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93章 三叔,别说话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车前传来一道电梯门打开的声响,几秒钟过去,一抹挺拔高大的身姿从电梯的方向阔步迈了出来。

    赵铭精神一振,“老爷子,是三少爷。”

    “我看到了。”战曜声音里的欣慰藏不住。

    赵铭看着战廷深往这边走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皱,从后视镜看着后车座坐得笔直,伸长脖子盯着车前看的战曜,“……老爷子,还是,不下车跟三少爷话么?”

    这几年,战廷深未在踏入老宅半步,每年也就在老爷子生辰时,大少爷召集一家人在酒店给老爷子庆生。

    其余时候,便连过年,战廷深都不曾露面。

    战曜若想见战廷深一面,也跟今日一般,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的瞧上的几眼。

    今天还算运气好,见着了。

    以前,他们有过等到夜里九十点,没等到人,才知道战廷深并未来公司,或是出差,或是提前离开的经历。

    而每次。

    赵铭都会问战曜,要不要给战廷深打电话,告诉他,他在楼下等他。

    等到的答案,都是不用,干等!

    战曜弧度的摇摇头,低低,“这就够了。”

    赵铭便在心头沉沉叹了口气。

    战曜的车与聂相思那辆中间有几辆车阻隔着,车身高,挡住了视线。

    是以,战曜只看见战廷深的身影穿了进去,并没看到车。

    两三分钟后,战曜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一只手忙滑下车窗。

    一辆车从车辆中间滑了出来。

    车头缓缓朝车库出口转。

    战曜歪着头,当看到从副驾座窗口露出的战廷深立体的半边脸庞时,虎目惊瞪了瞪。

    手抓紧拐杖,努力朝战廷深里侧的驾驶座看。

    “老爷子……”

    赵铭惊道。

    战曜看不清人,正着急呢,突然听到赵铭错愕的声音,眸光一紧,盯着赵铭。

    赵铭伸手揉了揉眼睛,又去看。

    可那辆车已经驶出了地下停车库。

    赵铭想到刚在那辆车后视镜看到的那张女人的脸……背脊骨一阵发冷,脸都白了白。

    “……你,你看到什么?”战曜迷惑的盯着赵铭有些失神苍白的脸,紧声问。

    “我,我看到……”

    赵铭没完,便蓦地闭上双眼,用力摇了摇头,“一定是我看错了,看错了!怎么会,怎么会是……姐……”

    “你什么?”

    战曜眼阔豁然扩散,惊颤的瞪着赵铭,“你,你看到了谁?你!”

    赵铭从后视镜惶惑的看着战曜,手在方向盘上用力的上下抓滑着,心口还怦怦跳着,吞了口口水,“我刚从那辆车的后视镜看到了一张跟姐长得很像的女人的脸……”

    战曜整副胸膛往上提,几缕红血丝蓦地从他眼球往四周蹦射,颤着唇,良久不出一个字。

    ……

    一家四口回到珊瑚水榭时,张惠已经准备好晚餐。

    一家人吃完晚餐,在幼儿园关了一天的两个家伙迫不及待的跑去了游戏房,争分夺秒的玩游戏去了。

    聂相思则被战廷深强行抓去了他的主卧。

    一进去,他整个人便如燃烧的烈火般将她包围,压着那片玻璃墙上,索吻。

    聂相思仰着脖子回应,可没一会儿便有些气短,脖子酸。

    战廷深一把将她抱起,抵在落地窗上,头一下埋进她起伏的胸口。

    聂相思紧张的抓着他肩膀的衬衫,低头吻他的发顶。

    “知道我想这么做想多久了么?”

    战廷深剥下她的毛衣,又仰头封住聂相思轻张的唇,黑眸滚沸着岩浆般的炽烈锁着聂相思,呼吸湍急。

    聂相思捧住他的脸,大眼水汪汪的看着他,对着他温柔的笑。

    战廷深一颗心如火烧,那把火直燎到某一点,逼得他快疯了!

    战廷深更狠的吻聂相思,咬牙道,“从今天起,我要把这些年你欠我的,一点点从你身上补要回来!”

    聂相思皱皱眉,从他脸上滑下手,指尖轻颤,却坚定的,将他衬衫上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在这个过程里,聂相思脸已经红得透透的,一对蝶翼亦湿漉漉的,看着格外的柔弱魅人。

    战廷深额角滑下一滴热汗,蓦地狠狠咬了口聂相思的耳垂,“我忍不了了。”

    身上的束缚在下一秒清除干净,聂相思闭上眼,脸上像是有火石在滚。

    “思思……”

    随着他在她耳畔嘶嘶叫了她一声,聂相思只觉有一把“利刃”霎时将她穿透了般,疼得她一下咬住了男人凸起得像石头般坚硬的肩骨。

    接下来的过程,聂相思有种又回到四年前她十八岁那晚的煎熬。

    事实证明,有些骨子里的东西,是不管过去多久,都不会被轻易改变的。

    比如在这事上,战廷深总是野蛮,强势,完全不懂温柔为何物。

    战廷深大汗淋漓,黑眸迷幻的盯着在他身下绽放的女人。

    她就像某种令人上瘾的毒,咬上一口,便有种血脉逆流,周身的毛孔全部舒展开的飘然欲仙感,让人忍不住想一咬再咬!

