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90章 我很想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呆滞了两三秒钟,聂相思一下掀开身上的被子,跳下床,鞋子都没穿,像一只轻灵的燕子朝门口飞跑了去。

    高大的男人刚走到门口,一道软香便猛地撞进了怀里。

    男人没犹豫,一把勾起她的腰,带着她朝屋里走。

    在门外站着的楚郁和翟司默见状,识趣的没有跟进来,重新钻进车里,驾车离开。

    聂相思两条腿盘着男人紧实的蜂腰,两道细细的胳膊这会儿“力大无穷”勾紧男人精壮的脖子,巴掌大的脸一个劲儿的往男人宽阔的胸膛贴蹭,轻闭着眼睛用力嗅男人身上熟悉让人安心的气息。

    战廷深抱着个大娃娃走到沙发坐下,大掌在靠着他胸口的脑袋上温柔抚了抚,才往下,捧着掌心里柔嫩的脸颊抬起,黑眸静深看着那张深深烙印在自己脑海里的脸,薄凉的唇轻翘起微末的弧,声线低醇且清柔,“嗯,瘦了。”

    聂相思伸手覆在他托着自己脸的手背上,脸颊依恋的往他掌心里贴揉,明净清澈的大眼眨也不眨的盯着男人立体深邃的脸庞,轻撅着嘴角声哼哼,“好回来提前告诉我。”

    战廷深垂眼望着掌心里的脸,黑瞳闪过一丝迷离,从她手下抽出手,捉住她巧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聂相思眼阔瞠大,下一秒,她再次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抛下矜持和羞涩,努力回应他。

    战廷深低喘,松开她的下巴,大掌握在她细细的脖子上,轻揉着,黑眸深欔着聂相思,声线沙哑道,“想我么?”

    “想。”聂相思更用力的抱住他,轻颤的将身体贴入他怀里,大眼淌着几分羞涩,勇敢的盯着他的眼睛,“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叔,我感觉我已经好多年没见到你了。”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湿湿的眼角,在她唇上低喟一声,什么都没,只是更大力的吻她,揉着她脖子的手掌烫得像是燃着烈烈大火。

    聂相思轻闭了闭眼,眼睫湿漉漉的垂在眼帘上颤闪着,从他脖子上抽回一只手,学着他轻抚他的脖子。

    他吻得有用力,她便不甘示弱的回吻过去。

    好像在告诉他,她比他更想他!

    战廷深忍不住笑,投降般的从她齿关退出,大掌从她脖子滑过,轻揉她的后颈,看着她朦胧的眼眸轻声,“好了,我知道你想我了。”

    聂相思皱皱眉毛,凑过去咬他的嘴角,挑起水润的眼眸怨怪的盯他。

    战廷深包容的拍拍她的脑袋,薄唇从她嘴角划过,蓦地紧压着她的耳朵,吐着热气哑声,“以后,不会再离开你这么久。我很想你,宝贝。”

    “……”聂相思背脊猛地抖了起来,酥的!

    战廷深抚她的背,轻轻吻她红得不像话的耳朵,“你给我下了什么蛊,让我看什么都能想到你?”

    聂相思把眼睛往他肩膀上藏,感觉脸已经被烧得熟透了。

    “你,你是不是妖精变的?”战廷深咬她的耳垂,低哑着嗓音轻哼。

    聂相思羞得都不好意思让自己这张脸见光了,咬着嘴唇声,“别胜新婚,这话我到今天才算真正信了。”

    战廷深扬唇,在她腰上的手顺着她睡衣衣摆钻了进去,在她腰际抚了两把,便目的明确的往上。

    聂相思心尖一战,脸转贴着他的脖子,张着嘴细细的吐息。

    “怎么?”战廷深阖上眼,下巴在她发顶轻蹭。

    “……平时的你,这样肉麻的情话,你怎么可能得出口?”聂相思弧度勾唇,手也不甘闲着,隔着衬衫胡乱摸他的胸肌和腹肌。

    战廷深呼吸紧密,在她发顶磨蹭的下巴更用力快速,“喜欢听?”

    聂相思不话。

    心爱之人的甜言蜜语哪个女人不喜欢听?

    虽然有点肉麻煽情,咳咳。

    战廷深吐息,突然皱眉问聂相思,“我走的这些天,有没有乖乖吃药?”

    聂相思愣了下,主要是话题转得有点快,“……吃了,再吃三天就可以不用吃了。”

    三天?

    战廷深黑眸深灼盯聂相思。

    如果可以,他一天都不想等!

