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06章 燥热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曜双唇剧烈抖动,亦在出这话时,落下了泪。

    聂相思握住战曜干枯的双手,脸被泪珠打湿,望着战曜,“太爷爷,您打我吧,或是骂我一顿。”

    战曜深深看聂相思,声音沙哑,“打你骂你,太爷爷不也得心疼。”

    “是我活该!我不孝!”聂相思哭着。

    战曜望着这样的聂相思,满腔的话卡在喉咙,不出来。

    他该怎么告诉她,他的愧疚?

    “太爷爷……”聂相思哑声叫他,彷徨的看着他,“您不骂我也不打我,是不想认我了么?”

    “还有一个劲儿讨打讨骂的。”战曜心疼不已,双眸缀着浓烈的红,“你这么乖,太爷爷哪里舍得不认你?思思,只要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太爷爷,太爷爷就永远是你的太爷爷。”

    “太爷爷,太爷爷,太爷爷……”聂相思便抓着他的手一直叫他。

    战曜听着,瞧着,没一会儿便,老泪纵横。

    ……

    九点过,战曜和聂相思才从兰品出来。

    赵铭将车看到大门口停着,正站在车前等战曜。

    看到战曜被一个长得九成像聂相思的女人扶着从里出来,并且两人还有有笑的,赵铭眼珠子都瞪园了,惊得身子倏地绷直,像一根木桩子杵在那儿。

    聂相思和战曜看到赵铭这般,爷孙两相似笑了下,但这笑都裹挟着几分心酸。

    走到赵铭面前,聂相思轻吸气,落落大方的看着赵铭,“赵叔,好久不见。”

    赵铭,“……”

    直勾勾盯着聂相思,脑子因为她这句话陷入当机状态。

    聂相思等了会儿见赵铭还是这样看着她,微微一笑,看了眼战曜,清着喉咙在赵铭面前站直,模样娇俏对赵铭眨眨眼,“看来赵叔已经忘了我了,那我只好再做一次自我介绍了。我……”

    “姐?”

    赵铭猛地吸气,惊疑的嗓音拔高了好几度,望着聂相思的双瞳仿佛又瞪大了一圈。

    聂相思闭上嘴,对他笑着。

    赵铭,“……”找不到词形容他此刻震惊的心情!

    ……

    “太爷爷,这是我的手机号,您到了给我打个电话。还有……”

    聂相思边将写着她手机号的便签纸放到战曜手里,边笑嘻嘻,“要是想我了,也给我打。嗯,我也会随时给您打的。”

    战曜结果便签纸,心翼翼的叠了叠,放到唐装口袋里,再用手谨慎的轻铺了铺口袋,对聂相思笑眯眯的点头,“好,好。”

    聂相思关上车门,走到副驾座窗口,对坐在驾驶座还有点云里雾里的赵铭,“赵叔,路上注意安全。”

    “……诶。”

    聂相思对他挥挥手。

    赵铭转过视线,发动车子。

    在车子启动时,战曜将后车座的车窗滑下,对聂相思,“思思,还是让赵铭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太爷爷,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现在还早呢,安全。”聂相思。

    战曜看了又看聂相思,才念念不舍的收回头。

    没过几秒,车子在聂相思面前驶了出去。

    聂相思站在原地,看着后视镜一直挥手,直到车子驶得够远,才缓缓放下手。

    车内,赵铭的双眼也一直看着后视镜,到再也看不到聂相思,才转了目光到战曜身上,就见战曜又把聂相思递给她的便签纸拿了出来,打开,一个劲儿盯着看。

    赵铭抿了口唇,憋了会儿,实在憋不住了,道,“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姐怎么还……”活着?

    最后两字貌似有点犯忌讳,所以赵铭没敢出口。

    战曜没看他,伸手抚便签纸上的号码,哼了哼,“我们家思思是仙女。”

    赵铭汗哒哒。

    “明天给我买部手机来。”战曜。

    赵铭,“……老爷子,您都多少年没用过手机了?”

    战曜这才瞥他一眼,“怎么,你是觉得我老了用不来这些高科技的东西是吧?”

    “……不是,您这不是嫌用不惯么?”

    其实赵铭真想表达的,跟战曜的没两样,但他能承认么?

    “我现在用得惯了可以么?不许啊?”战曜怼他。

    赵铭黑线。

    所以现在是,姐回来了,以前暴脾气的老爷子也跟着回来了是吧?

    赵铭略“惆怅”的扯了扯嘴角,感觉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可咋整!?

    ……

    聂相思搭乘出租车回珊瑚水榭的同一时间,战廷深正在盛秀竹所住的四合院。

    堂屋里,坐在沙发上的战廷深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对身边坐着含笑看着电视机的盛秀竹,“妈,我回了。”

    “要回去了啊?”

