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94章 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然,一直“放纵”他的聂相思在这时忽地睁开眼,从他怀里抻坐起,孟浪的抓住他睡袍的两边豁地往扯开。

    战廷深反应极快,加上手长,一把将坐起的聂相思勾抱下来,劲实的长腿一靠,轻松将聂相思也靠到了他身下,准确的堵住了她的双唇便是一通热吻。

    聂相思气喘吁吁,十根纤白的手指揪着他的浴袍,任凭他怎么吻,一双大眼仍是清亮剔透的盯着他,模样倔犟。

    战廷深闭闭眼,无可奈何,只得停下,眼眸深沉盯着她。

    聂相思张着唇,一边大口呼吸,一边去扯他的浴袍。

    战廷深锁紧长眉,没有再欲盖弥彰的遮掩。

    卧室的灯灭着,聂相思指腹轻颤的抚了把他的左肩,感觉到他温热肌肤上的膈痕,眼角便热了。

    用力抿了口嘴角,聂相思恼气的瞪他,“怎么来的?”

    战廷深一只大手放到她头顶,轻轻抚着,语调混不在意,“哪个男人身上没点疤痕?题大做了不是?”

    “你话这么多,我只问你这伤是怎么来的?”聂相思声音低哑了下去。

    战廷深眸光沉敛,深盯着身下的聂相思,“我不心撞的,你信么?”

    “撒谎!”

    聂相思抓着他的肩往后推。

    战廷深压着她不动。

    “我要起来!”聂相思盯他。

    战廷深轻抿了口薄唇,从她身上踑坐起。

    聂相思爬起来,扭身将床头灯打开。

    床头灯昏黄,却还是让战廷深眯了下眼。

    聂相思回头,凑近了去看他左肩下的伤。

    有两处,伤口的形状都是凹陷的圆形,已经结痂,才周围还透着粉红,并没完全愈好。

    聂相思眼眶漫起一阵温热,压着涌到喉咙口的哽咽,伸手轻轻抚摸,“我像傻子么?你到哪儿能撞出这样形状的伤疤?”

    随着她一下一下心的抚摸,一阵阵微痒自伤口周围蔓开。

    战廷深微沉气,伸手捉住聂相思的手,放到唇边啄了两下。

    另一条长臂裹住她的身子往怀里带,“已经好了,就别追究了,嗯?”

    聂相思把脸贴在他左肩下,垂着涨红的眼睛看他的伤,“你突然出差离开二十多天,回来前三天,榕城就传来臧天霸的死讯。现在想来,哪有那么巧?”

    战廷深抱紧她。

    “奶奶跟我,我们聂家终于摆脱了臧天霸的控制,聂家的大仇得抱,我们聂家从此以后就太平了。我好高兴。”聂相思哽咽。

    战廷深吻了吻她的耳朵。

    聂相思伸手缠住他的腰,“奶奶虽然没有阻止你我在一起,当初也默认了你把我带回潼市,但我心里明白的,奶奶心下并不愿意我跟你在一起。可那次她跟我通话时,却再三提到你,让我好好跟着你,一个劲儿的夸你。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太高兴了,我没有多想。”

    “嗯。”战廷深摸了摸她的头。

    “三叔,你对我太好了。”聂相思从他肩上抬起头,大眼红彤彤水汪汪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怜惜的抚她的眼角,“嗯,知道就好。”

    聂相思吸吸鼻子,认真盯着他的眼睛,“我以后也会加倍对你好,什么都听你的。我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的。”

    “噱~~~”

    战廷深不免谑笑,长指勾了下她的鼻尖。

    聂相思害羞的抱住他的脖子,脸贴到他脸上,“三叔,我爱你。”

    战廷深把这宝贝用力搂在怀里,在她脸上连连亲了好几下。

    “很疼吧?”聂相思挣开他的手,心翼翼的去抚他的伤口,白皙的脸皱成了包子,心疼得不行。

    战廷深垂眸,温柔的凝着聂相思侧脸,声线浅柔,“当时会。现在不了。”

    聂相思挑起眼角歉意满满又心疼满满的看了眼战廷深,忽的低下头,将粉粉的唇轻轻印在了他的伤口上。

    战廷深轻吸气,低头定定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在他两处伤口来回亲了几次,孩子气的吹了吹,接着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战廷深薄薄的嘴角轻扬,“傻子!”

    “怎么办啊三叔。”聂相思盯着他的伤口,瘪着嘴。

    战廷深微蹙眉,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红润的眼睛,“什么怎么办?”

