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03章 震怒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这……

    “我怎么觉得没这么严重……”聂相思抿唇,看着四人。

    翟司默四人并不话,只拿一双笃定的眼眸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伸手抹了下额头,“……好吧。”

    话到这儿,翟司默四人都没再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以聂相思的聪明,已经明白他们告诉她这些的目的。

    之后,几人跳开这个沉重的话题,聊了些有的没的。

    近中午,众人打算转去明月阁吃了午饭再散,忙各自的事。

    徐长洋和闻青城先一步下楼去开车,聂相思几人正要带着时勤时聿去茶社外等两人,时勤时聿却在这时突然肚子疼,翟司默和楚郁只好带两个家伙去了男士洗手间。

    聂相思则留在包房等。

    想到刚徐长洋跟她讲的那些事,聂相思心尖便闷闷的疼。

    原来这四年,某人是一直抱着随时跟她“去”的念头,在痛苦和仇恨的折磨下,活着的。

    到现在。

    聂相思才终于能理解,某人刚得知她还活着时的震怒和恨意!

    整整四年的分离,起来不过一个数字那么轻易微,可对某人而言,这四年拆开的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带着难以计量的痛苦和煎熬。

    饶是聂相思,也无法完全体会,一个心灰意冷了无生趣随时准备赴死的人,活着的每一天所承受的疼痛、空洞和绝望。

    但她知道,那必然,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

    聂相思伸手揉了下眼睛,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短信,给某人发了一条消息。

    聂相思看着消息发送出去,正要把手机放回包里,翟司默的电话适时打了过来。

    聂相思愣了下,接听,“五哥?”

    “相思,我跟你四哥抱着两个家伙下楼了,你快来。”翟司默。

    “噢,好,我马上。”

    聂相思完,挂了电话,拿着包起身,快步朝包房门口走。

    聂相思刚走出包房门口,她这间包房斜对着的包房门突地在这时打开了。

    一道浑厚精神的老人嗓音随之拂来。

    “一起吃饭就算了,我老头子吃不惯外面大餐厅的东西,就不跟着你们一道去了。”

    聂相思迈向前的步伐霎时停下,明澈的双瞳惊木了般盯向从包房门口率先走出来的老人。

    老人杵着金龙拐杖,一身灰白色唐装套装,上身外衬灰色针织毛衣,饶是这样休闲的着装,都难掩他身上散发而出的威严之气。

    聂相思站得位置太明显,加之又是通向出口一侧的方向,老人一走出包房便朝这边侧转,视线一下就撞到了聂相思身上。

    聂相思心脏倏地绷紧,呼吸在一瞬间停滞,双眼忐忑紧张的盯着老人。

    老人眸光亦一瞬不瞬的紧欔着聂相思,但脸上和眼底的神情却满是怔忪和惶惑。

    “战老哥,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些年,你可以越来越少参加我们这些老朋友的聚会了。今天好容易把你请出来了,怎么能连顿饭都不吃就走?”

    一名**十的老太太戴着老花眼镜从包房出来,笑眯眯的对战曜。

    这时,又有几个老头老太相继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战曜微微从聂相思身上错开视线,看了眼身畔这些老朋友,声音干巴巴的,明显心不在焉,“改天,改天哈。”

    着,战曜杵着拐杖朝聂相思这边走。

    聂相思双目酸胀,手指不住的抠着肩上的包包带子,眼眨也不眨的看着战曜。

    随着战曜一步步走近,聂相思的眼眶禁不住红了一圈又一圈。

    聂相思眼看着战曜走近了,本以为他会停不下来,不料他炯炯的虎目仍旧直直的盯着她,可往前迈动的双腿却始终没有停下。

    聂相思,“……”咬紧下唇,莫名又有些伤心的望着战曜。

    他那些老朋友已经追着战曜去了。

    战曜一步三回头的看聂相思,迷茫晃然的表情始终没变过。

    看到战曜和一众人走出走廊,聂相思恍惚的收回目光,心尖层层漫涌而上的难过和窒闷,让她的双眼和嗓子眼都刺刺的疼起来。

    ……

    战曜垂着头和一帮人站在电梯里,一众人都在竭力劝他与他们一同聚餐,可战曜却连敷衍都没了,始终一言不发。

    电梯抵达一楼,电梯打开,一众人都出去了,却发现战曜仍站在电梯,没动。

    众人疑惑盯着战曜,这会儿都发现战曜情绪有些不对,是以看着他都没出声。

    三四秒后,战曜整个人突地一震,豁然抬起头,无比慌张紧迫的上前,伸手用力摁电梯。

    众人,“……”

    电梯关上,战曜飞快摁了茶社的楼层,握着拐杖的手抖得像是冷极了般,苍老褶皱的脸庞尽管紧然的绷着,仍控制不住的剧烈颤动。

    电梯很快达到楼层,战曜三步并做两步迈出电梯,上半身往前大弧度倾斜,直愣愣的往包房走廊的方向冲。

    服务员见战曜这般,急忙忙迎上去,“战老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的么?”