    盛秀竹一下转头盯着战廷深,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战廷深轻点头,便要从沙发里站起。

    “等一下。”盛秀竹握了握他的手臂。

    战廷深微顿,看着她。

    “你一个大男人一点不懂得保养,你看你的嘴都干成什么样儿了,起皮了。”

    盛秀竹着,端起茶几上火炉上的茶壶,往茶杯里倒了杯茶,对战廷深,“喝点茶润润。”

    盛秀竹都亲自倒好了,身为难得来这里看望母亲的儿子,怎么能不领情?

    战廷深垂下眼,心急回家,伸手端过茶杯就要喝。

    “傻儿子,烫。”盛秀竹无奈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对盛秀竹轻卷了下薄薄的唇角,声线微温,“没事。”

    盛秀竹看到战廷深脸上难得柔和,心下沉了沉,见他端着茶杯放到唇边,眉便是皱紧,一下将头垂低。

    战廷深喝完茶,放下杯子,挑眉看盛秀竹。

    那模样就像在“现在茶也喝了,我可以走了吧“。

    盛秀竹睫毛闪了几下,伸手抓住他的大手,轻叹的看他,“你你们兄弟姐妹四个,一年到头也来看不了我几回。且每次来都待不长,急着走。”

    顿了顿,盛秀竹面上浮现凄凉,“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们四个。是不是我这个母亲哪里做得不好,所以你们都不肯多来?如果是,你们告诉我,我改。”

    战廷深轻蹙眉,看着盛秀竹。

    这人一贯的沉默寡言,饶是面对盛秀竹也如此。

    是以尽管他内心也因盛秀竹这番悲凉自凄的话触动,但面上仍是淡淡静静的,就连话也是一板一眼,没点温柔,“没有。”

    盛秀竹,“……”

    眼底起了一层雾气,这次是真的有些伤心,“你就只会这样话?我肯定是怀你的时候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否则能生出你这么个铁石心肠的!”

    到最后,盛秀竹有些负气。

    战廷深盯着她,半响,,“别多想。”

    “你们一个个这样我能不多想么?”盛秀竹含泪蹬了他一眼,却是又弯身拿起茶壶给他的被子里又添了杯茶,“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靠你们四个给我安慰是不可能的。”

    盛秀竹放下茶壶,端起那杯茶怨怨的塞到战廷深手里,“所以我现在也不指望你们了。”

    战廷深只好接住盛秀竹塞过来的茶杯。

    盛秀竹双眼轻眯了下,“我时常想起你们几个时候,那会儿你们多黏我,去哪儿都赶着非得跟着我。现在想想,还是孩子最招人疼。”

    战廷深默然听着,大概是着急回家的缘故,他莫名觉得身上起了一层燥热感。

    伸手解开了两颗衬衫纽扣,战廷深嘴唇越是发干,便又将手里的茶一口喝了。

    盛秀竹将他的反应一一看在眼底,抿唇,从他手里拿过茶杯,放到茶几上。

    也就在这时,高跟鞋落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紧跟着一道刻意装扮过的女人身姿摇曳的从门口跨了进来。

    战廷深沉黑的眼眸看过去,看到来人,眼阔缩动了下。

    盛秀竹望了眼战廷深,才从沙发里站起,对女人道,“雨柔来了,快过来坐。”

    梁雨柔长发披散着,拉直了,身上穿着轻薄的公主裙样式的短裙,裙子雪白,盈盈挂在她身上。

    美眸落到沙发里坐着的战廷深时,流露出几分意外,“深哥,你也在?”

    战廷深蹙着眉,没应声,从沙发里起身,“妈,我回去了。”

    “着什么急啊。”盛秀竹忙抓住他的手,手指感觉到他手上异常的灼烫时抖了下,深吸气,看着他,“妈妈突然想到有件事要办,你先留下来陪雨柔坐会儿,妈妈去去就来。”

    完,盛秀竹也不管战廷深是否答应,急匆匆的从他面前走过,到梁雨柔跟前时,深深看了她一眼,便错开她朝屋外走了去。

    梁雨柔面颊浮出缕缕嫣红,偏头看着盛秀竹走了出去,才轻轻抓了抓裙摆回过头,妙目轻软看向战廷深,“深哥。”

    战廷深伸手抚向衬衫纽扣,难忍体内熊熊燥热,便又想解开两颗,但也不知为何,修长的指只是在纽扣转了圈便放了下来,深蹙着眉,大步朝门口走了去。

    梁雨柔双目狠狠缩动,突地在战廷深走进时,蓦然挡在他面前,撞着胆子捉住他的西装衣摆,鼓足勇气扬起脸看他,“深哥,你要走了么?”

    “松手!”战廷深再次出口的声音已经沙哑得厉害,盯着梁雨柔的黑瞳暗涛汹涌,却也冷凉如冰。

    梁雨柔又是一个深吸气,竟是整个突然扑到了他怀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