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97章 我都要羡慕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梁雨柔突地抬起手,猛然朝她脑袋上的向日葵头套挥了过来。

    聂相思紧吸气,在梁雨柔的手碰到她头套前,接住她的手腕,用力往下拧了一百二十度。

    嗯,对亏这几年抱娃,手劲大了不少!

    “啊……”

    梁雨柔当即痛叫出声,脸都疼白了,聂相思也不放手。

    “你疯了!”梁雨柔痛怒的瞪着聂相思吼,“还不快放手!”

    聂相思非但没放,又往下拧了拧。

    “啊,好疼。”梁雨柔声音里带着哭腔,另一只手慌忙去掰聂相思的,“你还不放手?”

    聂相思眯眼,低下头看了眼她被她拧得发青的手腕,又扫了眼她发白的脸,哼了声,猛力掷开她的手。

    梁雨柔整个往后退了数步,等她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再去看聂相思时,聂相思已经头也不回的大步朝广场外走了出去。

    “啊……”

    梁雨柔愤懑不已的低吼,手哆哆嗦嗦的捧住自己的疼得不行的手腕。

    梁雨柔在聂相思这里吃了亏,心下就更觉得聂相思不简单,目的不纯!

    而且很有可能,她的目的不是战曜,而是……战廷深!

    谁让他至今单身呢!

    潼市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接近他,哪怕不能成为他的妻子,能与他春风一度也是好的!

    毕竟,像他那样身份的人,就是只与他有过一夜露水情缘,从他身上得到的好处,后半生不过上奢侈无度的生活,但衣食无忧总也绰绰有余了。

    可梁雨柔却觉得,这个女人特意在战曜身边出现,所求的,绝非是“衣食无忧”这么简单!

    梁雨柔瞪着聂相思离开的方向的双眸,浮现浓浓的憎恶和鄙夷!

    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还敢起这些攀龙附凤的心思,简直痴心妄想!

    ……

    聂相思走出广场,走到自己车身旁,回头看了眼,见梁雨柔没有跟上,才放心的摘下头套,放到后车座,坐进了驾驶座。

    系上安全带,聂相思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想起刚才梁雨柔的那番话,想到她意图挥下她头套的举动,明净的眼瞳掠过一丝愠怒。

    最后朝广场的方向看了眼,聂相思发动车子,朝纯钇驶去。

    ……

    星辰娱乐会所。

    梁雨柔开了一间包房,点了些吃,和谢云溪坐在包房的ktv间,但两人并没有点歌。

    包房的灯也被梁雨柔刻意调低,昏昏暗暗的,液晶屏幕上浅绿的光线印在两人脸上,都不分明。

    谢云溪幽幽的看着门口,出口的声音轻飘飘的,“听闻战四姐最近在创业,很忙吧。”

    梁雨柔揉着手腕,眼角瞥过谢云溪,“最近我也总见不到她人,应该是忙呢。不过她今天答应过来,肯定会来的。咱们再等等吧。”

    谢云溪淡淡挑眉,转眼看梁雨柔,目光轻掠过她揉着的手腕,“今天一见雨柔姐,就发现你一直握着那只手腕,怎么了?受伤了?”

    “哼!”

    梁雨柔怒哼,冷冷道,“今天碰到一个不自量力的贱女人!”

    “哦?”谢云溪盯着她,“她该不会胆大包天的对雨柔姐你动手了吧?”

    “像她这种粗陋低贱的野蛮人,只会用暴力来掩盖她的浅鄙!”梁雨柔眼底满是狠毒,不过在这样昏败的光线下,谢云溪看不到。

    但想都能想得到梁雨柔的恨恼和愤怒!

    好歹梁雨柔也是珠宝集团的千金,潼市鼎鼎有名的第一名媛,从到大可都是被人捧着的。

    估计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碰到敢对她动手的人吧!

    可不该好好气一气么!

    谢云溪心下哂笑,面上却露出震惊和怜惜,“雨柔姐,你这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快来我看看。”

    谢云溪着,起身就要走到梁雨柔坐的那张沙发。

    这时,包房门被打开的声响随着女人娇蛮的声音从ktv间外传来。

    “雨柔姐,我来了,你在哪儿呢?”

    谢云溪停住,眼皮也随之垂下。

    与此同时,梁雨柔站起身,将包房的灯打开,“瑾玟,我们在这里。”

    隔了三四秒,房门被推开。

    战瑾玟踩着高跟长筒靴从外走了进来,扫到谢云溪,“表姐也在啊。”

    “表姐”两个字,已经成功让谢云溪在心里吐了一大口老血!

    谢云溪眯眯眼,脸上强撑起笑意,眸光盈盈看着战瑾玟。

    战瑾玟穿着超短裙,短裙和长筒靴之间露出的一截大腿光溜溜的,打底裤都没穿。

    上身则也仅套着一件带字母的黑色韩版卫衣。

    一头长发高高扎着,发尾微卷,空气刘海下是纹绣的带着点英气的剑眉。

    妆容也十分清新,这一身下来,给人活泼青春又动感的感觉。

    比起她前几年的非主流造型和网红造型,倒是顺眼许多。

    谢云溪心如明镜,战瑾玟的改变,不过因为陆兆年。

    只可惜……

    枉然!