    “心疼。”聂相思着,眼泪就滚了出来。

    战廷深无奈轻叹,埋首吻住她的唇,“就怕你这样,所以才不敢告诉你。”

    聂相思声抽噎,“我以前还误会你,给你脸色看,我现在都后悔死了,我当时怎么那么混蛋。”

    战廷深盯着她。

    “你当时就已经决定出手帮我们了。之所以带我和孩子们回潼市,肯定是怕动起手来,臧天霸会伤害我们,你也会束手束脚。我,我还怨你,以为你不愿意管这闲事……也因为你擅自把我和孩子们带回潼市,怪你不尊重我,一直跟你闹脾气。三叔,对不起。”聂相思愧疚极了,眼泪一个劲儿的掉。

    战廷深用指腹揩她脸上的泪水,声线低沉,“不全是你的错。三叔也有做得不当之处。三叔忘了,我的思思已经长大了,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有成熟的心智,也能独当一面。三叔不应该还拿你当孩子看待。做任何事任何决定,三叔只考虑到这样做对你是最好。却没有跟你沟通,商量。这一次,若是三叔将计划告诉你,你也不会这样,是么?“

    聂相思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

    战廷深见状,微挑眉。

    聂相思抱住他的耳朵两边,“这次是我的错,我不好。”

    战廷深闻言,黑瞳里笑意涟涟。

    看来这次,妮子是真心疼他了。

    争着把错都全揽自己身上了!

    想着,战廷深轻眯眼,贴在她唇上的唇忽地用力碾了下,眸光灼暗睨着聂相思,哑声,“那就好好补偿我。”

    他这话一落,聂相思便被他重新压到了身后柔软的大床上。

    身上的睡袍在最快的速度被剥除,聂相思跟只白萝卜似的瑟瑟的躺在战廷深身下,仰着细长的脖子配合他的索取,“三叔,你,你的伤没问题么?”

    战廷深一只手插进聂相思的指缝,与她五指紧扣,猛然侵进时,压着她的唇暗声道,“别已经好得差不多,就是没好,也不妨碍我……收拾你!”

    聂相思脸颊酡红,轻闭上眼的同时,温顺得把双腿盘上了他的腰。

    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翌日,聂相思华丽丽的睡到了晌午,若非张惠叫她吃午餐,她能睡更久。

    聂相思下床时,双腿都是虚的,酸疼得像是蛙跳了一千米。

    去洗浴室洗漱,聂相思拿水杯漱口的胳膊也是抖的。

    聂相思边漱口边抬眼看镜子,本以为会看到一个身体被掏空的自己,没想到却是一张娇嫩水莹的脸。

    聂相思刷牙的动作顿住,直勾勾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有那么点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就像清晨刚被浇了甘露的玫瑰花,娇艳欲滴……

    脑海里一下蹦出的这个比喻,让聂相思自己都禁不住心跳怦然,面红耳赤。

    她整天想什么呢?!

    聂相思轻提气,赶紧低下头,再不敢去看镜子里的自己一眼。

    ……

    聂相思换好衣服从卧室出去,在楼上就看到张惠站在门口跟什么人话。

    那人背对着她,是以聂相思看不清那人的脸。

    聂相思今天走路有点略微的不自然,尽管她已经尽量调整了。

    现在她只希望,张惠不会仔细看她……

    聂相思走下楼,张惠也从门口进来,看到聂相思,笑起来,“午餐放到餐桌上了,快去吃吧。”

    聂相思脸微微发红,强自镇定看着张惠,“张阿姨,您刚刚跟谁话呢?”

    “噢,是张政。”张惠。

    “张叔?”聂相思惊道。

    “战先生把之前遣散的佣人都招了回来。也就把张政也找回来了。张政毕竟在战家当了十多年的司机,信得过,以后由他送两位少爷上学,也放心些。”张惠道。

    聂相思笑着点头,“还是三叔想得周到。”

    张惠睨她一眼,“先生对你从来想得都周到。”

    聂相思脸发烫,抿唇没再什么,低头朝餐厅走。

    张惠知道她害羞了,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的朝楼上走,打算去收拾卧房,“有姐在,这个家才真的像个家。”

    往餐厅跨进的聂相思听到张惠这话,先是顿了下,继而扬高嘴角,走进了餐厅。

    ……

    因着去榕城耽搁了些时日,公事堆积如山。

    战廷深这些天从早到晚看文件都还没看完。

    将一份签好字的文件扔到办公桌上,战廷深阖上钢笔盖,修长的手指将钢笔弹到了桌上,钢笔在办公桌上咕輪的滚了一遭才停下。

    战廷深坐在老板椅上点了根烟叼在唇边,才锁着长眉拿起手机,起身走到窗口前,便要给别墅那边打电话。

    只是手指还没落下,手机便在他掌心震了起来。

    望着手机屏幕上闪跃而出的备注名,战廷深幽深的黑眸微眯起,随机将手机接听,放到耳边。

    “是我。”

    电话刚接通,手机话筒里便传来一道沧桑低沉的年迈男声。

    “我知道。有事?”战廷深伸出两根手指,夹下唇边的烟,声线一贯的寡淡。

    手机那端停顿了数秒,才传来老人的嗓音,“一起吃个饭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