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01章 没避孕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被某人抵在沙发里,双手无力的抓着身下的黑皮沙发,一张脸嫣然娇红,缕缕发丝湿润的黏在她的脸和脖子上。

    此刻,两人上身的衣服都完好的套在身上,可身下却无一物。

    聂相思难耐的皱着眉头,睁着水润且恍惚的大眼看了眼书房墙上的时钟。

    她记得她进来时不过九点过,可现在都快凌晨了。

    可在她身上的男人却像一台永不知疲倦的发动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要停下来的打算。

    聂相思嗓子眼哽了下,双手慢慢抬起抱住男人热汗淋淋的脖子,同样红润汗湿的脸讨好的蹭男人绷着的脸,颤哑着嗓音,“三叔,你放过我吧。”

    战廷深偏头咬了口她红彤彤的脸蛋,托起她的后腰,在沙发前站直。

    聂相思整个人陡然忽上忽下,那种刺激和惊恐不亚于坐过山车,聂相思觉得心脏都要被抛出来了,害怕又……刺激的抓着他的脖子低低呜咽。

    “胆儿肥了是不是?”战廷深像一头野狼撕咬着聂相思薄薄的耳朵,声线狠厉的同时,难掩畅快的低哼。

    聂相思话都不出来,脑子昏昏呼呼的,时不时掠过阵阵白光。

    “吃准了我舍不得揍你?”战廷深摁紧她的腰。

    “呜……”聂相思吃不消的抓他的头发,眼泪一个劲儿的掉。

    战廷深抱着她朝书桌旁走,走进,直接将聂相思放坐了下去。

    那一下,冻得聂相思直往战廷深怀里缩。

    战廷深嘴角绷不住抽动了两下,黑瞳里闪现几分笑意,把人又给抱了起来,反身放在那张大班椅上。

    双手撑在大班椅椅背的边沿,以俯卧撑的姿势将聂相思牢牢覆在身下,轻吻住她轻张的唇,“认不认错?”

    聂相思含着泪珠无辜又可怜的看着他,担心自己不“认错”今晚就没完了,于是言不由衷的声“嗯”了声。

    战廷深盯她一眼,蓦地抓起她的两只脚踝,猛地拉上前。

    那一瞬间来的实在太快,聂相思张着唇,呼吸都停了。

    战廷深背脊亦是轻震了数秒,旋即收手用力抱紧聂晓星,热烫的脸深埋进她的颈边。

    三四分钟后,战廷深抱起聂相思,走到沙发边抓起一条毯子裹在自己身上,又拿起自己的外套包住聂相思,离开书房,回到主卧。

    去洗浴室清洗出来,两人躺在弹性极佳的大床上。

    隔了会儿,战廷深注意到聂相思始终摸着肚子,眉宇皱了下,温热的大掌覆在她摸着肚子的手背上,低声问,“疼?”

    聂相思挑起眼皮羞涩的瞅了眼战廷深,摇摇头。

    战廷深抿唇,狐疑的盯着她。

    聂相思大概是不好意思,停了好一会儿,才声,“有点胀。”

    “……”战廷深看着她,神情微凝。

    聂相思见他这样,自己更不好意思,便又摇摇头,“没事。”

    过了几秒,战廷深拿开聂相思的手,摊开大掌轻轻揉她的肚子,低下头在她耳边闷笑。

    知道他是明白过来了。

    聂相思耳根红透,掩下黑长的睫毛。

    战廷深兀自笑了会儿,薄唇才压着聂相思的耳畔轻声,“今后就负责喂饱你。”

    “……”聂相思用胳膊撞了下他。

    因为聂相思这句话,战廷深愉悦得不行,一个劲儿的笑。

    聂相思实在受不了了,红着脸忿忿从他胸口抬起脑袋瞪他,“三叔,你不正经!”

    “有么?”战廷深点了下聂相思气得轻轻堪动的鼻子,含着浅浅的笑,。

    “……”没有么?!

    聂相思噘着嘴,掐他的胳膊解气。

    战廷深任她掐,垂着黑眸深深盯着她,眼眸里涌出的柔情似要腻死聂相思般的浓郁。

    聂相思果断掐不下去了,软软的抱住他,一双大眼经过刚才的一番滋润越是水灵灵的,看着战廷深,“三叔,你气也撒了,这事是不是翻篇了?”

    战廷深凝着她不话。

    “……好吧。我承认我找工作也有段时间了,没告诉你,就是担心你不愿让我出去工作吃苦。”

    聂相思着,抬起一只手放到战廷深的脸上,“三叔,我想跟其他人一样,在什么年纪就做什么事。我现在二十二岁,该是工作,丰富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的时候。你看我好手好脚的,又不比别人缺点什么,我年纪轻轻干什么要在家待着享福?而且……”

    战廷深挑眉,“而且什么?”

