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98章 真好吃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他不由分挑开她睡袍带子时,聂相思拦都没拦住,脸涨红得像是发高烧的人。

    战廷深拂下她的睡袍挂在她两条细白的胳膊上,在她睡袍下的大掌从后往前,“不让我抽烟,还不准我吃别的?”

    聂相思脸红得不能更红,干脆抱紧他不吭声。

    战廷深松开她的唇,幽深暗灼的黑眸定定盯着聂相思嫣红剔透的脸看了两秒,忽而把头埋了下去。

    聂相思长吸口气,交叠在他后脑勺的两只爪子瞬间抓住了他短发,耸着肩轻颤。

    五六分钟后,战廷深才抬起头来,薄薄的两片唇,带着几丝湿润和绯红轻轻印在聂相思的耳畔,低哑着嗓音,“真好吃。”

    聂相思羞得脚趾头都卷了起来,低头恨恨的咬他的肩。

    战廷深轻撩唇,单臂将她从桌面微微抱起,剥干净把人紧搂在怀里,低头啄吻她微烫的额头,“今天都做了什么?”

    聂相思眨了眨眼底涌出的雾气,双手柔柔攀附着他宽阔的肩膀,在他后背的双手,情不自禁在被他背上轻抓,“没干什么。就,就出去走了走。”

    “去哪儿了?”战廷深的,身形猛地往前。

    聂相思一下闭紧双眼,白皙的眉头不知痛苦还是愉悦,皱了个紧。

    “嗯?”

    战廷深仿佛是认真的在跟聂相思聊天般,语气正派。

    聂相思张唇想回答他,不料齿关一松,一串浅碎的吟哦声陌生的飘在空气里。

    聂相思一下睁大眼,全身的皮肤都跟点着了般,火烧火燎的!

    她,她绝不承认,刚才那道声音,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呵……”

    沉哑低醚的笑声拂进耳畔,裹挟不加掩饰的愉悦。

    聂相思把脸往他脖子里藏,贝齿紧紧咬着下唇,无论之后那人如何“逼”她,她愣是没好意思发出丁点声音。

    凌晨近一点。

    战廷深才抱着被折腾得气都喘不匀的聂相思去洗浴室简单清洗。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等战廷深抱着聂相思从洗浴室出来时,聂相思已经在战廷深怀里睡了过去。

    战廷深见状,把聂相思放进被窝里的动作便轻柔了下来。

    将羽绒被覆在她身上,战廷深才坐在床沿,黑眸柔软的看着她。

    都再美的事物看久了,就会让人的视觉产生审美疲劳。

    战廷深嘴角的弧度微的往上翘起,伸手虚抚聂相思晶莹细嫩的脸,浅声喃语,“我怎么觉得越来越美,呵,妖精。”

    ……

    连续三天,聂相思每到下午都会开车去花园广场一趟,看战曜有没有来。

    可这三天,战曜都没来。

    聂相思有些担心战曜,便偷偷开车去了一趟老宅,路过大门时,正好看见战曜坐在院子里和赵铭下棋,看着精神还不错。

    聂相思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也就在聂相思开车从老宅折返时,接到一个面试通知。

    是潼市挺有名的一家杂志社,叫星尚杂志。

    星尚杂志在娱乐版块的发行和销量是整个杂志社最好的。

    星尚杂志这次招聘的便是娱乐版块负责撰写通稿和杂志排版的编辑。

    当编辑倒也不是聂相思的爱好,只是她过去几年在榕城的工作就是跟编辑有关,所以打算在潼市也找个编辑的职业做着,之后的再。

    星尚杂志人事部通知她第二天上午十点半到杂志社本部面试。

    于是第二天,聂相思这段时间被某人折腾得“难得”起了个早,好好将自己拾掇了一番,准时赶到星尚杂志,参加面试。

    星尚杂志这次统共招聘的编辑名额只有一个,然而通知参加今天面试的,却有五人。

    嗯,五选一的概率!

    聂相思其实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要经过几番角逐的。

    不料,她进去面试时,只把自己准备好的简历递给面试官,都还没得及做自我介绍。

    其中一个面试官问她,w杂志之前出的有关大导演翟司默的专访杂志,可是她做的。

    聂相思是,然后……当场就被录取了!

    排在她后面的,还有两人连面试都略了。

    因为明后两天是周六周末,所以聂相思被告知周一办理入职手续后,直接开始上班!