    .结束时,聂相思有种极端虚脱缺氧的感觉。

    被战廷深抱到床上躺着,他则从后拥着她,念念不舍的吻她的后颈和耳垂,声线沙哑,“现在感觉到我有多想了么?”

    聂相思虚弱的动动眼皮。

    她是感触颇深好么?!

    战廷深爱不释手的捏着她的腰,唇印在她肩上,“怎么会这么软?嗯?”

    他这个“嗯”字后,那只怪物气势汹汹的从后贴了过来。

    聂相思大惊,睁开眼,惊慌往前挪动身子,回头,“三叔,不要……”

    “不许不要!”战廷深掰转聂相思,一只长臂轻松裹住聂相思娇的身子,低头吻住聂相思的唇时,霸道的占据。

    聂相思脑子当即晕了下,在战廷深怀里,像只无措的兔子。

    战廷深怜惜的捆住她摆腾的双手,不知怎么的,忽然温柔了下来。

    聂相思双眼像是注入了两潭清水,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轻捏着她的下巴,薄唇悬在她的唇上,冷眸绻绻凝着她,“思思,只有你,能让我有这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聂相思神思微晃,脸蛋蒸得通红,两鬓的发丝也已经湿透了,些许湿润的贴在她冒着热气的脸颊上。

    战廷深愈发的柔情款款,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浸透着对聂相思的珍重和爱惜,“我恨不得把我的心都掏给你,让你看看,我有多在意你。”

    聂相思哼唧了声,全身通电般的战栗,眼泪汩汩从她眼角跌落。

    战廷深感觉到,黑眸骤亮,轻翘起薄唇,“思思,我爱你。”

    瞬间,聂相思被他困在臂膀下的双手,一下在他腹肌上不可自已的抓掐了把。

    脑子里一阵一阵的白光闪现,经久不散。

    聂相思好不容易从这种……神魂颠倒,欲仙欲死的迷幻之中回过神,就见某人正定定的凝着她,黑眸晕着难喻的光芒。

    聂相思脑子轰得炸了下,一头栽进了战廷深怀里,“三叔,你别话,求你。”

    战廷深低头看聂相思,哑声笑。

    “不准笑!”聂相思伸出一只手捂他的嘴。

    战廷深吻了吻她的掌心,大掌包裹住聂相思的手从他唇上拿下,伏低头凑近她晶莹剔透的耳畔,“三叔只问你一句。”

    “……”她才不要听!聂相思拒绝的把脑袋一个劲儿的往他胸口挤。

    战廷深眼角的纹路都笑了出来,手安抚的抚她的长发。

    隔了一会儿,才在她耳边轻喃,“刚,有没有舒服?”

    聂相思羞得掐他的腰。

    战廷深抱紧她,“嗯?”

    “……一点点吧!”

    好一阵子,才传出聂相思傲娇的低低嗓音。

    战廷深沉隽的面庞却是一下明亮起来,涔涔笑出声,抱着聂相思的双臂,像是恨不得把她嵌进他胸膛里般。

    晚上九点半,张惠见战廷深和聂相思还没从房间出来,心下便了然了,偷乐着带聂时勤和聂时聿去房间洗漱休息了。

    等时勤时聿睡着,张惠从儿童房出来。

    正巧战廷深也裹着黑色浴袍从主卧里出来。

    张惠嘴角勾着,对战廷深,“两位少爷都已经睡下了。”

    战廷深挑眉,点了点头,“您辛苦了。”

    “应该的。”张惠完,莫名对战廷深笑笑,低头朝楼下去了。

    战廷深自然知道张惠那一笑是什么意思,薄薄的嘴角轻抿,黑眸里淌着丝愉悦,折回了主卧。

    聂相思紧紧裹着被子,听到脚步声,轻抬起脑袋看过去,见是某人去而复返,怔了下。

    “张姨已经照顾时勤时聿睡下了。放心。”

    不等聂相思开口询问,战廷深关上门反锁,柔声。

    聂相思脸热了下,脑袋重新放回枕头上。

    战廷深走过来,踢掉拖鞋,掀开被子躺到了聂相思身边。

    聂相思自觉的转身窝进他怀里。

    两人刚简单洗了澡,彼此身上都是相同的淡淡沐浴露的香气。

    鼻子在他胸口嗅了嗅,聂相思轻扯唇,把头靠在他胸膛,安静了下来。

    战廷深刚开始只是轻拥着聂相思,可没过多久,他放在聂相思腹部的大手便开始不安分的上下滑动。

    聂相思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想什么想得入神了,没管他。

    战廷深的手便更是肆无忌惮起来,勾住她的睡袍带子就欲扯开。

    然,一直“放纵”他的聂相思在这时忽地睁开眼,从他怀里抻坐起,孟浪的抓住他睡袍的两边豁地往两边扯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