    这般一想,谢云溪心里又欢快起来。

    “都坐吧。算起来我们姐妹几个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聚聚了。”梁雨柔分别拉着战瑾玟和谢云溪,坐在同一张沙发里。

    “雨柔姐,你是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忙,脚不沾地了都。”战瑾玟抱着梁雨柔的胳膊,靠在她肩上真像妹妹在疼惜自己的姐姐面前委屈抱怨。

    梁雨柔摸摸她的头,皱眉心疼,“你啊,干什么非要去吃那份苦?缺你吃缺你穿了?”

    谢云溪挑眉,拿起茶几上的水果盘,用叉子叉起一块递到战瑾玟嘴边。

    战瑾玟张嘴咬住,对谢云溪笑笑,“表姐,你真好。”

    谢云溪嘴角温婉的勾着,不言语,叉起一块又递给梁雨柔,梁雨柔摇头,谢云溪便慢慢往自己嘴里喂。

    战瑾玟将水果咽进喉管,才郁闷,“雨柔姐,你以为是我想去吃苦啊?还不是我们家兆年,嫌我不务正业。”

    “陆公子不过嘴上一,你还当真?”梁雨柔摇头失笑。

    战瑾玟闷苦,声音低落,“有些东西吧,除了我自己,是真的没人能体会。”

    梁雨柔盯着她,“瑾玟,是不是陆公子欺负你了?”

    “他哪有时间欺负我啊?一天天跟那破公司待着,好像那破公司是他儿子似的,恨不得走哪儿都揣着!只要我跟他提出见面,他就忙忙,很忙!一直搪塞我!我气死了!”战瑾玟不满的哼道。

    “瑾玟,陆擎刚成立两年,正是最辛苦得时候。之前为了竞争閭水那块地皮,兆年忙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现在终于拿下了閭水那块地皮,兆年更不敢松懈,正摩拳擦掌打算施展他的报复。”

    谢云溪声音轻轻柔柔的,看着战瑾玟的眼神也温柔,“所以兆年近来是真的忙,你误会他了。”

    “听到了么?陆公子是真的忙。别多想。”梁雨柔适时。

    战瑾玟却睁大双眼,直直盯着谢云溪,“表姐跟兆年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啊。兆年在做什么,表姐都一清二楚。兆年有你这样的表姐,我都要羡慕了!”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各个国家跑演出,这几天才回来。昨天刚去看了姨,姨心疼兆年,就跟我念叨了下兆年的近况。”

    谢云溪着,放下手里的果盘,伸手握住战瑾玟放在梁雨柔腿上的一只手,目光清亮看着她,笑着,“瑾玟现在还把我当外人呢?要我看,你也不用羡慕兆年,我是兆年的表姐,而你是兆年的未婚妻,不久后,你跟兆年结婚,你就是兆年的妻子。那我不也是你的表姐?”

    听到谢云溪这么,战瑾玟微阴的脸一下放晴,反手拉住谢云溪的手,“原来表姐昨天去看了伯母。看我,还一口一口叫你表姐呢,自己却出这样的话……表姐可不许跟我生气。”

    谢云溪对战瑾玟笑,“怎么会。”

    “好了,我们唱歌吧。”战瑾玟随即松开手,起身去点歌。

    梁雨柔起身关灯。

    谢云溪在沙发里坐直,待房间的灯光暗下时,她脸上端着的柔笑倏地消失,不见分毫。

    ……

    晚上近十一点,聂相思洗澡裹着睡袍从洗浴室出来时,战廷深已经从其他房间冲了澡过来,此时正站在窗台前抽烟。

    聂相思走过去,看到放在窗台的烟灰缸里多出的几根烟蒂,眉毛便皱了起来,踮起脚尖,伸手将战廷深叼在唇边的烟也拿了下来,快速碾熄在烟灰缸里。

    战廷深皱眉,目光沉沉盯着聂相思。

    在聂相思碾熄了烟转身时,捉住她的腰野蛮的一把勾进了怀里,低头,带着点星怨怼封住聂相思的唇。

    聂相思惊得身子绷了绷,瞪大一双漂亮清澈的大眼无辜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怒怒的在她唇上碾转,灼重的呼吸如火星子般扑洒在聂相思脸上,默不作声的狂野索取。

    后腰猛地扑进一股凉意,激得聂相思微微挺直了腰杆。

    而这一凉后,便是热和微疼。

    聂相思皱着眉毛,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埋怨的看着他,在他口中颤喘着道,“把烟当饭吃么?管你还生气!”

    战廷深眯眼,抱起她走到聂相思房间的课业桌前,将聂相思放坐到桌面上,旋即握住她两只细细的脚踝往前拉,让她的双腿盘在他腰上。而在这个过程中,紧贴的双唇始终未曾分开分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