    聂相思,“……”一切发展得太顺利,以至于她从面试室出来时,还有那么点恍惚不知所以。

    聂相思在门口站了几秒,不知道是不是太顺利了,等她意识到自己真的被录取了,整个人特别平静,完全没有一点激动兴奋的感觉。

    聂相思呼吸了口,低头整理了下包,跨在肩上朝电梯走。

    走到电梯前,摁了键,便低着头看脚尖等着。

    “谢姐,我们真的很荣幸您能接受星尚杂志的采访。”

    随着女人的声音传来,聂相思身边便多了两个人。

    聂相思把脸往另一边转了下。

    “于主编太客气了。星尚杂志目前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杂志社,云溪能接到星尚杂志的采访邀请,是云溪的荣幸才对。”

    谢云溪柔声道。

    “谢姐不愧出自艺术世家,不论是气质还是品性都优秀得让同为女人的我都羞愧了。”于主编握着手,惭愧的笑道。

    “于主编太夸奖我了。”谢云溪不好意思道。

    “谢姐当得起。”于主编话时,电梯到达楼层,打开,便对谢云溪,“谢姐请。”

    “我自己下去就好,于主编就留步吧。”谢云溪对她点了下头,抬步跨进了电梯。

    于主编站在电梯外,“谢姐,跟您合作非常愉快!希望下次还有机会。那您就慢走了。”

    谢云溪微笑,清柔的眼眸随即从于主编身上落到了站在一边低垂着头的聂相思,疑惑道,“姐,你不上来吗?”

    聂相思摇摇头。

    谢云溪皱眉,似是不确信,再次道,“你不是在等电梯么?”

    聂相思咬了口嘴唇,到底还是抬步走了进去。

    谢云溪往一边退了退。

    “谢姐,您慢走。”于主编又道。

    谢云溪笑了下。

    不一会儿,电梯关上。

    杂志社在二十四楼,下行需要点时间。

    谢云溪站在电梯中间,不经意从电梯反光壁扫到站在角落,依然保持低头姿势的聂相思。

    聂相思今天为了参加面试,将一头长发绑成了丸子,将一片白净的脑门都露了出来。

    而她身上穿的,又比较简练,实在很不容易藏人。

    大概是视线没有特别的焦点,谢云溪目光一落在聂相思身上,便一眨也不眨。

    从她的额头看到她两扇长黑卷密的睫毛,以及俏丽巧的鼻尖……

    看着看着,谢云溪眼阔蓦地一缩,整个人瞬间往后侧转了大半,双瞳半惊悚半强做镇定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一半,还是保持之前的姿势。

    “姐,你是星尚杂志的职员么?”

    谢云溪深压着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看着聂相思,声线却难以自制的轻抖。

    聂相思微皱了皱眉,没发声。

    谢云溪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一张脸绷紧,左右看着聂相思露出的脸,边边朝聂相思靠近,“……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咱们同乘一部电梯是缘分,想跟你彼此认识一下,当个朋,啊……”

    谢云溪一下惊颤的捂住自己的嘴,双腿踉跄着,狼狈的往后退,直退到另一面电梯壁上,面色惨白,双瞳悚惧的盯着聂相思。

    恐惧的惊叫声和颤抖的喘息声,不停的透过她捂着嘴的手掌下溢出。

    叮——

    电梯抵达负一楼的停车库,打开。

    聂相思冷静的看了眼陷入惶恐的谢云溪,抿着唇,什么都没,走出了电梯。

    而聂相思走出电梯需要从谢云溪面前经过。

    就在路过时,却引得谢云溪反应更大的惊叫,整个背恨不得嵌进电梯壁去。

    她这般失态惊悚的模样,与之前在于主编面前,优雅得体的样子,南辕北辙!

    聂相思并未停留,走出电梯,找到自己的车,坐进去,发动车子驶出了地下停车库。

    ……

    梁雨柔独居的洋楼前。

    梁雨柔将那辆鲜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楼前,快速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几步走到抱着胳膊颤巍巍站在她门前的谢云溪面前,惊疑道,“云溪,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谢云溪大弧度的颤抖着抬起头,将一张煞白的脸露在梁雨柔面前。

    梁雨柔双眼缩紧,茫然又迟疑的看着谢云溪,“云溪,你,你还好吧?怎么,脸怎么白成这样?”

    谢云溪牙齿打颤,一双眼红得像血。

    饶是大中午的,看着都挺渗人的。

    梁雨柔咽了咽喉咙,嘴角抽动,“云溪,要不,要不我们先进屋?”

    谢云溪战栗的点头。

    梁雨柔脸上浮出很深的迷惑,紧含了口唇,才走上台阶,背对着谢云溪,伸手输大门打开的密码。

    谢云溪慢吞吞的上来,站到梁雨柔背后。

    梁雨柔背脊一个战兢,输密码的手一停,脸颊抽搐的回头看谢云溪。

    谢云溪跟被什么东西上了身般,紧紧抱着自己,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梁雨柔。

    梁雨柔脸发僵,抿着唇转身,就要继续输密码。

    而就在这时,谢云溪突然在她身后,“我看到她了。”

    梁雨柔停下,又回头看她,“你,你看到谁了?”

    谢云溪看着梁雨柔的双瞳像是长了钩子般,紧紧勾着她,张动惨白的唇,一字一顿道,“聂、相、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