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96章 萌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但看到从前走来的女人时,向日葵头套下的眉尖,微微拧了起来。

    “雨柔。”战曜看到梁雨柔,怔了下。

    “我就知道您一定在这儿。”梁雨柔面容清婉,温温柔柔的对战曜笑。

    战曜眯了下眼,“这是专门来找我这老头子的?”

    “战爷爷老当益壮。”梁雨柔对他眨眨眼,眼角轻带过坐在他身边的那只“向日葵”。

    战曜笑了笑,“找我有事啊?”

    “没事就不能找您?”梁雨柔故作伤心。

    “别逗我老头子了,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战曜。

    梁雨柔又才挽起笑,“雨柔只是好久没见战爷爷,想您了。”

    着,梁雨柔再次斜看了那只“向日葵”。

    大概是嫌她霸占着战曜身边的位置。

    战曜坐在长椅的一端,那只“向日葵”占着战曜边上的位置,倒没她的地儿了。

    梁雨柔心下觉得那只“向日葵”实在碍眼,但当着战曜的面儿,没表现出来。

    战曜呢,也没让梁雨柔坐。

    听到她这般,便笑着道,“难得你还挂记着我这把老骨头。雨柔丫头有心了。”

    “战爷爷,您这话就太见外了。在雨柔心里,您就是我的亲爷爷。做孙女的挂念爷爷,不是情理之中么?”

    梁雨柔干干站在战曜面前,这回边边看那只“向日葵”,大概是想她识趣的给她腾地方。

    可那只“向日葵”真像是被那只头套给蒙住了视线,仿佛察觉不到梁雨柔不断朝她扫去的目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

    梁雨柔眼角微末的抽动了几下,见这个方法不凑效,只好端着笑看着那只“向日葵”,“姐,能麻烦您挪一下位置么?”

    “不用不用。”

    “向日葵”还没表态,战曜便急急,“雨柔丫头,那边不是还有位置么?你坐那儿。”

    战曜指了指“向日葵”身边的空位。

    梁雨柔,“……”

    “……战爷爷,您跟这位姐认识?”梁雨柔掩住尴尬,含笑看着战曜问。

    战曜和善的看了眼“向日葵”,笑呵呵的举了举手里的向日葵大气球,“这丫头送的。”

    梁雨柔盯了眼那只大气球,嘴角隐约抽搐了下。

    “今天刚认识,不过我很喜欢这丫头。雨柔丫头,别站着了,坐吧。”战曜道。

    梁雨柔抿抿唇,盯着那只“向日葵”。

    她今日专程来找他的,人是找到了,现在却连边都挨不着,中间挡着个碍眼的,叫什么事!

    梁雨柔心下如是想着,人也站着没动。

    战曜两边嘴角翘着,一双精明的眼眸轻轻眯起,没话。

    好几秒后,梁雨柔在心里沉吸了口气,跨步便要走到“向日葵”旁边的位置坐。

    人还没完全走过去,那日“向日葵”却在这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梁雨柔一顿,诧异的盯着她。

    “向日葵”站在战曜面前,凝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对战曜摆了摆。

    战曜心脏往下落,站起,“丫头,不再坐会儿?”

    “向日葵”摇摇大脑袋。

    “那,明天还来么?”战曜期翼的盯着她。

    “向日葵”停顿了几秒,点点头。

    战曜立刻展颜,“那我明天也来。咱们明天见。”

    “向日葵”走到战曜面前,两只手已经半举着,似乎是想拥抱他。

    可不知为何,她最终却并没有抱他,只是抬起一只手对他又挥了挥,接着便转身,朝广场外走了去。

    战曜伸着脖子看着她的背影,“丫头,明天见。”

    “向日葵”停顿了下,才又继续往前走。

    梁雨柔看了看战曜满是不舍的脸,又扫了眼走出广场的“向日葵”,双眼快速划过一缕惑色。

    ……

    下午六点,战廷深回到别墅,一走进客厅,就见客厅茶几上摆放着一只夸张的金黄色向日葵头套,入鬓的长眉便拧了下。

    一只宛若无骨的柔软手从后抓住他的拇指握着。

    战廷深清回眸,凝着在他身后站着的丫头,“你买的?”

    聂相思瞅了眼那只头套,抿唇偷笑,点头,“萌么?”

    战廷深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以后别买了!”

    聂相思,“……”其实可以不用这么直接的对吧?!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郁闷的脸,薄唇浅勾,猛地回身,一把抱起聂相思,提着她朝餐厅走了一截,才放她下来,亲了下她的眉,强横的拖起她一只手,凝着她浅浅笑着朝餐厅走。

    聂相思脸红了红,捏着拳头娇羞的垂了下他的胳膊,满心都是甜滋滋的蜜糖,哪还顾得上郁闷啊!

