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08章 这件事交给老公处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脑袋抬起的一刻,温软的唇也随即迎封而下。

    聂相思愣了下,莹净的双瞳随即迸出恼意,瞪着眼前的男人。

    战廷深泰然的面对聂相思忿忿的瞪视,唇轻柔在她唇上浅浅碾转了下,并未深入。

    待他的唇离开时,聂相思当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绣致的眉毛拧成了毛毛虫,对战廷深的不满和怒意也达到了顶点。

    “就不想知道我昨天发生了什么?又为何那样对你?”战廷深盯着她,引导性道。

    聂相思眼波不明显的晃动了下,“你在为你昨天的施暴找借口么?”

    施暴?

    战廷深抿唇,“你称昨天为施暴?”

    聂相思冷挑眉,递给他一个“那不然呢”的讥讽眼神。

    战廷深哼,“如果我不那么对你,就得跟别的女人做那样的事。你还觉得我是在对你施暴?”

    聂相思愣住。

    什么意思?

    战廷深见她这幅呆呆的样子,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我被人下了药。”

    下药?

    “下药?”聂相思没怎么明白,不解的看着他。

    战廷深却没再解释,黑眸沉着。

    “……难道是,那种药?”聂相思惊。

    战廷深轻眯眼,点头。

    聂相思张唇,满蒙上错愕。

    他昨晚异常粗暴的举动也随之再次在脑海浮现。

    之前因为生气他毫不温柔甚至蛮狠的行为,以及疼痛,聂相思根本没有时间多想。

    现在经他提醒,她方醒悟过来他昨天的不对劲来。

    惊愕之后,就是愤怒!

    聂相思伸手抓住他放在她腰上的大手,紧掐着,盯着战廷深的双瞳全是亮亮的怒火,“谁?”

    “有那么一两个……”

    “这么不止一次给你下过?”聂相思呲着牙,像一头发怒的豹子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轻勾唇,用另一只手抚抚她的头发,“本不想把这样龌蹉肮脏的事告诉你知道,但你刚才那样,我要是不坦白是哄不好你的。”

    “太可恶了!”聂相思气得脸都青了,根本压不住心头的火气,拽着战廷深的手,“三叔,你快告诉我,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是谁?我要去教训她!别人的老公就那么好么?下药这种无耻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她当我是死的么!”

    战廷深轻轻瞧着聂相思,心尖柔暖,凑过唇在她皱紧的眉头上亲了口,方垂下眸,含笑盯着她,“你打算怎么教训她?”

    “……”聂相思还认真想了下,而后对战廷深严肃,“我上网去查,智斗三法则!”

    战廷深笑出声,捧着聂相思的脸,“与其浪费时间在不值当的人身上,倒不如好好关心关心老公。况且,那些人不配你出手,老公替你都收拾了。”

    战廷深一口一个“老公”的,把聂相思的脸都红了。

    聂相思郁闷的撅唇,“我要气死了!怎么会有这种女人……”

    着,聂相思伸手勾住战廷深的脖子,脸贴过去,与他鼻尖对鼻尖,万分庆幸的盯着他,“幸好你昨天没有让她得逞!否则我肯定气得想杀人的!你是我的!”

    战廷深心都酥了,吻住她的唇,“嗯,你的。”

    “好气啊!”

    聂相思完全没心思跟他风花雪月,胸腔被怒火填满,一个劲儿的往外冲,“我真的要气死了!我想撕她!”

    战廷深看聂相思眼泪都要气出来的模样,疼惜的收紧臂弯,长指轻抚她微湿的眼角,柔声,“这件事交给老公处理,你乖乖的。”

    这次真乖不了!

    聂相思在心里。

    嘴上却什么都没对战廷深,大眼极度愤懑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摸摸她的脸,“想吃什么?”

    “气都气饱了。”聂相思吸鼻子,声嘀咕。

    战廷深扯唇,抱起聂相思,“那老公先带你洗漱,你再想想,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三叔……”

    聂相思抱住战廷深的脖子,后怕的收紧双臂,轻轻亲他耳朵,感动的哑声,“谢谢你昨晚赶出来了。谢谢你没有让那些坏女人得逞。”

    战廷深抚她的背,到洗浴室,扯过一条干毛巾垫到洗漱台上,才将聂相思放坐到上面。

    由于聂相思环紧他的脖子便不撒手,战廷深唯有配合的弓着身子,双手撑在洗漱台上,用侧脸轻蹭她的发丝,“我爱你。”

    聂相思眼角通红,委委屈屈,“我也是。”

    ……

    自从知道战廷深昨晚是被下了药所以才对她那般凶狠,聂相思身体虽仍是疼酸得厉害,可心下却一点怒意都没有了,反而被满满的感动和心疼包裹着她一颗心。

    是以从洗浴室梳洗出来,聂相思便跟只尾巴似的,战廷深走哪儿她跟哪儿。

    战廷深乐意她跟着,只是怕她疼,走哪儿步子都刻意放缓了。

    战廷深到厨房给聂相思煮东西,聂相思便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边看战廷深做菜,边咬自己的大拇指指甲。

    想借口!

