。”

    聂相思震惊,蓦地抬起头,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面色淡静,双瞳一贯的深不可测,“昨晚跟爷爷见面,聊得还好么?”

    “……”!!!

    聂相思脸抽得厉害。

    战廷深盯了眼她面前的汤碗,“还喝汤么?”

    没心情喝了!

    聂相思想。

    这人是大仙么?她怎么感觉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饭还吃么?”战廷深又问。

    “……吃饱了。”聂相思悻悻的。

    战廷深点头,从位置上站起,把手伸向她。

    聂相思赶紧起来,走过去乖乖把手放到他大手里。

    战廷深握紧她的手,牵着她朝餐厅门口走。

    “三叔,我跟太爷爷……”

    “爷爷。”

    “……”好吧。

    “我跟爷爷聊得挺好的。我们都很高兴。”

    “那就好。”

    “……嗯。”

    ……

    之后战廷深带着聂相思去了卧房,亲手给她又抹了一次药,才去了书房忙公务。

    聂相思浑身酸痛,又在床上躺睡了两个时。

    下午五点,战廷深带着聂相思出了门,去纯钇接上时勤时聿,朝西东酒楼去了。

    战廷深和战曜约的下午六点半,战廷深开车抵达酒楼时六点一刻。

    战廷深下车,走到后车座正要开门抱时勤时聿下车。

    眼角不经意带过酒楼门口,不料却见战曜杵着拐杖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

    战廷深薄唇轻抿,朝后车座车门看了眼,迈步朝战曜走去。

    聂相思也看到了战曜,紧忙解开安全带下车。

    “爷爷。”战廷深径直走过去,握住战曜的胳膊。

    战曜怔了下,见是战廷深,登时急道,“廷深,赶紧的,跟我去看看你妈。”

    战廷深眼眸轻沉,“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你妈现在医院里急救,美芸刚打来电话。先不了,快过去看看吧。”战曜着,便要朝前走,一条腿还没跨出去,就看到了站在与他隔得不远的聂相思。

    战曜急切的双眸收紧了紧,随即便是红了红,斜看了眼战廷深。

    大约是没料到,战廷深今天会带聂相思来。

    “爷爷,您先上车,我跟思思几句话就来。”战廷深声线沉着。

    “好。”

    战曜点头,又看了看聂相思,朝车里走。

    战廷深折身过来,轻握住聂相思的肩,脸色虽沉静,可那双黑眸里到底也染上了一丝凝重,“我在酒楼订了餐,你带时勤时聿去吃,吃完等我来接你们,可以么?”

    聂相思刚已经听到是盛秀竹出了事,心里也有些着急的,“三叔,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么?”

    聂相思并不知昨晚是盛秀竹给战廷深下的药。

    即使知道了,恐怕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也顾不得。

    毕竟盛秀竹也是她叫了十多年奶奶的人。

    又是这人的母亲。

    所以聂相思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知道了,理应陪战廷深一道去才像话。

    “你去了,时勤时聿怎么办?到时若是情况复杂,我担心顾及不上你们。思思乖。”战廷深摸摸她的头,没再等聂相思话,转身阔步朝战曜所坐的那辆车跨去。

    聂相思下意识的跟了两步,才控制自己停了下来。

    捏着双手,双眼焦灼的看着那辆车。

    直到那辆车从她眼前疾驶出去,连车尾巴都瞧不见,聂相思担忧的叹息了声,收回了目光。

    ……

    聂相思回到车前,将时勤时聿从后车座抱下来。

    “妈,爸爸去哪儿了?”聂时勤歪着脑袋朝周围看,找战廷深。

    聂相思把车钥匙递给负责停车的哥,便牵着时勤时聿朝酒楼里走,“爸爸临时有事离开了。不过他等我们吃完饭就过来接我们回家。”

    “嗯。”聂时勤没再什么。

    走进酒楼大堂,聂相思与前台了是战先生订的包房,其中一名服务员便领着她朝包房走。

    刚走不到几步,一道急促的身形蓦地从拐角走了出来。

    两道视线不其然撞接,彼此都微微愣住。

    聂相思还好,往外疾走的身形陡然间停顿,星眸瞪大,顷刻间转过多种复杂情绪,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聂相思。

    “姐,这边请。”服务员道。

    聂相思点点头,视线微微垂下,看身边的两个人儿,随服务员朝包房的方向拐。

    男人一双眼仿佛被栓上了两根丝线,而丝线的一端却在聂相思手里,随着聂相思的移动而被牵引。

    喉咙里像是堵了两把粗粝的沙子,呛得他一双眸子血红,滋味难忍。

    ……

    聂相思带时勤时聿走进包房,连餐都不用点,因为战廷深之前已经点好了。

    将两个家伙的外套脱下,挂到包房的衣架上,后对两个家伙叮嘱,“妈妈去洗手间一趟,你们不能乱跑,乖乖等我回来知道?”

    双胞胎同时对聂相思伸出一只白胖的爪子,比了个欧克的手势。

    聂相思莞尔,这才朝包房门口走去。

    打开包房门,走出去,聂相思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走廊对面的男人。

    好吧,聂相思其实不是想去洗手间,而是猜到,有人在外面等她呢。

    聂相思关上包房门,再次望向对面站着的男人时,嘴角勾着礼貌的微笑,“又见面了。”

    “又”。

    聂相思算上了在兰品餐厅外见到他那次。

    “你是她吗?”陆兆年尤不自信的盯着聂相思,声线暗哑。

    聂相思看着陆兆年,只是走到包房门侧的墙壁前站着,并未靠近陆兆年,听到陆兆年这话,轻扯起嘴角,“你如果问的我是不是聂相思,那我就是了。”

    陆兆年胸膛猛然间大弧起伏,一张俊脸抽颤到有些扭曲,盯着聂相思的双瞳红得仿佛能随时溢出血水来,“你,你真的是,聂相思?”

    聂相思见他这般,眉头微不可见的拧了下,点头。

    突地。

    陆兆年朝她大跨步走来。

    聂相思暗惊,往一边让退了几步。

    陆兆年好似看不出聂相思警惕的信号,依旧跨到了她跟前,两人之间的距离登时只有一根手指那般近。

    聂相思眉头明显的锁起,又要往一边退让。

    这时,陆兆年倏然出手扣住她的双肩,“聂相思,你是聂相思!你还活着,没死……”

    聂相思想挣开他的手,可他的手却像是铁钳般紧紧抓着她的肩,她根本挣不开。

    聂相思心下生出不适,抬头看向他。

    然而当陆兆年的模样撞进她眼眸时,她心头不可控的震了震。

    他……竟然在哭!

    聂相思深汲气,这样的情况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喉咙吞咽了几下,聂相思看着他道,“陆兆年,你,你没事吧?”

    “相思,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这是真实的你,是真实的你!”

    陆兆年星眸狂喜难抑,却也夹杂着难言的悲痛。。

    聂相思看着他脸上越来越多的湿润,别的感觉倒不强烈,就是有很多点方,很多点……尴尬。

    “陆,陆兆年,你冷静……”

    聂相思话还没完,陆兆年忽然握着她的双肩将她猛地往前一带,用力抱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