    没听到他话,聂相思从他颈边抬起头,模样迷惑的看他,但见他俊脸绷得厉害,盯着她的双眼灼红时,又免不得有些心惊,“三叔唔……”

    聂相思话还没完,战廷深的唇猛地又落了下来。

    这一次,比之前那次来得更加迅猛,急切。

    聂相思唇舌发疼,皱着眉紧抓着他胸前的衬衫,承受得有些痛苦。

    这个带着点粗暴血腥的吻,持续了好几分钟才慢慢缓柔了下来。

    聂相思嘴唇疼麻得厉害,轻张的唇都有点闭不上了,大眼湿露,怨怼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黑眸轻闪,在她唇上温柔啄了两下,算是歉意和安抚。

    随即,战廷深将聂相思抱放到沙发里,自己起身上了楼,进了时勤时聿的房间。

    聂相思呆呆的坐在沙发里,大眼迷蒙的望着二楼儿童房。

    她刚都感觉到他的强烈……可他,竟然就这么……不了了之?

    是,太累了?

    聂相思清润的眼眸转过狐疑。

    ……

    二十分钟左右,战廷深从儿童房出来。

    聂相思听到声响,抬眸看上去。

    战廷深亦在这时垂眸朝她这边看来。

    “……三叔,你今天吃东西了么?”

    战廷深扬眉,朝她伸手,“上来。”

    聂相思顿了下,才从沙发站起身,往楼梯走。

    走到二楼楼梯口,战廷深过来,牵着她朝聂相思的房间走,“吃了。”

    “噢。”聂相思点点头,眼角斜瞄他牵着自己手的大手。

    走进聂相思的房间,战廷深关上门,便松开聂相思的手,径直走向洗浴室。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宽阔的背脊,大眼闪了下,突然,“三叔,你要洗澡吗?”

    战廷深没停,“嗯。”

    “……我帮你搓背吧?”聂相思。

    战廷深,“……”

    蓦地停下,侧身,黑眸微讶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脸蹭的红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轻抓着,清净的大眼望着战廷深,“你这次辛苦了这么久,我怎么也要表现下。”

    战廷深薄唇抿了下,最后扫了眼聂相思,“今天太晚了,我冲一下就行。”

    完,战廷深便走进了洗浴室。

    聂相思看着洗浴室的房门关上,娟秀的眉毛慢慢拧了起来。

    ……

    洗浴室。

    战廷深抿紧薄唇,沉盯着洗浴室房门看了几秒,才收回目光,看着洗漱台前镜子里的自己,一只大手,缓缓覆上自己的左肩。

    黑眸深处晕出些无奈和苦笑。

    丫头,他好好儿的时候怎么没见她这般积极主动过!

    真会挑时候!

    ……

    战廷深洗完澡裹着浴袍出去时,聂相思已经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干净的眼睛看着他。

    战廷深嘴角勾了下,迈步走了过去,探臂关掉房间的所有灯时,人也跟着躺到了聂相思身畔。

    后背骤然贴近的温热胸膛,叫聂相思轻迷了眼。

    约四五秒后,聂相思突地转身,双手从战廷深浴袍缝隙挤了进来,没有丝毫阻隔的抱住他的腰,两条腿也揉进了战廷深的双腿间,滚烫的脸贴着他的颈窝,呼吸心压制着,却难掩紧张的低喘。

    战廷深背脊骨霎时绷直,蹙紧长眉,黑眸幽暗盯着颈边的脑袋,“冷?”

    聂相思不吱声,顿了片刻后,她蓦地张唇咬了咬战廷深冷硬的喉结。

    “思思!”战廷深心头大震,大手猛然握住她的双肩,要将她从他怀里推出。

    聂相思噘嘴,脾气也上来了,两条胳膊缠住他的脖子,竟是直接翻到他面上,嘴气呼呼的啃上他的薄唇。

    战廷深心头闷哼,掐住她的腰试图把她从身上扯下来。

    聂相思这下是真生气了,两只手摸住他的耳朵,唇贴着他的薄唇没再动,一双灵动大眼在昏暗的卧室格外的明亮,怒怒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

    “你喜欢别人了么?”聂相思声问,声音里藏着浓浓的委屈和后怕。

    战廷深皱紧眉,看着聂相思。

    “我们重逢快两个月了!”聂相思。

    战廷深眼波轻动,掐着她腰的大手改而轻搂着她的背。

    “你不想要我么?”聂相思忍着羞涩,定定看着战廷深,哑着声音问。

    战廷深怔了下,旋即明白过来,她适才一系列反常的举动是为何。

    战廷深绷直薄唇,看着聂相思委屈得不行的样儿,心里才叫怒闷。

    也没解释,战廷深直接拉着她一只手往下伸去。

    掌心里蓦然多出的一道炙热庞物……聂相思双眼瞬间瞪圆了,既惊又恐的盯着战廷深,干巴巴咽口水。

    也、太、吓、人、了、吧!

    战廷深眯眼冷哼,“你觉得这叫不想?”

    聂相思,“……”脸爆红!

    手哆哆嗦嗦的在他钳制下轻怔,怂了,“三,三叔,我刚,刚什么都没做过,也,什么都没,没过。你今天,今天也累了,的确,的确应该好好休息,休息。嘿嘿……”

    战廷深气极,咬牙道,“还休息什么?不是怀疑我么?我现在就跟你好好证明证明,我到底想不想!”

    话落,战廷深裹住聂相思的背,猛地一个翻身,将她覆在了身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