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00章 你把我的心都装满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从星尚回到别墅,吃了午饭,聂相思便拿了本杂志去了花园。

    张惠去了花园两次,一次是给聂相思送毯子,一次是送水果。

    这两次中间隔了半时,而这半时中,张惠注意到,聂相思手里虽然捧着本杂志,眼睛亦盯着杂志,可那本杂志在她手中,始终未曾翻开。

    张惠有些奇怪,但没多问,站了会儿便离开了。

    下午四点半,聂相思和张政一块去了纯钇接时勤时聿。

    一路上,张政从后视镜看了好几次聂相思,聂相思一直保持着脸对着车窗口的姿势,愣是没变过。

    接到时勤时聿,因为开车转去了步行街给时聿买板栗,所以回到别墅,已经近六点。

    聂相思带着时勤时聿刚回别墅不一会儿,战廷深便到家了。

    战廷深在,聂相思倒没再愣神,殷勤的给战廷深拿鞋,帮他脱掉外套挂到衣架上,活脱脱就一妻子的形象。

    战廷深嘴角嚼着浅柔的笑,在聂相思挂好衣服后,拉住她的手,把她带到身边,黑眸哂然睨她,“今天这么乖。”

    聂相思眼珠子转了下,冲战廷深傻笑。

    战廷深忍不住伸手轻弹了下她的鼻尖,又把人往怀里裹了裹。

    晚餐时,聂相思全程不停的给战廷深夹菜,大献殷勤。

    战廷深开始还诧异的皱了皱眉,后来就平静了,无论聂相思做什么,他反应都是淡淡的。

    吃了饭,战廷深去了书房。

    聂相思在客厅陪时勤时聿做幼儿园老师给两个家伙布置的手工作业。

    作业完成已经快九点。

    时勤时聿抓紧时间爬到沙发上各种瘫,看动画片。

    聂相思和张惠一起收拾了茶几,便去厨房做了几份水果沙拉,将时勤时聿的一份送到手里,聂相思才端着一份水果沙拉上了楼。

    走到书房门口,聂相思直接伸手拧开了门,从门缝探进脑袋去,笑嘻嘻的看着坐在大班椅上办公的男人。

    战廷深掀起眼皮淡盯了她一眼,薄唇抿着,没出声。

    聂相思搓手搓脚的从门缝里挤进去,动作很轻的关上书房门,惦着脚尖朝书桌走。

    走近,聂相思将水果沙拉放在战廷深手边,谄笑,“我亲手给你做的。”

    战廷深瞄了眼,“嗯。”

    “……”聂相思略尴尬的摸了摸脸,慢吞吞的绕过书桌走到战廷深所坐的大班椅一侧,跟个跟班似的站得笔直。

    战廷深泰然自若的继续办公。

    聂相思无比不自在的站了五分钟,某人都没搭理她一下,站不住了,索性面对他,微微犹豫,伸手端起水果沙拉,用叉子叉了一块被切成方块的梨送到战廷深嘴边。

    战廷深顿了下,抬眸看聂相思。

    聂相思立刻对他“傻白甜”的笑,“三叔,你忙你的,我喂你。”

    战廷深似是而非的勾唇,轻睨着聂相思,“不用了,我现在还不想吃。放这儿吧,我待会儿自己吃。”

    聂相思,“……”

    战廷深望了眼墙上的时钟,“时勤时聿差不多该休息了,你带他们洗漱后也回房休息,我今晚会比较晚,别等我,嗯?”

    “……噢。”

    聂相思干巴巴的舔舔下唇。

    战廷深看着她,“去吧。”

    “……”聂相思抓着双手,讪讪盯着战廷深,没动。

    战廷深见此,轻扬长眉,“怎么?”

    聂相思蓦地深呼吸,“三叔,我其实,其实是有事跟你商量。”

    战廷深沉静看她。

    “……”聂相思咬咬唇,伸手拉住战廷深的大手,“我们去沙发那边。”

    战廷深轻眯眸,从大班椅上起身,由着聂相思拉去了沙发。

    两人在沙发里坐定,聂相思又沉吸了口气,盯着战廷深,“三叔,我今天见到谢云溪了。”

    战廷深黑眸里的波动暗浮,但面上没什么表情。

    聂相思顿了顿,明亮的双眼露出几分闷郁,“我之前跟你提过,去见太爷爷……你让我等等。我知道,你没跟我可以之前,我不应该让任何人知道我……还活着的事。今天跟谢云溪碰到也是意外,但如果我硬要藏,也不是不行。可那时候,我突然就……不想再藏了。”

    战廷深伸手抚聂相思轻皱的脸,声线轻柔,“不想藏就不藏了。”

    聂相思轻噘嘴,鼻尖微涩,看着战廷深,“今天下午我想了很多,我觉得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战廷深没什么,搂着她的肩拥她进怀。

    聂相思侧脸在战廷深胸口蹭抚了下,低声,“当年那场绑架,我越想越觉得蹊跷,可怕。他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图财,而是……图命!有人,想我死。”

    战廷深双眸转阴,在她肩膀上的大手往上,轻轻抚聂相思的头,声线幽沉,“当年是我没有防备,但现在不同,我绝不会让人再动你一根汗毛!”

