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89章 回家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连续三天,榕城的新闻都是有关臧天霸及一众党羽落网且臧天霸因进行巨额毒品交易被警方当场抓获,因拒捕妄图逃脱法网被警方击毙的消息。

    臧天霸称霸榕城二十余载,可谓“传奇”。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臧天霸如今落得不得善终的下场,榕城人民群众乐见这样的结果,且这样的结果仿佛也在意料之中。毕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

    潼市老城区,隐蔽在迂回弄巷深处,一座环境宜人的四合院。

    立春。临近正午的阳光干净暖融。

    刘美芸搬了把椅子放到院子里,又搬了一方桌放到椅子旁边,摆上瓜果和盛秀竹平时爱看的书。

    盛秀竹裹着羊绒毛的披肩从屋子里端庄的走出,抬头往天上看了眼。

    今天这天,可谓晴空朗日,万里无云。可她这心,怎么就明朗不起来呢。

    盛秀竹走到院子里,慢慢坐到铺着厚厚绒毯的椅子上,轻皱眉,“美芸,廷深这几日还是没来电话么?“

    刘美芸摇摇头。

    盛秀竹吸气,“老大和老二呢?”

    “……大少爷没来电话。二姐昨天下午打了电话来,但您那会儿在午休。”刘美芸看着盛秀竹阴郁的脸,声音越越。

    盛秀竹闭眼,“不用问了,瑾玟也没打吧。”

    刘美芸抿唇,“……听四姐最近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原创品牌的服装店,忙呢吧。”

    盛秀竹背往后一靠,双唇紧紧合着,没再一个字。

    刘美芸看见,在心里轻叹了声,“夫人,您中午想吃点什么,我给您做。”

    “……随便吧。我不一定吃得下。”盛秀竹闭上眼,把肩上的披肩往胸前裹了裹,皱着眉。

    刘美芸嘴角颤了下,没再什么,去了厨房。

    就在她跨进厨房门槛时,眼角忽地扫到院门口那一片红。

    刘美芸顿下,侧身看向院子门口。

    女人穿着大红色的风衣,内衬米白色长裙,鱼嘴高跟鞋,头发往一侧绑成了一个大辫子,拎着红色的手拿包笑颜如花的走了进来。

    不是……梁雨柔是谁?!

    刘美芸眯了下眼。

    几年前,虽盛秀竹和战津没离成婚,但她也从战家搬了出来,找了这么个清净偏僻的四合院住着。。

    而这几年,梁雨柔来的次数,比战廷深几兄妹加起来的次数都要多得多。

    刘美芸看到梁雨柔走到盛秀竹面前蹲下,笑着握着她的手。

    盛秀竹在睁开眼看到梁雨柔时,眼眸里一下晃动起欢喜,拉着梁雨柔让她跟她同挤坐到那把椅子上。

    刘美芸看到这儿,眼睛闪了几下,没再继续看下去,转身钻进厨房准备午餐。

    ……

    “雨柔,你今儿怎么来了?”盛秀竹喜悦的拍着梁雨柔的手,笑得眼角的皱子一目了然。

    梁雨柔把包放到桌上,对盛秀竹眨眨眼,“我看今天天气好,想着伯母应该在想,这时候要是有人陪我晒晒太阳,散散步就好了,所以我就来了。”

    “哈哈。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贴心的孩子。”盛秀竹眼底盛着笑,有感动,也有真实的喜欢。

    这些年,若非她常往她这儿走动,她不知道得多寂寞。

    因为梁雨柔,盛秀竹有时会觉得,她那几个儿女,还不如一个外人来得贴心。

    所以。

    盛秀竹对梁雨柔的喜欢,在这几年,可谓与日俱增。

    “伯母,您最近休息不好么?”梁雨柔关切的看着盛秀竹,伸手抚了抚她眼帘下的青黑。

    盛秀竹眼角浮现一抹暗色,拉着梁雨柔的手,“伯母最近是越来越觉得生儿育女真是没意思。”

    “伯母怎么会这么想呢?您的这几个孩子,个个出类拔萃,人中龙凤。您不是应该感到骄傲才是么?”梁雨柔奇怪的盯着盛秀竹。

    盛秀竹嘴角苦涩勾了下,“我到这个院子里已经有三年多。廷脩情况特殊便不了,一年能回来看我两三次就已经很不错了。瑾瑶非要当那什么大明星,一年到头也忙得昏天黑地,平日里别回来看看我,就是给我打电话的次数就少得可怜。廷深……廷深也忙啊。战氏那么多员工还靠着他发工资。他也总不能往我这儿跑。加上因为相思的事,廷深这几年过得也不好。他自己便自顾不暇,又哪还有闲心关心我这个老太婆。”

    盛秀竹到战廷深,就没再下去。

    梁雨柔垂了垂眼,“深哥他们各自身上都担着责任,身不由己。好在您还有瑾玟可以时时过来陪您。”