    聂相思盯着战廷深,“我要是一直待在家里,所获取的社会信息肯定是有限的,搞不好就跟社会脱节了。到时候我跟你有代沟了怎么办?你要是嫌弃我什么都不懂怎么办?万一有妖精在这时候勾引你……”

    “越越离谱了。”战廷深皱眉掐她的脸。

    “这都是很现实的好么?”聂相思鼓了鼓腮帮子,大眼晶莹看着战廷深,“反正防患于未然总没错。”

    战廷深瞧着聂相思还认真起来,长眉不禁又是一扬,“既然这么担心我被别的女人勾引,不如进战氏工作。有你这个正牌战太太坐镇,我看谁敢?”

    聂相思眼珠子定了定。

    那模样像是战廷深这句话“一句惊醒梦中人”了似的。

    战廷深轻柔看着聂相思。

    心窝被一股满足感和幸福感满满填缀。

    突然,聂相思皱起眉头,眼神不满的盯着战廷深,“三叔,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想法很幼稚很好笑?”

    “……为什么这么?”战廷深本来不觉得,但她这么一,倒真觉得认真计较的聂相思很……可爱,薄薄的嘴角亦勾起了一抹明显的弯弧。

    “我就知道!”聂相思瞥了眼战廷深嘴角的弧度,气闷的抓开他的大手,背过身去。

    战廷深失笑,从后拥着聂相思。

    聂相思往后蹬了他一眼,倒没再挣。

    嘀咕道,“你之前还我长大了,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已经成熟,能独当一面。现在我跟你认真的想法,你却觉得我好笑。你那些话根本就是哄我的。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什么你都觉得我很幼稚很可笑!”

    战廷深不以为意的从后吻了吻聂相思的脖子,英俊的面庞柔和,低沉的嗓音颇有点无辜,“我可没这么。”

    “可你就是这么想的!”聂相思有些急,又一下转过身,双手抓着战廷深的睡袍,皱着眉委屈的看着他,“三叔,你别再把我当孩子看待了!你这样,我以后都不敢跟你这些了,我真的很挫败,我……”

    “好了好了。还急上了。”战廷深心疼又有些好笑的搂着聂相思,亲亲她皱紧的眉,轻声,“三叔没有觉得你幼稚好笑。三叔笑,是因为开心。”

    聂相思愣住。

    战廷深盯着她,“你出这番话,恰恰证明你已经成熟、独立,有自己的想法。三叔高兴还来不及,岂会笑话你?况且,你这样在意我,紧张我,我能不开心?”

    “……”聂相思脸热了热,“我刚才都是着玩的,我才不怕你被抢走。”

    “是么?”战廷深挑眉。

    聂相思看着他,憋了不到三秒,禁不住红着脸笑起来,“哼,我对我自己有信心。你都三十四了,我才二十二,我怕什么。要怕也是你怕!”

    “哟。”战廷深难得跟聂相思打趣,“这么嚣张?”

    “那是。”聂相思紧紧抱住战廷深,在他怀里乐。

    战廷深低头吻她的头发。

    聂相思在他怀里扑腾了阵,才抬起脸望着战廷深,“那我周一可以去上班么?”

    战廷深微微沉吟,盯着聂相思,“真的不考虑来战氏?”

    聂相思抿着嘴,不话。

    战廷深轻叹,“我不反对你上班。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聂相思眨眼。

    “不能叫人欺负了。保护好自己。”战廷深沉沉。

    聂相思望着他严肃的眼眸,心下暖烘烘的,感动得一塌糊涂,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认真点头,“嗯。”

    战廷深这才拍拍她的脑袋,“睡觉。”

    聂相思往他怀里挤了挤,脸靠着他的脖子,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

    这一晚本来就折腾得够呛,聂相思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熟了过去。

    战廷深本想等聂相思睡着,再去书房把没完成的事务处理完,可瞧着趴在自己怀里,跟只懒猫似的睡得香香甜甜的丫头,就怎么也撒不开手了。

    于是索性放任自己一回,没再纠结这事,抱着聂相思睡了过去。

    ……

    翌日。

    聂相思再一次刷新纪录,一觉睡到下午一点多。

    连午饭时张惠叫她都没叫得起来。

    起床,混混沌沌的去洗浴室洗漱,聂相思站在洗漱台前,懒洋洋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悠然生出一股子敬佩感来。

    嗯,佩服自己这么能睡。o(╯□╰)o。

    打开水龙头,聂相思捧着凉水往自己脸上泼了几下,脑子里的混沌顿时被泼散了许多,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拿过一旁的干毛巾擦擦脸。

    聂相思才拿过漱口杯开始刷牙。

    将电动牙刷放在嘴里的一刻,聂相思不知道那股神经被震到了,忽然瞪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愣住了。

    这么多次了,他们貌似……从来没避孕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