    聂相思轻轻闭眼,“我现在疑惑的是,到底是谁想要我死?我从没想过要害人,也从未主动伤害过别人。为什么有人想我死?这个人,得多恨我!”

    战廷深垂眼看聂相思,“心里阴暗歹毒的人,她不会管你是不是善良,也不会计较你是否存了害人之心!”

    “嗯。她不较这些,只是单单觉得我活着碍眼,所以想我死。”聂相思自嘲且涩苦的扯唇,“三叔,我觉得我都不能好好正视这个世界了。这跟我想得……一点也不像。”

    经历了绑架后的九死一生,见证了榕城臧天霸对聂家无底线欺压和迫害,聂相思饶是再努力的想简化这个世界都不行。

    聂相思不懂,为什么这些匪夷所思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出现在她的周围。

    难道这个世界就真的这么险恶,人心就这么丑陋狠毒?

    聂相思伸手抱紧战廷深。

    战廷深便干脆抱起聂相思放坐到他腿上,抱婴儿似的抱着,大手轻拍她的背,过了好一阵子,才浅声开口,“这些人只是特例,所以不要偏执的认为整个世界的人都如此。”

    “……三叔,你是想告诉我,世上还是好人多么?”聂相思从他胸口抬起一角眼角,瞅他。

    “难道不是?”战廷深盯她。

    “你是好人么?”聂相思问。

    “对你而言,是。”战廷深扬唇。

    “……自恋!”聂相思拉下眼皮,在他怀里安静的靠着。

    战廷深低头轻吻了下她的太阳穴,“有三叔在,思思什么都不要怕。”

    再次听到这句话。

    聂相思不可避免的湿了眼睫,十多秒过去,才听她瓮瓮的声音传出,“三叔,是不是我无论做什么事,你都会无条件的支持我?”

    战廷深想了想,皱眉,“除了一件事。”

    聂相思脸从他胸前离开,迷惑的看他,“什么?”

    “你要是敢把心眼动到别的男人身上,我就杀了你!”战廷深低哼。

    “……”聂相思瀑汗,声哼,“你这么霸道,我哪敢。”

    “这么,还真有这个心?”战廷深着,作势就要去掐聂相思的脸。

    聂相思笑着躲,躲不过了才颤颤的求饶,“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战廷深压低眉,板着脸严肃的看着聂相思,“态度端正点!”

    聂相思咬唇,从他腿上坐直,有模有样的举起三根手指,“我保证,这辈子除了我们家三叔,绝对不会多看其他男人一眼!一颗红心永远向着我们家三叔!毕竟我可没有那个狗胆敢挑衅我们家三叔……”

    “聂相思!”

    “三叔,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聂相思搂住战廷深的脖子,额头抵着他的,大眼清澈盯着他愠怒的眼眸,“你都已经把我的心装满了,哪还有其他位置给别的男人。三叔,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么?”

    看着聂相思一点一点红起来的脸,战廷深心头的郁火被渐渐冲散,沉绷的俊脸慢慢缓和下来,“这还像个样。”

    见某人脸色阴转晴,聂相思眼珠子上下滚了滚,“……三叔,你不问问我,在哪儿撞见的谢云溪?”

    “哪儿?”战廷深黑眸轻缩。

    “我今天去星尚杂志面试出来,等电梯时,撞见的。”聂相思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廷深。

    “面试?”战廷深眸光沉着。

    聂相思松开战廷深的脖子,双手绞缠着放在身前,望着战廷深轻轻点头,“面试的编辑,周一入职上班。”

    战廷深削薄的双唇瞬间冷然绷直。

    “……我回来也两三个月了,一直在家闲着也不是个事,所以我想着,找找工作做做什么的。”聂相思完,就吸了口气,坐在战廷深腿上,又乖又无辜的看着他。

    “什么时候开始找的?”战廷深语调还算,嗯,冷静。

    “昨天心血来潮,刚投的简历。”聂相思飞快,“本来也想今天跟你商量来着,没想到就,嘿,这么快,这么顺利,嘿嘿。”

    战廷深冷冷盯着聂相思那两扇不停扑扇的睫毛,“昨天投的简历,今天连工作都定下了,我是不是该夸你能干。”

    聂相思默默吞咽喉管,瞅着战廷深那张冷静得有些异常的脸,后颈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