    打电话去杂志社请假的借口。

    她这上班刚一天,就胆大包天的旷工了,本来第一天就莫名其妙的得罪了副主编,现在又旷工,无疑是雪上加霜啊!

    日后在杂志社的日子恐怕就好过不了了。

    聂相思忧愁的闭了闭眼,伸手拍自己的脑门。

    “怎么?”战廷深回头看到,挑眉道。

    聂相思耸肩,“我今天上班第二天就没有任何缘由的旷班,我想等在下午下班前,打电话跟副主编请个假……毕竟,现在请了,总比拖到明天去杂志社再找理由的好。”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没什么,转头继续做菜。

    聂相思抓了下自己的头发,深呼吸,举起手机拨出了白心微的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听。

    聂相思没料到这么快,愣了下。

    就听白心微愠怒高亢的嗓音从手机话筒里掷来,“聂姐,你当杂志社是什么?是你家么?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还是你现在打这通电话,就是来请辞的?如果是后者,那大可不必,毕竟聂姐刚报到,还什么工作都没开始!”

    聂相思去数码城买的手机价格并不便宜,手机用户评价也不错。

    不知道是她这款是个特例还是白心微的声音太大,竟然……漏了出来。

    聂相思略尴尬,悻悻的看着沉目转过头来的战廷深,用手指指了指手机,从椅子上起身,便要走出餐厅。

    “就在这儿!”战廷深突然道。

    聂相思,“……”

    “聂姐,请你有点职业道德行么?星尚杂志不是w杂志,可不惯着手底下的职工。聂姐要搞特殊也请看看地儿!”

    聂相思闭眼,“副主编,这次是我不对,我保证下不为例。”

    白心微那端顿了顿,哼道,“这么来,聂姐还是打算继续上班的?”

    “以后还请副主编多指教。”聂相思尽量把姿态放平。

    毕竟到底,这次的确是她自己的问题!

    打这通电话前,聂相思就已经做好被痛批的心里准备。

    “我可不敢指教上班第二天就不见人影儿的下属!”白心微讽刺道

    聂相思抿唇。

    “聂姐,我也不想难为你。但杂志社有杂志社的制度,你这样无视公司制度,我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我没办法跟主编交代。”白心微冷冷道。

    “我明白。”聂相思。

    “既然你你明白,那我就不跟你多废话。昨天让你了解杂志社的规章制度,你都了解了吧?”白心微。

    “嗯。”聂相思道。

    “因为聂姐记不住杂志社的制度,我让聂姐抄一百遍杂志社的制度,明天上班交给我,不过分吧?”白心微哼。

    一百遍?

    还不过分?

    聂相思眯眼,轻抿着的嘴角淡出一丝冷笑,“副主编,我可以抄这一百遍,但副主编能告诉我,这也是杂志社的规矩?还是您副主编自己定的?”

    “重要么?”白心微嗤道。

    “当然重要!”聂相思轻抬起下巴,“如果是杂志社的规矩,我自然得执行,抄!但如果是副主编您有心而定,那恕我办不到!”

    “聂……”

    “白姐,无论您对我有什么偏见,我不问您,所以我也不会跟您解释什么。您既然您现在坐的副主编的位置是您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坐上去的。您对我有任何的不满,我们不如都拿出彼此的实力来。您是副主编,您的容忍和度量自然比我好。而且能力定也在我之上。您就看我,看我能不能做好我现在编辑的工作,若是不能,您随意批评指正,我通通接受。如果我不能做好,或者您平心而论觉得我做不好这个工作,我离开。在工作上,您是我的上司,我接受您在工作上对我的指摘。但仅仅只是工作合理的范围内。”

    这一番话下来,聂相思声音始终平平,但字字都透着认真。

    而聂相思完,白心微那端沉默了许久,方轻哼道,“聂姐都这么了,我自然要拿出我身为副主编的度量来,制度不用抄了。明天上班到我办公室来!”

    完,白心微便挂了电话。

    聂相思挑眉。

    倒没想到,白心微倒自有一股清高。

    拿下手机,聂相思眨眨眼,抬头去看战廷深,就见战廷深薄薄的唇角挽着不深不浅的弧,沉黑的眼瞳亦攫着几分莫名的笑凝着她,聂相思一张脸便腾地热了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