    ……

    接下来的几天,聂相思开始在各个求职网站投简历找工作。

    她回来已经快两个月,一直在家闲着,闲得她骨头都松了。

    所以她现在,迫切的想找一份工作,哪怕工资低点,能稍稍的展现下自己的价值就行了。

    找工作之余,聂相思每日都会去花园广场陪战曜坐坐。

    这天下午,聂相思又带着那只向日葵头套去了花园广场。

    前几天,她到达广场时,战曜已经到了。

    可今天,聂相思坐在长椅上等了快一个时,战曜都没到。

    聂相思皱着眉,幸亏这是春天,要是夏天,她戴着这么厚的头套,分分钟中暑!

    耐着性子又等了半时,聂相思拧着眉越拧越深,扭头朝广场外看。

    太爷爷今天,是不来了么?

    还是……出什么事了?

    聂相思双手放在大衣里兜里,一只手在大衣衣兜里抓了好几下手机。

    有些后悔没有问战曜要电话……

    噔噔噔——

    高跟鞋由远及近,最后直直停在了聂相思跟前。

    聂相思抬头,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嘴唇轻抿着。

    女人着纯色的高领细线毛衫,外罩黑色九分袖皮草,下身是黑色九分阔脚牛仔裤,脚下的细高跟鞋起码有七厘米。

    女人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头浅金色长发披散着,一双眼被一只黑茶色的墨镜盖着,看不清她眼底的眸色,不过一对蹙着的眉和抿直的红唇,显出了几分咄咄逼人。

    也立刻让聂相思感觉到……来者不善!

    果然。

    “你到底是谁?”梁雨柔盯着聂相思,声线冷肃质问。

    谁都不喜欢被人居高临下眼带傲慢的审视,聂相思也不例外。

    聂相思从长椅上站起。

    聂相思身高166,梁雨柔比她矮四公分,不过梁雨柔穿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而聂相思今天穿的是平底的白鞋,鞋底约两厘米。

    如果聂相思头顶上没那只夸张的向日葵头套,不定就比梁雨柔矮了一两厘米。

    但因为戴着这个头套,她一站起身,梁雨柔立刻有种光芒被她头上那只向日葵给挡住了的感觉,心头登时涌出一股莫名的郁烦来,两道眉毛便皱得更紧了,墨镜下的眸光犀利不耐,“你特意接近战爷爷的目的是什么?”

    聂相思安静的站着,双手几许闲散的插在大衣兜里。

    梁雨柔轻咬牙,“还要装哑巴么?”

    聂相思懒得吱声。

    “……这几天我观察过,你每天都会来这里见战爷爷。而那天你跟战爷爷不过第一次见面。且这见面的机缘是巧合还是蓄意还不得而知!”

    梁雨柔冷冷道,“虽然我看不见你的脸,但从你的穿着来看,你年纪应该不大。我实在想不到你一个年轻的姑娘在战爷爷这样的老人家身上花费时间的理由。更何况你还是个‘哑巴’。”

    你才是哑巴!

    聂相思撇嘴。

    “我来猜猜。”梁雨柔提着包,双手抱在腹部,冷笑的看着聂相思,语气鄙夷,“你大约是知道战爷爷身份尊贵,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打听到战爷爷每天都会来这里坐,所以故意把自己打扮成这样哗众取宠,到战爷爷面前刷存在感,加深战爷爷对你的印象,进而博取战爷爷的好感。然后再一步一步,利用战爷爷实现你的目的。”

    想得真多!

    聂相思抬手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三点半。

    嗯,她四点半得去幼儿园接两个家伙。

    梁雨柔抿紧唇,古怪的盯着聂相思,“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劝你就此打消!战爷爷年事已高容易被你这种带着好人面具,实际内心肮脏尽是下作想法的人欺骗,但我不会,战爷爷的后人也不会!你刻意接近战爷爷的事,被我知晓,我是不会拿你怎么样,但要是被三少知道,届时,你要想继续留在潼市,简直做梦!”

    聂相思懒洋洋的盯了她一眼。

    其实她大可不必杵在这儿听她这些废话,但她又实在好奇,她的脑洞到底能开大得什么程度,所以才没一走了之。

    但听到这儿,聂相思真的觉得很无聊。

    于是耸了下肩,便要从她身边擦过,离开。

    却不想,身体刚从她身前擦过,一只胳膊便猛地被从后扯住。

    聂相思微顿,转头盯着她。

    当看到梁雨柔脸上的隐怒和愤懑时,眉毛皱了皱。

    “看不出来,你还挺目中无人的!”梁雨柔怒极反笑,咬着牙根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垂头看了眼自己被她抓住的手臂,睫毛闪了下,便要拂开。

    可就在这时。

    梁雨柔突地抬起手,猛然朝她脑袋上的向日葵头套挥了过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