    “她?”盛秀竹看着梁雨柔,眼底有失望也有心痛。

    梁雨柔眼眸缩了缩,抬起眼睛看盛秀竹时,眼眸又是一片清明坦荡。

    “她现在怕是已经忘了还有我这个母亲了吧!”盛秀竹自嘲。

    “怎么会呢伯母?”梁雨柔握握盛秀竹的手,对她宽心的笑,“您最心疼瑾玟,在瑾玟心里,您也是最重要的。她现在年纪还,难免任性些,玩性重些。也许她不能每天过来陪您。但我相信,瑾玟一刻也没忘了您。”

    “你啊,就知道帮他们话。”盛秀竹无奈的点点她的鼻子。

    梁雨柔笑着靠在她肩上,“在雨柔心里,伯母和深哥他们早已是我的家人。既然是家人,我的心,自然是向着的。”

    盛秀竹心尖触动,眉心却微微拧起,垂眸看梁雨柔,“雨柔。”

    “嗯?”梁雨柔勾着唇抬头,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盯着她的眼睛,“雨柔,你今年快三十了吧?”

    梁雨柔脸僵了一寸,强颜欢笑,低下头,“嗯。”

    盛秀竹心疼的摸她的头,“雨柔,你是个好孩子。廷深他……不值得你这么等待。”

    “伯母,谁我在等深哥了。”

    梁雨柔还是低着头,“我只是,看到深哥那样封闭自己,很心疼,我也……放不下……”

    梁雨柔提气,抬头看盛秀竹,双眼绯红,“更何况,我到现在还没遇到比深哥更优秀更好的人。不定哪天真让我遇上了,我可是会毫不犹豫的嫁过去。”

    盛秀竹望着梁雨柔委屈忍泪的模样,心思加重,手指抚过她的脸颊,“你这么好,廷深他怎么就看不到呢?我巴不得你能做我的儿媳妇。”

    梁雨柔抱住她,“我也好希望您能做我的婆婆。只可惜,我没那么好的命。”

    盛秀竹心痛了下,手掌覆上梁雨柔的背,“谁的?”

    梁雨柔顿了顿,松开盛秀竹,双眼溶着水汽迷惑的看着盛秀竹,“伯母……”

    盛秀竹深呼吸,用力抓住梁雨柔的手,目光定定盯着她,“雨柔,你对廷深的情意,伯母这几年都看在眼底。伯母知道,你对廷深是真心实意,且不求回报的喜欢。伯母觉得,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你一样无条件喜欢廷深的女人。有你陪在廷深身边,照顾他,陪伴他,是对廷深最好的安排,也是廷深的福分。”

    “伯母,您这话什么意思啊?”梁雨柔懵懂。

    “傻孩子!”盛秀竹叹息,“廷深今年也快三十四了,婚事已不能再拖。正如你所,廷深封闭了自己四年,也该走出来继续他的生活,而不是一味的活在过去。你们年轻人不都,忘掉一段感情,开始新的生活的方式,就是开始新的一段感情么?伯母觉得,你就是廷深新的那段感情。”

    “伯母。”梁雨柔还是愣愣的。

    盛秀竹对梁雨柔笑笑,“所以从今往后,雨柔你要多多到廷深面前走动,拿出女人的柔情和温柔对他。日子久了,我就不信廷深他真能做到无动于衷。”

    梁雨柔忧愁的看着盛秀竹,“伯母,您是让我再去争取一次深哥么?”

    “伯母就是这个意思。你放心雨柔,伯母这次,一定不遗余力的帮你!”盛秀竹自信满满道。

    梁雨柔望着盛秀竹,眸光里的犹豫和纠结闪烁了良久,她方紧吸口气,对盛秀竹重重点头,“嗯,我会努力的。”

    “这就对了!”

    “伯母,您对我真好。”

    “你对伯母也好。”

    “嘿。”梁雨柔靠在盛秀竹身上,垂着眼皮往下的视线根根都带着冷笑和狠鸷。

    四年,她花了快四年的时间,终于等来了她这句话!

    若还等不来,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

    晚上十点过,聂相思哄时勤时聿睡着,便回房洗澡洗漱。

    一切就绪,她便裹着羽绒被,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等某人的电话。

    手机上的时间刚跳到十一点。

    某人的来电便一下跳闪到聂相思眼前。

    聂相思双瞳晶亮,飞快将电话接听,“三叔。”

    “傻。”战廷深淳淳浅笑。

    聂相思吐吐舌头,正要话。

    那人又,“下楼。”

    聂相思蒙圈。

    也就在这时,别墅外突然响起一阵汽车引擎声。

    聂相思分明的眼眸倏地瞠大,心跳在瞬间狂跳。

    呆滞了两三秒钟,聂相思一下掀开身上的被子,跳下床,鞋子都没穿,像一只轻灵的燕子朝门口飞跑了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