    战曜走到走廊,却没看到聂相思,猛地回头,虎目精锐的盯着那服务员,“有没有看到刚站在那里的年轻女人?”

    服务员顺着战曜指的方向看去,看到那间包房,抿唇,“您是跟楚大少爷一起的姐么?”

    楚大少爷?

    战曜瞪大眼,“楚郁?”

    “……是。”服务员急忙点头。

    “楚郁,楚郁……”战曜抓了好几下手里的拐杖,看着有些六神无主。

    服务员不解的看着战曜,“战老先生,那位姐刚已经离开了。就在您进电梯后不久。”

    战曜深提气,苍白着脸转身,又疾步朝电梯的方向走。

    服务员赶紧跟上,走到电梯前,替战曜打开了电梯。

    战曜风一般跨了进去。

    “您慢走。”服务员站在电梯门口,四十五度弯身道。

    战曜板着脸,摁了一楼。

    电梯再次抵达一楼,打开。

    战曜正要往外迈,却一下与站在电梯门口,同样一脸紧张的赵铭碰了个正着。

    “……老爷子。”赵铭看到战曜,憋着一口气道,“老爷子,您没事吧?”

    战曜没答话,走出电梯就直往外冲。

    赵铭不敢松懈,跟上,“老爷子,您这是怎么了?您可别吓我。”

    战曜走出大楼,除却他的那些老朋友都在各自的车前,迷惑又担忧的朝他这边看来外,哪有楚郁等人的半点影子。

    战曜将一双眼瞪到最大,仿佛这样就能看到他现在他想找的人。

    而他的脸,已经绷得有些发青。

    “……老爷子。”赵铭心惊不已,又摸不着头脑,束手无策的看看战曜。

    战曜杵站了半分多钟,突地一把抓住身侧赵铭的手,“走!”

    “……去哪儿?”赵铭茫然。

    “走!”战曜抓着赵铭的手朝车的方向大步走。

    战曜那些老朋友皆怔然的看着他。

    ……

    战氏集团。

    六十五层总裁办公室。

    赵铭匆匆走进办公室,对着呼吸不匀站在窗台前的战曜,“老爷子,我问过了,三少爷中午带着白特助出去应酬了,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

    战曜绷着脸点头,“没事,没事,我等,我等!”

    赵铭轻皱眉,盯着战曜,“老爷子,您今天这是怎么了?”

    战曜闭了闭眼,不话。

    赵铭见此,虽满心疑问,但到底没再问下去。

    两个时后,赵铭看了眼坐在沙发里的战曜,抿抿唇,走出办公室,拿出手机,拨通了白祁的号码。

    电话接通好一会儿,白祁那边才接听。

    “赵叔?”

    “是我白特助。三少爷应酬完了么?”赵铭问。

    “刚吃完饭不久,现在高尔夫球场。您有事?”

    赵铭顿了顿,“三少爷今天还回公司么?”

    “这……恐怕不准。”白祁道,“赵叔,是不是老爷子那边出什么事了?不然我现在让总裁接电话?”

    “不不不。”赵铭抽了抽嘴角,“三少爷公事要紧。”

    完,赵铭便将电话挂断了。

    从耳边拿下手机,赵铭在办公室外站了会儿,转身欲回办公室。

    就在这时,办公室房门从里打开,战曜几分怅然的脸出现在面前。

    赵铭怔住。

    战曜盯了眼赵铭,出口的声音微有些无力,“回吧。”

    想到战廷深今天可能不回公司,赵铭没什么,伸手扶着战曜的胳膊,朝专属电梯走。

    ……

    战曜离开战氏集团,并未回老宅,而是去了花园广场。

    赵铭以为战曜会跟以往一样,坐三两个时便离开。

    不料这次,战曜直接从下午三点,坐到了晚上九点。

    回老宅的路上,赵铭从后视镜看坐在后车座的战曜,声道,“老爷子,您还好吧?”

    战曜掀起眼皮看了眼赵铭,“嗯。”

    赵铭默了默,,“您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不如找个地方吃点再回去?”

    “不用了。我不饿。”战曜。

    赵铭见状,张张嘴,一时也不知道该什么好。

    回到老宅。

    堂屋里冷秋秋的,像是几百年没人住似的。

    赵铭看着孤单单坐在沙发里的战曜,实在不忍心就这么走了,便打算过去陪他坐会儿。

    “时候不早了,回吧。”

    赵铭往前倾的上半身顿住,盯着战曜看了会儿,只好转身离开了。

    战曜看着赵铭走出堂屋,目光便缓缓移到客厅座机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